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xiang_xin_gu_shi

    相信故事

  • mu_zha_yuan_nie

    木闸缘孽

  • chuan_jia_zhi_bao

    传家之宝

  • dou_shi_wei_bo_chuang_le_huo

    都是微博闯了祸

  • zao_yu_xiang_qin

    遭遇相亲

  • ren_zhang_gou_shi

    人仗狗势

  • xi_qiao_de_gua_hao_fei

    蹊跷的挂号费

  • xun_zhao_yin_jing_gai

    寻找窨井盖

  • jie_ji_sheng_dan

    借鸡生蛋

  • bei_chai_kai_de_jun_ling

    被拆开的军令

  • tiao_fu_ma

    挑驸马

  • zhi_tui_yin_zhu

    智退银烛

  • jia_li_lai_le_ge_song_li_de

    家里来了个送礼的

  • gai_si_de_jiao_nang

    该死的胶囊

  • lei_feng_ta_de_mi_mi

    雷锋塔的秘密

  • zui_you_shen_du_de_hua_deng

    最有深度的话 等

  • na_fen_yi_zhu_you_xiao

    哪份遗嘱有效

  • ben_qi_zhu_ti_bai_shi_xue_yi

    本期主题:拜师学艺

  • bu_yi_zhi_cai

    不义之财

  • shen_mi_de_an_dao_deng

    神秘的暗道 等

  • 2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kao_shi

    2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考试

  • heng_cai_heng_huo

    横财横祸

  • lao_ba_de_yi_chan

    老爸的遗产

  • ai_shang_he_jiu

    爱上喝酒

  • zai_na_die_dao_zai_na_pa_qi_lai

    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来

  • zhong_yu_you_le_kai_xin_shi

    终于有了开心事

  • bi_zi_zhen_ling

    鼻子真灵

  • nan_zhuan_de_hui_kou

    难赚的回扣

  • jiu_mai_zui_gui_de

    就买最贵的

  • qie_er_bu_she_deng

    锲而不舍 等

  • guo_ge_ping_an_nian

    过个平安年

寻找窨井盖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潘大爷是一名环卫工人。这天一大早,他正在自己负责的路段清扫卫生,忽然发现路边的一个窨井盖不翼而飞,下水道张着黑乎乎的大嘴,像随时要吃人一样。
  潘大爷赶紧找了几块石头把井口围起来,又插了根树枝,在上面挂个红色塑料袋,提醒来往行人注意安全。干完活后,潘大爷也没有顾得上吃早饭,就去找领导。领导说:“这事不归咱管。咱们的任务就是把街道打扫好。” 潘大爷不甘心地问:“那该归谁管呢?”领导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
  潘大爷回来后又把这事儿告诉了几个工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大多是埋怨他吃饱了撑的。只有王瘦子好心提醒道:“窨井盖要是被人偷走了,应当归公安局管,公安局抓小偷嘛。” 潘大爷一听有理,就去了公安局。
  民警听了潘大爷的叙述,面露难色,说:“这件事太小了,根本不够立案的条件。”潘大爷说:“我知道这是个小事,但是那一带有个摄像头,你们可以查查摄像头,把这个贼抓住不就行了吗?”警察说:“你说得轻巧,摄像头那么随便就能调阅吗?要走程序,知道吗?”
  潘大爷摇摇头,说:“不知道,照你这么说,这个小偷就抓不住了?”民警回答道:“也不是,要是他再次作案的话,说不准就抓住他了。大爷,就目前来说这事还真不好办,不过还是谢谢您给我们提供线索。”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潘大爷再赖着不走就讲不过去了。
  回到住处,潘大爷把结果讲给工友们听,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潘大爷抬头看看天,担忧地说:“雨季马上就来了,要是不能赶紧补上,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下午,潘大爷又来到城管局,管事的是一个胖子。胖子听了潘大爷的叙述,就说他是有病乱投医,这事跟城管局是一点边都沾不上。胖子还中气十足地说:“要是有乱摆摊的,欢迎你来举报!”
  临走,潘大爷还不死心,问:“你知道这窨井盖归什么部门管吗?”胖子想了半天,模棱两可地说:“可能归污水处理公司,也可能归自来水公司。”想了想,又改正道,“不,你还是去找市政管理局问问吧。”
  潘大爷左转右转好不容易找到市政管理局,这次接待他的是一个女孩,女孩态度很好,问这问那,非常详细,这让潘大爷看见了希望。不过女孩最后表示自己只是临时工,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主,让他去找王主任,女孩说完调皮地笑笑,用手指了个方向。
  潘大爷总算找到了王主任。可听他讲明来意,王主任像牙疼似的说:“那一带的窨井盖比较特殊,全是金属材料,这原先是我们刘局长一手抓的,没有备用的,所以要补起来非常麻烦。”
  潘大爷问:“那再让刘局长抓一抓不就行了吗?”王主任看了他一眼,问:“是你让他抓一抓,还是我让他抓一抓啊?” 潘大爷就是不知好歹,想也没有想,就说:“当然是你了。”王主任气呼呼地站起来,大声说道:“还是你去找他吧,他在监狱里头呢!”潘大爷愣了,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潘大爷回到住处时,天已经黑了。工友们都忙围上来问结果。潘大爷又把经过讲了一下。工友们劝他知难而退,别再自讨苦吃。潘大爷说:“看着路上露着这么个大窟窿,我心里头堵得慌。”
  一旁的王瘦子说:“既然情况这么严重,我倒是有个办法。”潘大爷忙问什么办法。王瘦子说:“这个办法好是好,不过得破费一下,不知你愿意吗?”潘大爷想了想,实话实说:“只要别太多就行。太多了可吃不消。”
  王瘦子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说:“现在无论办什么事,要么送礼,要么请吃顿饭。我正好有个亲戚在市政管理局上班,咱可以让他出面,把领导请来,不就好解决了吗?”大家听了,一致反对,说:“拉倒吧,人家领导什么饭没有吃过啊,会来吃咱的饭那才怪呢。你有茅台吗?有海参、鲍鱼吗?”见此情景,王瘦子赶紧举手投降:“算我没说。”
  潘大爷一夜没有睡好,一大早起来,扫完街道,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市里一家生产窨井盖的公司,这家公司专门生产水泥窨井盖,便宜实用,潘大爷想省下请客的一顿饭钱,买个水泥窨井盖还是合算的。
  潘大爷来到厂里,说明来意,没想到厂长竟然一口回绝:“我们的窨井盖不能在本市销售。只能往外市卖。” 潘大爷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不解道:“你说什么?放着近的不卖,偏偏要卖到外地?”厂长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啊?当初刘局长就是这么定的,你看我们生产的窨井盖,虽然是水泥的,但是里面都加了很粗的钢筋,比铁的都结实,价格还便宜。”见潘大爷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厂长生出同情之心,说,“你别瞎琢磨了,这叫潜规则!赶快走吧。”
  走到门口,潘大爷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回过来提醒:“刘局长不是进去了吗?”厂长气哼哼说:“他进去了,还有后来人呀!谁敢挑战潜规则啊?”
  不过,也不能说潘大爷这一趟一点没收获,他从厂长嘴里得到一个信息,窨井盖上都有厂家的地址和电话。潘大爷来到路边,挑了一个窨井盖,一看上面果然有厂家的联系电话,他连忙掏出手机来打。
  起初,对方还以为来了个大订单,高兴得只想叫爹。当得知潘大爷只要一个时,声音都变了,马上拒绝。潘大爷苦苦哀求了半天,对方只得说:“不瞒你说,千里迢迢,我们送一个窨井盖过去,价格会很高的,你付得起费用吗?”
  潘大爷小心翼翼地问大概要多少钱。对方想了一会,说:“这样吧,过几天,我们正好往南方送货,顺便给您捎一个过去,不过价格也不能太低,就收你五百块吧。”潘大爷很干脆地答应了。
  几天后,窨井盖终于送来了,潘大爷长长地出了口气,像是完成了一项重大工程。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13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