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xiao_guan_nian_li_de_da_jian_shi

    小观念里的大见识

  • mai_si_te_de_yu_yan

    迈斯特的预言

  • zai_shuo_qian_xuan_tong_de_wan_jie

    再说钱玄同的“晚节”

  • kua_wen_hua_chu_mei_yu_cuo_luo_shi_dui_jie

    跨文化触媒与错落式对接

  • you_shen_me_guan_xi

    有什么关系?

  • dou_shi_fei_ke_ju_re_de_huo

    都是废科举惹的祸?

  • ling_ting_xiao_shuo

    “聆听”小说

  • nan_fei_dao_lu_er_shi_nian_de_fan_si

    “南非道路”二十年的反思

  • fa_guo_bing_de_zhen_duan_shi

    “法国病”的诊断师

  • ni_cai_de_mian_ju

    尼采的面具

  • zuo_zhe_de_dan_sheng

    作者的诞生

  • da_chuan_tong_xia_de_du_bai

    大传统下的独白

  • yao_yan_bu_fan_miu_yue_xian_sheng_lun_biao_shu

    要言不烦:缪钺先生论表述

  • li_shi_ke_yi_zhe_yang_xie

    历史可以这样写?

  • xi_you_ji_de_zhen_jia_qing_se

    《西游记》的真假情色

  • guo_du_chan_shi_xin_li_chuai_ce_he_shi_ti_zhu_yi

    过度阐释、心理揣测和实体主义

  • liu_zhu_le_de_si_qing_shan_huan_zai

    留住了的似青山还在

  • xi_yan_you_hai_jian_kang_yun_dong_guan_nian_yu_zheng_zhi

    “吸烟有害健康”:运动、观念与政治

  • min_guo_bei_jing_de_xian_dai_jing_yan

    民国北京的现代经验

  • shi_ceng_jing_shi_yi_zhong_jing_shen_jia_zhi

    诗,曾经是一种精神价值

  • bu_fei_jiang_he_wan_gu_liu

    不废江河万古流

  • li_yue_se_wen_ti_huan_shi_ren_hong_juan_wen_ti

    “李约瑟问题”还是“任鸿隽问题”

  • shang_xin_shi_liu_shi

    赏心十六事

  • fa_qiu_jue_mu

    发丘掘墓

  • man_hua-65

    漫画

  • yang_nian_da_ji

    羊年大吉

《西游记》的真假情色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西游记》特别关注真假,一如数百年后的《红楼梦》。这些真与假的纠葛不仅出现在精怪变幻之际,甚至也表现在受当时社会风气牵连而掺入的情色因素上:只是读者有时却因误解而触目皆色,有时又因不解而忽略情色,仿佛作者在用《西游记》文本给读者设计了荤面素底与素面荤底的谜。
  先来看看荤面素底的假情色。
  第三十一回孙悟空向百花羞公主说:“他们相貌空大无用,走路抗风,穿衣费布,种火心空,顶门腰软,吃食无功。”这里的“种火心空,顶门腰软”二句很容易让读者向情色方面去理解。《汉语大词典》在“种火”下亦有“比喻欲火”的义项,并引《二刻拍案惊奇》卷二二为证:“目下已做了单身光棍,种火又长,柱门又短,谁来要这个废物?”《金瓶梅》中李瓶儿骂蒋竹山时也说“你本虾鳝,腰里无力”,对照着看,确乎是在说色情话题。
  不过,这真的是冤枉。二零零二年,蒋宗许先生发表《释“种火”、“顶门”》一文,才算还原此八字的真意,是说做烧火棍嫌心空不耐烧,做顶门杠又过于软,不牢靠。蒋文引了《西游记》、“二拍”、《醒世姻缘传》的书证,然此数种作品都并不太“干净”,尚难完全抛开情色嫌疑。笔者在宋僧正觉颂古、元僧行秀评唱的禅门要典《从容庵录》(此书仅存于日本《续藏》及《大正藏》)中找到了更可靠的证据,其第六十九则颂云“百不可取,一无所堪”,评唱则云“开门又软,种火又湿”,则颂与唱意义相同,与前例亦可互证。再回头看《汉语大词典》所引书证,《二刻拍案惊奇》写姚公子落难,“种火又长,柱门又短”,只是说他高不成、低不成的窘境罢了,哪里有余裕描摹他的欲望。
  有趣的是,为此二词辩白的结论还可以反过来为《从容庵录》修正异文,因其原文做“开门又软”,据上所言,实不可通,“开”字当为“顶”或“柱”字之误。
  说到异文,《西游记》中一个人名的异文也带来了荤面素底的效果。
  第八回观音收伏猪八戒时,猪八戒自供云:“洞里原有个卵二姐,他见我有些武艺,招我做了家长,又唤作倒蹅门。不上一年,他死了,将一洞的家当,尽归我受用。”“卵二姐”这个名字很奇特,不少学者据此认为此名实含有情色的意味。然而,这又是一个莫大的冤案,因为此人名字原本并非“卵”,而是“卯”。现存《西游记》的诸多版本中,世德堂本、李卓吾评本、《西游证道书》、《西游真诠》、《西游原旨》全作“卯”,细核历代版本,第一个用“卵”字的是张书绅《新说西游记》,这已经是很晚的本子了,而且也几乎没有其他版本的支持,可以断定是误字。但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五五年出版并多次重印的《西游记》却直用“卵”字,当下坊间各本均承其误,几乎清一色的“卵”字当头。
  其名原为“卯”字,不仅有坚实的版本依据,也有理路可循。《西游证道书》中汪象旭评云:“卯属木,自应以类相从。”这给了我们启发,猪八戒为猪,猪为亥,五行中亥属木,这绝非后人附会,《西游记》中常以“木母”称猪八戒可证,故汪评云“以类相从”。李天飞先生校注本持此说,认为“取亥卯属木,能相互和合之义”。不过此解仍未周密,因为原文说“不上一年,他死了”,似乎并未“和合”。笔者以为,这里的“卯”实指兔,为“猪”配“兔”不只是闲中着色,其实也是为天蓬元帅的嫦娥之梦在转世为猪八戒时的降级而求罢了。
  当然还有素面荤底的真情色。
  比如小雷音寺里那个黄眉大王,其兵器是一副金铙,一根狼牙棒,一个人种袋。这三种武器里,“人种袋”的名字听起来有些荤,其余似乎没有什么。事实上却并不如此。就如狼牙棒,被称为“短软狼牙棒”,又形容其“若粗若细实可夸”,便好像并不干净。在此基础上再看人种袋,凡被装进去的人“一个个都骨软筋麻,皮肤窊皱”,后四个字用得极为奇怪,整个《西游记》中从未有过这样的描写,则将其当作真正的“人种袋”也未可知。
  但金铙似乎与这两件“热兵器”合不上。杜贵晨先生《从“钹”之意象看〈西游记〉作者为泰安或久寓泰安之人》一文却挑开了这里的隐秘,指出金铙实为女阴之象,原文说“那钹口倒也不像金铸的,好似皮肉长成的”,若有心去看,就会发现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而且铙的形制也确有铸鼎象物之功。更重要的是,杜先生在同时的小说中还找到相类的例证。如《金瓶梅》第五十七回有歌云:“尼姑生来头皮光,拖子和尚夜夜忙。三个光头好像师父、师兄并师弟,只是铙钹原何在里床?”“三个光头”自然是象征男根,末句“铙钹在里床”也就明白了。再看《水浒传》第四十五回,石秀逼问头陀:“头陀道:海阇黎和潘公女儿有染,每夜来往。教我只看后门头有香卓儿为号,唤他入钹。五更里却教我来敲木鱼叫佛,唤他出钹。”这里的“钹”恰恰有《金瓶梅》用“铙钹”来做中间环节,可知与《西游记》的“铙”同义。“入钹”、“出钹”从情节设计来看自然是性行为的隐语。
  关于此词还可以补充一个例证,徐渭《南词叙录》云:“入跋,入门也。倡家谓门口曰‘跋限’。”此例中“入跋”与前“入钹”相同,这种以相近之字互相替代在文化水平较低的倡家或市井是很常见的。不过,这两个字哪个是正字,哪个是替字呢?从徐渭的解释看,倡家称门口叫“跋限”,则“跋”为踩踏之意,当以“跋”为正字。《汉语大词典》收“入钹”一词,但以“跋”为释,并云“跋,改作‘钹’,意谓与和尚有关”,倒是相当有趣的见解。可惜的是,钹不像木鱼之类的东西,专供和尚使用,则此解实甚牵强。甚至徐渭的说法我也很是怀疑,因为若仅指“入门”,似无隐语之必要,参考前文所引《水浒传》、《金瓶梅》的用例,可以确定“入钹”与性事有关,而钹之形制也引人联想,所以倡家才会以“入钹”隐性事。也就是说,此词最初应该就是“入钹”,在文化水平较低的倡优那里以“跋”来代替,徐渭辑录此词时亦不能明其渊源,只好依字为训了。
  与前文相同,在《西游记》的人名中,也有素面荤底的例子。
  中国小说中的陪衬人物多如诗中对仗句一样,两两出现,如张龙、赵虎、董超、薛霸之类均是,《西游记》中的小妖也多用此例。兴烘掀与掀烘兴便是这样两个对仗的小妖,其命名也是先有一个,然后颠倒词序派生出另一个。这个名字一读其音就知有戏谑之意,但意思却有些费解。《蜃楼志》第十七回有俗曲云:“和尚尼姑睡一床,掀烘六十四干他娘。一个小沙弥走来,揭起帐子忙问道:‘男师父、女师父,搭故个小师父,你三家头来哩做啥法事?’和尚说:‘我们是水陆兼行做道场。’”此与前引《金瓶梅》之曲真是半斤八两、旗鼓相当。《蜃楼志》作者为广东人,粤语中“掀烘”的意思实类于《金瓶梅》中温秀才“必古”二字之所隐。因此可以知道,《西游记》中这两个小妖的名字倒是先有“掀烘兴”,其意大约同于“温必古之雅兴”,给一个小孩子手下两个小妖起这样的名字,实在不能不说作者是“谑而又虐”了。
  总而言之,《西游记》虽然没有像《红楼梦》那样高悬一面风月宝鉴,更无跛足道人 “千万不要照正面,照他的背面”的叮嘱,但其言在此而意在彼,似乎亦可与《红楼梦》相通,一起印证着“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的叙事智慧。
  (《西游记》,吴承恩著,李天飞校注,中华书局二零一四年版)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2期 | 标签: | 55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