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di_yi_ci_deng

    第一次 等

  • zhen_ni_tai_tai_de_lv_xing

    珍妮太太的旅行

  • 10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yang

    10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痒

  • er_shou_che_na_xie_shi

    二手车那些事

  • lu_zai_jiao_xia

    路在脚下

  • yu_jia_shi_jia

    瑜伽世家

  • ju_chang_hui_jia

    局长回家

  • feng_kuang_de_huo_che

    疯狂的货车

  • yan_xi

    演戏

  • san_ge_lao_tou

    三个老头

  • a_p_jian_yi_yong_wei

    阿P见义勇为

  • ju_ren_jing_shang

    举人经商

  • yuan_chu_shi_ren_deng

    远处识人 等

  • jing_shen_gan_ying_yao

    精神感应药

  • zhui_sha_ai_ren

    追杀爱人

  • cong_ming_de_jie_ke

    聪明的杰克

  • zhe_shi_liang_hui_shi

    这是两回事

  • zhe_shi_wei_shen_me_ne_deng

    这是为什么呢 等

  • yi_wu_jiang_yi_wu

    一物降一物

  • yi_pai_ji_zhi_ma_shang_kai_shi-4

    一拍即至 “码”上开始

  • ben_qi_zhu_ti_dou_zhi_gu_shi

    本期主题:斗智故事

  • wo_yao_ying_huang_jin

    我要赢黄金

  • sheng_bu_feng_shi

    生不逢时

  • xiang_xia_lao_die_ye_chao_gu

    乡下老爹也炒股

  • shen_lin_qi_jing

    身临其境

  • qiao_zhe_jiu_he_de

    瞧这酒喝的

演戏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如今组织旅游,也算员工福利之一。这不,最近朱洪标的公司,就组织他们出门玩了一趟。
  朱洪标和同事们本想趁此机会,好好休闲一番,没想到旅游团的服务质量却一塌糊涂。景点没逛几个,导游小姐却净把大伙儿往土特产商场带,不买东西就给脸色看。
  这天,他们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景点。导游小姐便给大家讲解起来:“传说几百年前这里出过一个清官,判案如神。所以当地旅游部门专门定制了一场特色演出,叫‘清官判案’,大伙儿有兴趣还可以参与互动呢。”说完指向广场。
  朱洪标一瞧,那儿果然造了一座青墙黛瓦的衙门,衙门石阶左右还各有一头活灵活现的石狮子。再往里看,“大堂”中间还摆着一张戏文里包龙图审案的案桌,外面还放着一些板凳,那是留给观众的。
  这时候,只见里头工作人员捧出一些戏服来,走到朱洪标面前,说:“这位先生,您生得天庭饱满,地廓方圆,一定是个当领导的,待会我们要演县官审案,还少一个县官的角色,就请你来扮演了!”
  朱洪标正要推辞,导游小姐连忙上前,笑吟吟道:“放心,演县官不多花钱。而且县官最好演,戏里就你的官最大,怎么演下去都由你作主!”见朱洪标在犹豫,导游小姐又道,“你别紧张,这样吧,我演师爷,就站在你身后,万一有什么事,我提醒你!”
  身边的同事听了,也跟着起哄。朱洪标一听,心想:也罢,今儿我也当回爷,于是点头答应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工作人员赶紧围上来,一边七手八脚帮朱洪标换上了官服,一边给他简单说了几句戏。等朱洪标穿戴妥当,便像模像样坐到案桌后,这时,导游小姐也换上了一身古代长衫,鼻子下面还粘了两撇胡子,装成“师爷”的角色,站在朱洪标身后。景点工作人员早已装扮成衙役,站在两边。这戏也就算是开场了。
  戏很简单,说的是一个“村姑”,提了一篮橘子在路上,碰到一个无赖要调戏她,姑娘喊救命,最后闹到了公堂,由县官审案。说是演戏,但台词大都是临场发挥。
  朱洪标刚开始还有些紧张,但他很快镇定下来,不一会,一个姑娘扮的“村姑”提着一只竹篮子大叫告状。朱洪标咳嗽一声,惊堂木一拍,叫道:“传上来!”
  于是,那姑娘便上了大堂,朱洪标看她手里的竹篮子,里面盛了十多只青皮橘子,便装腔作势喝道:“堂下何人,所告何人?”
  姑娘回答说,她在橘园采橘子,路上碰到一个无赖调戏她。
  朱洪标便又一拍惊堂木,喝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女子,把那无赖带上来!”
  几个衙役便拖长了声音喝一声“威——武——”,把那个无赖带上堂来。
  朱洪标美滋滋地想:嘿,还真像这么回事儿。于是,他又喝道:“大胆狂徒,光天化日,竟敢调戏良家女子,该当何罪?”
  那“无赖”跪在地上,一双眼睛骨碌碌一转,道:“禀报大老爷,小人买了橘子回家,路上被这女子抢了去,小人只是要讨回橘子,并没有调戏她,请青天大老爷明鉴!”
  这时,朱洪标瞧见堂下坐着的同事们发出一阵哄笑,仿佛在说:“嘿嘿,这回看你怎么审。”
  朱洪标却早已胸有成竹,他有模有样地捋了捋假胡子,模仿电视里审案的架势,一拍惊堂木,喝道:“既然橘子是你买的,那本老爷问你,这一篮橘子有多少斤重?多少钱一斤?一共花了多少钱?”
  这回,那“无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了。只听朱洪标再一拍惊堂木,喝道:“你这个二流子,调戏良家女子,反诬别人抢你橘子,来人!给我当堂重打四十板子,让这小子一生一世养不出儿子!”
  堂下同事们听了,一阵拍手叫好,听得朱洪标直得意。只见几个“衙役”吆喝一声,走上前来,压住那“无赖”,举起板子,装腔作势比划了几下。
  接着,那“无赖”便喊着“唉哟”被赶出了大堂。
  朱洪标松了口气,以为戏结束了。他正要下堂去卸妆,只听那“村姑”说话了:“民女多谢青天大老爷!”
  朱洪标心里一阵自豪,学着古戏里的包公,呵呵笑道:“不客气,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村姑”笑吟吟道:“民女为感谢青天大老爷,就代表本县乡亲们,将这篮橘子送给大老爷,以表心意。请大老爷收下!”说着,走上前,把竹篮往朱洪标手里塞。
  朱洪标哪里肯收,这时,站在朱洪标身后的“师爷”,也就是那个导游小姐,连忙上前一步,道:“老爷,这是乡亲们的一点心意,您老就收下吧,只要稍稍打赏几个钱就可以了!”见朱洪标好像听不懂自己的话,她又附在朱洪标耳边说,“这位先生,这也是这出戏的一部分,你就收下吧!再象征性地付一点钱,表示自己的清廉。”
  朱洪标问道:“象征性?付多少?”导游小姐道:“少则两百,多则不计!”
  朱洪标听了,不由心里一惊,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落入了导游和景点布下的圈套了。他知道想跑是跑不掉的,这时,他脑筋一转:不如一拍惊堂木,大声喝斥一声:“本老爷以清廉为本,你竟敢行贿本老爷,让衙役重打四十大板!”这样既拒绝了这篮橘子,还可以脱身。
  可他再一想,在这地方每天上当的人肯定不少,不收橘子肯定也过不了关。最可恨的是导游,和景点合伙算计游客,应该让她吃点苦头才是。
  于是,朱洪标眉头一皱,又坐下来,惊堂木一拍,哈哈笑道:“姑娘一番好意,本老爷可不能辜负了。但本衙门一应账册,都由师爷掌管,就请师爷收下橘子,让他打赏!”
  那“村姑”哪里想到朱洪标会来这一手,当时就说不出话来。朱洪标的同事们也看出了端倪,起哄道:“师爷付钱,师爷付钱!”
  那导游小姐一时脸红耳赤,无可奈何地伸手接过了竹篮。
  这时,朱洪标不失时机,大喝一声:“退堂!”
  堂下的同事们也跟着吼了一声:“好!”大伙儿便一哄而散了。这时,朱洪标还真找到了一种当爷的感觉呢。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2期 | 标签: | 15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