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zhong_guo_yong_fu_mian_qing_dan_jin_yi_bu_xuan_shi_kai_fang

    中国用负面清单进一步宣示开放

  • zao_meng_sheng_yi_li_de_su_ming_zheng_zha

    造梦生意里的宿命挣扎

  • mu_ji-11

    目击

  • shi_zhe_de_zi_sheng

    师者的自省

  • jin_zheng_en_de_jie_zou_yu_bian_zou

    金正恩的节奏与变奏

  • cao_hui_cao_de_wang_zhi_zi_jie_ban

    曹晖:曹德旺之子接班

  • sheng_yin_shu_zi-62

    声音·数字

  • yi_bao_ju_zhong_ju

    医保局中局

  • hang_zhou_yu_hang_tiao_long_pei_yu_du_jiao_shou

    杭州余杭:“—条龙”培育“独角兽”

  • mei_nv_yuan_chang_zao_chao_yan_li_tong_bao_bei_hou

    “美女院长”遭超严厉通报背后

  • jiang_su_gao_kao_bian_xing_ji

    江苏高考“变形”记

  • tai_shan_yi_xue_yuan_gai_ming_ji

    泰山医学院改名记

  • jiao_yu_ru_he_shi_xian_duo_yuan_ping_jia_yu_jing_zheng_shai_xuan_zhi_jian_de_ping_heng

    教育如何实现多元评价与竞争筛选之间的平衡

  • zhong_mei_jun_shi_guan_xi_cong_zeng_jin_zhan_lue_hu_xin_dao_fang_zhi_zhen_da_qi_lai

    中美军事关系:从增进战略互信到防止“真打起来”

  • jin_yu_zheng_yi_zhi_zai_ge_ge_jin_zheng_en_shen_bian

    金与正:一直在哥哥金正恩身边

  • dong_li_dian_chi_qi_ye_sheng_si_jie

    动力电池企业生死劫

  • jiang_su_tai_cang_shen_du_rong_ru_chang_san_jiao_yi_ti_hua_zhong_de_chuang_xin_ming_zhu

    江苏太仓:深度融入长三角一体化中的创新明珠

  • chen_fei_de_bing_yu_zui_gui_zhou_yi_sheng_bei_bu_an_diao_cha

    尘肺的病与罪:贵州医生被捕案调查

  • gan_su_19_sui_nv_hai_tiao_lou_bei_hou

    甘肃19岁女孩跳楼背后

  • lv_dong_wei_lai_di_jiu_jie_lv_se_fa_zhan_di_tan_sheng_huo_gong_yi_zhan_zai_jing_kai_mu

    绿动未来第九届“绿色发展·低碳生活”公益展在京开幕

  • chang_an_qi_che_chuang_ye_jing_shen_zai_gu_zi_li

    长安汽车:创业精神在骨子里

  • dao_yang_guang_qu_kan_ge_mei_li_de_ren

    到仰光去看—个美丽的人

  • wu_la_er_si_ke_zuo_jiao_ya_zhou_you_jiao_ou_zhou

    乌拉尔斯克:左脚亚洲,右脚欧洲

  • mei_ge_ren_dou_huo_zai_shi_dai_de_yin_ying_li

    每个人都活在时代的阴影里

  • shui_zai_ming_yun_mian_qian_dou_wu_ji_ke_shi

    谁在命运面前都无计可施

  • lian_jie_er_bu_shi_cheng_shi_rang_sheng_huo_geng_mei_hao

    联结,而不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 zai_qi_xing_da_de_she_hui_li_ru_he_an_quan_di_huo_zhe

    在气性大的社会里如何安全地活着

  • du_qiu_he_chao_gu

    赌球和炒股

  • zhong_guo_shi_sheng_cun_de_dao_bi_mo_shi

    中国式生存的倒逼模式

  • bo_shi_le_shan

    博士乐山

  • na_xie_zhuang_sun_zi_de_nian_qing_ren

    那些“装孙子”的年轻人

  • cheng_tian_fen_shou

    成田分手

  • chao_liu_xin_pin-22

    潮流新品

  • ya_li_sang_de_la_an_bu_luo_xiu_ba_xi_mei_nv_ai_yun_dong

    亚历桑德拉·安布罗休巴西美女爱运动

乌拉尔斯克:左脚亚洲,右脚欧洲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俄谚云:“站在河边久了,敌人的尸体终究会从你面前流过。”过去觉得简单粗暴,此时看来,倒不无历史穿透力
  古老的中亚铁路,自20世纪初开始运营,曾连接起沙俄与中亚,至今已有100多年。
  凌晨3时,新款“阿斯塔纳”号列车静静地停靠在阿克托别火车站。因为是夜间出发,我们选择了相对舒适的卧铺车厢,票价11000坚戈,折合人民币约220元。
  登上列车,才发现这节车厢类似于中国火车的软卧,只不过每间包厢只有上下两个床铺,对面设置了单独的卫生间和淋浴房。
  粗略一算,偌大一节车厢却只能坐20人。如此“铺张”,恐怕只能适应地广人稀之国,在人口密集的中国,着实不可想象。
  中亚铁路沿用的是短轨,伴随着“哐当哐当”声,每隔几秒就会传来车轮轧过钢轨接缝产生的震动。列车里却很安静,乘客说话轻声细语,全程没有听到列车员广播。
  铁路穿越了一段俄罗斯领土。独联体国家互相借用铁路的情況比较常见。横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铁路就穿越了哈萨克斯坦领土,甚至停靠北哈萨克斯坦州府彼德巴甫洛甫斯克市的火车站。
  清晨,太阳跳出地平线,阳光刺穿列车玻璃,唤醒了我。看了一眼窗外广袤的哈萨克大草原,顿时睡意全无。
  哈萨克草原在西西伯利亚的寒温带森林以南,是亚洲中部地区游牧民族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总体而言,沿途风景最适合用“荒凉”二字概括:鲜有村庄,手机信号也时常处于无网络服务的状态。一路上,我都对着窗外漫无边际的草原发呆:生活如此恬淡,为什么要追求速度呢?
  6个半小时、500公里的“慢节奏”之旅后,列车抵达了终点——位于哈萨克斯坦西北边陲的乌拉尔斯克。
  乌拉尔斯克是西哈萨克斯坦州州府。到乌拉尔斯克时已临近中午,全哈最大的地方电视机构——西哈42电视台专门派人来站台接我们。接下来的两天,我们都沐浴在西哈人民的热情之中,犹如正午时分的太阳。
  42电视台台长塞力克·米尔哈里耶夫年近六旬,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1998年,他为了实现母亲的愿望,创办了42电视台。如今该台已拥有70多位专业工作人员,是西哈州最受欢迎的电视台,也是全哈最有影响力的地方电视台之一。
  此外,塞力克还拥有乌拉尔斯克市最大的商场和两家电影院,算是“西哈首富”之一,同时,身兼哈第二大党——光明道路党西哈州主席之职。
  酷爱艺术、充满活力的塞力克曾多次到访中国。从他身上,能看到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实干家的影子:善抓机遇,吃苦耐劳,有决心。有魄力。
  我们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乌拉尔斯克的纬度与中国大兴安岭相当,冬季寒冷漫长,夏季短暂凉爽。6月下旬算是初夏,气候宜人。
  在乌拉尔河支流恰干河畔的一座公园里,我们看到了全市仅存的一尊列宁雕像。苏联解体、哈萨克斯坦独立后,列宁雕像大多被相继移除,当地教科书里也再无宣扬列宁的只言片语,如今很多年轻人已不知列宁为何人。
  这座雕塑大约有两层楼高,右手揣着军帽,左手伸向远方。斑驳的阳光透过树枝洒在上面,宽阔的肩膀成了鸟儿们栖息之所。
  乌拉尔河穿城而过。城区主要集中在河右岸,即西侧。这座拥有500多年历史、20万人口的小城保存了很多色彩缤纷的老楼,古朴而充满历史沧桑感。
  乌拉尔河是欧洲和亚洲的界河。从地理上看,乌拉尔斯克一脚在亚洲,一脚在欧洲——比如火车站在欧洲,飞机场在亚洲——不过,当地人大多认为自己是亚洲人。
  草原地势平缓,乌拉尔河流速减慢,迂回曲折,沿途形成了很多滩涂和丛林。草原与河流,在普通人眼里意味着牛羊和生计,而在艺术家心目中却是诗与远方。
  在辽阔的中亚草原,哈萨克人曾与17世纪后复兴的沙俄有过长期的战争。19世纪中叶,沙俄最终夺取了乌拉尔斯克,并在四周建立了七座要塞。
  当历史的纷争与现实的利益交织在一起,又该如何看待?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说:“历史应当是一种能够振兴哈萨克斯坦的工具,而不是产生恐怖的根源。哈萨克斯坦应当认真研究自己的历史,但首先应当放眼未来。”
  站在乌拉尔河畔,望着缓缓南逝的河水,不禁让人想起《论语》所云“逝者如斯夫”。据说有人用一句俄谚来翻译了这句中国古语:“站在河边久了,敌人的尸体终究会从你面前流过。”过去觉得简单粗暴,此时看来,倒不无历史穿透力。
  晚上10时,夕阳西沉,只留一抹余晖在草原与天空交界处,光线无比柔和。马路对面,一座东正教堂沐浴在余晖下,金碧辉煌。整座城市就像一幅古朴的油画作品。
  此刻,北京已是凌晨1时。一个小时后,最晚的一场世界杯比赛就要开始,该回酒店了。看世界杯终于不用再熬夜,算不算西哈之行的一个意外礼物呢?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5期 | 标签: | 2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