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i_zhi_gu_du_de_chuan

    一只孤独的船

  • hui

  • bu_kao_ci_wei_sheng

    不靠此维生

  • di_qiu_shang_de_wang_jia_zhuang

    地球上的王家庄

  • shen_mi_de_diao_ke_jia

    神秘的雕刻家

  • chun_tan

    春潭

  • duan_ge_ji

    短歌集

  • yu_ren_fen_xiang_de_ai_qing

    与人分享的爱情

  • song_ming_zhao_liang_de_ye_wan

    松明照亮的夜晚

  • geng_yi_ji

    更衣记

  • fu_qin_nan_huai_jin

    父亲南怀瑾

  • zheng_zhen_duo_chao_gu

    郑振铎炒股

  • qu_yu_zhi_jian

    取与之间

  • wo_men_neng_cong_bu_xing_li_xue_dao_shen_me

    我们能从不幸里学到什么

  • guan_yu_shang_ce_suo_de_na_dian_shi_er

    关于 “上厕所” 的那点事儿

  • bei_zhi_shi_zheng_jiu_de_sheng_ming

    被知识拯救的生命

  • gui_gu_bing_mei_you_fa_ming_shen_me

    硅谷并没有发明什么

  • zhong_guo_hai_zi_de_jiao_yang_wei_ji

    中国孩子的教养危机

  • zun_zhong_ren_xing_zhi_du_cai_you_yi_yi

    尊重人性,制度才有意义

  • mu_qin_de_yuan_zi

    母亲的园子

  • hui_niang_jia

    回娘家

  • mi_yi_yang_de_ren_sheng

    谜一样的人生

  • ke_wo_huan_shi_xiang_zuo_ge_hao_ren

    可我还是想做个好人

  • xun_zhao_wei_wei_an

    寻找薇薇安

  • da_xiao_jie

    大小姐

  • yin_wei_ba_ma_zhi_you_ni

    因为爸妈只有你

  • ni_zai_na_li

    你在哪里

  • zhao_ge_you_qu_de_ren_bai_tou_xie_lao

    找个有趣的人白头偕老

  • yi_liu_de_ke_ren

    一流的客人

  • jia_xin-2

    加薪

  • li_cai_lai_zi_jin_xing_tou_zi_lai_zi_huo_xing

    理财来自金星,投资来自火星

  • zhi_mai_yi_ben_shu

    只卖一本书

  • ren_sheng_ying_jia_de_shi_xiang_quan_neng-2

    人生赢家的 “十项全能”

  • ji_chang_li_de_xiao_lv_xing

    机场里的小旅行

  • na_er_you_yin_ying_na_er_jiu_you_wifi

    哪儿有阴影,哪儿就有Wi—Fi

  • zai_dan_mai_ling_ting_ye_te_er_fa_ze

    在丹麦聆听“叶特尔法则”

  • qi_zhong_yan_se_de_lun_dun_huo_che_zhan

    七种颜色的伦敦火车站

  • bei_ju_dai_lai_de_jing_xi_jie_ju

    悲剧带来的惊喜结局

  • ming_wang_xing_zhi_duo_shao

    冥王星知多少

  • yi_feng_xin_de_li_liang

    一封信的力量

  • ou_zhou_de_wang_shi_wei_he_neng_cun_xu_qian_bai_nian

    欧洲的王室为何能存续千百年

  • zhong_guo_gu_dai_de_ding_dou_zhe_xue

    中国古代的定都哲学

  • qiong_si_xian_sheng_de_bei_can_ming_yun

    琼斯先生的悲惨命运

  • yan_lun-66

    言论

  • ru_guo_qu_diao_shou_ji

    如果去掉手机……

  • ren_sheng_de_yi_yi

    人生的意义

  • kong_chuan

    空船

  • yi_ren_wei_jian

    以人为鉴

  • tong_yi_ge_yuan_yin

    同一个原因

  • wo_bu_jiao_ta_shui_jiao_ta

    我不教他谁教他

  • zhen_zheng_rang_ren_shou_ru_de_zhi_you_de_xing

    真正让人受辱的,只有德行

  • wei_shu_zhai-13

    微书摘

  • xin_ci-7

    新词

  • qian_xun_zhi_dao-2

    谦逊之道

  • zui_dong_ren_de_chen_mo

    最动人的沉默

  • zhui_qiu_ai_yu_mei

    追求爱与美

一封信的力量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1943年8月31日,日本军人田岛寿嗣用雅致的古汉语和娟秀的中国书法,给他的中国对手写了一封信。由于完全符合孙子传授的智慧,他对自己的汉学功力十分满意。现在,他正品着浓浓的普洱茶,静等对手下跪。
  作为大日本帝国驻腾冲行政班本部长,即天皇任命的腾冲最高军政长官,田岛这一年寝食难安,军事和行政举步维艰。要不是当地一个老秀才捣乱,情况会完全不同。田岛有时想,若非战争,凭他扎实的中国古典文学底子,两个读书人一定聊得来。
  1942年5月,日军越过中缅边界,剑指滇西。控制腾冲才能控制滇西和整个云南,然后才能控制长江上游,直取国民政府战时首都重庆,最终灭掉中国。
  高黎贡山区一路坑深崖悬,马都不愿走;怒江两岸悬崖陡峭,下面惊涛激流,深不可测。在这易守难攻的绝地,本该有一场恶仗。然而,滇西最高长官龙绳武——“云南王”龙云的公子,及时收到他爸签署的调令。龙绳武征调所有能打仗的士兵护送,用快马驮上搜刮来的金银财宝大烟土,绝尘而去。腾冲县县长邱天培一看领导走了,武装也没了,紧急召开县务委员会会议,红着脸提议从长计议、赶紧撤退。大家不是反对就是不吭声,邱天培竟携家眷深夜开溜,还带走了腾冲县政府的印信。
  田岛对中国官员望风而逃的行为毫不奇怪,如果不了解这点国情,日本怎会拿鸡蛋碰石头。
  但他的自信没有持续几天,突然站出一条汉子——老秀才张问德。其实这汉子已经62岁,瘦瘦小小,白发苍苍,弱不禁风,但他的一招一式都让滇西这座死火山开始复活。
  张问德参加过国民革命,当过龙云的秘书、腾冲县参议会议长、两个县的县长。他厌倦了腐败烦冗的官场,刚刚开始眼不见心不烦的退休生活。战火逼近,凭他的家底和社会地位,他完全有条件像其他人一样一跑了之。但他如高大的高黎贡山,纹丝不动,动则有方——他要重新当“官”。
  他招来几位志同道合的士绅到山里,比如曾任国会议员的刘楚湘,共同策划:县政府跑了,我们就是县政府!于是,几位老先生“擅自”成立了腾冲县临时县务委员会,由张问德牵头,扛起抗日大旗。
  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为了提高合法性和号召力,新县长首先做的,是派几名五大三粗的青年,踏破铁鞋,硬把“飞毛腿”县长揪了回来,逼着他交出县府铜印,履行交接手续。当由张问德签署、盖了鲜红印章的县政府通告贴到古老的腾冲街头时,百姓们又惊又喜:国家还在,政府还在!
  想不到这老头竟六渡怒江,八过高黎贡山,忍着满身伤病,干得风生水起。一是任命乡镇长,举办行政培训班,迅速搭建了基层政权框架;二是恢复发行《腾越日报》,扩大宣传,凝聚人心;三是开办战时国民学校,为中华民族保留复兴火种;四是筹集生活物资,尽力解决民生问题;五是组织民众参军、参战,出粮、出钱、出力援助军队;六是抓捕汉奸,格杀勿论。县政府抗战声势越来越大,民众斗争越来越活跃,最后田岛的队伍只能缩在县城,不敢轻易出来。
  田岛不得不重新打量他的对手。他知道,对于张问德这类中国士大夫,说不服压不服,必须找到他的命门。
  田岛以“诚恳”的语气写道:我发现腾冲这地方物阜民丰,风俗善良淳厚,绝对是西南第一乐园啊。可是由于贵我双方长期拉锯,弄得群众饥寒交迫、度日如年,我实在看不下去。不如咱俩见面商量个办法,如果坐视不管,老百姓怎么办呀?田岛还赌咒发誓说,我保证你的安全,我说话算数,你不必担心。
  田岛何等精明。这封信只能有三种处理办法,不管张问德选择哪一个,田岛都稳赚不赔:同意见面等于归顺,鸟无头不飞,腾冲的抗日风潮很快就会终结;严词拒绝,老百姓肯定怪罪张问德挑头闹事,自己当英雄,害了大家;拒不回信,人民就会指责父母官不爱民,还是胆小鬼。
  张问德轻蔑地看了看田岛射来的“毒箭”,马上秉笔悬腕,笔走龙蛇,一篇只有870个汉字的《答田岛书》——中华民族抵御外敌历史上震撼人心的旷世檄文横空出世。
  他首先直捣田岛命门:就是因为日本公然入侵,腾冲才失去昨日美好。不要说我是腾冲县县长,任何中国人都不会与侵略者做交易,死了这条心吧!接着,他用确切的统计数字,愤怒控诉了日寇在腾冲烧杀淫掠的事实。
  然后,张问德向侵略者发起反攻。他说,你不是要解除腾冲人民的痛苦吗?不是要见面吗?很简单,马上带着你的队伍滚回日本,腾冲人民将会医治创伤,重建家园。一旦战犯受到审判,中日睦邻友好,我将亲自飞赴东京与你见面,一起祈祷上苍宽恕侵略者反人类的罪行。
  最后,中国县长正告日本占领军首领:只要你敢说“不”,那么,为了人类的尊严和正义,我和我的人民知道该怎么做,你肯定不再认为腾冲人民善良淳厚!
  据说,光是这封信的落款,就让我苦难同胞涕泗横流:大中华民国云南省腾冲县县长张问德!
  田岛像迎头挨了一闷棍,痛感对手的老辣。此时他还不知道,那个瘦老头轻飘飘的两页纸产生的巨大冲击力,跟两年之后在他的国家爆炸的核弹不相伯仲。
  当《答田岛书》全文登上全国各大报刊头条后,昆明沸腾了,全国沸腾了,一时无人不知张问德,无人不谈张问德。在祖国沦陷边地之一隅,竟藏着一位文武兼具的豪杰,他屹立在高黎贡之巅为自由怒吼的伟岸形象,深深烙在全国人民心底,让命悬一线的中华民族鼓足了赴死的勇气,坚定了必胜的信念。
  田岛无意间为张问德发射重炮搭了架子,长了敌人的志气,上司一怒之下把他给撤了。头脑灵光的伪县长钟镜秋,正背靠大树经商发横财,现在赶紧来找张问德,要求为抗日政府做点事。
  1944年9月14日,张问德给田岛回信仅仅过去一年又两天,我远征军全歼腾冲守敌,古城带着殊荣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她是抗战时期中国500多座沦陷县城中,第一个光复的!
  张问德本想就此谢幕,但是有件事他必须要做。
  腾冲光复后,许多汉奸买通政府军。于是,关起来的被放了,躲躲藏藏的则摇身一变,大摇大摆当了官。在是否处死钟镜秋的问题上,兼任军法官的张问德受到了同胞的孤立。
  张问德仍然那样坚定。他果断将朋比为奸的乡长悉数撤职,不动声色地签署了判决书,钟镜秋等10名罪大恶极的卖国贼在广大群众的欢呼声中毙命。末了,张问德给中华民族留下了一句穿透时空的告别辞:“老夫禄位无轻重,只要国家正义伸!”
  自此,直至1957年驾鹤西去,这个对腾冲有再造之功、激励过全国军民、受到上到国家元首下到平民百姓极大尊崇的英雄,从未再提往事。每当有人发出慨叹,他总是微笑着,淡淡回答同一句话:“我只是中华民族的读书人。”
  (依 晨摘自《江淮文摘》2015年第9期,李 晨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4期 | 标签: | 6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