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te_bie_de_shi_tou

    特别的石头

  • fen_shou_de_li_you

    分手的理由

  • bei_yong

    备用

  • yi_ya_huan_ya-2

    以牙还牙

  • ce_shi_li

    测视力

  • wen_shen-5

    文身

  • ma_ma_de_dan_xin

    妈妈的担心

  • he_huo_ren

    合伙人

  • huo_xia

    活虾

  • hao_lao_ban

    好老板

  • jian_zhi

    兼职

  • duo_gong_neng

    多功能

  • shi_hua-2

    实话

  • shen_qi_de_ying_wu

    神奇的鹦鹉

  • nei_qing

    内情

  • bu_pa_si

    不怕死

  • bai_nian_you_li

    拜年有鲤

  • bao_jian_ren_sheng

    保健人生

  • bu_ju_yu_dian_jing

    布局与点睛

  • jin_guang_chuan_dong

    金光穿洞

  • wan_neng_de_lao_die

    万能的老爹

  • kai_suo_zi

    开锁子

  • jun_zi_bao_chou

    君子报仇

  • yu_shang_chi_huo

    遇上吃货

  • yi_xiang_tian_kai

    异想天开

  • you_xiao_de_tui_xiao_ji_liang

    有效的推销伎俩

  • shen_hui_fu-78

    神回复

  • zui_hou_yi_bi_sheng_yi

    最后一笔生意

  • e_de_jiu_shi_ni

    讹的就是你

  • yang_da_lang_duan_zhi

    杨大郎断指

  • xiu_shou_ji

    修手机

  • cai_xiao_ren

    踩小人

  • gong_niu_de_jiao_bu_yao_ju

    公牛的角,不要锯

  • dong_ri_qu_nuan

    冬日取暖

  • huai_mao_bing_zhong_de_xiao_shan_ju

    坏毛病中的小善举

  • zhi_ming_de_shou_dian

    致命的手电

  • huo_qi_dao_cao_ren

    祸起稻草人

  • qin_zi_jian_ding

    亲子鉴定

  • bian_guan_feng_yun

    边关风云

  • shao_sheng

    哨声

  • wu_zhang_chao_piao

    五张钞票

  • xiao_xin_wo_zou_ni

    小心我揍你

  • xin_ling_zhe_jiu_fei

    心灵折旧费

  • 10_gong_jin_de_ti_xu

    10公斤的体恤

  • xin_hun_di_yi_an

    新婚第一案

  • xia_qi_ding_shu_ying

    下棋定输赢

  • gen_zhe_duan_lian

    跟着锻炼

  • zhu_ding_dang_wang_hong

    注定当网红

  • te_bie_zhi_dao

    特别指导

  • da_ma_mai_cai

    大妈买菜

  • zuo_shou_xi

    坐首席

  • zui_niu_sa_ke_si

    最牛萨克斯

新婚第一案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阿P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了市刑侦中队的一名刑侦队员,年纪轻轻的,就参与过好几起大案要案的侦破工作。一时间,向他抛来绣球的女孩比比皆是,而阿P呢,最终选择了同样来自农村的小兰。小兰秀外慧中,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
  这天是两人新婚的日子,喜宴过后,新郎新娘入洞房,宾客们也吵吵嚷嚷地拥进来,开始闹洞房。一直闹腾到很晚,宾客们才意犹未尽地陆续散去,最后只剩下十来个客人。突然,只听得“啪”的一声,断电了。顿时,房间里一片漆黑,大家一阵惊慌,约莫过了三分钟,才又恢复明亮,原来是电闸跳了。可就在这时,小兰忽然一声惊叫:“不好,红包不见了!”
  原来,小兰将当天收的所有红包塞在一个小手包里,放进了床头柜,本想等宾客散尽,再拿出来清点,没想到刚才一断电,竟被人顺走了。小兰说断电前她看过红包还在,刚才这电断得蹊跷,所以她多了个心眼,一看还真没了。
  看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盗窃案。小兰把目光投向阿P,那意思分明是,你不是在刑侦队工作,还破过大案吗?这种小儿科应该不成问题吧?阿P为难了,这么多亲戚朋友,你说谁偷走了?不过他倒佩服起盗取红包的窃贼来,胆子也忒大了,竟敢虎口拔牙,这不是挑衅我阿P的智商吗?好,P哥今天就露他一手。

  洞房的门窗关得严严实实,既然断电前红包还在,那就说明,断电前散去的宾客几乎可以排除作案嫌疑。那么,还留在房间里没离开的宾客,每一个都是可疑对象。
  阿P关上大门,胸有成竹地说:“对不起各位,红包没了,只好请你们配合我一下。你们现在查查,刚才断电之前,房间里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有没有走掉的?”房间里只有十来个人,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一脸尴尬,谁也没有出声。
  阿P在每个人身边转了转,故作高深地说道:“既然这样,说明每个人都有嫌疑。我也不想为难大家,都是亲戚朋友,谁拿了红包,就主动交出来,权当是闹洞房的一个玩笑!”
  可是房间里静悄悄的,谁也没有半点动静。这十来个人中,一大半都是忠厚老实的庄稼汉,本来想闹个洞房,讨点喜糖,现在却摊上红包失窃案,头低得一个比一个低。要说嫌疑最大的,要数阿P那个绰号叫“赖三”的朋友。赖三与阿P从小一起长大,却专门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后来阿P考上警校,赖三呢,失学游荡在社会上,与一帮不三不四的二流子混在一起。阿P好言相劝,并帮他找到一份当门卫的活,他才收敛了许多。本来,阿P结婚不想叫他,可他非说阿P要是不叫他,就是看不起他。看,他一来,还真出了事。阿P锋芒毕露地盯着赖三,赖三不安起来,躲避着他的眼光,两脚慢慢地移动着,突然一个转身就要开溜。阿P一个箭步上去抓住他的胳膊:“看来你还是本性不改,快把红包交出来!”
  赖三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没,我没有……”
  “没有你为什么要跑?”阿P厉声喝问。
  “你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就好像是我偷了一样,看得我都有点惊慌……”他见阿P还不相信,说,“不信你可以搜。”说着,他竟开始一件一件脱起衣服来,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别脱!”阿P阻止道。房间里这么多人,再脱下去也不是个事。再说赖三衣服脱得那么爽快,以自己对他的了解,赖三绝对没有撒谎。
  排除了赖三,那又会是谁呢?这时,三婶的两脚轻轻移动了一下,难道是她?在阿P的记忆里,三婶是个爱贪小便宜的人,记得小时候,母亲总为三婶偷走自家老母鸡下的蛋而吵个不休。断电之前,三婶离床头柜最近,三分钟的时间,近水楼台去取红包,可谓不费吹灰之力。三婶穿了一身肥大的衣服,一只小手包藏在她身上谁看得出来?
  可三婶毕竟是长辈,作为晚辈,阿P怎么好意思去审呢?他为难地看了一眼小兰,可小兰噘着嘴儿,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
  “我憋得慌,去上个厕所!”关键时刻,三婶竟冒出这么一句。阿P正好高叫一声:“慢!”
  三婶两手乱摆,说:“我真的要上厕所!我知道你怀疑我,我离床最近,但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拿过红包,要是我拿了红包,我,我上厕所掉粪坑里!不,出门就叫雷给轰死!你们要不信,我也可以脱给你们看!”三婶说完,竟学起赖三也要脱衣服。
  阿P连忙阻止,给三婶一个台阶下:“我没有这个意思。三婶,你是长辈,今天又是我的大喜日子,我怎么会怀疑你呢!”
  两个最大的嫌疑对象都排除了,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空气都像凝固了一样。
  阿P想了想,说:“这电早不断,晚不断,偏偏在洞房花烛夜断,实在蹊跷!红包又恰好在断电时被盗,看来,窃贼不止一个人,应该是里应外合。”这么说着,阿P瞟了一眼站在赖三身边的李大伯。李大伯的儿子是电工,听说找了门亲事,但对方要的彩礼高得吓人,这些天,他们家正在为这笔彩礼钱焦头烂额呢!儿子负责拉电闸,父亲负责盗红包,很有可能!可总不能也去搜身吧?偏偏李大伯又不像前两个那么主动。
  阿P踱着方步,在房间里绕了一个圈,一拍大腿:“我知道红包在谁身上,但我想他也是个要面子的人,所以,我想给他一次机会。现在,我再把电闸拉掉三分钟,希望他老老实实地把红包放在床上,这件事我也既往不咎了。”说着,阿P走出房间,拉掉电闸。三分钟后,他往床上一看,却什么都没有。等于说,窃贼根本不想还这笔钱。阿P心想:糟了,这可怎么收场?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十来个人对着阿P捧腹大笑,连小兰都笑弯了腰,笑得阿P云里雾里,一脸糊涂。小兰笑罢,走过来变魔术般掏出那个手包,指着阿P的脑门说:“红包没被偷,还在我的身上呢!”
  原来,最后留在洞房里的宾客都是小兰事先打过招呼的,那电闸也是她叫一个闺密的老公拉下的。阿P破过几起大案,老在她面前吹嘘有多了不起,所以她要在新婚之夜给阿P一个下马威。
  小兰捂着嘴,娇嗔地说:“你就没有想过监守自盗吗?为什么就没怀疑上我呢?你看看,这么个小案子都破不了,还让这么多亲戚朋友下不了台!给你个小小的惩罚,以后,咱们家的钱归我管,你都得听我的!”
  说来说去,原来小兰是想当一家之主呀,大家都被逗笑了,齊声拥护:“对,要听小兰的!”
  阿P低头认输,小兰“扑哧”一笑,说:“晚上配合演戏的各位都另加两包喜烟!”
  大伙儿出了洞房,欢欢喜喜地领喜烟去了。只有赖三还站在那儿,朝阿P挤眉弄眼。阿P一推他的身子说:“快去领喜烟呀!”其实,阿P早就知道赖三要跟他说什么了。小兰请赖三演戏,作为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兄弟,赖三早就给阿P通风报信啦。但阿P装模作样破不了案,实在让赖三费解。
  阿P心里乐着呢,你以为我阿P不懂呀?小兰这么聪明,让她来当家,哈哈,何乐而不为!
  (编辑:王琦)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0期 | 标签: | 1,01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