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huo_zai_zhen_shi_zhong

    活在真实中

  • bao_tuan_qu_nuan_de_lao_nian

    抱团取暖的老年

  • zhong_guo_kong_chao_qing_nian_yi_chao_5800_wan

    中国空巢青年已超5800万

  • xin_ling_bu_shou_wu_kan_kan

    心灵“补”手吴坎坎

  • 1990_nian_ying_hang_5390_hao_shi_gu_ji_shi

    1990年“英航5390号事故”纪实

  • zen_yang_rang_qian_nian_hou_de_ren_ji_zhu_ni

    怎样让千年后的人记住你?

  • gu_ren_zhen_de_bi_wo_men_gao_ma

    古人真的比我们高吗

  • mei_guo_si_hui_de_tiao_yue_bu_sheng_mei_ju

    美国撕毁的条约不胜枚举

  • mi_qi_lin_de_xing_ji_dao_di_zen_me_ping

    米其林的星级到底怎么评

  • 50_nian_qian_de_yi_ye_zhi_jian_rui_dian_cong_kao_zuo_xing_gai_wei_kao_you_xing

    50年前的一夜之间,瑞典从靠左行改为靠右行

  • wang_zi_da_hun_cong_lian_yin_dao_sheng_yi

    王子大婚,从联姻到生意

  • te_lang_pu_tui_qun_ao_man_jia_pian_jian

    特朗普“退群”傲慢加偏见

  • ge_guo_jun_quan_you_sha_gao_ke_ji_zhuang_bei

    各国军犬有啥高科技装备

  • jie_mi_fei_ji_qi_jiang_qian_hou_ti_jian

    揭秘飞机起降前后“体检”

  • miao_xing_ren_gao_leng_shi_yin_wei_ben

    喵星人高冷是因为笨

  • he_zui_jiu_shuo_wai_yu_geng_liu

    喝醉酒说外语更溜?

  • niao_bu_de_bian_qian-2

    尿布的变迁

  • shi_nan_ren_tai_ruo_le_huan_shi_nv_ren_bian_qiang_le

    是男人太弱了,还是女人变强了?

  • gan_zou_xing_fu_hun_yin_de_jue_mu_ren

    赶走幸福婚姻的掘墓人

  • sui_bo_zhu_liu_de_na_xie_nian-2

    随波逐流的那些年

  • zhi_yao_huan_shui_de_zhe-2

    只要还睡得着

  • yi_ge_pu_tong_ren_de_si_wang

    一个普通人的死亡

  • bu_shi_tai_shan-2

    不识泰山

  • she_jian_shang_de_gu_du-2

    舌尖上的孤独

  • bie_zai_zui_hao_de_nian_ji_man_zu_yu_zuo_zi_ji

    别在最好的年纪满足于做自己

  • san_ge_shi_fu

    三个师傅

  • wei_shen_me_yi_mao_qian_de_hong_bao_you_na_me_duo_ren_qu_qiang

    为什么一毛钱的红包有那么多人去抢?

  • yin_wei_bu_rong_yi_suo_yi_geng_nu_li

    因为不容易,所以更努力

  • zhe_ge_shi_jie_shang_zong_you_yi_ban_ren_bu_li_jie_ling_yi_ban_ren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半人不理解另一半人

  • bao_fu_xin_li_ru_tong_e_mo

    暴富心理如同恶魔

  • wo_na_yuan_fang_de_ma_ma_a

    我那远方的妈妈啊

  • zai_fu_mu_mian_qian_zhuang_zhuang_sha_jiu_shi_yi_zhong_xiao_shun-2

    在父母面前装装傻,就是一种孝顺

  • man_hua_yu_you_mo-141

    漫画与幽默

  • hui_ren_li_lun-3

    灰人理论

  • xin_shang_ta_men_de_du_te_xing-2

    欣赏他们的独特性

  • mei_gen_wang_fei_jiao_cuo_le

    “梅根王妃”?叫错了!

  • da_qing_lv_li_zai_xiang_gang_yi_zhi_yong_dao_1972_nian

    《大清律例》 在香港一直用到1972年

  • jing_wei-2

    敬畏

  • xian_liang_gan_dong-2

    限量感动

  • ren_lao_le_wei_sha_hui_ai_yi_jie

    人老了为啥会“矮一截”

  • bi_ji_ke_yi_jie_du_chu_ren_de_xing_ge

    笔迹可以解读出人的性格

  • an_shen_zhu_mian_liang_yao

    安神助眠“良药”

心灵“补”手吴坎坎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汶川震后待当地两年


  85后的吴坎坎,整整10年时间都在出差中度过。为了应对突发事件,他说自己“头发掉了许多,腰围大了一圈”。
  当年一起读心理学硕士的40多个同学,只有他坚持做灾后心理援助领域。在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发生后,他曾经为一个被捅了3刀的女孩做心理援助。后来很长时间,他都对刀感到恐惧,特别是怕自己3岁的女儿被它伤害。
  和痛苦打了10年交道后,他更愿意谈论,灾后心理援助从不为人知走向家喻户晓。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社会才开始真正关注心理援助。2015年,“全国心理援助联盟”成立,吴坎坎终于可以说,“我们是心理援助的国家队”。有了这个组织,哪里有突发事件,就能马上将当地和附近心理援助力量动员起来,以最快速度投入灾后危机干预。
  吴坎坎在此前接受采访时指出,产生创伤后应激障碍反应的人群,通过及时的心理援助可以慢慢化解痛苦。
  但心理的重建并不容易。大灾待5年,中灾待3年,小灾至少待一年,是全国心理援助联盟的铁律。汶川地震后,“有些心理咨询师待的时间不长,所以他们只是打开了伤口,却没有能力或者时间包扎,就走了。”而吴坎坎在当地一待就是两年。

设法获取受灾者信任


  在位于四川省绵竹市汉旺镇的东方汽轮机厂,吴坎坎去做心理援助时,没有办法走近受灾者。后来他看到一些灾民开始搬家,自己也默默地在旁边搭把手。陪伴带来了心理上的熟悉,他最终说出了自己是心理援助志愿者的身份。
  那是吴坎坎第一次接触心理援助。刚开始做心理援助时,吴坎坎和他的同事很难得到信任。灾后重建任务繁重,物资往往比心理更得到重视。
  黄岛爆炸发生之后,吴坎坎曾经为了协调当地政府和专家,几天几夜没有睡好觉。直到一天下午,他感觉自己直冒冷汗,头晕眼花。有时间休息后,他一口气睡了3个小时。
  和灾民打交道时,吴坎坎小心翼翼。他曾在汶川地震后的绵竹市体育馆安置点看到,许多抱着心理咨询师资格证的志愿者一窝蜂地跑来。他们看到有人在路边哭,就跑过去问“你为什么哭,你们家有几口人”。被问多了,灾民就对心理援助产生了排斥。
  吴坎坎告诉记者,这是“二次创伤”。“心理咨询尊重的原则是他自己主动打开(伤口),我们会协助他,告知他,你经历这些事情,第一段时间每个人都会有焦虑、害怕的反应。”
  吴坎坎要求志愿者在早期避开明显碰触伤口的行为。他们到一个地方,先建立工作站,招募专家和专家型志愿者。“我们要稳定下来。别人看见我们稳定了,他才能够感觉稳定了,才会来找我们”,组织起社区活动,然后慢慢突破他們的心理防线。

灾后心理援助路漫漫


  汶川地震后,国务院将“心理援助”写入震区《灾后恢复重建条例》,7年后,《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要求各地将心理援助纳入各级政府突发事件应急处理预案。但吴坎坎担心的是,依然没有一个实际部门对接开展工作。
  在吴坎坎看来,灾后心理援助还有很多路要走。在2015年天津大爆炸事故发生后,吴坎坎发现,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不止普通的灾民,医生、护士和消防员成为“隐形的受伤者”,但是这样的心理援助需求很多时候被忽视。吴坎坎能做的,只是建立起更成熟的督导体系。同时,还要防止每天与灾难共处的心理援助志愿者受到伤害。
  今年的5月12日,吴坎坎受邀重返当年做志愿者的地方。重返灾区时,他听到了一个故事。一对北川的夫妻,从5月12日中午12点到下午3点,两个人坐在沙发两头沉默,却谁也没有能力去触碰对方的伤疤。他猜测灾区还有很多这样沉默的人,“他们心里的伤其实一直是压下来的,不可能消失掉。”
  (张秋荣荐自《中国青年报》)
  责编:天翼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3期 | 标签: | 3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