《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ou_ban_fang_dao_wen_tan

    由班房到文坛

  • zhe_xue_de_wei_ji

    哲学的慰藉

  • tian_kong-3

    天空

  • nong_suo_yi_sheng-2

    浓缩一生

  • ying_he_ji

    鹰和鸡

  • xue_you_gua_de

    学由瓜得

  • xia_da_yu

    下大雨

  • qing_lang

    情郎

  • tian_tang_de_gui_ze

    天堂的规则

  • di_yi_ci

    第一次

  • kao_zi_ji_cheng_gong_de_hou_zi

    靠自己成功的猴子

  • du_she_xiao_man_hua

    毒舌小漫画

  • cui_ye_cang_ying_zhu_lian_ge_yan

    翠叶藏莺 朱帘隔燕

  • man_hua_yu_you_mo-102

    漫画与幽默

  • yan_lun-114

    言论

  • gou_tong

    沟通

  • zhou_zi_yu_yan

    舟子寓言

  • zhong_nian_yi_du_du_fu

    中年宜读杜甫

  • hong_lou_meng_he_lu_ding_ji_yuan_lai_ru_ci

    《红楼梦》和《鹿鼎记》, 原来如此

  • ren_xing_de_guang_hui

    人性的光辉

  • shi_da_ji_shu_qu_shi

    十大技术趋势

  • da_pao_yi_xiang_huang_jin_wan_liang

    大炮一响, 黄金万两

  • zhi_yao_huan_shui_de_zhe

    只要还睡得着

  • ru_he_ju_jue_di_de_luo_de_shui_pao

    如何拒绝“狄德罗的睡袍”

  • zhi_da_tian_mi_qu_de_qiu

    只打“甜蜜区”的球

  • dun_hou

    敦厚

  • lao_li_bian_zheng_xian_xiang

    劳力辩证现象

  • ming_zi_de_mi_mi

    名字的秘密

  • tao_chu_xiao_zhen_de_shi_zi

    逃出小镇的狮子

  • fu_qin_de_qing_tie

    父亲的请帖

  • mu_qin_de_si_ren_shi_jian

    母亲的私人时间

  • jia-4

  • dang_dao_de_bian_cheng_yi_zhong_biao_yan

    当道德变成一种表演

  • ren_xin_de_lie_feng

    人心的裂缝

  • ren_zai_zuo_tian_zai_kan

    人在做天在看

  • yi_lai_xing_bian_ben

    依赖性变笨

  • yuan_fang_xiang_xiang_zhe_ge_shi_dai_de_zhong_yao_zheng_hou

    远方想象,这个时代的重要症候

  • po_fu_yuan_li

    泼妇原理

  • wei_shen_me_zhong_nian_ren_de_wei_ji_lai_de_te_bie_zao

    为什么中年人的危机 来得特别早

  • nong_suo_yi_sheng

    浓缩一生

  • gou_wu_che_he_xing_chen_da_hai

    购物车和星辰大海

  • jing_tu_na_me_hao_ni_za_you_hui_lai_le

    净土那么好, 你咋又回来了

  • wen_zhang_yi_si

    文章意思

  • shi_jie_zhi_dao

    世界之道

  • san_dan_ren_sheng

    散淡人生

  • biao_yan

    表演

  • fu_qin_dui_wo_lai_shuo_tai_qiang_da

    父亲对我来说太强大

  • shu-3

  • qin_ru_yan_shi_zhong

    沁入岩石中

  • yi_bei_zi_zhi_zuo_hao_yi_jian_shi

    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

  • shi_qian_yu_zhong

    试遣愚衷

  • jiang_hu_qi_ke

    江湖棋客

  • xiang_yu

    相遇

  • shen_me_shi_zi_ji

    什么是“自己”

为什么中年人的危机 来得特别早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真正的中年人是不谈中年危机的。他们把自己藏起来,不示弱,也不逞强。他们很少谈论自己。你会在街上看见大批中年人,但是在工作中几乎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IT圈有一个著名疑问:40岁以上的程序员都到哪里去了?很可能他们还在,但是把自己藏起来了。我在工作中接触的合作方或政府部门,有很多中年管理者,但是几乎接触不到中年职员。他们还在,只是把自己藏起来了。
  前段时间有人问周鸿祎这两年干什么了,周回应:“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据说成熟的标志就是憋得住尿也憋得住话。”
  中年就要隐忍,减少存在感,而不是张牙舞爪地跟年轻人抢功名,跟老年人抢尊重。他们当然会遭遇中年危机,但那只是个人的事,没有必要拿着大喇叭廣播,让全世界都知道。倒是小孩子们更喜欢谈论中年危机,现在连“85后”都中年危机了。我觉得这更像是时代的隐喻。
  我查了一下每个年代的出生人口。过去几十年中国出现过两次生育高峰。一次是1962年到1970年,年均出生2000万人以上,其中1968年和1970年都达到2700万人,是历史上中国人口增长最多的年份。另一次生育高峰出现在1985年到1990年,也就是今天叫喊中年危机的这一代人,年均出生人口都在2000万以上,个别年份达到2500万。而1990年以后,年均出生人口再没有超过2000万,近年来始终徘徊在1300万到1600万之间。
  在第一次生育高峰出生的,也就是“60后”,今天处于真正的中年危机,但是他们不说。他们是一个庞大而隐忍的群体。他们已经看到人生的极限,而未来仍有几十年漫漫长路,继续低头往前走吧。第二次生育高峰出生的“85后”,他们才30岁左右,为什么对中年危机如此敏感?
  很显然,一个原因是后不见来者。“90后”“00后”没有“85后”人多,你回头一看,身后跟上来的人数寥寥。你会心虚,会问自己:等自己过了人生顶峰,往后怎么办?
  现在不是马尔萨斯时代的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吃饭,而是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如果人都少了,特别是人都老了,你怕不怕?由于平均寿命增长,未来很可能人们领退休金的时间比工作的时间还长,甚至出现平均一个年轻人供养一个老人的局面,你怕不怕?
  所以我觉得“85后”闹中年危机并不是为今天的自己呐喊,他们还在爬坡,离人生顶峰还早着呢。问题是他们已经看到,等爬上顶峰,恐怕将面对这样的风景:前边有一大群需要养老的“古人”,后边“90后”“00后”却来者寥寥。这是多么悲催的景象啊!这一代人,读书的时候经历了最严酷的应试竞争,进入职场的头10年被高房价压得喘不过气来,将来好不容易混出个人样的时候,整个社会恐怕又要发生巨变了:身后跟上来的人稀稀落落,高需求推动的高房价还撑得住吗?半生积累的主要财富只怕变现都难。那时候年轻人少了,好处是没人赶你让位,坏处是也没人接班啊,您就在岗位上死撑着吧。
  并非每一代人都是公平的,也并不是每一代人都有同样的机会。“85后”谈论中年危机,很可能只是表达整整一代人的隐忧。未来沉重,仿佛中年要来得特别早。当他们讽刺中年人的保温杯的时候,他们真正想说的,可能是自己这一代人未来连端保温杯的资格都没有。如果他们也能按部就班地端起保温杯,谁会在乎别人的保温杯里泡的是枸杞还是菊花。
  作为“60后”的尾巴,我的大学同学在一篇谈邓文迪的文章里写道:“培育了邓文迪以及其他富豪的是青少年时代的中国,那个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现在是永远回不去了。”
  多么骄傲,虽然我们这代人无可避免地步入中年,隐忍着真正的中年危机,但是我们经历过那个“青少年时代的中国”。我曾在暑期跑去别的城市,随便踢开当地高校的一间宿舍门,冲里边素昧平生的留守同学喊“我是诗人,我要吃饭”,然后二话不说,我们就出去吃饭喝酒了。那个存在无限可能的时代,它不属于“85后”甚至“80后”,它后不见来者。
  世界并不公平。并不是每一代人都可以任性地写诗,然后沉默地老去。
  我家小区的改造工程断断续续干了快两年了,完工仍然遥遥无期。这里边有层层转包的原因,走马灯般换了许多个施工队。但我注意到,不论哪支施工队里,几乎都看不见40岁以下的农民工。我就琢磨,年轻人都去哪里了?同样的活儿,不同年龄的人干,效率真是天差地别。
  据最新数据,中国人的中位数年龄是36岁多,几乎已经追上美国,而美国人的生育率可比我们高得多。老人可以撒手,最多跟你抢抢马路和篮球场。中年人可以沉默,可以把保温杯悄悄藏起来。未来的压力,会压在今天呐喊中年危机的一代人身上。
  (瑶 光摘自《南都周刊》2017年第21期,李小光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3期 | 标签: | 15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