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i-yu-zheng-fan-lan-yu-te-da-hao-zi-wo-le-guan-zhu-yi-de-pian-jian

    抑郁症泛滥与特大号自我 乐观主义的偏见

  • le-guan-zhu-yi-de-pian-jian

    乐观主义的偏见

  • le-guan-zhu-yi-de-liang-mian

    乐观主义的两面

  • ji-shu-ru-he-shi-ren-le-guan

    技术如何使人乐观

  • na-xie-le-guan-de-wen-xue-xing-xiang

    那些乐观的文学形象

  • bei-guan-zhu-yi-ji-cheng-guo

    悲观主义及成果

  • ha-yi-da-yi-yuan-xue-an-shou-hai-zhe-yu-xing-xiong-zhe

    哈医大一院血案:受害者与行凶者

  • jin-yan-jie-yan-he-kong-yan

    禁烟、戒烟和控烟

  • fa-guo-da-xuan-sheng-fu-nan-liao

    法国大选 胜负难料

  • xiao-e-dai-kuan-de-shen-zhen-shi-yan

    小额贷款的深圳试验

  • zhu-zhe-qin-chu-zou-he-hui-gui

    朱哲琴:出走和回归

  • bei-jing-nong-fu-shi-ji-ruo-da-de-shi-jie-yi-xiao-zhang-fan-zhuo

    北京农夫市集:偌大的世界,一小张饭桌

  • wen-zhou-shi-yan-tian

    温州试验田

  • xiang-yu-ma-si-te-li-he-te

    相遇马斯特里赫特

  • wei-nano-sim-er-zheng-chao

    为Nano-SIM而争吵

  • bu-jiang-luo-ji-de-lan-bo-ji-ni

    不讲逻辑的兰博基尼

  • gao-bie-gao-zeng-chang-yu-hai-er-de-gao-duan-ding-yi

    告别高增长与海尔的高端定义

  • cong-ming-hua-zhong-ting-jian-de-biao-xi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 ting-shuo-guo-mei-ting-guo-xu-xiao-feng

    听说过,没听过徐小凤

  • yi-chang-yong-bu-ting-xie-de-bao-feng-yu

    一场永不停歇的《暴风雨》

  • yu-gao-pian

    预告片

  • duo-xi-lai-wei-en-hun-he-dong-xi-fang-wen-hua-de-she-ji

    多希-莱维恩:混合东西方文化的设计

  • yuan-yuan-she-jiao-cheng-ren-li

    元媛,社交,成人礼

  • xiao-en-huai-te

    肖恩.怀特

  • nan-pei-san-jian-ke-de-jue-di-fan-ji

    男佩三剑客的绝地反击

  • ji-duan-nian-fen-li-de-hao-jiu

    极端年份里的好酒

  • ning-xia-zhong-guo-pu-tao-jiu-guo-ji-ren-ke-de-xin-kai-shi

    宁夏:中国葡萄酒国际认可的新开始

  • si-kao-qing-xi-du-da-jian-ce

    思考清晰度大检测

  • na-xie-xing-ge-nei-xiang-de-niu-ren

    那些性格内向的牛人

  • gao-zeng-chang-de-tian-hua-ban

    高增长的天花板

  • mi-ma-zi-de-mi-mi

    密码子的秘密

  • sai-rou-ji

    塞肉记

  • ta-jiu-shi-xi-wang

    她就是希望

  • zao-dao-dan-huan-shi-zao-jun-jian

    造导弹,还是造军舰?

  • huan-qiu-yao-kan-su-lan-9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39

    读者来信

  • ji-xu-kong-jian-de-e-mei-fan-dao-wen-ti

    急需“空间”的俄美反导问题

  • ai-e-bian-jing-zheng-duan-nan-yi-ping-jing-de-fei-zhou-zhi-jiao

    埃厄边境争端:难以平静的“非洲之角”

  • tian-xia-9

    天下

  • li-cai-yu-xiao-fei-7

    理财与消费

  • hao-xiao-xi-huai-xiao-xi-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7

    声音·数字

  • qu-ming-zi

    取名字

  • zhai-nan-wang-wu-yu-tian-shi

    宅男王五与天使

  • dong-xue-yue-du-zhi-nan

    “洞穴”阅读指南

  • kuang-ren-xiao-ji

    狂人小记

  • hao-dong-xi-9

    好东西

  • ge-ge-de-gu-shi

    哥哥的故事

抑郁症泛滥与特大号自我 乐观主义的偏见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2012年春节,剧作家柏邦妮在微博发起一个活动,名为“老女孩对小女孩说”,她希望参与者贴出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对那时候的“小姑娘”说上一两句话。本来她以为这个活动能有100来人参加就相当不错,不料最终有500多人参与。让柏邦妮印象最深的一个参与者贴出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她坐在妈妈怀里的老照片,另一张是她的女儿出生了,妈妈抱着外孙女的照片,姿势一模一样。还有一位参与者,贴出的就是照相馆里的一张旧照,图片说明写得清楚,这是父亲去世后不久拍的,她刚在学校里获奖,专门到照相馆拍一张照片留念。柏邦妮说:“每个小女孩都会长大,但我相信,她们长大后,那个小女孩还与她们是一体的。我小时候看过一本童话故事叫《长袜子皮皮》,皮皮热情善良,力大无穷,胆大妄为,乐观,有很多鬼点子,我想保持长袜子皮皮的那股劲儿。”
  柏邦妮自认是个乐观的人。“我妈妈就是个乐天派,穿高跟儿鞋,永远风风火火兴高采烈,从小就教育我,不要总抱怨,不要牢骚满腹,不要让别人为你担心,要活出精气神儿。我一直遵从这样的教诲,其实,现在生活中,我们都愿意接触那些正能量的人,害怕感染上太多的负能量。我们在微博上玩得不亦乐乎,看别人都莺歌燕舞的,看完之后可能顾影自怜。其实,好多人都有自己的苦处,但只愿意把自己高兴的那一面展现给别人看。”
  不知道从何时起,年轻人愿意使用“正能量”、“负能量”这样的词,他们觉得自己像是在打游戏,能量有限,战斗力那格总应该是满的。positive,正面的,阳性的;negative,意思是“负的、消极的、阴性的”。Lady GaGa有一首歌叫做《乐观主义者》,歌词大概是这个意思——你就是总抱怨的负能量,你就是这样的悲观主义者,你的杯子有一半总是空的。我可真厌恶你这德行,我的杯子有一半是满的,我的天空永远不是灰的。我是乐观主义者,我充满了正能量。你可真衰,你可没有我幸运,你可别用你的负能量影响到我。
  柏邦妮把自己的微博当成一个传递“正能量”的地方,她讲自己的朋友欢聚,讲买菜做饭,分享自己的美好记忆——“夏夜我们去听相声。特小的剧场,挤得满满。一爷们把一胖娘们抱在腿上看,真叫浪漫。有人带着半只西瓜进场,一边看一边吃。场上场下欢乐一片。看到一半,卖票的大婶进来问:有一三花流浪猫,挺好看,谁能给带走?”她的“粉丝”也会与她互动,向她倾诉自己的故事——正月十六出了车祸,眼睛缝了3针,这几天病房成了家庭聚会的好地方。没有想到股骨头坏死的公公也去医院看望,当他一瘸一拐地出现在门口时,我一下想起了我去世的爸爸,他慈爱地说:我闺女缝了几针,越发看着俏皮了。
  从某个角度说,柏邦妮的微博与美国作家Amy Spencer的博客有相似之处。斯宾塞的著作包括《光明起来:100条快乐办法》、《半个橙子乐观主义》等等,她传递正能量的方式有手机APP,你打开苹果手机,就能从下载的软件中找到一条乐观处世之道。她的博客则以每周一篇文章的频率讲述“乐观的注意事项”,关于“交谈”,她有这样几条法则——称呼别人的名字,让他们感到温暖,让他们因你的在场而感到舒适、感到有价值,暂时忘掉辞令,而专注于你能让别人产生什么样的感觉。
  那些鼓励人们乐观并且想让人们快乐起来的教条,都显得肤浅。比如——生活中有什么不好的状况发生时,不要总分析到底哪儿出了毛病,试着去想想生活中那些美好的东西,想想那些让你像个孩子似激动的东西。这些肤浅的教条会让人想起幽默作家唐·马奎斯(Don Marquis)的话,他说:“一个乐观主义的家伙,就是那种没什么生活经验的人。”假如一个乐观主义者被鳄鱼咬掉了一只胳膊,他会这样宽慰自己:以后再也没人会问我,你怎么会是一个左撇子这样的问题了。而那些认识到生活艰难、世事悲凉的人,再以乐观的态度面对问题,就会显得更加智慧,昌西·迪皮尤(Chauncey Mitchell Depew)有一句名言——悲观主义者认为所有女人都是坏女人,乐观主义者希望这是真的。罗伯特·布洛尔特(Robert Brault)也有一句名言——你怎么告诉一个乐观主义者,他快乐的一生是个错误呢?
  从古至今,乐观和悲观的问题被反复讨论。今天,经济学家也加入阵营,思考怎么才能让人快乐一点儿。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卡罗尔·格拉汉姆(Carol Graham)发布报告称,失业和经济衰退的确会使人感到痛苦,但经济进一步衰退,周围失业的人越来越多,失业就显得不那么痛快了。这位学者用严格的统计与分析得出结论——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乐与悲从来是一个相对概念——比你的仇人或邻居有钱,其幸福感超过成为一个大富翁。2002年,经济学家艾达·费雷里-卡博内尔(Ada Ferreri-Carbonell)和保罗(Paul Frijters)在德国进行研究,了解收入变化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他们把满意度从0到10评分,其结果是,要让德国人对生活的满意度平均增长一个分值,需要让他们的平均收入增长800倍。这篇名为《幸福测定:满足度计量方法》的论文给出结论——政府应该想办法让人们高兴,对生活感到满意,而不能只靠增加收入,人们高兴了,反过来可以增强经济表现。英语俗语中有“面包和马戏”一词,指政府安抚老百姓的剂量。普林斯顿大学一教授说,他的研究表明,美国股票市场的表现,受情人节来临的影响,比之受失业率上升的影响要大,在“面包和马戏”的世界,人们真的会关注马戏而扔掉面包。
  《外交政策》杂志有一篇文章专门讨论“乐观”与国家政策,文章说,许多政府都打算把“幸福”当成一种指数来测量国民的生活质量。法国总统萨科齐建议,传统的经济指标应该加上幸福感。英国新经济基金会的查尔斯·西福德(Charles Seaford)提醒,澳大利亚、德国、厄瓜多尔、西班牙、意大利都在参照法国的做法,将幸福感当成国民生活的一种指标。英国工党的顾问甚至说,幸福感数据应该取代GDP成为衡量国家进步的标准。这篇文章说,那些经常面带微笑的人,那些睡觉睡得更好的人,那些自我感觉幸福的人,活得更好,活得更长。每天上下班的时间短一些,能享受更长一点儿的假期,都会让人们快乐。快速经济增长能让一国之人都感觉良好,但影响人们幸福感的,更多的是日常琐事和生活中细节的快乐,这些都不是那些政策制定者所能关心的问题。
  老实说,我们所面临的现实,没有多少能让我面带微笑、乐观向上的理由。我们为资产发愁,为教育发愁,为医疗发愁,为社会不公而悲哀,但我们总要学着乐观一点儿。健康问题专家说,乐观是一种学习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们要学会积极的看待生活,发挥自己的“正能量”,这样才能减少压力,有益身心。哈佛大学的一项调查说,那些在平均年龄25岁时乐观向上的学生,他们到了45至60岁这个年龄段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生活状态,而另一些悲观倾向严重的学生,在中年阶段遭遇更多的健康问题。这份调查将“乐观主义”的好处列出了一个清单——更好的身体状况,更大的成就,更坚强的意志,精神健康,更长寿,更少的压力。在乐观主义者看来,“进一步退一步”就是在跳Chacha舞。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