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121

    环球要刊速览

  • zao_can_li_de_zhong_guo-2

    早餐里的中国

  • ya_ya_ru_xue_ji

    丫丫入学记

  • ming_zhi_de_zuo_fa

    “明智”的做法

  • qiang_nei_kai_hua_qiang_wai_xiang

    墙内开花墙外香

  • tian_xia-122

    天下

  • ping_guo_cheng_le_yao_qian_shu

    苹果成了摇钱树

  • shen_zhen_shi_xian_gou

    深圳式限购

  • fu_ling_zha_cai_yu_er_guo_tou

    涪陵榨菜与二锅头

  • bao_lei_zhi_hou

    “爆雷”之后

  • bai_yi_si_mu

    百亿私募

  • tun_fang_wan_yi

    囤房万亿

  • heng_dian_shao_le_xi

    横店少了戏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10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85

    声音

  • shu_zi-16

    数字

  • ming_xing_tong_kuan

    明星同款

  • an_wei_xing_shi_wu

    安慰性食物

  • niu_ren_a_zi

    牛人阿紫

  • ni_neng_qu_na_li_wan

    你能去哪里玩?

  • hao_dong_xi-116

    好东西

  • shao_bing_pu

    烧饼铺

  • zhong_guo_ren_xu_yao_shen_me_yang_de_kang_ai_yao

    中国人需要什么样的抗癌药

  • zhong_guo_ren_xu_yao_shen_me_yang_de_kang_ai_yao-2

    中国人需要什么样的抗癌药?

  • zhong_guo_ren_yi_de_de_wu_da_ai_zheng

    中国人易得的五大癌症

  • fei_ai_dai_liu_sheng_cun_de_fu_za_ju_mian

    肺癌:“带瘤生存”的复杂局面

  • yi_shen_shi_yao_ai_zheng_huan_zhe_de_jue_di_qiu_sheng

    以身试药:癌症患者的“绝地求生”

  • li_zhi_zhong_ai_zheng_ye_xu_mei_na_me_ke_pa

    李治中:癌症,也许没那么可怕

  • er_tong_ai_zheng_jing_dai_yang_guang_zhao_she

    儿童癌症:静待阳光照射

  • yi_yao_qi_ye_huan_you_duo_shao_hei_tian_e_cang_zai_hou_mian

    医药企业,还有多少“黑天鹅”藏在后面

  • fei_shan_fei_e_kang_ai_xin_yao_yan_fa_zhong_de_yao_qi_ju_tou

    非善非恶:抗癌新药研发中的药企巨头

  • zhong_shu_yi_zhu_ba_tie_reng_zai_deng_dai_ge_duo

    中枢易主,“巴铁”仍在等待戈多

  • zui_hou_de_bang_bang

    最后的棒棒

  • wen_zhong_you_bian_yi_wei_zhe_shen_me

    “稳中有变”意味着什么?

  • ma_si_chun_zai_xi_li_kan_shi_jie

    马思纯:在戏里看世界

  • guan_yu_san_mao_de_di_15_hao_zuo_pin

    关于三毛的第15号作品

  • lai_zi_guo_bao_de_liu_yan

    来自国宝的留言

  • li_jie_zhan_zheng

    理解战争

  • di_wu_ci_kai_shi_kao_gu_xue_neng_gao_su_wo_men_shen_me_yang_de_wei_lai

    第五次开始:考古学能告诉我们什么样的未来?

  • fa_xian_huo_xing_hu

    发现火星湖

  • yang_guang_yu_ai_zheng

    阳光与癌症

  • liu_xue_sheng_fu_la_di_jin

    留学生弗拉迪金

  • wei_xiao_bei_hou_de_mi_mi_teng_yi_zhi_zai_teng

    微笑背后的秘密:疼,一直在疼

  • zai_shuo_yi_ze_zhong_guo_jun_shi_de_xin_wen

    再说“一则中国军事的新闻”

  • da_jia_dou_you_bing-15

    大家都有病

阳光与癌症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美剧《绝命律师》(Better Call Saul)第四季即将开播,不过观众再也看不到律师吉米的哥哥查克了,因为他得了精神病,在第三季的最后一集放火自杀了。
法國一对双胞胎兄弟患有色素性干皮症,不能受太阳光中的紫外线照射,否则会引发潜在的癌症,出门需使用防护面罩      

  查克的病很奇怪,只要周围环境里有电磁波,他就会感到浑身不舒服。这个病在欧美国家曾经很流行,但科学家们通过一系列双盲实验后发现,这是一种典型的心理癔症,因为普通电器发出的电磁波太弱了,根本无法被人体感知。不过,如果电磁波的能量足够强大,比如太阳发出的紫外线,那么人体是会感觉到它的存在的。
  人类对紫外线的耐受力有强有弱,少部分人对这种短波辐射极为敏感,只要在太阳底下待一会儿就会被晒伤,并很容易恶化成为皮肤癌。这种病早在19世纪70年代就被一名维也纳皮肤科医生描述过,并被命名为“色素性干皮症”(Xeroderma Pigmentosum,以下简称XP)。不过,由于当时的科学发展水平还很低,XP的病因在此后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都没有找到。所幸这种病的发病率很低,平均每100万个人当中只有不到4个病例,所以医学界也没把它太当回事。
  1967年,一个名叫詹姆斯·克里夫(James Cleaver)的英国剑桥大学博士毕业生来到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在该校著名的分子生物学家罗伯特·佩恩特(Robert Painter)的实验室做博士后。佩恩特刚刚完成了一项非常重要的实验,证明紫外线可以触发哺乳动物细胞的DNA修复机制。
  这件事如今已经成为科学常识,但在60年代还远不是这样。要知道,DNA双螺旋结构是在1953年才被发现的。在那之后的十多年时间里,科学家们陆续搞清了DNA复制的基本原理和遗传信息的传递方式,但因为DNA分子太大了,涉及DNA的实验技术发展缓慢,很多基本的事实都还没有搞清楚。
  佩恩特设计了一个巧妙的方法,证明了DNA修复机制的存在。他先在培养皿里培养哺乳动物细胞,然后加入用放射性同位素标记过的核苷酸(也就是大家熟悉的ATGC)。之后,他用紫外线照射培养皿一段时间,再把培养液倒掉,测量剩下的细胞里含有的放射性强度,发现比未经紫外线照射的对照组多很多。这个结果证明紫外线促使细胞启动了应急机制,利用培养液里含有的放射性核苷酸作为原材料,修补了被紫外线破坏的DNA分子。
  克里夫博士也对DNA修复感兴趣,所以才会来佩恩特的实验室继续深造。来到美国后不久,克里夫在《旧金山纪事报》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有家实验室发现体外培养的XP病人皮肤细胞对紫外线非常敏感,一照就死。克里夫突发奇想,拿着这张报纸找到佩恩特,建议后者利用同样的方法研究一下XP病人的皮肤细胞,看看是否还能观察到DNA修复过程。佩恩特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同意了克里夫的建议。“你这个想法很疯狂,但不妨试试。”佩恩特对克里夫说,“反正你只是个年轻的博士后,失败了也无所谓。”
  克里夫设法找到了几名XP病人,从他们身上采集到了皮肤细胞,做了那个实验,结果毫无疑问地证明XP病人的皮肤细胞失去了DNA修复的能力,这一点很可能就是XP病人之所以会得皮肤癌的真正原因。
  克里夫把研究结果写成论文,发表在1968年5月18日出版的《自然》(Nature)杂志上。这篇论文立刻引发了科学界的广泛关注,很多人事后回忆说,正是这篇论文让他们终于坚定地相信,癌症的病因就是基因突变。
  从这篇论文开始,很多癌症研究者纷纷把目光转向了基因研究。两年之后,也就是1970年,第一个致癌基因就被发现了,癌症的秘密终于大白于天下。
  现在想来,1968年可以被看作是现代抗癌史的元年。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不少癌症都已经被攻克,人类不再像50年前那样谈癌色变了。所有这一切都源于50年前一家实验室里的一次灵光一现,基础科学对于医学研究的贡献无论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32期 | 标签: | 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