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u-le-zhi-si

    娱乐至死

  • hu-dong-15

    互动

  • ku-men-de-zi-ben

    苦闷的资本

  • niu-yue-ke-kan-shang-qu-hen-mei-ming-ren-ci-shan-de-zai-du-fan-rong

    《纽约客》: 看上去很美——名人慈善的再度繁荣

  • kai-fang-bei-ji-you-qi

    开放北极油气

  • liang-hui-shi-da-sheng-yin

    两会十大声音

  • guan-jian-shi-tv-app

    关键是TV App

  • tan-gong-zuo-yu-sheng-huo-de-ping-heng-out-le

    谈工作与生活的平衡OUT了?

  • di-pai

    底牌

  • man-hua-16

    漫画

  • yan-cang-li-run-de-xiao-mo-fa

    “掩藏”利润的小魔法

  • gui-zhen-tang-mei-guo-ban-ru-he-jie-ju

    归真堂美国版如何结局

  • xin-jie-meng-wei-he-wei-rao-ou-zhou

    新结盟为何围绕欧洲

  • la-fei-kan-kong-tou-zi-kan-duo

    拉菲看空,投资看多?

  • qi-e-di-guo-tui-qu-li-run-guang-huan

    企鹅帝国褪去利润光环

  • 3-15-wan-hui-dian-ming-bu-ke-pa

    “3.15”晚会点名不可怕?

  • wang-xing-jiang-ying-xiang-nba-xue-dian-shen-me

    王兴江应向NBA学点什么

  • wai-zi-dui-shou-yu-ben-tu-sheng-suan

    外资对手与本土胜算

  • she-jiao-mei-ti-dong-le-ying-xiao-na-yi-kuai

    社交媒体动了营销哪一块?

  • show-chang

    Show场

  • you-ku-tu-dou-gao-bie-wen-yi

    优酷土豆,告别“文艺”

  • xing-chen-ji-bian-zhi-si

    星晨急便之死

  • xiao-shi-de-pian-dai-zhe

    消失的骗贷者

  • jin-qiu-zhi-sheng

    “金球”制胜

  • ying-te-er-bu-zai-que-xi

    英特尔不再缺席

  • mini-hui-gui

    MINI回归

  • fen-shi-she-hua-you

    分食奢华游

  • ka-di-ya-kang-shuai-tui

    卡地亚抗衰退

  • pe-duan-liang

    PE断粮?

  • yi-shu-pin-xin-tuo-fu-hua-bei-hou

    艺术品信托:浮华背后

  • da-shu-ju-shi-dai-de-kong-bu-pian

    大数据时代的“恐怖片”

  • gu-ge-de-pian-men-sheng-yi

    谷歌的偏门生意

  • chen-ji-he-de-po-chan-qian-hou

    陈.吉诃德: “破产”前后

  • zai-niu-yue-xin-zang-jian-zhong-guo-ke-ting

    在纽约心脏,建中国客厅

  • quan-li-ke-yi-lian-xi-de-chan-wu

    权力,刻意练习的产物?

  • yin-cai-shi-zhu

    因材施“助”

  • da-ma-shi-ge-de-yi-nian

    大马士革的一年

  • 29-sui-zong-he-zheng

    “29岁综合症”

  • cha-shui-jian-13

    茶水间

  • da-lao-de-li-hun-jia-ma

    大佬的离婚价码

  • zhou-hong

    周鸿祎

消失的骗贷者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坐落在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的一洲钢材市场,因为毗邻上海到新疆霍尔果斯口岸的312国道,交通便利,吸引了众多钢材贸易商落户。但2012年1月之后,这个占地20亩,原本人来客往、十分热闹的钢材市场,却因为实际控制人李国清的“跑路”而变得冷清异常。
  对于一洲钢材市场的许多商户来说,2012年1月12日,身为“老板”的一洲集团董事长李国清突然失踪,是一个非常意外的消息,因为他们都知道,之前不久,李国清还在大张旗鼓地为其新居置办家具。
  3月,一洲钢材市场西南角空地上堆放的钢材,已经被贴满了封条。而在市场最南边的开阔空地上,那座三层的办公楼已几乎看不到人迹。楼内所有门窗紧闭,办公室不是反锁就是被贴了封条,一张简单的前台已落满厚厚一层灰。
  之前的两个月中,随着越来越多债权人的起诉,李国清留下的“巨额债务”已渐渐浮出水面。多个一洲钢材市场的商户和债权人对本刊记者称,李国清通过“互保联保”和“重复质押”等方式从银行骗取了大量贷款,并拖欠了数额不小的工程款和工资,总额甚至接近10亿元。
  而交通银行无锡分行,是一洲集团目前已知的最大债权人。2月中旬,一洲集团旗下担保公司的一个小股东称,他们已经收到起诉状的债务已超过4亿元,除此之外,银行“口头通知”的债务,更是高达5.8亿元。
  不过,李国清的手法谈不上高明。一位无锡当地钢贸业人士对本刊记者称,“互保联保”和“重复质押”这两种惯用“骗贷”手法,一直是钢贸圈内公开的秘密。那么,李氏为何还能如此“成功”?在上述人士看来,这一个公开的“骗局”,所有参与者均心知肚明,包括作为主要“受害者”的银行,“为了完成业绩指标,银行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或许正因为如此,上述小股东“抱怨”说,交通银行无锡分行可能涉嫌违规放贷,因为“合同上规定的授信额度是3.3亿元,放出来的额度却是5.8亿元”。当然,曾经与李国清“合作”过的银行,并不只是交通银行一家。
  “操盘者”李国清的意外失踪,最终让这场“击鼓传花”游戏难以为继。目前,华东地区多家银行已明确要求,压缩钢贸企业的贷款指标,甚至“对福建籍所有企业的贷款,只收不放”。在华东地区,钢贸业主要由来自福建省周宁县的商人主导,李国清便曾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
  虽说“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但代价总得有人支付。而截至目前,这个“代价”到底多大,仍是一个未知数。
  操盘者失踪
  在外人看来,年仅38岁的李国清,可谓钢贸圈内的佼佼者,近三年来,更是事业如日中天。
  2009年11月,李国清出资9435万元,和一位朋友在无锡市惠山区注册了“无锡一洲钢材市场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达1.11亿元。2011年6月,李国清将“无锡一洲钢材市场有限公司”改名为“一洲集团”,旗下共有7家公司,其中6家的主要出资人均为李国清,另外一家则在其妻子陈元元名下。工商资料显示,一洲集团经营范围甚广,包括“钢铁贸易、钢贸市场、仓储物流、金融担保(一洲担保公司)等”。
  但就在他的事业看起来“顺风顺水”之时,2012年1月初,李国清却突然失踪了。与李国清有业务往来的伙伴发现,李的手机在超过一周的时间内都无法拨通。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李国清卷款跑路了”。
  不过,一位福建籍钢贸商透露,当时,李国清其实是被无锡市检察机关带走了,协助调查当地一宗商业贿赂案。不过,1月12日,超过200名误以为李国清“卷款跑路”的债权人,还是聚集到一洲钢材市场催债。
  结果,当天刚从无锡市检察部门回来的李国清,见势不妙,真的就“跑路”了,并从此不知所踪。一个债权人回忆称,当时,“半个足球场大的办公楼前,挤满了200多个债主。在没有见到李国清的情况下,债主就将他的劳斯莱斯和奔驰等豪车拖走了”。
  两天后的1月14日,无锡市惠山区政府介入,并成立临时机构代行对一洲钢材市场的管理职能,维持市场运转。
  之后,多位债权人将一洲集团和李国清起诉至无锡、上海、福建等地的法院。2月24日,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宣布,一洲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已向该院申请破产。
  3月,在操盘者李国清跑路两个月后,一洲钢材市场已经陷入瘫痪,占地20亩的市场内,只有不到10家商户仍在营业。而时至今日,李国清究竟为何跑路、目前身在何处,仍没有官方说法。
  “李国清跑路的真正原因,可能是去检察部门协助调查受到了惊吓。”无锡钢贸圈内人士徐大江(化名)称,“一洲集团的负债,没有外界传的10亿元那么夸张,他的资产应该可以应对债务。而且之前,李国清还在装修房子?”
  但对于众多债权人来说,李国清跑路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更关心的是,“钱能追回多少”。
  截至2月中旬,一洲集团“已经收到起诉状的债务”已超过4亿元。无锡宝港国际物流城总裁肖国树公开透露,一洲事件涉及的债务近4.68亿元,其中,银行贷款有2.58亿元(有保证金、固定资产物质抵押),“承兑汇票贴现”欠款1.116亿元,其他借欠9000余万元,拖欠工程款及工资801万元。
  当然,那些“银行口头通知”和“尚未提起诉讼”的债务,尚未计算在内。在一洲集团申请破产后,无锡东华会计事务所已进驻钢材市场,开始“资产清理”。一名事务所人员表示:“债务的具体数字不方便透露,账目很混乱,一时也没办法统计。”
  而李国清留下的资产,已经不多。具体包括,一洲集团1.5亿元的固定资产,缴给银行的9500万元保证金,李国清个人的房产,以及,一洲钢材市场那些被查封的锈迹斑斑的钢材,估值在2000万元至3000万元之间。
  公开的骗局
  2012年3月下旬,地方政府和司法机关介入一洲集团债务处置已有两个月。不过,许多当初情绪激烈的债权人,却变得低调。
  在一洲钢材市场的二楼,正在清理办公室准备离开的陆鑫旺(化名),对本刊记者坦言,他被李国清骗走了50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但他并没有报案,“谁都知道这是骗贷款行为,报了案,如果查出我们骗贷,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不仅会上银行黑名单,以后再也不能贷款,说不定还要被关几天牢房”。
  已在钢贸圈浸淫10多年的福建商人陈宣(化名),道出了很多债权人“保持缄默”的原因。他称,钢贸企业目前几乎全是微利,甚至亏损,而李国清的操作手法,是很多大型钢贸商惯用的“把戏”:他们成立一个钢贸公司,然后拿钢贸公司作为幌子向银行贷款,并把骗来的贷款投资到别的行业中去。
  事实上,由于钢贸企业向钢企采购需要支付现金,而向下游客户销售时,则要提供账期(延迟付款),因此,“现金流紧张”对于它们来说是一种常态。因此,它们练就了各种“融资”本领。
  钢贸企业之间“互保联保”,从银行获得贷款,是钢贸圈内最常见的一种融资手段。从2003年开始,这一模式开始在上海发展起来,并被复制到全国各地。“就是几家相互知根知底的公司联手起来,相互为贷款提供担保,不论哪一家出现还款艰难,其它几家都要代为还款。对银行来说,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风险。”一位金融业人士介绍说。
  而由那些有实力的钢贸商成立专门的“担保公司”,为中小钢贸商提供“融资担保”,则是“互保联保”的“变异”。一洲集团旗下的“一洲担 保”,扮演的便是这个角色。对于那些“没有固定资产,规模较小”的钢贸商,担保公司会提供一系列 “专业服务”。比如,根据不同银行的贷款政策来制定不同的贷款申请模版,而“应付账款占总资产的比例、库存、走账、贴现”等贷款的要求,也会在担保公司迎刃而解。
  2011年上半年,经福建老乡介绍,陆鑫旺入驻了一洲钢材市场,并在李国清控制的一洲担保“帮助”下,完成了“无抵押担保贷款”。“作为老乡,我们看到李国清有足够的实力,就让他做担保帮我们融资。”陆鑫旺坦言,“做钢贸生意最重要的是现金流,我们没有抵押物,靠自己到银行贷款,根本不可能。”
  但李国清的“帮助”,并不是免费的。那些申请贷款的中小钢贸商,除了要向银行缴纳保证金,承担各种融资费用外,还要向一洲担保缴纳另外一笔保证金,金额甚至高于银行保证金,“李国清一般要抽走30%”。以担保融资800万元为例,申请贷款的钢贸商需要向银行缴纳的保证金为160万元,而向一洲担保缴纳的保证金,则高达240万元。也就是说,在为中小商户提供“融资担保”的同时,李国清自己也完成了间接融资。
  截至2012年2月中旬,通过一洲担保,一洲钢材市场的36家钢贸商户,已从交通银行无锡分行申请了“总额超过3亿元,为期6个月”的承兑汇票贷款。交通银行为保全其抵押资产,已对这36家钢贸商户提起了诉讼。银行承兑汇票,是一种由银行承兑的,“在指定日期、向持票人无条件支付确定金额”的票据,具有极强的“变现”能力。
  不过,这些商户申请的“银行承兑汇票贷款”中的约30%,已经被作为“保证金”交给了李国清。而且,它们想要把“银行承兑汇票”变成现金(贴现),也需要李国清帮忙。
  2012年1月12日,李国清跑路当天,一个名叫刘彬彬的福建女商人向无锡市石塘湾派出所报警称,其于1月10日、11日先后交给李国清647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做“贴现”,但李国清仅“贴现”了1470万元,之后就不知所踪。
  据徐大江透露,在由一洲集团提供担保的商户中,很多其实就是李国清自己的公司。“一洲钢材市场里,真正签合同进驻的钢贸公司没有多少,大部分是李国清自己的空壳公司。”如此一来,李国清实际上是“自己为自己提供担保”,同样获得了贷款。
  而在抵押贷款过程中使用“虚假仓单”,则是包括李国清在内的很多钢贸商“骗贷”的另一利器。徐大江对本刊记者称,“一货多押”的把戏,在钢贸圈里很盛行,“关键就是这几张仓单”。
  他解释说,“将钢材质押给银行获取贷款,银行放款额通常是钢材价值的70%左右”,“按照正规流程,我拿仓单来抵押,银行就该让信贷员到现场看一下货,然后封存”。
  “不过,银行并没有这么做。这样,李国清就有空子可钻了。他就可以再拿这些仓单去别的银行继续抵押,这样的话,他从几家银行贷到的金额,可能是实际抵押物品的好几倍。” 徐大江说。
  而这样的技巧,并非李国清独创。据称,在上海钢贸市场,质押给银行的钢材总量约为100万吨,是钢材实际仓储量的近三倍。也就是说,实际只有1吨货,银行却放出相当于3吨货的贷款。
  在徐大江看来,最终以“受害者”形象出现的银行,并不无辜。“一货多押,重复质押,就可以骗到银行更多贷款。如果银行按照流程走,就不会被骗。银行的风险管控,肯定有问题。不是银行不知道,而是知道了不想做,因为贷款有利息收入,所以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出事就是万事大吉太平。”徐大江直言。“甚至,有些银行放贷人员为了完成业绩指标,会暗示钢贸商这样去做。”一位福建商人也称。
  而李国清通过上述各种方式获得的资金,最终流向了何方,至今无人清楚地知道。多位债权人和商户在接受采访时仅表示,他们听说,李国清“把钱投到了房地产、高利贷等高风险行业”。
  “如果李国清没有逃走,他的这场骗局,肯定还不会这么快落幕。”徐大江说。
  3月下旬,当本刊记者向交通银行总行询问此案的最新进展时,得到了这样的回复:“我们不太清楚李国清的事,不方便发表意见。既然法院已经立案了,你们可以等法院的判决。”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