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读者》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意林》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2018年第44期2018年第43期
2018年第42期2018年第41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7年第09期2017年第12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2018_yi_wu_fa_che_hui_2019_ni_hao

    2018已无法撤回!2019,你好

  • zi_xun_su_di

    资讯速递

  • mei_yan_ji_xing

    美颜畸形

  • shi_yan_shi_bao_zha_zhi_3_ming_xue_sheng_si_wang_bei_jiao_da_chen_tong_fa_sheng

    实验室爆炸致3名学生死亡,北交大沉痛发声

  • ji_xing_zhui_xing_zhi_hui_gei_ou_xiang_zhao_hei

    畸形追星只会给偶像招黑

  • neng_ma_fan_ni_yi_xia_ma_bu_neng

    能麻烦你一下吗?不能

  • bao_zhu_sheng_zhong_yi_sui_chu_ke_ben_li_nian_wei_er_zheng_nong

    爆竹声中一岁除,课本里年味儿正浓

  • xie_zai_18_sui_de_shi_zi_lu_kou

    写在18岁的十字路口

  • qin_lan_37_sui_you_fan_hong_sui_yue_cong_bu_bai_mei_ren

    秦岚:37岁又翻红,岁月从不败美人

  • sheng_ru_ren_xin_cai_hua_yu_yan_zhi_bing_cun_de_shi_ting_sheng_yan

    《声入人心》:才华与颜值并存的视听盛宴

  • xiao_xue_ban_li_de_sha_hai_zi_ni_huan_hao_ma

    小学班里的傻孩子,你还好吗

  • bu_bei_yuan_liang_de_yi_lei

    不被原谅的异类

  • wo_bu_shi_pang_nv_hai_qing_jiao_wo_chao_da_hao_mei_ren-2

    我不是胖女孩,请叫我超大号美人

  • he_pang_gu_niang_chi_fan_de_lei_qu-2

    和胖姑娘吃饭的雷区

  • kao_jin_yun_duo_de_shao_nian

    靠近云朵的少年

  • 313_de_bu_mian_shi_guang-2

    313的不眠时光

  • guan_yu_shui_jue_zhe_jian_xiao_shi-3

    关于睡觉这件小事

  • gao_kao_hou_wo_zai_gong_di_dai_le_liang_ge_yue-2

    高考后,我在工地待了两个月

  • wei_2000_duo_ge_hai_zi_zhi_qi_yi_ge_jia

    为2000多个孩子支起一个家

  • dian_zi_qin_qing

    电子亲情

  • shi_qi_sui_na_nian_wo_ba_mu_qin_pian_jin_le_jing_shen_bing_yuan

    十七岁那年,我把母亲骗进了精神病院

  • na_xiao_mao_na_shao_nian

    那小猫,那少年

  • suo_you_de_ai_dou_bu_shi_li_suo_dang_ran

    所有的爱都不是理所当然

  • ni_yue_tao_yan_na_ge_jiu_yue_yao_nu_li_ai_na_ge

    你越讨厌哪个,就越要努力爱哪个

  • mao_mi_hui_ru_he_yu_ni_gao_bie

    猫咪会如何与你告别

  • xin_li_zhang_hu_yuan_ze_yu_yi_dui_jiu_teng_yi

    “心理账户”原则,与一对旧藤椅

  • xi_ma_la_ya_de_xue_zhu_yi_zhi_zai_shen_de_shou_zhang_li

    喜马拉雅的雪猪,一直在神的手掌里

  • tu_tu_che_da_mao_xian-2

    “突突车”大冒险

  • mei_xi_xiao_hai_e_meng_zai_bei_ou_xiang_guan_ai_zhi_hou

    “梅西小孩”:噩梦,在被偶像关爱之后

  • ri_ben_she_hui_de_15_fen_zhong_gui_ze

    日本社会的“15分钟规则”

  • liang_zhi_yang_de_xi_jie-2

    两只羊的细节

  • zi_shang_er_xia_de_xie_zuo_fa

    “自上而下”的写作法

  • yu_liu_de_yi_fen_zhong-2

    预留的一分钟

  • gao_gai_shuai_he_di_gai_shuai-2

    高概率和低概率

  • zuo_zhe_zong_shi_hui_bu_zi_jue_di_chu_mai_zi_ji-2

    作者总是会不自觉地出卖自己

  • lin_feng_tian_di_sui_mo_han_yi_jia_qi_ju_shou_tuan_yuan

    凛风天地岁末寒,一家齐聚守团圆

  • zou_zai_yi_lu_chun_bai_de_xuan_zhi_shang

    走在一路纯白的宣纸上

  • shen_ye_de_xue_jie_xuan

    深夜的雪(节选)

  • wo_xin_chang_dan_ni_xi_de_dai_jia

    卧薪尝胆:逆袭的代价

  • du_suo_you_lei_xing_de_shu-2

    读所有类型的书

  • mu_yang_shao_nian_qi_huan_zhi_lv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 shui_ceng_ti_shui_xie_wen_zhang

    谁曾替谁写文章

  • gu_ren_xing_zou_yao_fa_sheng

    古人行走要“发声”

  • yi_bai_dan_ba_jiang_de_chuo_hao_you_shen_me_xuan_ji

    一百单八将的绰号有什么玄机

  • lian_po_mei_na_me_shen

    廉颇没那么“神”

  • zai_ou_zhou_sen_lin_li_yu_dao_ye_lang

    在欧洲森林里遇到野狼

  • ying_guo_hai_ou_bei_chong_huai_de_e_ba-4

    英国海鸥,被宠坏的“恶霸”

  • xin_qian_ke_chuan_yue_da_ban_ge_yu_zhou_ye_neng_cheng_ni

    新千克:穿越大半个宇宙也能称你

  • zhong_guo_chou_cai_di_tu

    中国臭菜地图

  • xue_ba_jiao_ni_qi_mi_zhao_ma_shang_zhong_zhi_tuo_yan

    学霸”教你七秘招马上“终止拖延”

  • zui_jin_sheng_huo_zhong_rang_ni_gan_wu_zui_shen_de_yi_ge_dao_li_shi_shen_me

    最近生活中,让你感悟最深的一个道理是什么

  • dai_zhe_xi_xin_he_xi_jie_gan_zou_hao_mei_yi_bu

    带着细心和细节感走好每一步

  • yi_ge_wei_bu_zu_dao_de_kai_shi-2

    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

  • ni_de_jia_xiang_you_na_xie_guo_nian_cai_neng_chi_dao_de_mei_shi

    你的家乡,有哪些过年才能吃到的美食

  • ai_shang_shu_xue-2

    爱上数学

  • bu_rong_cuo_guo_2018_zui_zhi_de_tui_jian_de_guo_chan_dian_ying

    不容错过!2018最值得推荐的国产电影

  • yin_wei_you_ni

    因为有你

  • sheng_ming_zhi_ye

    生命之叶

  • man_mu_jia_jie_zhi_qing_shen

    满目佳节知情深

  • gui_ze_sheng_ming_zhi_xia_de_liao_kao

    规则:生命之下的镣铐

  • fa_fa_dai_ba_na_ye_shi_chuang_zao_li-2

    发发呆吧,那也是创造力

  • yi_shen_tu_cao-2

    意神吐槽

  • gao_bai_qiang-3

    告白墙

  • zai_tu_shu_guan_zui_da_de_le_qu_bu_shi_kan_shu

    在图书馆,最大的乐趣不是看书

  • peng_you_quan_de_xue_ren_da_sai_zhe_jie_de_wang_you_nao_dong_tai_da

    朋友圈的雪人大赛,这届的网友脑洞太大

新千克:穿越大半个宇宙也能称你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小王子说:很多时候,我们并未意识到一些基础的科学研究所具有的价值,甚至对科学家们小题大做的行为甚为不解,殊不知我们所有人都在无意识中享受了他们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便捷。


1千克有多重?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一个藏在法国巴黎秘密地下室里的小圆柱体定义着精确的数值。它和高尔夫球差不多大小,由铂铱合金制成,价值30万元,被玻璃罩子层层密封保存。人们把它命名为国际千克原器(IPK),也有人爱称它为“大K”。


它波澜不惊地工作了一个多世纪,和存在于世界各地的40个“兄弟”一起,维持着千克这个单位的稳定。但最近因为“瘦了”50微克,大K不得不宣告退休。2018年11月16日,第26届国际计量大会通过投票,自2019年5月20日起,千克将基于物理常数普朗克常数计算得到。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个变化带来的直接影响得在小数点后很多个零后面才能体现出来,菜贩不会因此更换秤砣。但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关注这一变革。对他们而言,大K带来的不确定性是不能容忍的。


几乎所有单位的定义都曾经历这样的过程:最早从人类自身生活经验出发,最后走向标准化。18世纪以前,法国有超过700种不同的测量单位,即使是相邻的村子,同一单位都对应不同的长度。有的地方1图瓦兹等于成人男子展开双臂的长度,有的地方则定义为6皮耶,后来,这个单位又被拿破仑规定等于2米。


历史书中,秦始皇的一大功绩便是统一了度量衡。类似的努力一直延续到今天。千克是最后一个还依赖于实体的基本单位。几十年来,科学家面临的是不得不改的局面:大K的质量似乎一直在减轻。对1千克的物体来说,50微克意味着0.005%,是几乎无法察觉的差异。可如果我们把它放到对质量很敏感的领域,例如制药业,或是精密仪器制造业,这样的误差会直接决定成败。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大K在丢失质量。人们花了大价钱,选用了最稳定的金属之一,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即使是计量局的工作人员,多数都未曾亲眼见过大K。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拋弃原有的定义,但谁又有资格成为大K的继任者呢?选择物理常数是非常自然的想法,但要成为新一代度量衡,测量手段和精度都要满足非常严苛的条件。这项复杂的工作最终由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国的实验室共同完成。一直到2014年,他们才完成初步工作。新的定义需要借助一种叫作基布尔秤的复杂装置,需要两层楼的空间堆放。《自然》曾将基布尔秤实验选为2012年最困难的5个物理实验之一。


在2018年的国际计量大会上,摩尔、安培和开尔文的定义也被更新了。1摩尔的数量成为一个固定的数值,不再与质量挂钩。1安培和1开尔文的大小也不再依赖于测量,完全由基本常数确定。自此,人类首次在基本单位体系中彻底摆脱实物基准,迈向“量子化”时代。


科学技术发展到21世纪,已经很少有人能明白学术前沿的研究到底在做什么,有什么意义。事实上,诺贝尔物理学奖常常垂青与基本单位测量有关的研究,每当人类制造出一台更准的钟、一截更好的标尺,都会催生一些无法预期的新应用。物理学界一直流传着一句话:“把小数点往后挪一位,你就会发现新的真理。”所有科学家都期待着,新的定义能让小数点多移几位。


大浪淘沙摘自《中国青年报》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3期 | 标签: | 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