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9年第13期2019年第12期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意林》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20期2019年第19期
2019年第18期2019年第17期
2019年第16期2019年第15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3期2019年第12期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 jiao_liao_huan_zai_chang_ge

    鹪鹩还在唱歌

  • tong_nian_qing_shi

    童年情事

  • nian_ling_de_ge_de_ba_he_cai_xiang

    年龄的哥德巴赫猜想

  • wo_xin_gui_qu

    我心归去

  • huo_de_jiao_yang_de_tu_jing

    获得教养的途径

  • hui_sheng

    回声

  • chun_feng_song_wang

    春风送网

  • tian_zhen_de_hai_zi_xiang_ai

    天真的孩子相爱

  • jin_ru_wu_yin_guang_mao_de_ren_sheng

    进入无垠广袤的人生

  • mei_mao_yu_zhi_hui_bing_cun_de_nv_ren

    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

  • ken_xia_ben_gong_fu

    肯下笨功夫

  • ji_yi_zhong_de_chen_jing_run

    记忆中的陈景润

  • xiang_xiang_de_gu_shi

    想象的故事

  • cheng_shi_de_huan_xiang

    城市的幻象

  • qu_kuai_lian_cai_fu_chuan_shuo

    区块链财富传说

  • hao_ren_huai_ren

    好人,坏人

  • zheng_yi_de_bian_jie

    正义的边界

  • zun_cong_ben_xing

    遵从本性

  • yi_chang_ji_jiang_dao_lai_de_wei_ji

    一场即将到来的危机

  • wei_mai_xue_qu_fang_wo_yan_jiu_le

    为买学区房,我研究了……

  • a_ma_la_ba_de_su_you_deng

    阿妈拉巴的酥油灯

  • cong_yi_ge_de_guo_ren_shen_shang_huo_de_qi_di

    从一个德国人身上获得启迪

  • huan_de_li_wu

    獾的礼物

  • guan_yu_qiao_de_shi

    关于桥的事

  • jin_cheng_shi_jiu_nian

    进城十九年

  • ya_de_xi_ju

    鸭的喜剧

  • kuang_jia_xiao_ying

    框架效应

  • ren_men_wei_shen_me_bu_yuan_tu_lao_di_deng_dai

    人们为什么不愿徒劳地等待

  • cai_dan_ying_xiao_xue

    菜单营销学

  • u_pan_hua_sheng_cun

    U盘化生存

  • bie_mai_yong_bu_qi_de_dong_xi

    别买用不起的东西

  • zai_zhong_guo_ru_he_kan_bing

    在中国如何看病

  • wen_shi_ji

    温食记

  • yi_ying_xiong_shi_li_yu_zhi_jing_ping_fan_de_ren

    以英雄式礼遇致敬平凡的人

  • wei_shen_me_you_xie_gu_dian_le_mei_you_ming_zi

    为什么有些古典乐没有名字

  • shou_zi_zhi

    收字纸

  • zhan_ji_tu_zhuang_cheng_ming_xing_zhao_tie

    战机涂装成明星招贴

  • dang_ji_jian_bian_cheng_ya_po

    当极简变成压迫

  • fei_yue_yi_wan_duo_gong_li_qu_ai_abc_chuan_mei

    飞越一万多公里去爱ABC传媒

  • jie_ta_hui_lai

    接她回来

  • yan_lun-120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108

    漫画与幽默

  • yi_zhang_hao_hai_bao_sheng_guo_qian_yan_wan_yu

    一张好海报胜过千言万语

  • yan_cang

    掩藏

  • ye_tu_de_er_duo

    野兔的耳朵

  • mei_li_yu_wei_she

    美丽与威慑

  • da_jia

    打架

  • jin_zhang

    紧张

  • zai_ren_sheng_de_geng_gao_chu_zai_jian

    在人生的更高处再见

  • mu_nv-2

    母女

  • yi_wei_qiu_qi

    一味求奇

  • shi_ye_de_xia_duo

    事业的下堕

  • xiao_wan_yi

    小玩意

  • cun_yin

    寸阴

  • ru_he_pan_duan_zi_ji_mei_chu_xi

    如何判断自己没出息

  • wen_tan_san_hu

    文坛三户

  • tui_hou_san_bu_kan_you_hua

    退后三步看油画

  • tuan_chang_shi_bing_he_ma

    团长、士兵和马

  • da_tie_mei_yang_bian_da_bian_xiang

    打铁没样,边打边像

  • bu_xu_guo

    不虚过

  • zui_you_zi_ge_wei_wei_cheng_zuo_zhu_shi_de_shi_wo

    最有资格为《围城》做注释的,是我

一场即将到来的危机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前几天,我去医院看病,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对母女。母亲70多岁的样子,女儿也有40多岁。母亲的心脏不太好,心电图变形得没法看。医生希望她吸半个小时的氧气,然后再做个心电图,如果明确没有大问题了再回家。女儿却希望母亲回家吸氧,并且说单位只有她一个人,她必须及时赶回去。医生用纠结的目光注视了母女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留下这对母女。
  
  我望着目光复杂的母亲,也看到女儿匆匆跑去交费的背影,心想:作为老板,没有人愿意聘用一个经常离岗的员工。女儿要回去上班,也是她职业化的表现。但是,如果这个女儿真的把犯了心脏病的母亲单独留在医院,那她还是人吗?这些天我不时地想:在未来过度老龄化的中国,有多少人会陷入这样的纠结之中呢?
  我在清华教的一门课是“战略管理”,其中一个内容是对外部经济环境的变化因素做分析。我常常对学生说,未来影响中国人的最大变数是过度老龄社会的来临。从这个话题谈下去,我常常劝学生要珍惜并且过好当下的每一天,特别是对于那些三四十岁的学生。我说:“现在你们还可以做自己的主人,做生活的主人;而在未来的10年或20年中,你们将逐渐丧失对生活的主动权。”我十分清楚20年之后,对于当今30多岁的这代人,以及他们的儿女们,意味着什么。
  过度老龄社会的来临,将会挑战我们每一个人的良知,甚至挑战我们的伦理。当你的父母住院的时候,你是不是应该白天上班、晚上陪床?你请个护工照顾病人(假如你还请得起、请得到),而自己只是每天过去看一下,是不是不算孝顺?当你的父母已经年过70,还要去工作的时候,你是否应该阻止他们?甚至,你是否还希望你的孩子在经历残酷职场竞争的同时,带着一身疲惫,还要为你再生一个孙子或孙女?
  中年总是不期而至。我突然意识到,对于多数独生子女来说,他们没有直系亲屬和他们共同面对过度老龄社会的来临。也许在他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过度老龄社会就悄无声息地把他们拖进一个他们完全无法掌控、无法自拔的艰难困境。
  过去,我们到日本旅行,常常会嘲笑端茶倒水的都是老头子和老太太,而我国哪有那么大年纪还在从事服务行业的?然而,最近几年,你是不是觉得中国的保姆也不好找了,并且保姆的平均年龄大了,保姆的工资上升得很快。这就是信号。因为与很多行业相比,保姆是刚需。保姆不好找了,老了、贵了,就体现了基本的供求关系,而藏在这种关系背后的就是日益老龄化的人口结构。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一个国家或地区在60岁以上的人口比例达到10%,65岁及以上的人口比例达到7%,即可称为老龄化社会;65岁及以上的人口比例达到14%即可称为老龄社会;65岁及以上的人口比例超过20%,则可以称为过度老龄社会。从我国最近两次人口普查的情况看,某些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城市大约在5年前就已经进入老龄社会阶段,而且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逼近过度老龄社会。
  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个学生今年40岁,他和他的妻子都是独生子女,双方父母都健在,60岁左右。再上面有3个老人,80多岁,但叔伯舅舅众多,大家共同照顾老人。隔代的事情基本不需要他们操心,而且下一代的两个小孩也由父母帮助带大。我学生这一代人的基本情况都一样。
  我们把时光向后推20年,设想一下这个家庭在2036年的场景。我们假定中国人预期的平均寿命是80岁,那么,在2036年,我学生的家庭结构就变成:最上面一层父母、岳父母这4个人可能多数都还健在;然后是下一层,我的学生夫妻俩,都在60岁左右;下面的两个孩子,30岁上下,至少有一个应该结婚生子,形成了第四代。
  在这个大约10个人的家庭中,有收入的有七八个人,所以,如果没有大病之类的问题,只要不在北上广深买房,正常生活应该不是大问题。但是,这个家庭的年龄结构有很大的问题,人口学上叫作赡养比,大约是4个人要照顾6个人。
  最理想的,是最上一层80岁左右的人没有慢性大病,并且生活能够自理。如果退而求其次,即使有人生病,80岁的这一辈人能够自己解决生活问题,或者可以在别人的简单帮助下解决,这也是家庭之大幸。不过,一般来说,这一层人总会衰老,有一个生活无法自理的阶段。如果有一个人生病、卧床,这个家庭就比较困难。困难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还在于精力的不足。
  2036年,我的学生60岁,他的太太略小一点,正常的状态下应该还在工作。我这里说的应该还在工作,是指他们还没有到达退休年龄。将来会有一部分人,虽然没有到退休年龄,但已经无法工作了。他们需要回归家庭、照顾家人,因为他们无法找到保姆。前几天,一名日本留学生告诉我,每年日本因返回家庭而辞职的人数在10万人以上,日本目前的总人口不到2亿人。而20年后,中国的高龄人口不会少于3亿人。
  老龄化社会的问题,在我学生的家庭里,都有体现。我的学生一家,可以说是这个过度老龄社会的一个缩影。第一,老龄人口中高龄人群的比例过大。以我学生的家庭为例,有一半以上的人是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80岁以上的高龄人口占到1/3。而最难的时候,是老的很老,小的很小,这些需要被照顾的人的数量超过一半。第二,未富先老,这也是中国老龄化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家庭中几乎所有的老龄成员都有收入,但就目前的情况看,只有我学生的收入高一点,其他人在退休后的收入都不足以请一个全时的保姆。未富先老是个很可怕的事情,因为人口老龄化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是存在互动关系的。当老龄化的水平低于经济发展的水平,老龄化对经济发展的后续影响相对弱一些;而当老龄化水平超过经济发展的水平时,老龄化会严重制约后续的经济发展。所以,我常说,虽然从曲线上看,中国的老龄化阶段很像20年前日本的情况,但中国的老龄社会和日本的老龄社会不是一回事。“未富先老”和“先富后老”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一般来说,为了保证国家的人口负红利不至于太大,总和生育率应该接近,甚至超过2,也就是说一对夫妇至少应该有两个孩子。2000年,我国的总和生育率低至1.3,目前仍在2以下。第三,下一代人的生育问题,也就是目前10岁左右的那一代人的生育问题会变得非常突出。如果这一代人不尽早结婚,不尽早生育孩子,那么中国社会的老龄化问题就会越来越严重。而如果这些孩子们早结婚、早生子、多生子,那么他们养育后代的生活压力就会非常大。
  也许我太悲观了。中国有句老话——子孙自有子孙福,但我总觉得这很“阿Q”。最近,老听人说随着科学进步,我们都会活到120岁左右。不知对于将来处在过度老龄化的中国社会的年轻人,这到底该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正 为摘自微信公众号“宁向东课外的话”)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9期 | 标签: | 24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