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wu-tai-de-you-huo

    舞台的诱惑

  • zhong-guo-hao-sheng-yin-ru-he-chang-xiang

    “中国好声音”如何唱响?

  • shao-nan-shao-nv-de-yin-le-da-meng

    少男少女的音乐大梦

  • ge-xing-dai-zhe-he-tong-zai-tian-shang-fei-xiang

    歌星带着合同在天上飞翔

  • huang-se-ling-qi-shan-shang-de-yao-zi

    黄色领骑衫上的药渍

  • gao-ping-shi-jian-bei-hou

    高平事件背后

  • bu-sha-hou-niao-de-yi-ben-hu-tu-zhang

    捕杀候鸟的一本糊涂账

  • duo-yuan-hua-li-xiao-xi-na-mu-biao-yi-zhi-xue-sheng

    多元化立校,吸纳目标一致学生

  • tian-kong-cai-yuan-zhu-sheng-xuan-de-dou-shi-tian-yuan-meng-xiang

    天空菜园:朱胜萱的都市田园梦想

  • zhong-guo-jing-ji-de-jin-xi-yuan-you

    中国经济的近喜远忧

  • zhong-guo-jia-ju-zai-xi-fang

    中国家具在西方

  • ye-yan-qi-de-huan-jing-wen-ti

    页岩气的环境问题

  • qin-li-qin-wei-de-ping-ban-lu-xian-zhi-zheng

    亲力亲为的平板路线之争

  • wei-lai-fei-ji-jiang-zhi-hui-fei-xing

    未来飞机将“智慧飞行”

  • di-mi-qi-zhong-de-que-chao-xin-xing-shi-chang-gong-lue

    低迷期中的雀巢新兴市场攻略

  • ri-jian-shi-wei

    日渐式微

  • wu-zhong-guai-shou-zai-bie-chu-de-qing-chun-qi

    《屋中怪兽》:在别处的青春期

  • zhi-mian-zi-ji-zuo-bu-dao-xu-yao-hen-da-de-yong-qi

    “直面自己‘做不到’,需要很大的勇气”

  • xing-fu-jia-yuan-yong-dian-ying-shi-xian-wu-tuo-bang-de-meng

    《幸福家园》,用电影实现乌托邦的梦

  • zhong-fan-mei-hao-nian-dai

    重返美好年代

  • yi-ge-hao-gu-dong-shang-bu-ying-gai-zhi-shi-zuo-mai-mai

    一个好古董商不应该只是做买卖

  • benoit-yi-jian-xiao-can-guan-de-bai-nian-jia-zhi

    Benoit:一间小餐馆的百年价值

  • he-yi-ping-1966-nian-de-xiang-bing

    喝一瓶1966年的香槟

  • yi-da-li-shen-pan-shui-wei-di-zhen-fu-ze

    意大利审判:谁为地震负责?

  • wen-hua-shi-xue-jia-ya-ke-ba-zan

    文化史学家雅克·巴赞

  • j-k-luo-lin-ou-fa-kong-que

    J.K.罗琳:《偶发空缺》

  • zhong-chan-jie-ji-sheng-huo-da-quan

    中产阶级生活大全

  • pao-kai-gang-gu-kan-a-gu

    抛开港股看A股

  • shi-jian-wei-du-shang-de-dui-cheng-yu-yan-zhan

    时间维度上的对称与延展

  • xin-xing-tang-niao-bing

    新型糖尿病

  • ji-shi-shi-you-zha

    即使是油渣

  • lin-de-sai-ji

    林的赛季

  • ri-ben-bing-qi-tui-yan-bei-hou-de-xuan-ji

    日本“兵棋推演”背后的玄机

  • huan-qiu-yao-kan-su-lan-85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18

    读者来信

  • e-luo-si-zhan-lue-he-li-liang-yan-xi-de-yi-yi

    俄罗斯:战略核力量演习的意义

  • li-ba-nen-zai-xu-li-ya-wei-ji-de-yin-ying-xia

    黎巴嫩:在叙利亚危机的阴影下

  • tian-xia-81

    天下

  • xiao-fei-li-cai-39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2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3

    声音·数字

  • si-lan-qiu-chang

    “屌丝”篮球场

  • yuan-fang-de-guan-dian

    元芳的观点

  • zhong-nian-nan-ren-de-wei-hai

    中年男人的危害

  • hao-dong-xi-79

    好东西

  • feng-xian-de-zhen-xiang

    风险的真相

  • fang-shou

    放手

意大利审判:谁为地震负责?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审判
  最近,地震学界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2010年6月,意大利检察官法比奥·皮祖蒂(Fabio Picuti)首次公布了对6名意大利科学家和1名政府官员的指控,这7人是意大利预防重大风险国家委员会的成员。检察官在起诉书中指控7名被告在2009年拉奎拉地震发生前发布“不准确、不完整且自相矛盾”的信息,当地政府和居民因此未能及时采取疏散措施,最终导致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经过长达一年的30次听证,2012年10月22日,法官当庭以“过失杀人罪”判处这7人6年监禁,7名被告终身不得担任公职,并下令被告支付庭审费用和赔偿金。7名被告需要向幸存者和居民赔偿大约900万欧元。依照意大利法律,被告有两次上诉权利,其间不用入狱。
  判决结果让众多全世界的地震学家“无比震惊”,觉得“荒谬至极”。英国《卫报》打出了《从伽利略到拉奎拉地震:意大利科学受审判》的标题,把意大利科学家比作伽利略;更有甚者称,“这件事发生在烧死布鲁诺的国家没什么奇怪”。
  科学界大多数人都支持意大利科学家,之前曾有50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界人士联合签名,给意大利总统拿波利塔诺写了一封公开信。今年10月25日,英国皇家学会和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表联合声明,对意大利地方法院表示抗议。声明说,科学家不可能在所有时候都能提供简单清楚的答案,应该营造一种允许科学家理性地提供建议的环境,而不是动辄让他们为相关预测和判断负责。
  国际地震工程协会(IAEE)也计划发表一份声明支持意大利科学家,声明由往届主席普拉特(Polat Gulkan)撰写。日本知名地震专家片山横雄教授曾担任该协会的主席,他告诉本刊:“地震科学不是神奇的工具,让任何人都可以说出一个确定规模的地震发生时间和地点。这7名被告都是各自领域受人尊重的专家。我们认为,此事建立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判决,负责任的科学家从此将不敢冒着职业声誉的危险来解释火山活动信号,或者飓风可能带来的影响,更不要说冒着影响个人生活的危险了。自然的力量让他们很难预测,本质上是不可预测的。”
  他表示,很难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日本。“在日本,地震学家和工程师也经常被媒体指责,尤其是没有预报出去年的‘3·11’福岛地震,再往前是没有预测到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但是人们普遍都知道这方面的研究是不完善的,总体来说,日本人民在这方面是宽宏大量的。”
  地震
  2009年4月6日,当地时间凌晨3点32分,意大利中部地区阿布鲁佐发生里氏6.3级地震,震源深度为10公里,阿布鲁佐首府城市拉奎拉位于震中。该场地震造成至少309人死亡,1500多人受伤,约2万幢建筑被毁,另有数以万计的人无家可归。
  拉奎拉位于亚平宁山脉最高段大萨索山西麓,距罗马东北约100公里处,建造在古老的河床上。地震在拉奎拉的历史上留下很多痕迹,1315、1349、1452、1501、1646、1703和1706年都曾遭受过地震袭击,其中1703年横扫意大利中部大部分地区的地震,曾一度摧毁了这个城市,造成约5000人死亡。自2008年10月起,数十次地震袭击了拉奎拉和阿尔泰诺河谷周边地区。2009年前3个月,群发性地震持续不断。
  这里的人们长期以地震为伴,养成了躲地震的文化。2011年11月《自然》杂志刊发了一篇名为《科学家被审判:有罪?》的文章,采访了48岁的当地居民文森佐·维多利尼(Incenzo Ittorini)。他说:“每当地面摇晃,哪怕是很轻微的晃动,父亲都要召集我们一起跑出房子,我们会走到附近的一个小广场,兄弟四人还有母亲会睡在车里,父亲站在外面和别人家的父亲一起抽烟,直到第二天早晨。”
  4月5日晚上23点之前,拉奎拉发生了一次短暂的3.9级地震。维多利尼和妻子、女儿一起争论是否要在屋外度过当晚。由于政府官员之前对记者说近期没有危险,而且科学界也表示小震会降低大地震发生的概率,于是,维多利尼劝说家人留在公寓里。6日凌晨地震来袭时,他们三人在床上挤成一团。他家那幢建于1962年的钢筋混凝土公寓楼瞬间崩塌,妻子和女儿遇难,维多利尼6小时后被人从碎石堆中拉出来,他受了伤,但是还活着。
  维多利尼说:“那天夜里,拉奎拉所有老人在第一次地震后都跑到外面,而且后来一直待在外面。而正是我们这些习惯于使用互联网、电视和相信科学的人却待在房子里没动。”他说:“这不是针对科学的审判,但是我有一种被科学出卖的感觉。他们不了解情况,这是问题;他们不知道怎样通报所了解的情况,这同样是问题。”
  拉奎拉的遇难者家属和检察官一致认为,审判和预测地震的能力无关。检察官皮祖蒂说:“我知道他们不能预测地震,指控的依据不是他们没有预测出地震。作为公职人员,他们应当恪守法律规定的职责,评估和描述拉奎拉存在的危险。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
  就这一点,也有不少地震学家支持检察官的意见。加拿大蒙特利尔理工学校地质学家嵇少丞对本刊记者说:“如果因为他们没能准确预报地震而判刑,那是冤枉他们。意大利科学家的问题在于,他们说不会地震是缺少科学依据的。既然不能预报地震,也就意味着不能预报不地震。他们违反了科学应有的说真话、讲真相的原则,从这个角度,我支持他们有罪。”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哥伦比亚大学拉蒙特·道尔蒂地球观测站的地震科学家约翰·马特尔(John Mutter)。他告诉本刊:“这些人不该坐牢,但是应该被罚款或者被谴责,因为他们本来该说明一些事情,而不是他们实际所说的那些。仅仅一句‘不要担心’是无济于事的。需要提醒人们做好防震练习,如果觉得房子在震动,就应该跑到室外去,或者躲在桌子或门框下面,要尽量拯救生命。”
  会议
  向媒体表示近期不会发生地震的官员是当时的民事保护部门副主任博纳多·伯纳迪尼斯(Bernardo Bernardinis)。地震前一周,也就是3月31日,国家预防重大风险委员会的成员在拉奎拉召开了特别会议,他参加了此次会议。
  与会的6名科学家评估了之前对当地居民造成恐慌的群发性地震,后来他们都被起诉了。会议中被问到目前的群发性地震是不是类似1703年大地震的前兆时,根据会议记录显示,被起诉人之一、意大利国家地球物理研究所当时的负责人恩佐·博斯基(Enzo Boschi)称:“短期内再发生1703年大地震不太可能,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
  会后,两名参与会议的委员会成员——罗马第三大学的弗朗哥·巴贝利(Franco Barberi)和民事保护部门副主任伯纳迪尼斯,以及拉奎拉市市长马西莫·西亚莱特(Massimo Cialente)和阿布鲁佐民事保护部门的一名官员一起,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宣布研究结果。此次新闻被意大利电视台播出,后来成为起诉案件的具体内容。采访中,伯纳迪尼斯称,拉奎拉目前的地震形势“相当正常”且“不构成危险”,他还补充说,“科学界向我保证,由于能量的连续释放,现在的情况反而是有利的”。当时一名记者问:“那我们应该安心享用杯中的美酒?”伯纳迪尼斯则回应道:“正是如此。”
  伯纳迪尼斯不是地震专家,而是一名液压工程师。委员会其他5名成员均没有参加新闻发布会,他们事后纷纷否认自己断言“不会发生地震”这样的说法。其中意大利国家地球物理研究所国家地震中心主任朱里奥·塞尔瓦吉(Giulio Selvaggi)和热那亚大学的克劳迪奥·伊娃(Claudio Eva)告诉检察官,他们强烈反对群发性地震能释放地震应力从而降低大地震概率的言论。在地震学家看来,这个说法是没有依据的。据检察官说,官方记录里没有提到关于能量消解的观点。被起诉的科学家指出,伯纳迪尼斯是在会议前就发表了这样的言论。而伯纳迪尼斯的律师则坚持认为,他的公开言论反映的完全是委员会科学家告诉他的内容。
  塞尔瓦吉称,会议上传达的科学信息仅仅是安抚性的。“如果你生活在拉奎拉,即使没有群发性地震,你也绝不能说‘没问题’。在高危地区绝对不能这么说。”博斯基则表示,他根本没有被邀请参加会议之后的新闻发布会,直到返回罗马才知道这件事。这让他很愤怒:“没有能找到哪怕是一条证据,证明我说过‘保持冷静,不要担心’。数年来我一直指出,阿布鲁佐是整个意大利地震最高危的地区。就好像我突然变成了一个笨蛋,我竟然被指责玩忽职守。”
  检察官称,住房的脆弱性应该是委员会进行风险评估时重点考虑的,但会议几乎没有讨论当地建筑物的脆弱性,或者任何告知居民面临大地震时该怎么做的具体建议,因此没有尽到“避免或尽量减轻伤亡和损害”的法律义务。皮祖蒂说:“这不是建筑物全都抗震的东京,这是一座中世纪古城,危险程度很高。”1999年,巴贝利曾对意大利南部抗震性较差的公共建筑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普查,根据原告的起诉书显示,该调查指出,拉奎拉超过550幢砖石建筑物在大地震发生时有中高程度的倒塌风险。面对这样的风险却没有提醒居民做好防震准备,这成了一部分人认为意大利科学家有罪的原因。
  “研究地震的人除了有搞地球物理研究的,还有搞抗震研究的,需要对城市的各种建筑进行评估。参与会议的研究人员里有从事抗震风险评估的科学家,他们就这一点没有提出任何建议是不对的。”嵇少丞告诉本刊。
  因为具体的庭审过程没有公开,很多细节人们无法得知。“目前信息多是新闻和网络上的,有可能不准确,所以很多事情无法判断。我个人的看法是,这些科学家是否有责任,只要去看其职责是否包含了发布地震预报的任务就可以了。就我所知,科学家没有对公众发布结果的职责,他们的意见只能是政府职能部门的参考资料。”王自法告诉本刊,他以前在国内做抗震预防研究,曾任中国地震局工程力学研究所所长,目前是美国再保险公司Validus的首席分析官,主要职责是帮助公司评估世界范围内的巨灾风险,包括地震、飓风、海啸等自然灾害。从某些角度来说,他认为科学家成了政府部门的替罪羊。
  传言
  后来,拉奎拉的大部分人认为,3月31日召开的会议实质上是一次公关活动,让人们不要相信不可靠的地震预报,以安抚民心。但是,为什么要召开这样一次会议?
  当时出现了一名叫加帕奥罗·朱利安尼(Giampaolo Giuliani)的“地震预报专家”,他于2010年退休,之前在附近的国家核物理研究所格兰萨索实验室工作,这个实验室位于地下,研究中微子、暗物质等等。1999年,朱利安尼听到俄罗斯科学家曾在土耳其东部地震发生前观测到氡气出现异常的消息,这个消息激起了他的浓厚兴趣,于是他转到隔壁的国家地球物理学与火山学研究所的实验室工作。国家地球物理学与火山学研究所是意大利的地震研究中心,总部设在罗马,由恩佐·博斯基博士领导。
  朱利安尼在整个地区安装了4台自制的氡探测器,试图用氡气排放波动来预测地震。他建立了一个网站实时发布测定的氡气数据,接受记者采访,在非正式的手机网络上发布小地震活动的预报。
  朱利安尼的非官方预报的传播使公众惶恐不安。博斯基的律师梅兰德里说,朱利安尼一直在吓唬当地居民,政府于是在当年3月30日发出禁令,禁止朱利安尼发布预测信息。
  那么,朱利安尼究竟有没有成功预测地震?
  大地震前的小震大多发生在拉奎拉南部30英里处一个叫作苏尔莫纳的小城附近。朱利安尼曾告诉苏尔莫纳市市长,6~24小时内将发生地震。虽然意大利民防局试图淡化这一预测,当时苏尔莫纳的一些居民曾一度撤离,发现没事时又重返家园。但没过几天,地震就袭击了附近的拉奎拉。
  朱利安尼的预测于是引发了一场争论:究竟是他准确预测了地震,还是时间上的偶然巧合?
  学术界似乎都不认为他准确预测了地震。意大利国家地球物理学和火山学研究所的首席科学家瓦尔纳·马尔佐基说:“不可能将功劳算在他头上。上周内什么也没有发生,接着,地震在另一个地方发生了!”
  加利福尼亚灾害研究中心的负责人约翰·朗德尔表示,以氡气浓度为指标,已经太多次谎报地震,因此,其预测方法远称不上“可靠”。氡气释放或许和地质事件有关:地震会释放氡气和其他地气,但问题是,除了大地震之外,许多其他事件也会释放氡气,包括降雨或大气压变化。
  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地震中心主任汤姆·乔丹说:“这种事经常发生。人们根据不同理论进行各种各样的预测,总是很难评估。”
  美国劳伦斯·利弗莫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肖恩·拉尔森说:“我对此很怀疑。从上世纪70年代起,科学家就一直尝试用氡气浓度来预测地震,但是,至今没有找到氡气浓度是地震前兆的确切证据。”
  事后,科学家也觉得,这个时间召开会议其目的是为了平息氡气预测地震所带来的传言。博斯基说,当时会议的气氛不同寻常,委员会会议通常是封闭式的,但是当时有十几名当地政府官员和其他非科学界人士出席这次一小时的短会,他感到非常惊讶。
  结语
  这场审判仍然没有结束。7名被告已经决定上诉。
  “如果最终他们真的被判定有罪,这是一种悲哀。”王自法告诉本刊,“如果因为科学家的意见和未来不相符而治罪,那么所有不确定的东西都不能说了,科学研究就无法前进。”
  而嵇少丞则认为这会给科学界带来一些好的转变,他告诉本刊:“意大利的判决从另一个角度说是个进步,这会让科学家对自己说的话更加负责。今后科学家应该思考如何和媒体对话,如何向公众传达自己的见解。”
  片山横雄则对本刊说:“拉奎拉地震的发生是悲惨和令人遗憾的,但是这有很多其他原因,包括按照公认的准则建造和设计的现代建筑也崩塌了。我们不能惩罚不应该承担责任的人,以此来平息公众的愤怒。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吸取正确的教训,以便在未来发生这种类型的灾害时避免再出现遇难者。”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4期 | 标签: | 1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