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i_sheng_gu_shi_de_lv_cheng

    一生故事的旅程

  • hai_di_shi_jie

    海底世界

  • kong_rong_rang_li

    孔融让“离”

  • zheng_ming-3

    证明

  • shuo_shi_hua

    说实话

  • dan_xin-2

    担心

  • ling_ji_yi_dong-2

    灵机一动

  • chang_da_cheng_ren-2

    长大成人

  • po_li

    破例

  • zuo_zhu

    做主

  • wei_xian

    危险

  • shou_huan_you_yong

    手还有用

  • di_li_ke

    地理课

  • chu_qi_zhi_sheng

    出奇制胜

  • ma_ma_ying_le

    妈妈赢了

  • mei_you_mai_mai_jiu_mei_you_shang_hai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 xie_mo_sha_lv

    卸磨杀驴

  • tuo_gang

    脱岗

  • lv_you_ji_nian_pin

    旅游纪念品

  • xi_zao-2

    洗澡

  • bu_yi_yang_de_jiao_zi

    不一样的饺子

  • shui_gei_hua_er_jiao_kai_shui

    谁给花儿浇开水

  • yu_bao_an_guo_zhao

    与保安过招

  • a_dong_de_hun_shi

    阿东的婚事

  • huo_qi_dai_jia

    祸起代驾

  • yi_jin_hong_shu_san_jin_cong

    一斤红薯三斤葱

  • 101_ke_fo_zhu

    101颗佛珠

  • hua_zhong_ji

    画中计

  • xing_yun_de_ren

    幸运的人

  • ji_yang

    技痒

  • bao_guo_de_xuan_ji

    包裹的玄机

  • zui_ju_shan_yi_de_gong_jiao_che_zhan

    最具善意的公交车站

  • san_mao_zhi_fu_de_xiang_pi

    “三毛之父”的橡皮

  • bei_ge_duan_de_xi_wang

    被割断的希望

  • jing_ye_xian_zhi_you_bu_chang_ma

    竞业限制有补偿吗

  • xiong_di_zheng_xiao

    兄弟争孝

  • min_jian_gao_shou_xi_yong_guan

    民间高手戏庸官

  • niu_si_zhi_hou

    牛死之后

  • a_p_pa_jian_lao_tong_xue

    阿P怕见老同学

  • xun_en_ji

    寻恩记

  • ba_ma_wang_ming_zong_you_yi_kuan_liao_dao_ni

    爸妈网名,总有一款撩到你

  • ji_zhi_wen_da-2

    机智问答

  • lao_shi_de_kou_tou_chan

    老师的口头禅

  • sheng_huo_nong_suo_zhi_hui

    生活浓缩智慧

  • zhi_kou_chi

    治口吃

  • pai_zhao_jue_zhao

    拍照绝招

  • dao_mei_de_kuai_di_yuan

    倒霉的快递员

  • tong_shi_tian_ya_lun_luo_ren

    同是天涯沦落人

  • wu_mai_mi_zong

    雾霾迷踪

  • jin_nian_shi_ni_ben_ming_nian

    今年是你本命年

  • zhe_zhao_bu_ling_le

    这招不灵了

  • qi_guan_yan_you_hao_chu

    妻管严有好处

  • fei_chang_ren_zhi

    非常人质

寻恩记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一起十三年前的劫案,成了安小兰的心病,当年见义勇为的恩人到底是谁?安小兰鼓起勇气发帖寻恩,但随之而来的事情,却扑朔迷离……

1.恩人上门


  安小兰是个有想法、有能力的女人,进入职场不过三年,便对商界的游戏规则了如指掌。她觉得只要筹到一笔起步资金,就能大展拳脚,闯出一片天地来。可是她老公王凯胸无大志,前怕狼后怕虎,说什么也不肯卖掉房子来支持她。
  这天晚上,安小兰磨破了嘴皮,可王凯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安小兰气坏了,自己怎么就瞎了眼,嫁了这么一个鼠目寸光的窝囊废?她大骂了王凯一通,说让他守着房子过吧,然后就冲出了家门。
  当时已是夜里十点多了,月色朦胧街灯昏暗,安小兰心情糟到了极点。她想打个车回娘家,但在街上走了半天,也不见一辆出租车,好在两处离得不远,于是她进了一条小胡同,想抄近路走过去。
  可刚进胡同,一个蒙面的男人就跳了出来,拿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压低了声音喝道:“抢劫!别动啊,要不一刀捅了你!”
  安小兰吓坏了,就想老老实实交钱保命,但随即想到,包里有她刚借来的五万块钱,这可是她事业的起步金啊。想到这里,她哀求道:“求求你,这是给我妈治病的钱,你把钱拿走了,我妈怎么办啊?”
  劫匪一把扯住她的包,安小兰哪肯撒手,叫道:“来人啊,有人抢劫啊……”
  话音未落,一个人旋风般冲了过来,一脚踹在劫匪的肚子上,劫匪后退几步摔倒在地。来人上前一把揪住劫匪的头发,骂道:“抢女人算什么本事?来来来,你抢我一个试试……啊——”
  安小兰听来人惨叫一声,显然是挨了一刀。她心里一紧,等劫匪打倒来人,自己的钱免不了被抢,而且还得对见义勇为的人负责,万一这人死了残了,自己便会陷入天大的麻烦之中。想到这里,安小兰当机立断,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这一夜,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闪着寒光的匕首,听见那人的惨叫声,整整一夜她都不能安眠。第二天,王凯打来电话,说自己决定全力支持她,同意卖掉房子了。安小兰大喜,立刻全副身心投入到发展事业当中。
  时光荏苒,一晃十三年过去了,安小兰的公司已经资产过亿,但她的身体状况却越来越差。一次,安小兰在参加一个重要会议时,竟然当场晕了过去。
  医生说她因长期休息不好,以至于身体各项机能都出了问题,尤其是心脏不堪重负,再这样下去,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医生对症下药进行治疗调理,但却收效甚微,安小兰仍然每晚从噩梦中惊醒。
  这十三年来,安小兰几乎每晚都是这么过来的。无论吃了什么帮助睡眠的药物,被抢劫时的那一幕总会清晰地出现在梦里。涌出的鲜血,以及救她的那个恩人的惨叫声,每每让她悚然惊醒。
  无奈之下,安小兰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只要她能够面对这件事,解决这件事,心病将不治自愈,不会再夜夜经受噩梦的折磨了。
  这天,安小兰终于下定了决心,将遭遇抢劫后自己落下心病的事对王凯全盘托出。王凯责备她说:“这事你为什么不早说?”
  安小兰嘲讽地说:“跟你说有什么用?当年你要是早点同意卖房,我会出这事吗?”
  王凯无言以对,他叹了口气,问安小兰打算怎么办。
  安小兰说:“我准备在网上发个帖子,说明大致的时间地点经过,寻找当年帮我的那个人。这件事情我不方便出面,一旦被媒体知道,公众不会赞扬我知恩图报,只会骂我忘恩负义。所以这件事还是由你暗中操作,千万别把事情办砸了。”
  王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王凯在网上发了篇帖子,题为“寻找我的恩人”,呼吁当年见义勇为之人跟他联系,一旦确定身份无误,将予以重金酬谢。
  这个帖子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跟帖无数,很多人指责发帖人的逃跑行径,也有不少人跟帖说自己就是见义勇为的人,并跟王凯联系。虽然安小兰当晚没看清见义勇为者的相貌,但这些人提供的细节显示,他们都不是安小兰要找的人。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天,一个叫张少伟的人打来电话,提供的细节信息完全正确,王凯大喜,立即安排了安小兰和这人见面。
  张少伟满面愁苦之色,一身破旧过时的衣服,看上去起码有六十岁。安小兰想起了当年恩人冲上去时,那副龙精虎猛的样子,不觉心下生疑,问道:“张先生今年多大歲数?”
  张少伟自嘲道:“我看上去太老了,是吗?其实我还年轻呢。”说完,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原来,他今年刚刚四十出头,十三年前,不过二十七岁。张少伟慨叹道:“你有疑问这不奇怪,因为你不知道当年因为帮你,我失去了什么。”
  张少伟一把掀开衣服,在他腹部,赫然是一长一短两道疤痕。原来,短的那道,是当年挨了劫匪一刀留下的,那一刀刺穿了脾,动手术摘脾的时候,又留下了第二道长疤痕。
  不但如此,因为伤口感染,他在医院整整住了三个月,折腾得死去活来,最后虽然保住了命,但从此身体异常虚弱。因为再也干不了体力活,被原来单位开除了。老婆勉强跟他过了两年,最后跟别的男人跑了。这些年,他就靠着捡破烂生活,物质上的拮据和精神上的苦闷,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了二十岁。
  “当年我报了警,跟警察说我是因为见义勇为受的伤,希望能得到见义勇为奖金。但是警察找不到你,没人给我作证,所以我就得不到那笔钱。”张少伟叹了口气,说,“当年,你为什么要跑?你知道你一走了之,把我害成什么样了吗?”
  安小兰不敢看他的眼睛,咳嗽了一声,道:“我当年也有说不出的苦衷……现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会尽全力满足你的。”
  “我能有什么要求?只要你能帮我把原来的房子买回来,让我有个安身的窝,我就感激不尽了。”说着,张少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那房子现在得几十万,要是太多就算了。”
  安小兰当然愿意满足恩人的要求,她出高价购回张少伟的旧居,又送他一辆车子和一百万现金,只求他不要把此事声张出去,不要让人知道她曾经的忘恩负义。张少伟一口答应下来。

2.仇人现身


  解决了这件事情,安小兰心结尽去,当夜一觉睡到天亮,醒来时神清气爽,状态竟是十三年来前所未有的好。刚洗漱完毕,茶几上的电话响了,正是王凯那部用来联系见义勇为者的专用手机,想来又是有人想浑水摸鱼。安小兰心想,得赶紧在网上说明寻恩行动已经结束了。她随手接起电话,只听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那起抢劫发生的时间是十三年前的五月十三日晚上十点左右,地点是福安街瑞华超市东二十米的胡同里,我说得没错吧?”
  安小兰大吃一惊,这些细节,除了自己和张少伟,就只有那个劫匪知道,难道,这人是那个劫匪?他不知道张少伟已经出现,异想天开想要冒功邀赏吗?自己何不趁此机会抓住他?安小兰立刻下了决心,当下假作惊讶地问:“难道你就是当年救我的恩人?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闫涛。”对方大大咧咧地说,“这些年你坑死我了,你打算拿出多少钱报答我啊?”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一定会给你酬谢金的,你看我们先见面好吗?”
  安小兰刚放下电话,王凯提着早餐从外面回来,安小兰赶紧把事情说了一遍。王凯立刻拿出手机准备报警,突然之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放下手机说:“不对,不能报警。如果报了警,这件事就曝光了,老婆,那样的话,你的个人形象就全毁了。”
  安小兰这才醒悟,自己光想着报仇了,竟然忽略了随之而来的后果。可是,就这样放过闫涛,她一样不能甘心。她想了想,说:“这家伙令我十三年来睡不安寝,放过他是不可能的。我们不是在派出所有朋友吗?就是简单地报警抓人,求他们帮忙控制一下,别把消息外传,这样总没问题吧?”
  安小兰说做就做,而派出所的朋友也答应了她的请求。她和王凯提前来到见面地点,警察暗中埋伏在外。可是见面时间过了半个小时,闫涛却一直没有出现。安小兰打电话过去询问,闫涛咬牙切齿地说:“我正想问你呢,你是不是信不过我?你报了警,警察就在外面那辆车里吧?”
  安小兰当然矢口否认,闫涛破口大骂:“你个臭女人,当年忘恩负义跑了,现在又设计来陷害我,你就等着遭报应吧!”
  闫涛虽然十分狡猾地发现了埋伏,但根据他的来电号码和姓名,警察轻而易举查到了他的身份,并找到了他家。那是在城郊的一所破房子,家徒四壁,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闫涛的老婆是个牙尖嘴利的女人,她说闫涛才是那个见义勇为的人,为了救人,左手筋都被刀子割断了。
  她拒绝说出闫涛下落,警察也没什么办法,只得警告她,说一旦有闫涛的消息,必须及时向警方通报,然后便收队离开了。
  转眼两天过去了,闫涛像人间蒸发般一点消息都没有。第三天傍晚,有人敲门送快递,王凯刚打开门,就被一把匕首顶在了喉咙上,来人正是闫涛。闫涛进屋关门,扑上去一把打落安小兰手中的电话,喝道:“我只想跟你谈一谈,谈完了就走,你别逼我杀人。”
  说话间,匕首又顶在安小兰的脖子上。王凯连连摆手,说:“你别冲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为什么不相信我是救你的人?是那个王八蛋抢先一步了吗?”
  “真正救我老婆的人已经找到了,剩下知道真正时间地点的,只有那个劫匪。”王凯铁青着脸说,“所以我们不应该怀疑你吗?”
  闫涛大怒,问:“那个人是谁?你把他叫来,我跟他当面对质!我才是救你的人啊,你信了那王八蛋是恩将仇报,你知道吗?”
  安小兰说:“你说你是救我的人,有证据吗?”
  “我没有证据,但是我凭良心说话!我今天来,就是要给你讲讲那天晚上的事情。”

3.疑点重重


  闫涛说,那天晚上踹倒劫匪后,自己揪住了他的头发,结果劫匪一刀划断了他的左手筋,他抢过刀子刺进了劫匪的肚子里。劫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才发现麻烦大了,本想着安小兰可以帮他作证,但一回头,才发现安小兰早跑没影了,他当时就傻了。
  那是他刚出狱的第二天,两年前,他因伤人被判刑,如果报警的话,在无人证明的情況下,警察怎么可能相信他是见义勇为?于是他悄悄溜回了家。老婆带他去医院治伤,看见医院门前围着一堆人,还有一辆警车。打听后才知道,有一个人挨了一刀,快死了,那人报警说是因为见义勇为被刺伤了。
  闫涛气愤地说:“这下你明白了吧?那王八蛋抢先报了警,你又不肯出来作证,我要是报警的话,非让警察当成劫匪抓起来不可。其实我早就看到你寻找恩人的帖子了,本来不敢来找你,可大夫说我老婆如果不马上做手术,以后病情会越来越重。我又没钱,就一时鬼迷心窍来了,谁知道到底还是惹了大麻烦。”
  安小兰和王凯面面相觑。安小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闫涛恶狠狠地说:“要是我撒半句谎,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而且我来不是要求你们报答我,只要别再抓我,让我过点消停日子,我就谢天谢地了。”
  安小兰皱眉沉思,突然间眼睛一亮,让闫涛转过身去给她看看,然后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那天晚上,你从我身后冲过来,我一直没看到你的脸,但是看到了你的背影,刚才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那天的人确实是你。”
  闫涛兴奋得一拳砸在茶几上,大笑着说:“老天终于开眼了,安小兰你别怪我直接,这些年我废了一只手,根本没人用我,现在我老婆做手术都没钱,你真能给我很多钱吗?”
  
  安小兰说:“当然,但现在银行下班了,明天我让财务给你转账,你老婆的一切费用我都包了。”
  “谢谢,只要你救了我老婆,你让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我这就回去跟她报喜。”闫涛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对了,你不会放过那个王八蛋吧?”
  安小兰肯定地点了点头,闫涛放心地走了。王凯问:“小兰,你真的认出他的背影了?”
  “没有。可是我必须这么说,否则他会杀了我们的。”说完,安小兰打电话跟警察说明了情况,警察答应这就去闫涛家守株待兔。安小兰和王凯等了半天,没等到闫涛落网的消息,却等来了闫涛的电话。电话里,闫涛绝望地问:“为什么要骗我?”
  安小兰知道閆涛再次发现了警察,淡淡地说:“那不叫骗,那叫权宜之计。我倒是想问问,你颠倒黑白想让我把你当恩人,你凭什么如此小瞧我?”
  “我不是小瞧你,我是高估你了。”闫涛喘了几口粗气,说,“我告诉你,你错了,真抓了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我求你,别抓我行不行?”
  “不行!”安小兰断然道,“你不受到惩罚,我睡不踏实。”
  “好,那我去自首,我接受惩罚,让你能睡踏实觉。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治好我老婆的心脏病,行吗?”
  原来,闫涛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老婆。安小兰不由得心生同情,正想脱口答应,随即想起十三年来无数个难眠之夜,无尽的恨意再次涌上心头,她淡淡地问:“凭什么?真当我欠你的?”
  闫涛沉默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警方一直没有闫涛的消息,安小兰不但自己提高了警惕,防止闫涛狗急跳墙,还通知张少伟加强防范。焦虑之中,安小兰又开始失眠了。这天一早,她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的声音明显经过伪装,说:“十三年前抢劫发生时,我也在现场,我清清楚楚看到了所有情况。但是因为某种原因,我没办法站出来,我只能告诉你,张少伟是抢劫你的人,闫涛才是你真正的恩人。”
  安小兰问:“证据,你有证据吗?”
  “我知道现场所有的细节,这还不够吗?”
  “闫涛也知道现场所有的细节,所以我需要证据。”
  对方哑口无言,安小兰冷笑着说:“请你转告闫涛,别再玩这些小把戏了,他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警察早晚会抓住他的。”
  放下电话没多久,张少伟打电话让安小兰过去。原来,他也接到那人的电话,威胁说如果他不向安小兰说明情况、承认自己是抢劫犯的话,那人就要站出来指证他。张少伟激动地说:“肯定是闫涛在搞鬼,恨我当年坏了他好事,你绝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啊。”
  安小兰请张少伟放心,保证一定让闫涛归案服刑。安慰了他之后,安小兰回到了公司,越想越觉得这事有些奇怪。如果闫涛就是那个劫匪的话,他怎么就敢痴心妄想颠倒黑白,让安小兰相信他才是她的恩人?他还试图通过威胁,让张少伟承认自己是罪犯,世界上真有这种不自量力的人吗?
  难道,闫涛说的一切才是真的?安小兰一颗心狂跳起来,如果错把仇人当恩人报答,又把恩人当仇人报复,那可真让人笑掉大牙了。

4.宁为玉碎


  安小兰让王凯再详细调查一下两人的资料。张少伟出事前的经历中规中矩,读书、上班、结婚,出事后被开除、离婚、落魄,在大家眼里,他是个老实人、窝囊废;闫涛的经历却复杂得多,上学时因为打架被开除,婚后不久帮朋友讨债,打伤了人再抢了钱,被定性为抢劫而入狱两年,再后来左手残疾失去工作,日子过得一塌糊涂。他的性子暴烈,经常一言不合就翻脸动手,口碑差到了极点。
  从两人的履历上看,张少伟能做出见义勇为的事情来,是意外之举,但闫涛抢劫却符合他的性格特征。而在安小兰出事当晚,派出所里有张少伟的报案记录,医院里有他的住院记录,两人的身份应该没什么问题。
  安小兰长舒了口气,她为对张少伟起了疑心而感到羞愧。下班时她特地绕到张少伟家,上去探望。她敲开了门,愕然发现开门的居然是闫涛,闫涛一把将她扯进屋里推倒在地,狂笑着说:“正想找你呢,没想到你居然送上门来,今天就让咱们好好算算这笔账吧。”
  闫涛胡子拉碴、凶神恶煞,而张少伟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安小兰强忍着心中恐惧,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让你们还我清白,想让你这个瞎眼的女人,知道你是怎么冤枉我的!”闫涛咬牙切齿地狠踹了张少伟一脚,“说实话,还敢撒谎的话,今天我就一刀一刀剐了你。”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兄弟,你废了只手,可我摘掉了个脾呀,你把我害得这么惨,还想颠倒黑白把我送进监狱,你也太不讲理了吧?”
  “放屁!”闫涛继续狠踢张少伟,“要不是我一念之差,没敢报警,哪轮得到你装好人?现在我无路可走了,就算死,也得拉着你个王八蛋陪葬!”
  安小兰见他注意力全在张少伟身上,悄悄从衣袋里取出一支袖珍电棍,猛地戳在闫涛身上。闫涛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直到他再无半点还手之力,安小兰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真是后怕,要不是为防备闫涛,特地准备了这根电棍,恐怕就让闫涛得逞了。
  张少伟爬起身来,翻出一根绳子,把闫涛的手腕捆在了一起,安小兰也拿出手机报了警。这时闫涛终于缓过劲来,说:“安小兰,算你狠,今天你把我送进监狱,等到了真相大白那天,你会后悔的,你就等着一辈子寝食难安吧!”
  “到了现在,你还敢胡说八道?”不等安小兰说话,张少伟踹了闫涛一脚,“等着坐大牢吧你!”
  “恭喜你王八蛋,你命好,遇到这么一个好赖不分的傻子。”闫涛惨笑着说,“你抢了她,她还把你当祖宗供着,老天真是瞎了眼。”
  见闫涛一口咬定自己糊涂,安小兰怒火腾腾上涌,对张少伟说:“你当年治病倾家荡产,这笔钱得向他索赔,法律会支持你的申请,也让他尝尝倾家荡产的滋味。”
  闫涛双目圆瞪,眼角竟然瞪出血来,大喝道:“安小兰,你好毒的心——”
  张少伟上前踢了他一脚,骂道:“你抢人的时候不毒吗?你捅我的时候不毒吗?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闫涛胸口急剧起伏,突然嘴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一声大喝:“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话音未落,闫涛一个翻身跳了起来,两人吓了一跳,齐齐后退,闫涛蹿到窗前,被捆着的双手猛地向玻璃砸了下去,玻璃四分五裂,他的手顿时鲜血淋漓。他哈哈大笑着将手腕在玻璃碴子上一划,割断了绳子,然后抓起一片玻璃碴子,大喝一声扑向张少伟。
  张少伟吓得不轻,一个闪身躲进卧室,锁死了门。安小兰见状向门外逃去,却见两个警察正要敲门。她如见救星,大叫:“快抓他!他就是那个抢劫犯!”
  闫涛大吃一惊,一把扯过安小兰,把玻璃片顶在她的喉咙上,喝道:“让开!否则我就杀了她!”
  两个警察面面相覷,其中一人喝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杀了她,你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闫涛身子一僵,对安小兰说:“我真想杀了你这个糊涂虫,可我不是罪犯,我从不欺负女人,更不会杀你,但我宁死也不会为没犯过的罪去坐牢。”
  说完,他把安小兰往前一推,一个箭步蹿上窗台,向下面楼层的空调箱跳去。那个空调箱却经不起他的撞击,一下子垮塌了,闫涛从三楼的高度直摔了下去。
  安小兰跟着警察跑到楼下,只见闫涛以一个扭曲的角度躺在地上,咬牙切齿地想动,可是连身体都翻不过来。看着围上来的人,他突然纵声大笑起来,笑声悲怆,令人毛骨悚然,而他眼中的泪如泉水般涌出,滚滚而下。

5.真相大白


  闫涛摔断了腰椎,医生说他下半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闫涛的老婆闻讯赶到医院,见丈夫如此模样,当即昏了过去。大夫说,她的心脏病已经严重到了一定程度,如果不尽快手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因为证据完整,闫涛被判刑只是时间问题,但他的刑期只能在监外执行。不过,如果他老婆没钱做手术,或者出现意外的话,他一个瘫子又如何生活呢?
  这天晚上,吃了一大把安眠药的安小兰总算进入了梦乡,可不知过了多久,她又梦到了闫涛,闫涛浑身是血,大骂她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然后突然化成厉鬼来向她索命,她惊叫一声从梦中醒来,打开灯,才发现王凯居然不在床上。
  她来到客厅,发现王凯正坐在地上,仰着脖子往嘴里灌酒,地上堆了七八个空酒瓶。安小兰不由得一怔,上前说:“都戒酒这么多年了,怎么又喝上了?发生什么事了?”
  “小兰,一转眼,我们结婚已经十五年了。我是非常非常爱你的,你知道这点吗?”
  王凯的舌头有些大,明显喝多了。安小兰点点头,问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些。王凯傻笑了两声,继续说道:“可是我配不上你,你不但漂亮,还特别有能力,人家都说我是靠老婆吃软饭的,这么多年你没嫌弃我,你知道我有多感激你吗?”
  “你喝多了,咱不说这些,赶紧休息吧。”安小兰想劝他回屋睡觉,王凯却一把推开她,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说:“可是我却对不起你,那年你被抢劫的时候,其实我就在现场啊!”
  安小兰脑袋“嗡”的一声,她尖声问道:“你在现场?”
  那晚,安小兰气愤之下夺门而出,王凯哪里放心得下?可是他知道安小兰的脾气,如果他去劝她,只会惹得她发更大的火,于是便暗中跟着她、保护她。可他万万没想到,安小兰居然真的被人抢劫。看着那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他吓得头皮发麻,不禁犹豫了一下。当他下了决心要冲上去时,那个见义勇为的人已经上去了。他又犹豫要不要冒险上前帮忙,还没等他下定决心,安小兰已经跑了。后来,他亲眼看见,见义勇为的人夺下劫匪的匕首,刺进劫匪的肚子里。
  是的,真正的劫匪是张少伟,闫涛才是那个见义勇为的人。
  那天,王凯躲在暗处,看见闫涛逃命似的跑了,又看见装死的张少伟爬起身来,扯下蒙面布堵住伤口,踉踉跄跄地离开,他记住了这两个人的脸。
  正是因为当时没能果断挺身而出,王凯很自责,才同意了卖房子的事情。随后安小兰的事业蒸蒸日上,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虽然明知安小兰失眠的心病所在,但他只能装作不知道,他担心一旦安小兰知道了,他们的婚姻就会走到尽头。
  张少伟出现时,王凯不敢揭穿他,因为揭穿对方就会暴露自己。他只希望真正的见义勇为者不要再出现了。可是闫涛随后就来了,他只好在安小兰报警后,暗中发短信通知闫涛,所以闫涛才先后两次躲过警察的追捕。他希望安小兰能够放过闫涛,或者张少伟能够自承罪行,所以他以目击者的名义,匿名给他们打电话,但都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因为害怕失去安小兰,他铁下心装聋作哑。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一步,抢劫犯张少伟安逸地享受着安小兰的酬谢,见义勇为的闫涛却落得如此下场,良心的谴责让王凯终于下定决心说出一切。
  安小兰冷汗涔涔而下,她多么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她问王凯:“有证据吗?”
  “没有证据,但是那天晚上的事,你从来没跟我说过,对吗?”
  安小兰点了点头。王凯说:“在庆华路打电话的时候,你不小心摔了一跤,手机摔脏了,你用纸巾擦了手机。”
  安小兰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她想起了闫涛说的话,说她知道真相后,一定会后悔的。原来,所有的人都知道真相,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当年她背弃恩人而去,如今又以仇报恩,毁掉了恩人的生活,她还有什么脸去见闫涛夫妇?
  安小兰追悔莫及,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回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不会溜走,而是要勇敢地跟闫涛并肩战斗,或者,拿起手机第一时间报警……可是时光永远不会倒流,她永远都无法赎清罪孽,而这一切,至少有王凯一半的责任。安小兰猛地扑上去,抓住王凯又打又骂,她哭叫着泪流满面。
  王凯不惜身败名裂站了出来,张少伟自知真相无法隐瞒,只能承认了全部罪行。安小兰最后的疑问也终于得到了答案,她一直不明白,老实又窝囊的张少伟为什么会抢劫?抢劫之后,又为什么敢主动报警?
  原来,张少伟的老婆因为嫌他赚不来钱,对他怨气极大,经常冷嘲热讽。那天晚上,张少伟在外面蹭了顿酒回来,他老婆又指责他无能。张少伟借着酒意,决定男人一把让她看看,于是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在去医院治伤时,正好遇到警察办案,见他满身是血,就问怎么回事,他吓坏了,灵机一动把见义勇为的帽子戴在了自己头上。但最终他仍是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之后,安小兰和王凯来到医院,向闫涛夫妇道歉,希望闫涛夫妇原谅他们。闫涛怒目圆睁,骂道:“原谅你们?你们配吗?我呸——”
  两人羞得无地自容,可是这能怪谁呢?这一刻,他们心里只有无穷的悔恨……
  (发稿编辑:刘雁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2期 | 标签: | 4,01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