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i_ge_ren_gai_zen_yang_huo_zai_zhe_ge_shi_jie_shang

    一个人该怎样活在这个世界上

  • zhong_guo_ju_shou_yang_la_ji_bei_hou_de_gu_shi_yang_kai_qi

    中国拒收洋垃圾背后的故事杨凯奇

  • jiu_ming_yao_wei_he_pin_zao_jiang_jia_si

    救命药为何频遭“降价死”?

  • yang_rong_lian_na_jin_xiang_jiang_de_cha_shui_gong

    杨容莲:拿金像奖的茶水工

  • gang_ban_luo_la_xiang_nv_ren_yi_yang_qiang

    港版罗拉:像女人一样强

  • shi_shen_me_ka_zhu_le_wo_men_he_xin_ji_shu_de_bo_zi

    是什么卡住了我们核心技术的脖子?

  • ke_xue_jia_yong_shuang_shou_bai_kai_he_dan_de_zhen_xiang

    科学家“用双手掰开核弹”的真相

  • zhe_ge_zhuang_yuan_ming_tai_ku

    这个状元命太苦

  • ru_he_zai_da_tang_peng_you_quan_you_ya_xuan_fu

    如何在大唐朋友圈优雅炫富

  • li_bai_yu_du_fu

    李白遇杜甫

  • zao_dao_tian_xue_sheng_jie_de_wu_jian_shi_tang

    早稻田学生街的午间食堂

  • wo_men_mei_nian_shi_qu_1400_ming_nv_hai_yi_hou_nan_hai_men_he_shui_jie_hun

    “我们每年失去1400名女孩,以后男孩们和谁结婚 ?”

  • ri_ben_de_zang_li

    日本的葬礼

  • wei_shen_me_you_pie_zi_bi_zuo_pie_zi_duo

    为什么右撇子比左撇子多?

  • xi_kan_yi_dong_tong_xun_shi_1g2g3g4g5g

    细看移动通讯史:1G—2G—3G—4G—5G

  • ren_lei_bai_nian_shen_ti_bian_hua_geng_gao_geng_pang_geng_chang_shou

    人类百年身体变化:更高、更胖、更长寿

  • zhi_xing_he_yi

    知行合一

  • shi_de_wo_li_hun_le-2

    是的,我离婚了

  • da_hu_zi_yu_wo

    大胡子与我

  • chi_pin_mei_li_ce_shi

    赤贫魅力测试

  • tong_qin_yong_yuan_zai_lu_shang-2

    通勤,永远在路上

  • you_dian_ti_kong_ju_zheng_de_dian_ti

    有电梯恐惧症的电梯

  • zai_mei_guo_da_pin_de_zhong_guo_a_yi_men-2

    在美国打拼的中国阿姨们

  • wen_yi_qiang

    文艺腔

  • zai_diao_nan_da_ji_mian_qian_bu_chu_bu_kuang_bu_fa_pi_qi

    在刁难打击面前不怵不狂不发脾气

  • bu_yao_deng_dao_sheng_huo_wei_nan_ni_shi_cai_hou_hui_guo_qu_tai_an_yi

    不要等到生活为难你时,才后悔过去太安逸

  • na_ge_fen_nu_de_ren-2

    那个愤怒的人

  • bei_jiu_ren_sheng

    杯酒人生

  • qi_shi_er_ben_cun_zhe-3

    七十二本存折

  • zai_peng_you_quan_shi_yin_shi_xian_de_qian_ren_a

    在朋友圈时隐时现的前任啊

  • tu_dou_gu_niang_he_hai_dai_xian_sheng-2

    土豆姑娘和海带先生

  • man_hua_yu_you_mo-148

    漫画与幽默

  • jing_shen_li_liang

    精神力量

  • pan_tian_shou_de_60_fen

    潘天寿的60分

  • fa_xian_wo_de_shan_guang_dian

    发现我的闪光点

  • fu_er_tai_de_li_wu

    伏尔泰的礼物

  • jia_zhi_guan

    价值观

  • zui_hao_you_zui_cha_de_che_fu

    最好又最差的车夫

  • chi_du

    尺度

  • shai_yi_fu_de_zheng_que_fang_shi_ni_zhi_dao_ma

    晒衣服的正确方式你知道吗?

  • wei_bo_lu_dao_di_hui_bu_hui_shang_hai_wo

    微波炉到底会不会伤害我?

  • hai_xian_de_zheng_que_chi_fa

    海鲜的正确吃法

  • yi_sheng_yan_zhong_de_qing_dan_shi_zhe_xie

    医生眼中的“清淡”是这些

文艺腔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多年前我写过一篇小说,发给朋友看让提意见,朋友支吾半天,最后才说里面的人物对话太文艺腔了。这令我很受打击。那时我们中毒都很深,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文艺青年,说话就像在背王家卫的电影里的台词。被人不经意道破,我才发现文艺腔和青春痘一样,只要过了年龄,看起来就会很突兀。而且最糟糕是,你都不知道别人之前忍耐了多久。
  文艺腔并不是白话文专属的句式,北宋初的西昆體,就是最早的文艺腔。一个人如果从来没有文艺过,是很无趣的。即使麦克阿瑟这样的赳赳武夫,给妻子写信也会用旖旎多情的句子“像一只中弹的小鸟一样从树上落到了深渊”,演示人的多面性。而菲茨杰拉德在酗酒中写下“在灵魂的漫漫深夜中,每一天都是凌晨三点”,“我们就这样扬帆奋力推进,逆水行舟,而潮浪奔腾不歇,不停地把我们推回过去”,也是一种戴着面具的语言狂欢,想要对现实的不如意进行颠覆。
  就像过去的人喜欢在上衣口袋别钢笔,文艺腔也曾在1980年代风靡一时。谁能把简单的话说得云山雾罩,就能于大众群体中呈现出强烈的异质性,令旁人莫测高深。作家苏叔阳为了嘲讽这种文风,戏写道:“是否?有咸菜、稀粥充盈于你腹中,在今晨?”又曰:“审美主体对于作为审美客体的植物生殖器官的外缘进行观感产生生理上并使之上升为精神上的愉悦感。”意思就是吃过了吗,闻花香很愉快。
  受这种风气的影响,我们以前写作文,也常以“太阳公公当头照,白云阿姨把手招”起首。到后来,琼瑶剧“你不过失去了一条腿,可紫菱失去的却是爱情”,对我们的三观也形成了巨大冲击。史迪芬·平克的《语言本能》说,人的心智拥有许多不同模块,每个模块都能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学习,语言就是一种核心学习本能。集成在我们脑子里的文艺模块,既是孕育小资主义的温床,也是滋养浪漫精神的摇篮。
  但文艺腔毕竟是一种混沌无意义的艺术,始终让人活在形而上的层面。像萨特跟波伏娃阐释感情,说爱人分两种,一种是必然的,一种是偶然的,只要精神上与必然的爱人契合,肉体就可以四处流浪,发展各种偶然。所以双方同居一生,都秉持这种文艺精神,萨特拥有情人无数,波伏娃也与美国作家艾尔格伦维持了三十多年的热恋——文艺细胞丰富的人,常以自己为中心构建一个宇宙,或许只有存在主义者才能长期经受这样的折腾。
  日本民艺理论家柳宗悦说:“每天使用的器具,不允许华丽、烦琐、病态,而必须结实耐用。”这也是治愈文艺腔的不二法门。只须每天到市场上买菜做饭,与小贩讨价还价,于这种语境下,文艺腔不啻《射雕英雄传》里的欧阳锋倒立着用手走路。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5期 | 标签: | 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