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ni-suan-shen-me-huo-deng

    你算什么货 等

  • zai-lai-yi-ge

    再来一个

  • kan-bu-jian-de-mu-ai

    看不见的母爱

  • you-yuan-chai-bu-san

    有缘拆不散

  • song-li

    送礼

  • wei-xian-guan-xi

    危险关系

  • zhao-gong-shang-fan-niu

    找工商贩牛

  • xin-lang-wei-gu-shi-da-sai-3

    新浪微故事大赛

  • jiang-hu-ban-zhu-xiang

    江湖半炷香

  • qi-zi-de-fan-kang

    妻子的反抗

  • a-p-mai-jiu

    阿P卖酒

  • xiao-qi-gui-ju-can-deng

    小气鬼聚餐 等

  • he-wu-dong-gong

    鹤舞东宫

  • zhen-gui-de-cang-ying

    “珍贵”的苍蝇

  • xiong-di-qing-di

    兄弟情敌

  • cun-zhe-xian-jing

    存折陷阱

  • jia-you-qiao-xi-fu

    家有巧媳妇

  • dong-gan-di-dai-ma-shang-kai-shi-6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

  • liu-you-yu-di-de-zhi-hui-deng

    留有余地的智慧 等

  • da-mei-lian-shan

    大美莲山

  • zhi-chang-you-mo-yu-lu-deng

    职场幽默语录 等

  • shua-ka-yao-nu-li

    刷卡要努力

  • zuo-hao-shi

    做好事

  • er-zi-yao-zuo-che

    儿子要坐车

  • jiu-ming-de-chuan-jia-bao

    救命的传家宝

兄弟情敌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双喜是个八路军排长,他怎么也想不到,同村的虎生当上连长后,第一次分派任务,竟然是让自己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去阻击一个中队的鬼子。以区区12名战士,阻击相当于两个多连的鬼子,那意味着什么?
  原来,双喜所在的连队刚接到情报,鬼子从县城出来,直扑二龙山八路军的根据地,而根据地的大部队前两天刚去邻县打救援,只有一个连的士兵留守,上级命令他们转移到深山里。部队转移容易,关键是驻地周围的几百名群众要一同撤离。接到情报时,鬼子距离根据地只有一个多小时路程了,可把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需要时间,所以,虎生命令双喜在根据地外围的二道坎阻击鬼子两小时。
  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听到虎生念出自己名字时,双喜一下愣住了。临出发前,双喜对虎生说:“我若回不来,我父母就拜托你了。告诉兰花,下辈子我一定娶她。”
  双喜最后一句话是故意说给虎生听的。兰花和他俩一个村,两人都很喜欢她。他俩约定,抗战胜利后再向兰花表白,兰花无论选择谁,另外一个不能有丝毫怨言。现在,虎生是连长,自己是排长,虎生命令自己只带一个班的战士去阻击鬼子,分明就是让自己去牺牲送死。
  虎生听出了双喜的弦外之音,怔了一下说:“双喜,我命令你活着回来。”双喜凄然一笑:“活着回来?那得问鬼子愿不愿意。不过你放心,只要群众能安全转移,就是陷阱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双喜说完,带上队伍悲壮地出发了。走到半路时,他忽然灵机一动,对跟随在身后的战士说:“我觉得,不能在二道坎阻击鬼子。”战士愣住了,问:“那在哪里阻击?”
  双喜胸有成竹地说:“根据地周围有三道防线,最外一道是三道弯,中间是二道坎,最里面是一线天。我们人手少,赶往二道坎时间上来不及,即便急行军赶去,鬼子随后也到了。双方力量悬殊,打遭遇战,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全军覆没,所以阻击地点最好在一线天。”
  一线天就在眼前,顾名思义,这地方只有一条狭窄道路,周围是四五百米高的山,易守难攻。双喜把十二个人分成三组,他带一名战士先爬上山顶,用手榴弹炸掉几块大石头,堵住通往山里的道路。下山后他与那名战士在一线天里面约五十米处,找了一块大石头,在上面架起一挺机枪。另外十人分成两组,埋伏在一线天外两侧的山上,又在山路沿线埋好挂弦的手榴弹。
  山上的战士刚埋伏好,鬼子的先头部队就赶到了一线天。见道路被堵,鬼子就想从石头缝中穿过,这样每次只能通过一个士兵。埋伏在里面的双喜岂能让他们过来,过来一个,他一扣扳机,一个点射就给消灭了。双方僵持了半个多钟头,鬼子试了几次,始终施展不开火力,只好放弃,开始翻山。一时间,爆炸声、枪炮声四起。
  这一仗打得很艰苦,尽管山上的战士占据有利地形,但鬼子人多炮猛,一个多小时后终于突破了防御,从两面山上翻了过来。这下子,双喜和那名战士便暴露在鬼子的枪口下。好在时间拖延得差不多了,双喜便与那名战士一起后撤。撤离过程中,那名战士中弹身亡,双喜也身中一弹,滚落在一块石头下面,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双喜醒了,发现自己躺在一户猎人家里。一问才知道,这里和根据地相隔两座山,他已昏迷了一天。双喜此时哪有心静养,就恳求猎人把他送回根据地。
  双喜回到根据地才知道,他带领的一个班的战士,连他在内,只活下来三个人。由于根据地周围的群众都安全撤离,鬼子没捞到便宜,当晚没有离开,结果根据地的大部队第二天杀了回来,一线天被堵,鬼子一个也没跑掉,全被包了饺子。
  鬼子被全歼,多少让双喜心里好受了些。他见根据地首长、指导员都来看自己,唯独不见虎生,心里纳闷,就问指导员:“连长呢?”
  指导员说:“这次鬼子扫荡,除根据地外,你们村也在扫荡的范围内,虎生不放心,今天请假回去了。”
  双喜和虎生的那个村子距离根据地百余里。第二天下午,虎生就回来了,听说双喜还活着,一溜小跑进了他病房,见他没有大碍,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那天打完鬼子,我们四处找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小子躲到哪里去了?”
  双喜盯着虎生,忽然问:“那你希望我活着还是死了?”
  虎生闻言,吃惊地看着双喜,问:“你胡说什么呢?”双喜不想再多追究,转移了话题,问:“家里还好吧,兰花还好吧?”不知怎么,虎生的情绪一下低落下来:“家里挺好,兰花,也挺好。”说的时候,虎生没看双喜的眼睛,脸扭向别处。
  虎生说完便找了个借口走了。双喜不由怀疑起来,他太了解虎生了,虎生情绪反常,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双喜发现,虎生变了,他变得不爱说话,时常一个人坐着发呆。还没等双喜弄明白虎生到底怎么了,这天,首长命令他们连去拔掉鬼子的一个新据点。
  战斗开始进行得很顺利,但随后鬼子龟缩进了碉堡里,碉堡周围是一百多米宽的开阔地,一时攻打不过去。虎生见久攻不下,便命令一个战士带上炸药包去炸掉碉堡,他端起机枪掩护。鬼子明白虎生的企图,子弹像长了眼睛般专射抱炸药包的战士。那名战士离碉堡还有好几十米,就中弹牺牲了。
  这时,双喜眯着眼观察了一会鬼子的碉堡,对虎生说:“你发现没有,鬼子害怕子弹,不敢靠碉堡窗口太近,所以枪管伸出不长,这样一来,几个枪眼之间便有盲区。咱们来个声东击西,派人先从别的方向佯攻,吸引鬼子的火力,然后再派人从盲区冲过去炸掉碉堡。”
  虎生觉得这办法不错,但炸碉堡太危险,正考虑再派谁去执行任务,却见双喜放下枪,拿来两个炸药包。虎生很是诧异,问:“谁让你去了?”双喜正色说:“我想的办法,当然我去最合适。你再找一名战士,告诉他佯攻,别距离碉堡太近。”
  不料虎生愣了一下,果断地否决了双喜的主动请缨:“你的伤刚好,你不能去。”双喜不以为然地说:“小看人不是?能打死我的子弹还没造出来呢。”
  虎生没理会双喜,叫来一名战士,向他交代了一下任务,然后一把夺过双喜手中的炸药包,说:“论身板,你没我结实;论跑步,你撵不上我。我去炸,这是命令!”
  双喜拗不过虎生,只好由他。那名战士领命,佯装跑向碉堡,双喜发起掩护,鬼子的火力被吸引了过去。这时,虎生纵身跳出战壕,如离弦之箭,从鬼子的射击盲区向碉堡冲了过去。他的速度太快了,等鬼子明白过来,调转枪头向他射击,他距离碉堡已经很近了。随后,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鬼子的碉堡塌了半边,枪也随之哑火了。
  碉堡一被炸,双喜便冲了过去。跑到碉堡边上,他见虎生被压在碎石下面,赶紧把虎生扒出来。这一扒不要紧,他一下傻眼了,虎生竟身中数弹,浑身是血,原来他是硬生生地带伤跑到碉堡边的呀!
  双喜抱着虎生,带着哭腔喊卫生员。虎生嘴角冒着血沫,朝双喜笑了一下说:“别叫了,没用的。我死,换成你活,算是对得起兰花了。”
  双喜泣不成声:“你胡说什么呢?我要你活下去!”虎生喘息着说:“双喜,上次派你去阻击鬼子,我心里也很矛盾。可连里就你点子多,派别人可能根本完不成任务。”
  “你别说了!卫生员,卫生员怎么还不来?”双喜手忙脚乱地撕扯身上的衣服给虎生止血。
  虎生嘴角露出一丝无奈,断断续续地说道:“上次我回来没、没跟你说实话。你阻击鬼子后没了音讯,我以为你死了,回家时违反约定,抢先向兰花表白了。没想到,她拒绝了我,说她心里喜欢的是你……”
  原来虎生变化的根结在这里!双喜呆呆地看着他,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虎生喘了口气,继续说:“兰花喜欢你,你死了,她会伤心一辈子,我怎么能让你来炸碉堡?你们好好过,只要兰花舒心,我在地底下也会笑的。”
  虎生说完,缓缓闭上了眼睛。双喜趴在他身上,号啕大哭起来。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1期 | 标签: | 35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