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4g_shi_dai_de_he_yi_sheng_huo

    4G时代的“和”易生活

  • zhong_guo_zhi_zao_zao_yi_chao_yue_shan_zhai_shi_dai

    “中国制造”早已超越“山寨”时代

  • liu_ci_xin_ke_huan_xiao_shuo_yu_yu_zhou_qing_huai

    刘慈欣:科幻小说与宇宙情怀

  • tai_kong_lv_xing_he_yi_min_li_xiang_yu_xian_shi

    太空旅行和移民:理想与现实

  • sheng_huo_zai_bie_chu_de_yu_zhou_yi_yi

    生活在别处的宇宙意义

  • jiu_jing_shui_chuang_zao_le_xing_ji_chuan_yue

    究竟谁创造了星际穿越

  • ai_yu_ke_xue

    爱与科学

  • chu_zou_huan_shi_fan_xiang

    出走还是返乡

  • shi_jian_lv_xing_de_zhen_shi_he_bei_lun

    时间旅行的真实和悖论

  • xing_ji_chuan_yue_zhong_de_ke_xue_yu_huan_xiang

    《星际穿越》中的科学与幻想

  • shi_kong_zhi_mi

    时空之谜

  • xiang_jian_de_li_bai

    乡间的李白

  • hao_dong_xi-84

    好东西

  • fei_niao_xiang_yu_huan

    飞鸟相与还

  • ya_xue_fen_si_tang_ye_shi_ke_yi_xu_bei_de

    鸭血粉丝汤也是可以续杯的

  • 3d_yan_jing_he_ni_ban_shu

    3D眼镜和泥版书

  • luo_ri_fen_shen

    落日焚身

  • sheng_yin-79

    声音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89

    好消息·坏消息

  • li_cai_yu_xiao_fei-88

    理财与消费

  • tian_xia-90

    天下

  • ken_ni_ya_yu_suo_ma_li_qing_nian_dang_wei_le_de_fu_chou

    肯尼亚与“索马里青年党”未了的“复仇”

  • ha_ge_er_chu_zou_de_guo_fang_bu_chang

    哈格尔:“出走”的国防部长

  • du_zhe_lai_xin-94

    读者来信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89

    环球要刊速览

  • zhong_mei_jun_shi_ji_shu_shang_de_shi_jian_cha

    中、美军事技术上的“时间差”

  • pai_hao_yi_bu_jiao_jian_bu_ke_cui_de_dian_ying

    拍好一部叫《坚不可摧》的电影

  • hu_gang_tong_hou_de_niu_shi_ji_chu

    “沪港通”后的牛市基础

  • ren_lei_cun_zai_de_yi_yi

    人类存在的意义

  • la_fei_de_pin_zhi

    拉菲的品质

  • tai_ping_lun_nan_du_zhi_shang_de_ji_yi_yu_zhui_xun

    “太平轮”——南渡之殇的记忆与追寻

  • yi_li_tao_wan_wei_li_zhong_xin_fa_xian_xi_ju_qiang_guo

    以立陶宛为例:重新发现戏剧强国

  • ling_mu_zhong_zhi_chuan_tong_de_ling_yi_zhong_zhong_sheng

    铃木忠志:传统的另一种重生

  • xi_ju_ao_lin_pi_ke_ru_he_hua_luo_bei_jing

    戏剧奥林匹克 如何“花落”北京

  • ji_kui_bu_er_zhi_qian_li_guang_qi_feng_tian_kai_mei_rui_wei_ke_neng_jin_suo_neng

    积跬步而至千里,广汽丰田凯美瑞“为可能,尽所能”

  • guang_zhou_che_zhan_de_zui_re_tan_zi

    广州车展的最热谈资

  • sheng_shi_huang_chao_50_nian

    盛世皇朝50年

  • chao_yu_qi_jiang_xi_de_bei_hou

    超预期降息的背后

鸭血粉丝汤也是可以续杯的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大了的缘故,这些年,我的口味是越来越宅了。炖个汤,我喜欢汤里除了生姜料酒,连盐也不用放——那汤却喝得我浑身放松,越咂越是味。这是个口味直抵极限的时代,我以为,除了那些辣麻咸的重口味,也有这种至鲜至本至无的轻口味可以去挑战一下。有一次,老婆端了份鱼汤上来,我喝了一口,只说你肯定在里面加了别的东西。一问果然是,除了牛奶,她还加了点糖。我说,你究竟加了什么我说不上来,但加没加,我还是知道的。
  居家的餐桌上,居然也难逃口味上翻花样的诱惑。如果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大概想死的心都有——虽然碰到这种情况确实想撞墙。在外面折腾着勇往直前的舌尖,那是属于年轻时的狂欢吧。有口舌一时之快,有旁边人的点点帮衬,还有荷尔蒙发达时的粗野莽撞,那日子称得上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所以有人回忆青春,只好感叹,唯有爱与美食不能辜负。那估计是真戳到青春的痛点了。
  近来,再冲着记忆里那些好吃的馆子而去,收获回来的往往是失望。那些引以为惊艳的味道,龙虾里面搁面条,酸菜鱼里面也放面条,说到底,它们就是味道的叠加。它们没有过去,没有将来,唯有现在,唯有当下的爽。
  却原来,总有我这样跟不上趟的人,他们吃的只是环境,是记忆,是那些一起分食的食友。他们已一个个散落于时间的潮汐当中,那些餐具里的味道,自然跟着一起洗涤而尽。当然,总有一样味道,它似乎一直在岁月深处、在生活的某个不张扬的角落里摇曳着,时不时地会撩拨你一下。在心情低落时,在感冒初发、头痛欲裂时,去喝碗鸭血粉丝汤,来得比什么都重要。
  那汤从来就不曾变过,标准划一,上面照样浮着碧绿的香菜,只是碗里所加的鸭肝、鸭肠之类的,已越来越量化。好在,这些年生活在南京,不是白待的,总能在流水线上,突破规矩,把一碗鸭血粉丝汤也喝出点自己的味道来。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每每喝完碗里的汤,是可以端着个碗再去加汤的——在这一点,倒和国外那些洋快餐标准服务靠近了,人家那叫续杯。
  不加钱的续汤,那和乞讨有什么区别呢?当时的女友,一下子就把我的害羞扼杀在萌芽中。我们分手后,没有一个南京本地人的依傍,我照样有两次去加汤,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们的表情里并没有什么惊讶、不屑和嘲笑。有时,加汤倒在其次,关键是盛汤的阿姨总有疏漏,运气好的话,随着汤勺漏下一两个豆腐果也不是没有可能。嚼着那汤汁饱满的豆腐果,幸福感就来得那么猝不及防。在南京这么多年,外地朋友来了,总有人要我推荐个东西吃吃,我只愿意推荐鸭血粉丝汤,并且每次都嘱咐他们,是可以加汤的。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9期 | 标签: | 2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