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u-le-zhi-si

    娱乐至死

  • hu-dong-15

    互动

  • ku-men-de-zi-ben

    苦闷的资本

  • niu-yue-ke-kan-shang-qu-hen-mei-ming-ren-ci-shan-de-zai-du-fan-rong

    《纽约客》: 看上去很美——名人慈善的再度繁荣

  • kai-fang-bei-ji-you-qi

    开放北极油气

  • liang-hui-shi-da-sheng-yin

    两会十大声音

  • guan-jian-shi-tv-app

    关键是TV App

  • tan-gong-zuo-yu-sheng-huo-de-ping-heng-out-le

    谈工作与生活的平衡OUT了?

  • di-pai

    底牌

  • man-hua-16

    漫画

  • yan-cang-li-run-de-xiao-mo-fa

    “掩藏”利润的小魔法

  • gui-zhen-tang-mei-guo-ban-ru-he-jie-ju

    归真堂美国版如何结局

  • xin-jie-meng-wei-he-wei-rao-ou-zhou

    新结盟为何围绕欧洲

  • la-fei-kan-kong-tou-zi-kan-duo

    拉菲看空,投资看多?

  • qi-e-di-guo-tui-qu-li-run-guang-huan

    企鹅帝国褪去利润光环

  • 3-15-wan-hui-dian-ming-bu-ke-pa

    “3.15”晚会点名不可怕?

  • wang-xing-jiang-ying-xiang-nba-xue-dian-shen-me

    王兴江应向NBA学点什么

  • wai-zi-dui-shou-yu-ben-tu-sheng-suan

    外资对手与本土胜算

  • she-jiao-mei-ti-dong-le-ying-xiao-na-yi-kuai

    社交媒体动了营销哪一块?

  • show-chang

    Show场

  • you-ku-tu-dou-gao-bie-wen-yi

    优酷土豆,告别“文艺”

  • xing-chen-ji-bian-zhi-si

    星晨急便之死

  • xiao-shi-de-pian-dai-zhe

    消失的骗贷者

  • jin-qiu-zhi-sheng

    “金球”制胜

  • ying-te-er-bu-zai-que-xi

    英特尔不再缺席

  • mini-hui-gui

    MINI回归

  • fen-shi-she-hua-you

    分食奢华游

  • ka-di-ya-kang-shuai-tui

    卡地亚抗衰退

  • pe-duan-liang

    PE断粮?

  • yi-shu-pin-xin-tuo-fu-hua-bei-hou

    艺术品信托:浮华背后

  • da-shu-ju-shi-dai-de-kong-bu-pian

    大数据时代的“恐怖片”

  • gu-ge-de-pian-men-sheng-yi

    谷歌的偏门生意

  • chen-ji-he-de-po-chan-qian-hou

    陈.吉诃德: “破产”前后

  • zai-niu-yue-xin-zang-jian-zhong-guo-ke-ting

    在纽约心脏,建中国客厅

  • quan-li-ke-yi-lian-xi-de-chan-wu

    权力,刻意练习的产物?

  • yin-cai-shi-zhu

    因材施“助”

  • da-ma-shi-ge-de-yi-nian

    大马士革的一年

  • 29-sui-zong-he-zheng

    “29岁综合症”

  • cha-shui-jian-13

    茶水间

  • da-lao-de-li-hun-jia-ma

    大佬的离婚价码

  • zhou-hong

    周鸿祎

新结盟为何围绕欧洲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1970-1980年代上演结盟战,借此日本汽车进入北美,通用开始争夺亚洲。
  当欧洲从债务危机中慢慢走出,结盟必将面临新的抉择,而结盟解散的成本要小得多。
  大型跨国汽车制造商之间的结盟,正成为这个行业新的趋势。
  2月29日,法国PSA标致雪铁龙集团与美国通用汽车达成战略结盟,PSA标致雪铁龙希望能借助与通用的合作降低成本,并能摆脱过度依赖欧洲市场所带来的压力。通用计划通过与PSA的合作,能拯救其连续亏损超过10年的欧宝与沃豪业务。
  3月8日,意大利菲亚特CEO马尔乔内称,基于降低成本,并能增加在新兴市场销量的战略考虑,菲亚特正与日本铃木汽车和马自达汽车进行结盟谈判。
  而在2月,雷诺-日产联盟扩大了与戴姆勒·奔驰的合作。雷诺-日产联盟借助奔驰高档乘用车的生产平台,推出雷诺与英菲尼迪的新车型。这是对2010年4月份三方达成首次战略合作的升级。
  如果把时间再次后移3个月,则有丰田汽车与宝马汽车之间的合作。根据双方近期正式披露的信息,他们将在柴油发动机以及新能源汽车技术方面展开合作。
  上述举动类似于1970年代至1980年的状况。当时,在全球化的推动下,跨国汽车制造商也上演了一幕幕结盟战。
  通用汽车在1971年开始策划收购五十铃的股份;紧接着通用汽车又发起了对大宇汽车的收购;1982年,通用收购了铃木20%的股份。借此日本汽车进入了北美,通用则开始争夺亚洲市场。
  
  通用的动作极大地影响了底特律。福特汽车通过与马自达的前期合作过渡到股份收购,克莱斯勒汽车(现被菲亚特重组)与三菱汽车进行了充分的合作,而且两家整车制造商还在北美建立了合资公司。日美汽车的联合,成为主导汽车世界最重要的力量。
  不过,新近发生的结盟,与底特律的出击有极大的差异。
  新近发生的结盟,主要是围绕欧洲汽车制造商展开。在欧债危机的冲击下,欧洲市场出现了少有的连续萎缩。由于大多数欧洲汽车制造商的主要市场都在当地,所以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结盟成为其削减成本最重要的目的。PSA标致雪铁龙、雷诺、菲亚特等都在为之前的战略埋单,欧债危机只是外部直接的诱因而已。
  而底特律当时全面出击亚洲的主要原因是,在第一、二次石油危机期间,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的市场份额被日本汽车蚕食,这大大超出了底特律的意料。因为底特律一直认为,日本汽车就像美国人眼中的玩具汽车一样,甚至谈论日本汽车对美国汽车的威胁是最大玩笑。而当玩笑变成了残酷的现实之后,底特律采取的是资本层面的合作。三大汽车制造商在与日本汽车合作时,都选择了尽可能多地收购股份的方式。
  在经历了资本层面的合作之后,底特律与他们的日本合作伙伴之间,分歧重重。在经历了1990年代的日美汽车贸易战之后,底特律开始出售这些日本汽车制造商的股份,其间充满争吵。这种情况终于在2000年前后达到了高潮。即便到今天,福特与马自达仍在为当初资本层面的合作,进行或明或暗的斗争。
  或许是由于资本层面的合作并非是最佳选择,所以当欧洲汽车制造商掀起新一轮的结盟运动时,大多停留在技术与成本层面,而非资本层面(通用收购了PSA标致雪铁龙7%的股份,但标致家族仍是第一大股东)。
  可以预料,当欧洲从债务危机中慢慢走出时,这些结盟必将面临新的抉择。与底特律的争吵相比,结盟解散的成本要小得多。
  (文/付辉)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