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i_dao_mi_ma_suan_shu_ti

    一道密码算术题

  • ku_ju_hua

    苦菊花

  • yin_xing_fu_hao

    隐形富豪

  • jiu_ming_en_ren

    救命恩人

  • lan_mei_bu_ding

    蓝莓布丁

  • yong_gan_zhe_de_dan_qie

    勇敢者的胆怯

  • meng_du_xue_mei_xia_si

    孟督学没吓死

  • du_zi_chi_wan_yi_tiao_yu

    独自吃完一条鱼

  • wu_shi_wan_da_jiang_gai_gui_shui

    五十万大奖该归谁

  • a_p_song_hong_bao

    阿P送红包

  • dao_xia_liu_lv

    刀下留驴

  • san_yi_hun_qi

    三易婚期

  • fo_tiao_qiang

    佛跳墙

  • hai_xian_bu_neng_he_wei_c_tong_chi

    海鲜不能和维C同吃

  • ai_bu_shi_cong

    爱不失聪

  • zhuang_yuan_fang

    状元房

  • yao_ming_de_ma_jiang_pai

    要命的麻将牌

  • wo_yao_jian_yi_yong_wei_le

    我要见义勇为了

  • song_chao_chuan_yue_ji

    宋朝穿越记

  • bi_zi_kao_qiang

    鼻子靠墙

  • xiao_hua-12

    笑话

  • xiao_tui_li_da_zhi_hui

    小推理,大智慧

要命的麻将牌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一张决定输赢的麻将牌不翼而飞,引发了一场意想不到的悲剧……
  老汤退休后,经常和三个老哥们凑到一块儿打麻将。这不,春节刚过,吃吃喝喝走亲戚都告一段落了,老哥们几个就又窝进麻将室里开了局。说来也怪,老汤的牌技、手气一向不错,可今天几圈下来,他竟一把也没赢,输了不少钱。
  大冬天的,老汤急得额头渗出汗来,平时输点钱也就罢了,偏偏这次不能啊,明天老娘要进医院动手术,医院让交四万块钱的押金。老汤七拼八凑才凑够数,本想着下午打场牌,多少挣点钱回回血,没想到非但没赢,还把老娘的手术费输了个缺口,这叫什么事儿嘛!
  正当老汤心急如焚,嗨,运气回来了,他摸了副绝好的牌。
  老汤听的牌是二饼,而这二饼是“大绝”,先前有人打出一张二饼被碰过了,所以这最后一张二饼就叫“大绝”。不仅如此,这副牌还是清一色,是副大得不能再大的牌啦!老汤估了一下,如果自摸,不仅前面输的钱都能回本,还能有进账,可谓一把定乾坤。
  这时轮到老汤摸牌了,他伸手抓过牌,先不急着看,中指一靠、一摩挲,顿时心花怒放:二饼!打了多少年麻将了,万万不会摸错!
  峰回路转啊,柳暗花明啊,老汤忍不住大喝一声:“清一色,大绝!”说着,他把手里的牌往桌上重重一拍。谁知意外出现了,老汤太过激动,手劲儿使大了,那张牌在桌上一弹一蹦,没影了。
  其他人齐声问道:“什么清一色大绝?”老汤忙不迭地说:“二饼啊,瞧,我自摸了!”说着他推倒牌,大伙儿一看,果然独叫一张二饼,清一色大绝无疑。
  有老哥们说了:“你说自摸就自摸?牌呢?总得亮亮相吧!”
  说得也是,老汤只得伏下身四处找,可出怪事了,他把不大的房间角角落落全找了个遍,愣是连那张“二饼”的影子都没瞧见。
  老汤直起腰,抹了抹脸上又渗出的汗,说:“我说各位,我老汤是说假话的人吗?这样好了,你们手头有没有二饼?台面上剩下没摸的牌里有没有二饼?咱们大家只要理理牌,就知道我刚才扔飞的牌就是二饼了,是不是?”
  大家一听有道理,就认真地理起桌上的麻将牌来,果然,唯独缺一张二饼。老汤得意了,说:“这回信了吧?”这么一来,有两个老哥们点点头,便认了输赢,嘴里不禁感叹:“乖乖,这牌少有!”
  老汤正高兴,剩下还有个老哥们,叫老李,他冷不丁开腔了:“等等,话可不是这么说,你说自摸大绝,但总得让我看到牌才是啊,人熟理不熟,我这话没错吧?”
  老汤一听生气了,他知道老李这会儿阴阳怪气是什么意思。原来老汤的侄子娶了老李的侄女,说起来这门亲事还是二老在麻将桌上促成的。谁知最近出事了,小两口闹了矛盾,要死要活的。被他们这么一闹腾,连带着老汤和老李的关系也尴尬起来,站在各自的立场上,两人还斗过嘴。
  现在听老李这么说,老汤冷笑两声,说:“老李,你这是话里有话吧?我说那张牌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要是你藏起来了,你让我到天上找不成?”
  老李把眼睛一瞪,气得半天说不出话。另两位觉得老汤把话说重了,正要劝和,谁知老李猛地一下站起来,一把脱下羽绒外套,扔在地上,接着他脱了羊毛衫、羊毛裤、保暖内衣……连鞋子、袜子都脱了,就剩了条短裤衩。他把衣裤上的口袋里子都扯了出来,气鼓鼓地说:“姓汤的,你来检查检查,看我姓李的是不是那种小人!”
  要知道现在还在正月里,是能冻死人的天气呢,屋里又没空调,老李这一招是给老汤脸色看哩!
  另两位老哥们连忙苦劝老李把衣服穿起来,老李冻得脸发紫,就是不肯穿。老汤一脸尴尬,但他也是倔脾气,就是不肯说软话,两人都摆着臭脸,僵持在那里。就在这时,门“咚”的一声被用力撞开了,大伙吓了一大跳,再一看,老汤的老婆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她朝老汤尖厉地大叫:“你个死老头呀,咱老娘突然发病,快不行啦,你、你还有心思打牌?”
  老汤大惊,转头就往家跑,一边跑一边心脏“突突”直跳,脑门上的几条青筋崩得通红。离家门还有段路呢,就听到家里哭声一片,老汤本来血压就高,一听哭声,脑袋“嗡”的一下就炸了,等他跌跌撞撞跑进门,老娘已闭了眼。
  因为打麻将,竟然连亲娘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老汤再也撑不住,眼前一黑,仰面就倒。家里人亂成一团,急急忙忙送老汤去医院,可还没到医院,老汤就不行了,因为突发性脑溢血而断了气。
  老汤这一走,另外三个老哥们可就傻眼了,个个自责得不行:要不是哥几个打麻将,误了老汤的事,老汤也就不会突然送了命呀!最自责的还是老李,分明是人家老汤自摸,自个儿至于故意气他吗?可真要怪,还得怪那张消失的二饼,好端端的,那张要命的“二饼”究竟飞到哪儿去了呢?
  日子一晃入夏了,三个老哥们又找了搭子打麻将。这天,他们正玩得起劲,老李觉得热得慌,其他人抬头看看,屋里不是有吊扇嘛,开呀!老李伸手一扭吊扇开关,慢慢地,吊扇转起来了,可是还没等到凉风,“啪”的一声,先有东西撞到了墙上,大伙儿闻声一扭头,定睛一看,是张麻将牌。
  老李拾起来就是一声惊叫,声音恐怖得不得了,另两个老哥们接过来一看,也不禁喊出了声。老李懊悔得直跺脚,因为这张牌不是别的,正是那张二饼!
  第二天,在老汤的墓前,三个老哥们决定把这张二饼烧了,老李甚至带来了汽油,咬牙切齿地非得把这张二饼烧得尸骨不留。老李一边烧一边哭:“我这算什么朋友嘛,狗屁都不如!”
  (发稿编辑:丁娴瑶)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1期 | 标签: | 93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