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zai_sheng_ming_de_zhuan_wan_chu

    在生命的转弯处

  • xi_fang_zheng_zhi_wei_he_bian_de_wu_xu

    西方政治为何变得“无序”

  • ta_men_zou_le_ta_men_huan_zai

    他们走了,它们还在

  • chang_da_le_yao_tian_tian_chi_fang_bian_mian

    长大了要天天吃方便面

  • yi_ge_ren_de_wen_bi_ke_yi_hao_cheng_shen_me_yang_ne-2

    一个人的文笔,可以好成什么样呢?

  • fang_jia_da_zhang_yi_hou-2

    房价大涨以后

  • cheng_shi_de_huan_xiang-2

    城市的幻象

  • mo_xi_ge_chu_zi_zhan_ling_mei_guo_liao_li_dian

    墨西哥厨子“占领” 美国料理店

  • nue_wei_xiao_zhen_shu_da_jing_zi_de_bei_hou_ren_lei_dao_di_you_duo_xu_yao_yang_guang

    挪威小镇竖大镜子的背后:人类到底有多需要阳光?

  • you_quan_diao_cha_zong_tong_que_wu_li_fa_bao_zhang

    有权调查总统却无立法保障

  • xi_guan_jian_shi-2

    吸管简史

  • gu_shi_hou_de_da_wan_jia_men

    古时候的大玩家们

  • luan_ren_zu_zong_guai_shi_wei_he_zong_you_ren_zi_cheng_huang_shi_hou_ren

    乱认祖宗怪事:为何总有人自称皇室后人

  • xi_han_jiu_you_gong_xiang_lv_zhun_huang_di_liu_xiu_fa_ming

    西汉就有“共享驴”:准皇帝刘秀发明

  • gao_kao_zuo_wen_su_cai-8

    高考作文素材

  • gan_shi_jian_de_ren_yong_yuan_mei_shi_jian

    赶时间的人,永远没时间

  • kan_cai_chi_fan_kan_xiang_dai_ren

    看菜吃饭 看相待人

  • wu_shi_chang_shi_de_ren

    无视常识的人

  • ba_xiao_shi_zuo_hao_de_ren_sheng_huo_zong_bu_hui_kui_dai_ta

    把小事做好的人,生活总不会亏待他

  • shen_bu_zhang_xue_you_bei_hou_de_shen_zhu_gong

    “神捕张学友”背后的“神助攻”

  • lai_zi_xing_xing_de_zhi_shang_shui-2

    来自星星的智商税

  • dang_liu_xing_hua_guo_shi_ni_lai_de_ji_xu_yuan_ma-2

    当流星划过时,你来得及许愿吗?

  • na_xie_zhuang_sun_zi_de_nian_qing_ren-2

    那些“装孙子”的年轻人

  • an_shi_shang_xia_ban_de_ren_yun_qi_cha

    按时上下班的人运气差

  • chun_zhen_nian_dai

    纯真年代

  • wo_wei_shen_me_bu_rang_hai_zi_wan_dou_yin

    我为什么不让孩子玩抖音?

  • wo_men_you_duo_jiu_mei_pei_fu_mu_kan_guo_dian_shi_le

    我们有多久没陪父母看过电视了

  • ge_gan_ge_de

    各干各的

  • hou_lai_de_ni_men_huan_hao_ma

    后来的你们还好吗

  • pei_ta_hui_cong_qian_zou_yi_zou

    陪他回从前走一走

  • shen_ti_li_de_di_si_ge_shen-2

    身体里的第四个肾

  • man_hua_yu_you_mo-147

    漫画与幽默

  • ju_jue_bei_ling_qu_de_hong_bao

    拒绝被领取的红包

  • liu_gan_yi_chang_shi_liao_wei_ji_de_zhong_nian_wei_ji

    流感,一场始料未及的中年危机

  • zhen_jia_san_wen_yu

    真假三文鱼

  • san_sheng_you_xing_zhi_de_shi_na_san_sheng

    “三生有幸”指的是哪三生

  • nan_ren_san_shi_wu

    男人三十五

  • gao_chu_shi_fou_bu_sheng_han

    高处是否不胜寒

  • kuan_rong_bian_de_you_dian_er_nan

    宽容变得有点儿难

  • ming_pian_shang_de_dan_gao

    名片上的蛋糕

  • shan_yi_ju_jue_yu_can_ren_jie_shou

    善意拒绝与残忍接受

  • dong_wu_you_na_xie_yuan_chao_ren_lei_de_neng_li

    动物有哪些远超人类的能力

西方政治为何变得“无序”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观察西方,特别是美欧政治变化,看起来不仅无序,而且难以理解。传统的政治界线一般分为右翼、左翼、中间派。支持者的界线也很分明,支持右翼的是富人阶级,即资本家;支持左翼的是劳动阶级,即工薪阶层;支持中间派的是中产阶级,即白领、精英。但是,如今世道变了,“乱了套”,支持右翼的是工薪阶层,就像2016年美国大选,支持右翼政党共和党特朗普的是所谓“铁锈地带”的工薪阶层;在法国,支持极右翼勒庞的是工薪阶层;在英国,支持保守党脱欧政策的是受教育低的劳动者、非就业者;在荷兰、奥地利,支持保守势力右翼的大多是工薪阶层、失业者、年轻人……传统的左翼政党影响式微,在法国,像奥朗德这样的社会党人支持率降到了个位;在美国,被称之为“左翼”的民主党,其传统铁杆支持者是劳动阶级,即工薪阶层,但在2016年大选中他们却将选票投给了共和党的特朗普;在意大利,反对现行政治体制、被认为是欧洲左翼政治影子的“五星运动”,在新一轮大选中一举拿下近1/3的议会席位,支持的中坚力量是受过良好教育的高收入者;在英国,脱欧投票的组织主席竟然是左翼工党议员。
  政治结构变化的原因是社会结构和支持该结构的利益基础发生了变化。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特别是最近20年,美欧的社会结构和利益基础发生了重要变化,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是劳动阶级,即工薪阶层。由于传统产业衰落,他們的就业和收入受到很大影响,为数众多的人靠社会救济,也有不少人不得不换工作,接受低收入就业。这些人对以往的政治和执政者的政策不满,成为“民粹主义”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转而支持打着“本国第一”旗号的保守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而实现了“小康生活”的中产阶级,即白领、精英阶层也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很多人失去工作,滑入低收入阶层,甚至变得“贫困”。在美国,过去20多年中,“中产阶级”群体滑落,被称之为“没落的阶层”。中产阶级原本支持稳定政治和有序的社会政策,如今,也变得极端,支持极端政治。老龄化也是美欧社会的重要变化,原本,老年人支持中间派或者左翼政治,支持政治的连续性,如今,由于大多数人的生活受到影响,因而变得保守,甚至民粹。比如,在英国,60岁以上的人群支持脱欧的比例很高。
  如今,政治家“玩政治”的手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绕过传统的政治运作架构,用“激情政治”赢得基层选民,由此,打破传统的政治力量组合。比如,特朗普就是靠网络聚众,靠在“推特”上发微博来上下通达。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利用网络发动群众,特别是聚集青年力量,被称之为在“传统政治外的地方”搞政治。他们搞的不是“党派政治,而是运动政治”,参与运动政治的人,大多被认为是“对现行体制失去信心,对未来悲观的人”。在法国,标榜“不左不右”的马克龙赢得大选,不是因为他持有中间派立场,而是因为他打出了改变的旗号,靠年轻魅力动员选民。
  在传统政治下,制度分界往往是民主对专政,前者被认定为是好政治,后者是劣政治。而在“新政治”下,则转为建制对变革,大体而言,前者被怀疑,后者得到支持,如今,选择后者的反而增多,人们希望通过改变传统政治而从中受益,尽管很多人对未来抱有怀疑。这就是为何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那些打着变革的政治人物都会走红,甚至当选的原因。事实上,支持改变的群体成分也很复杂,有普通工薪阶层,有失业者,有白领,有民粹分子,也有极端势力。也有人认为,就政治立场而言,不再是“左”与“右”的对立,而是“自由主义”与“反自由主义”势力的对立;就群体构成而言,界线不是“平民”与“精英”之分,而是“人民”与“寡头”之分,是“99%”与“1%”之别。
  导致上述政治变化的原因很复杂,有些要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去分析,有些需要从美欧社会发展转变的进程去认识,也有些可能需要从一般的经济社会发展规律进行研究。从制度角度看,传统的选举政治不能很好地反映变化了的人群对利益的关注,选民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原来设计的分权制衡是对权力的制约,但不能保证利益分配的公平。从社会发展转变看,阶级、阶层的构成与认定标准并不是固化的,传统界线随动而变。还有,从一般规律看,发展(经济、技术)本身也会导致一系列转变,不仅是欧美,其他国家也会如此。总之,无论是政治还是社会,变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只有认识变、接受变,顺势而动,方可顺势而为。
  (周建恒荐自《世界知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