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读者》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意林》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9期2019年第18期
2019年第17期2019年第16期
2019年第15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 qing_yu_tong_zai

    晴雨同在

  • yi_jian_ce_suo_you_duo_zhong_yao

    一间厕所有多重要

  • dian_jing_guan_jun_yu_wen_bo_da_you_xi_da_dao_xiang_tu

    电竞冠军喻文波:打游戏打到想吐

  • zhong_nian_bei_piao_li_jing_ji-2

    中年北漂离京记

  • cao_gen_yan_yuan_de_jian_nan_fen_dou_shi

    草根演员的艰难奋斗史

  • san_shi_wei_li_er_shi_er_dun

    三十未立,二十而蹲

  • kua_lan_bei_xin_zhong_lao_nian_nan_shi_zui_hou_de_jue_qiang

    跨栏背心,中老年男士最后的倔强

  • wu_zi_jing_shu

    无字经书

  • xiao_cheng_lai_le_yi_qun_mei_guo_tian_yuan_shi_ren

    小城来了一群美国田园诗人

  • ying_guo_hai_ou_bei_chong_huai_de_e_ba-2

    英国海鸥,被宠坏的“恶霸”

  • qi_li_ma_zha_luo_de_tiao_fu-3

    乞力马扎罗的挑夫

  • bing_huan_yin_si_shui_lai_bao_hu

    病患隐私,谁来保护?

  • bei_ke_ben_shan_chu_de_di_dong_yi

    被课本删除的地动仪

  • bei_song_shou_dou_dao_di_jiao_dong_jing_huan_shi_bian_liang_kai_feng

    北宋首都到底叫东京还是汴梁、开封

  • mei_you_bo_luo_zen_me_xuan_fu-2

    没有菠萝,怎么炫富

  • zi_yi_wei_shi_de_di_wang_men

    自以为是的帝王们

  • ta_pin_kun_dan_jue_bu_liao_dao

    他贫困,但绝不潦倒

  • lang_fei_qi_shi_shi_yi_zhong_xuan_ze

    浪费,其实是一种选择

  • bu_ke_wang_ji_ceng_jing_de_mei_hao

    不可忘记曾经的美好

  • hen_duo_ya_li_shi_zi_ji_zhao_lai_de

    很多压力是自己找来的

  • wei_yang_ji_qi_ren_zhe_ge_si_yang_yuan_you_dian_ku-2

    “喂养”机器人,这个“饲养员”有点酷

  • sheng_ren_wu_jin

    生人勿近

  • wai_guo_ren_de_zhong_wen_ke_ben_chang_sha_yang

    歪果仁的中文课本长啥样?

  • shui_cai_shi_you_xiu_yuan_gong

    谁才是优秀员工

  • shui_de_qing_chun_bu_zhe_fu

    谁的青春不蛰伏

  • qin_ai_de_ba_he_xian_sheng-3

    亲爱的巴赫先生

  • ni_dui_fu_mu_you_duo_shao_hen

    你对父母有多少恨

  • wo_tou_kan_le_ma_ma_de_wei_xin

    我偷看了妈妈的微信

  • e_yan_e_se_de_ai

    恶颜恶色的爱

  • chen_dian_de_ai_qing-2

    沉淀的爱情

  • dong_ri_yi_lu_huo-2

    冬日一炉火

  • gao_kao_hou_wo_zai_gong_di_dai_le_liang_ge_yue

    高考后,我在工地待了两个月

  • jiao_jing_de_shi_da_you_mo_yu_lu

    交警的十大幽默语录

  • man_hua_yu_you_mo-169

    漫画与幽默

  • duo_shu_ren_qian_shui_zhe_yang_de_qun_ni_jia_le_ma

    多数人“潜水”,这样的群你加了吗

  • chao_zuo_bian_shui_hui_ya_po_xin_zang

    朝左边睡会压迫心脏?

  • ti_sheng_sheng_huo_zhi_liang_zui_jian_dan_de_fang_shi_shui_jue

    提升生活质量最简单的方式:睡觉

  • bu_xian_ma_fan_fang_neng_cheng_gong

    不嫌麻烦方能成功

  • wen_ren_xiang_zhong

    文人相重

  • hua_suan

    划算

  • fei_ji_huo-2

    飞机货

  • guan_yuan_de_bai_fa

    官员的白发

我偷看了妈妈的微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01


我妈是去年才注册微信的,这一年她70岁,是家里最晚拥有朋友圈的人。


她其实挺发怵的,因为她从来都害怕使用新东西。洗衣机坏了,她紧张地说:“要买就买和坏掉的这个一模一样的啊。”手机坏了,她赶紧申明态度:“能修就修,修不好的话,就买和现在这个一样的。”她还在使用最古老的、别人看起来很害怕的、嗞嗞作响的压力锅,拒绝打开电压力锅的包装,她对我的面包机和烤箱有一种敬而远之的紧张。当她实在想帮我分担家务,也是用豁出去的沉痛语气说:“你过来,教我用滚筒洗衣机吧,最简单的几步,说多了我记不住!”


所以,每当我们吃完饭,立即沉浸于捧手机刷微信的喧嚣又静默之中时,唯有她甩着胳膊无聊地走来走去,不满地抗议:“你们这样对颈椎不好,应该起来运动。来,扔掉手机,跟我学,站直了,昂头,双臂向上,一百次!”


几年前,我妈的生活还不是这样的。那时,每家每户都拥有一个或数个小报箱,我们这座小城,单单都市报就有好几家,竞争激烈,订报还送米送油,算算划得来,干脆就都订了。每天下午四点多钟,我妈就站到单元门外,等着穿醒目红马甲的投递员送来当天的报纸。她会早早迎上去,两人在路边站着聊几句家常。然后,她把报纸拿回家,坐到窗前,戴上老花镜,一丝不苟看新闻、看第二天的天气预报、看中缝的小广告。那时,因为有早报也有晚报,我妈显然也是一个除了做饭之外还有别的正经事可做的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报箱渐渐被塞满了广告单页,投递员的身影也陆续稀少了。纸媒渐渐被新生事物替代,人类越发依赖通过掌上的手机即时了解大千世界每一个角落的动态。仅仅只用手机打电话接电话的妈妈,显然和热衷在饭桌上讨论微信微博热点的我们,有了显著的距离感。


给她下载并注册微信那天,她充满忐忑,但也有着对未知的向往和期待。当那个蓝色星球的画面轰然打开,当我们添加好友的申请滴滴叫着奔来,她不知该怎么办,手忙脚乱的,好像,前方是一个她推开门就能看到的新世界。


大圣——我妈的微信名。因为她姓侯,年轻时的外号叫做猴子。70岁的微信新手大圣,灯光下戴上老花镜,摆手压制我们的七嘴八舌,努力镇定——“别慌,别慌,我一步一步學”。


02


像所有刚接触微信的老人一样,我妈对自己收到的每一条信息都会认真批阅并深信不疑,和过去阅读报纸的神圣态度完全一样。有了朋友圈以后,她常如临大敌一般宣布:“最近不能吃鱼了!你们千万千万别买鱼!”我立即不客气地指出:“微信上看到的谣言吧,假的,别信。”“怎么会是谣言呢?好几个老同学都不约而同发给我了,他们可都是有知识不会轻易上当受骗的人啊。”她不相信我,相信网络。


很快,她学会了微信转发,于是频频给我转发各种链接和视频,关于颈椎的,关于膝关节的,关于捏耳朵的,各种小动作小诀窍以及它们将会产生的惊人效果。甚至电话督查:“今天发你的视频看了吗?那个治疗颈椎的穴位你找到没有?找到了?记得每天推十下,左右手都要做啊!”


我其实没看,敷衍她:“看了看了,找到穴位了。”等我回家,她像老师抽查背书一样,冷不丁站我面前:“治疗颈椎的穴位,你指给我看看,在哪里?”


有时她突然笑起来:“今天有人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个笑话,我说给你们听听。”那是晚饭桌上,我们一边夹菜一边听着。然而,还没到抖包袱的环节,就有人憋不住先扑哧一声说:“八百年前的老笑话了呀!”“是吗?”我妈说到一半被拦截下,明显带着沮丧和失落,“你们都听过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收到以后,我看了就笑,笑完一想,想想又笑,笑了整整一下午!”


有一天,她请我解决她的手机问题,我趁机偷偷翻看了一下她的微信往来。经常频繁互动的就那么几个老朋友。其中一个是以前的老邻居,每天,她都会发来鲜花盛开的动图早安和晚安,发来“心有目标,老有所为”、“这个视频太好了,赶紧看”、“手术刀下的谎言和药瓶里的欺骗”……类似这样标题的各类链接,还有各种老掉牙的笑话和段子。


我用手嗖嗖地把这些信息滑上去,然后看到我妈在底下的回复——你发来的笑话和视频,我都认真看了,有的眼泪都笑出来了,谢谢你每天发给我!


有一段时间,朋友圈里很多人说,父母玩上微信之后,对各种链接不做鉴定,盲目相信“伪科学”“伪科普”的文章。而在看到我妈回复“谢谢你每天发给我”的那一刻,我有些明白了,我妈愿意相信他们发来的一切,是因为在她还不那么了解的微信世界,只有这些老朋友们,彼此惦记着,相互鼓励着,把转发链接和视频当作友情的问候,当作拼命追赶这个时代的方式。


而像我这样做子女的,嫌那些动图土得掉渣,也从不打开那些有着耸人听闻标题的链接。但我给父母发什么了?在微信里,我宁愿混迹于各种微信群收藏那些令人捧腹的表情,也想不起来给父母发点有趣和好玩的东西,压根不愿也不耐烦领着他们,奔跑在这个他们向往又害怕的虚拟时空当中。


03


妈妈的老朋友里,微信玩得最好的,是快八十岁的沙奶奶。沙奶奶是第一个给我妈发来视频通话邀请的人,铃声骤然大作,我妈捧手机的手吓得哆嗦了一下,急着喊我过来帮忙,迟迟不知该摁下哪个键。


沙奶奶会制作电子相册,把自己出门旅行的各种照片汇集在一起,发给我妈欣赏。那个傍晚,在《梦中的婚礼》配乐声中,我妈和我爸饶有兴趣地浏览相册里的一张张照片,一遍又一遍循环播放。


沙奶奶发来“150个易错成语”的测试挑战,我妈和我爸分别戴上眼镜,正襟危坐,对着手机,手握纸和笔,每答对一个,大笑、欢呼。答错一个,惊叹、惋惜、后悔、埋怨。最后,得到了“你还没有老年痴呆哦”的评语,立即像受到了嘉奖,客厅里两位老同志相视而笑。


每周日,我妈都会回以前的老房子住两天,找沙奶奶和几个老伙伴一起打几圈麻将,这是她日常生活中的重要一环。每每见过老友们再回来,像经历过一次愉快的旅行,神采飛扬。夏天的一个星期天晚上,她回来后,带回一兜硬柿子,她说:“沙奶奶家的柿子树上摘的,和苹果放一起,很快就会变软。”


然后她上微信,看到沙奶奶发来几段视频,她嘿嘿笑着看完把手机递给我,得意地说:“你看,我们摘柿子时拍的。”


摇晃的镜头,夹杂着阵阵来自现场的大笑声,我惊悚地看到,沙奶奶和我妈站在院墙上,手执长杆,底下几个老家伙们胡乱指挥着——猴子,这边,这边!错啦!老沙,那边,那边!


院墙有两米多高吧,看着单薄惊险,我简直要看出一身汗了:“妈,这太危险了!你们这老胳膊老腿怎么就爬上院墙了啊!有一种专门打柿子的装备,我去淘宝网给你们买!”


我妈拿回手机,丝毫不理会我的表情,自己又回放了一遍,独自骄傲地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着坐在沙发上笑着回看视频的她,猜想着摘柿子的下午,她和她的老伙伴们爬上高高的围墙,嘻嘻哈哈的打闹声中,重新找回属于年轻的恣意和快乐。我想到曾痴迷过的一部韩剧《我亲爱的朋友们》,讲述一群老人的生活,曾经在一个又一个追剧的深夜,我为着剧里喜慈阿姨们的故事,欢笑和抹眼泪。而我的妈妈,我的父母,我身边距离最近的老人们,却从不曾像韩剧一样被我又哭又笑地重视着。


我打开手机,进入微信,给我妈转发了一条标题为“延用800年的养生方法,值得一看”的链接。


04


现在,我妈已经能熟练使用微信了。有一天我打电话给她,让她在家里找出我的身份证,拍照片给我,我有急用。我妈非常慌张,怕自己操作不好,但又竭力镇定下来,努力按照我说的步骤操作。终于,微信里出现了我的身份证照片,我给她发了一个大拇指夸赞的表情。


照片是竖着拍的,身份证的两边都没照进去。但不管怎么样,她学会拍照,学会从相册选取,学会发送了。


晚上回家我又表扬了我妈,同时操作示范给她看,手机可以横着拍照,这样就会把证件完整地拍下来。


我妈恍然大悟,敲着脑壳懊恼地说:“哎呀,你说我这脑袋怎么就像整的,怎么就不知道横过来呢?”


和我妈一起在小区里面看过红月亮蓝月亮的第二天,上班时我收到我妈的微信,是一张来自网络的巨大的红月亮图,因为当时我说我的手机拍不出来真遗憾啊。我回送我妈两张为什么叫红月亮蓝月亮的科普图,我妈晚上告诉我,原来是这样啊!因为我们俩当时看月亮的时候,总觉得又红又蓝……


我爸最近在我们家的微信群里发来一条语重心长的提示:各位请注意,“朴槿惠去世”的视频不要打开,立即删除,是病毒,别上当。


虽然知道这又是一次“转发”,但我们立即恭敬表态:收到,好的,不打开!


(郭媚媚荐自《文苑·感悟》)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2期 | 标签: | 1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