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di_yi_ci_deng

    第一次 等

  • zhen_ni_tai_tai_de_lv_xing

    珍妮太太的旅行

  • 10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yang

    10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痒

  • er_shou_che_na_xie_shi

    二手车那些事

  • lu_zai_jiao_xia

    路在脚下

  • yu_jia_shi_jia

    瑜伽世家

  • ju_chang_hui_jia

    局长回家

  • feng_kuang_de_huo_che

    疯狂的货车

  • yan_xi

    演戏

  • san_ge_lao_tou

    三个老头

  • a_p_jian_yi_yong_wei

    阿P见义勇为

  • ju_ren_jing_shang

    举人经商

  • yuan_chu_shi_ren_deng

    远处识人 等

  • jing_shen_gan_ying_yao

    精神感应药

  • zhui_sha_ai_ren

    追杀爱人

  • cong_ming_de_jie_ke

    聪明的杰克

  • zhe_shi_liang_hui_shi

    这是两回事

  • zhe_shi_wei_shen_me_ne_deng

    这是为什么呢 等

  • yi_wu_jiang_yi_wu

    一物降一物

  • yi_pai_ji_zhi_ma_shang_kai_shi-4

    一拍即至 “码”上开始

  • ben_qi_zhu_ti_dou_zhi_gu_shi

    本期主题:斗智故事

  • wo_yao_ying_huang_jin

    我要赢黄金

  • sheng_bu_feng_shi

    生不逢时

  • xiang_xia_lao_die_ye_chao_gu

    乡下老爹也炒股

  • shen_lin_qi_jing

    身临其境

  • qiao_zhe_jiu_he_de

    瞧这酒喝的

一物降一物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1.儿子坑爹
  新成市有个叫李富强的人,开了一家食品厂,名叫富强食品有限公司,主要生产火腿肠。这些年他靠这厂子挣了不少钱,也算是本市知名度很高的企业家了。
  可近日来,他却对现在流行的这么一句话“丫头坑干爹,儿子坑亲爹”,深有感触,因为他的儿子就狠狠地坑了他一把。
  他儿子是咋坑他的,咱且放一放,先说说李富强自己干的缺德事。前不久,李富强低价买了一批有些变质的猪肉,闻着都有异味了,但放在火腿肠里一加工,肯定吃不出啥异样来。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他把这些猪肉送上了生产线。
  就在李富强做着发财梦的时候,他厂子里生产的火腿肠被质检部门查出了问题:大肠菌群超标。
  这下李富强慌了神。他知道,这种事查出来,不但要被罚款,最可怕的是,这事儿一旦被曝光,自己的牌子就要砸了!往后,谁还会买富强牌火腿肠啊?
  不过,大肠菌群超标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不是没有回旋余地。为了挽回不可预见的损失,李富强决定尽快摆平这件事。
  李富强经过四处打听,知道质监局主管食品安全的张副局长,是个懂得通融的主儿。要是这位张副局长能帮自己说句话的话,这事儿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李富强赶紧四处托关系,想和这位张副局长搭上关系。可他万万没想到,这关系还没打通,自己却在派出所提前跟这位局长大人见上面了。
  说起来,这事儿还真托了他儿子的“福”。李富强的儿子名叫李鸣,今年刚上高一。这个含着金匙长大的富二代,被李富强宠得游手好闲,骄横无比。
  正处在青春期的李鸣,对读书毫无兴趣,追女生却是热情奔放。他把目标锁定在了他们学校的校花身上。为了把校花追到手,李鸣下了血本,用他爹给他的钱展开了疯狂的攻势,手机、鲜花、香水,变着花样往校花手里塞。
  可是既然被称为校花,追她的当然就不止是李鸣一个人。在众多的追求者中,一个叫张浩的小伙子可以说和李鸣是并驾齐驱,他的攻势一点不比李鸣弱。
  为此李鸣和张浩两个人从同学变成了生死仇人,开始还是明争暗斗,到了最后,竞争居然演变成了拳脚相向。
  这天中午放学后,李鸣和张浩各自带了一伙人,在校外的一条巷子里,上演了一场激烈的武斗。
  武斗的结果是李鸣这方大获全胜。人高马大、强壮结实的李鸣,打起架来更是生龙活虎。他不但打破了张浩的头,还把张浩一个手下的腿给打断了。
  就在李鸣得意之时,附近有人打电话报了警。
  还没等双方人员撤退,派出所的警车就来了,警察把他们统统拦下,一块儿带回所里去了。
  未成年人打架斗殴,该负责的是作为监护人的家长。没多久,李富强就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这种情况李富强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他兜里早就准备好了保释金,直奔派出所而去。
  在路上,李富强不但没生气,反而偷着乐:嘿,这小子我没白养啊。平时教他在外面千万不要吃亏,别人打他一拳,就得还对方两拳外带一脚,出了事自有我这个当爹的去摆平。果然,这回打赢了,真给老子长脸啊。
  谁知到了派出所一打听,李富强的肠子就悔青了。这一次,可不是他想花几个臭钱就能摆平的了。原来,被他儿子打的这位张浩小爷,是一个官二代。
  更让李富强惊得目瞪口呆的是,这个张浩的老爸,竟然就是他李富强这几天苦苦想要巴结的那位——质监局的张副局长。
  李富强心里哀叹:完了,自己这几天四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力气,全都打水漂了。
  果然,在派出所里,无论李富强是要赔钱还是赔笑脸,道歉的话说了一箩筐,就差跪下了,而这位张副局长就是不给他面子,最后冷冷地“哼”了一声,拉着一张臭脸拂袖而去。
  这下李富强真的害怕了,自己有死穴握在这位张副局长手里,对方要收拾他还不是易如反掌?闹不好他的整个厂子都得关张。
  不过李富强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人脉关系还是积攒了不少的。最后,他终于通过一个硬关系跟张副局长说上了话,这个人还帮他把张副局长约了出来,答应跟他一起吃个饭。
  这个机会李富强自然不会错过,他赶紧在最豪华的酒店订了最豪华的套间。堆满山珍海味的大餐桌边上,只坐了李富强,张副局长和那个关系人。
  上完菜后,李富强站了起来,倒了三杯酒,对张副局长说道:“张局,我替我那个混蛋儿子向您和您家公子赔礼道歉,为表诚意,我先自罚三杯。”说完李富强端起三杯酒一饮而尽。
  李富强喝完后,关系人帮腔道:“老张,你看李总是真心实意地跟你道歉,再说小孩子之间打打架也是常有的事儿,不要因为这个伤了大人的和气嘛。”
  “就是,就是。”李富强急忙接茬道,“我已经狠狠地教训了我那混蛋儿子,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冒犯令公子了。”
  张副局长哼了一声说道:“算了,看在老马的面子上这件事就揭过去吧。”
  李富强急忙来到张副局长的座前,给他倒了杯酒,自己又满了一杯,二人碰杯后李富强说道:“谢谢局长大人不计小人过。”
  酒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能轻易地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刚才还冷着脸的张副局长,半瓶酒下肚后,竟然拍着李富强的肩膀称兄道弟了。
  酒足饭饱后,李富强一直把张副局长送到了住处。这时,他从车里拿出一个装着十万元现金的包递给了张副局长。
  经验丰富的张副局长自然明白里面装的是什么,他立刻还给李富强,说道:“李老弟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
  李富强赔着笑脸说道:“张局言重了,我儿子把您儿子打伤了,给点营养费是应该的,怎么能跟犯错误扯到一起呢。”
  两人又互相推让了几次后,张副局长终于收下了李富强的营养费。李富强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了。
  2.奸商嘴脸
  果然,在张副局长的帮助下,富强牌火腿肠大肠菌群超标的事暂时被压了下去。
  一场风波总算过去了,李富强的心情大好。这天他哼着小曲儿来到公司,正要往办公室走时,突然被一个中年妇女拦住了去路。
  李富强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妇女,只见她一身旧衣服,一双粗糙的大手,一看就是底层干体力活的。这种档次的人竟然怒气冲冲地盯着自己看,这让李富强感到特别别扭,于是,他赶紧凶巴巴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那中年妇女激动地说道:“你儿子把我儿子的腿打断了,现在还在医院住着呢,你到底管不管?”
  听中年妇女这么一说,李富强这才想起,那天除了张浩被打破了头,还有一个小伙子被打断了腿。因为这些天他一直忙着张副局长那边的事,几乎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阵子,李富强为了儿子的事,没少当孙子,更没少花钱。现在好不容易问题解决了,能松口气了,叫他再赔钱赔笑脸,那可就没门了。再说,事先他也打听过,这家人就孤儿寡母两个人,掀不起啥风浪。
  于是,李富强的奸商本性立刻就露了出来。只听他冷笑了一声,倒打一耙道:“你还敢跟我要钱?你儿子也打了我儿子的脑袋,我儿子的头现在还疼呢,你说说,你该赔我们多少钱啊?”
  那女人好像事先没想到李富强会是这副嘴脸,一下子怔愣住了,半天才哆嗦着嘴憋出一句:“你,你怎么这么不讲理?”
  李富强冷笑道:“跟你有啥理好讲,还不快给老子闪开,再不滚我叫保安了。”
  中年妇女似乎知道遇上了无赖,她狠狠地瞪了李富强一眼说:“你这种黑心肠的人,是不会有好报的!”说完,愤愤地转身离去。
  李富强冲中年妇女的背影骂道“呸!不知好赖的东西,也不掂量自家有几斤几两,还敢让儿子跟人打架,活该!”
  就在这时,有个人吹着口哨凑了上来,李富强一看,是自己的表弟二溜子。说到这家伙,李富强就直皱眉头。此人不走正道,成天游手好闲,经常来找李富强蹭钱。
  李富强原本就被那中年妇女搅了好心情,再看到眼前这个不成器的表弟,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冷着脸问二溜子:“你又来干什么?”
  二溜子虽说长得尖嘴猴腮,脸皮却极厚,完全不在乎表哥一脸的冷漠。他伸长了脖子对远去的中年妇女看了半天,才问李富强道:“表哥,这个女人来找你干什么?”
  李富强见二溜子的样子好像是认识这个女人,就问道:“你认识她?”
  二溜子道:“认识,她曾经可是个风光无限的女人。”
  李富强一听心不由得一紧:难道这个女人也是有背景的人?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刚才的态度可有些鲁莽了。
  于是,李富强急忙问二溜子:“你快跟我说说,她是个怎么样的人?”
  二溜子见李富强紧张的样子,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但他没有回答李富强的问题,反而眨着眼睛问道:“怎么表哥,你跟她有过节?”
  李富强说:“小鸣前两天把她儿子的腿给打断了,她来跟我要医药费,我没给她。”
  二溜子惊讶地叫起来:“什么?小鸣把她儿子的腿给打断了!”李富强见二溜子这副一惊一乍的表情,心里不由开始七上八下了。
  二溜子接着说道:“表哥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你知道这个女人的丈夫是谁吗?”
  李富强不解地说:“她家不就只有他们娘俩吗?哪来的丈夫?”
  二溜子道:“哦,对,对,她现在是没丈夫,我说的是她的前夫,她前夫你可惹不起。小鸣把他儿子的腿打断了,他是不会轻饶了你的。”
  二溜子越说越邪乎,李富强听得越来越紧张,他急切地问道:“她前夫是谁?”
  二溜子说:“疯彪听说过吧?”
  “疯彪?”李富强摇着头说道,“这是外号吧,谁是疯彪?”
  二溜子一跺脚说道:“表哥你怎么连疯彪是谁都不知道呢?他可是我们这里叱咤风云的黑道大哥啊!”
  听二溜子这么一说,李富强想了起来,他们这儿好像是有疯彪这么一号人物。
  二溜子接着说道:“疯彪喜新厌旧,跟他原配媳妇离了婚,他儿子跟着他的原配一起生活,他虽然对他前妻没了感情,但儿子可是他亲生的,这世上哪有老子不向着儿子的?你儿子把他儿子的腿打断了,他能跟你善罢甘休吗?”
  李富强担心地问:“那怎么办?”
  二溜子眼珠一转说道:“表哥你不用担心,你不是还有我这个表弟吗?我现在在道上也是有些名气的人,这样吧表哥,你给我一万块钱,要是疯彪敢来找你麻烦的话,我替你摆平,当然这一万块钱不是给我的,我找人对付疯彪,也是需要一些吃喝花费的。”
  李富强知道二溜子是什么德行,他这是在拐着弯儿跟自己要钱花。哼!我就不信了,一个无赖痞子还能把老子怎么着。
  李富强这么一想,就没好气地说道:“这件事就不用麻烦你了。”说完扬长而去。
  二溜子被晾在了原地,好半天才冲着李富强的背影骂道:“呸,为富不仁的东西,敢不把我当回事,有你后悔的一天。”
  二溜子最近手头紧,今天他是想找李富强来借点钱花的,正好碰上了这档子事儿,虽然今天是热脸碰了冷屁股,但他是个心眼活泛的人,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一定要从李富强这只铁公鸡身上拔一把毛下来。
  3.疯彪上门
  二溜子说的没错,疯彪虽然对他的老婆没了感情,可儿子还是他的心头肉,当他听说了儿子被打断了腿的消息后,立刻带着两个小兄弟气势汹汹地找到了李富强的公司。
  在办公室里,疯彪拍着桌子问李富强这件事想怎么解决,他说如果李富强想一家人平安无事,就痛痛快快地掏出十万块钱给他儿子治病。
  李富强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没有被疯彪嚣张的气焰吓倒。他心里道:什么东西,竟然一张口就是十万,你以为你是局长呀!
  这么想着,李富强从容地说道:“彪哥,这件事我已经跟你的夫人说清楚了,不怨我儿子,要认真追究起来的话,你们还要给我儿子赔偿呢,不过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你要是再在这儿无理取闹的话,我可就要报警了,现在是法制社会,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这番话把疯彪气得青筋暴跳,他刚想发飙,但看到办公室门口来了十多个保安,知道现在动手的话,是捡不到便宜的。
  于是,疯彪用手指着李富强说道:“小子你有种,你给老子等着。”说完气哼哼地带着两个小兄弟悻悻而去。
  疯彪出了李富强的公司,没走多远,那二溜子从旁边窜了出来,点头哈腰地来到疯彪跟前,恭敬的说道:“彪哥好!”
  疯彪正在气头上,没好气地说道:“你是谁?别挡老子的道!”
  二溜子依旧死皮赖脸地说道:“彪哥别生气,我叫二溜子。小弟久仰彪哥的威名,可是一直无缘结识,今天总算是等到了机会,还望彪哥收下小弟。”
  二溜子的嘴非常甜,马屁拍得疯彪很舒服。他端详了二溜子一番后,假装骂道:“想做我的小弟哪有那么容易,看你瘦得跟个小鸡子似的,我要你有什么用?快滚远点,老子现在心情不好,小心挨揍。”
  二溜子急忙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您可别看我瘦小,但我脑子好使啊。从小人人都夸我机灵呢。不信?我知道彪哥正在为什么事生气,而且这事儿啊,没准我就能帮上忙。”
  疯彪听了,将信将疑地说:“那你就说说,我究竟是为什么事生气。你要是说得不对,在这拿大爷我寻开心,看我怎么收拾你。”
  二溜子笑了笑,信心十足地说:“好,我要是说得不对,任凭彪哥处置。不过,彪哥你是不是在为儿子被打的事而心烦生气?”
  疯彪没想到还真被二溜子说中了,不由对眼前这个瘦猴子有些刮目相看了。
  二溜子又是狡黠地一笑,拍着胸脯,道:“彪哥,我不但猜得出原因,而且只要您肯收下我做小弟,我还可以帮助你出主意,从李富强那里弄出钱来,而且还是一大笔!”
  最后,疯彪当下就收了二溜子做小弟。二溜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是啊,他之前一直是个不入流的小痞子,哪里有什么出头之日啊。
  现如今,能跟在疯彪这样大哥级人物的身边,在他们这个行业里也算是出人头地了。不过,他果真有那么神通广大,能把这事儿搞定吗?对此,二溜子早就心里有数了。
  4.守株待兔
  原来,那天二溜子从李富强的公司出来后,找到他的表嫂,也就是李富强的媳妇,一通花言巧语后,他从表嫂嘴里得知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接着,他又顺藤摸瓜,还得到一个重要的消息,那就是质监局的那个张副局长是个好赌成性的赌徒。而且无巧不成书的是,张副局长还偏偏喜欢在疯彪开的地下赌场赌博。于是,二溜子便盘算出了一个守株待兔的计划来。
  这天晚上,张副局长又偷偷来到了疯彪开的地下赌场,可不知怎么回事,他今天的手气算是背到家了,一会儿工夫就输了个精光。
  但这时,他正在瘾头上,总想往回捞捞,就跟赌场的人借了一万元的高利贷。可没赌几把,这一万元钱又输了个精光。他仍不甘心,又借了一万,直到借到第五个一万,最后还是输光了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今天运气太背,不能再赌下去了。
  就在张副局长走到门口要离开的时候,二溜子闪身过来拦住了他的去路,笑呵呵地小声说道:“张局长先别走啊。”
  张副局长一听,不由一惊,他每次赌钱都是独来独往,秘密进行。可眼前这人开口就管自己叫局长,看来他早就摸清了自己的底细。
  张副局长明白,他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要是传了出去,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紧张地看着二溜子问道:“你是什么人?”
  只见二溜子却笑着说:“张局长不要害怕嘛。我又不是什么公安的调查人员。我啊,是在这场子里混口饭吃的伙计。是这样,我们老板想见见你。”
  听二溜子这么一说,张副局长的心安定了不少,他沉下脸来说:“我不就是借了你们五万元钱吗?放心,明天一早,我就会连本带利还给你们的。”
  二溜子道:“我们当然相信张局长您有这个能力,可是我们老板找您不是谈钱的事,所以还是麻烦您跟我走一趟吧。”
  张副局长虽然心里是一百个不情愿,可现在小辫子攥在人家手里,这地方的规矩他也是知道的。无奈之下,他只好硬着头皮跟二溜子来到了赌场里头的一间小屋里。
  一进门,只见那疯彪已经带着两个手下等在了里头了。二溜子指着疯彪,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的老板,彪哥!”张副局长极不情愿地也跟着喊了声“彪哥”。
  这时,疯彪笑呵呵地开门见山道:“请张局长来,没别的事情,就是想请你帮个小忙。”
  张副局长心里很清楚,要是上了这种人的贼船,要下来可就麻烦了。于是他赶紧撇清关系道:“我欠你们的钱明天就会连本带利还给你们,你们的忙我想我是帮不上的。”
  疯彪冷笑一声道:“张局长先别忙着拒绝嘛,不妨先看段录像之后再作决定。”
  疯彪说完,让一个手下打开了一台电脑,上面正播放着一段张副局长在聚精会神赌钱的录像。
  张副局长一看,惊出了一身冷汗,生气道:“你,你们竟然偷拍我!”
  疯彪依旧笑呵呵地说:“这回张局长同意帮我们了吧,我要是把这段录像寄到你们上级单位,或者传到网上,后果会是什么样子?我想张局长应该比我们还清楚吧。”
  这时候,二溜子和疯彪的那两个手下也都跟着“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张副局长彻底蔫了,脸色惨白地问道:“你们想让我帮什么忙?”
  彪哥道:“很简单,有个叫李富强的人得罪了我,还欠了我的钱不还,听说他非常听张局长您的话,所以只要张局长让他给我道个歉,再把欠我的钱还上,我保证这段录像不会再有别人看见,而且你今天借赌场的五万块钱也不用还了。”
  “就这么简单?”张副局长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他还以为疯彪他们抓住了他致命的短处,不知想怎么敲诈他呢。
  在李富强那里说几句话,对张副局长来说确实是很简单的事,而且李富强不敢不听,因为李富强的短处就抓在他手里,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5.痛下狠手
  第二天李富强刚到公司,就接到了张副局长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张副局长让他给一个叫疯彪的人赔礼道歉,并把欠人家的钱还上。
  李富强也没敢多问,挂上电话,有些蒙了:这疯彪怎么跟张副局长扯上关系了?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疯彪已经再次找上门了,而且这次他一个手下也没带。只是他那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比上次还让人来气。
  没等李富强开口,疯彪就呵呵一笑道:“接到张副局长的电话了吧?”
  李富强愣怔地点了点头。疯彪道:“既然你知道了我跟张副局长的关系,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我儿子被你儿子打了的这件事,你给个说法吧,要是不能令我满意的话,那就只好再请张副局长出面了。”
  李富强傻了眼,没想到这个流氓还真跟张副局长有关系,张副局长的面子他是不敢不给的。李富强狠狠心说:“你儿子的手术费也就两万多块钱,看在张副局长的面子上,我给你五万,多出来的钱算是给你儿子的营养费吧。”
  疯彪摇着脑袋说道:“李老板你可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这笔账不能这么算吧?我儿子被你儿子打断了腿,起码半年上不了学,现在正是学习的关键时期,耽误这么长时间,他的学习成绩肯定得落下,成绩落下了,就考不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找不到好工作就赚不到钱,要是他考上大学的话,一年怎么也能挣个几十万吧,咱就算我儿子活到八十岁,这样一算……”
  “停停停!”李富强打断疯彪的话说道,“讹人也没你这么讹的,我还是那句话,看在张副局长的面子上,你给个痛快话,想要多少钱吧?”
  疯彪笑道:“痛快!果然是做大买卖的人,那我也就痛快点,给一百万,咱们就两清。”
  “一百万!”李富强惊道,“你怎么不去抢啊?”
  疯彪道:“抢哪有这样来得痛快?这是我的账号,要是我三天之内收不到钱的话,那就只好再麻烦张副局长了,要是知道你不给这个面子,我想他会很不高兴的。记住,只有三天!”说完,疯彪把一张写着银行卡号的纸条扔在了桌上,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李富强气得把桌上的东西都推到了地上,大骂道:“妈的都不是好人,凭什么只有我当孙子啊!”
  一百万啊!对李富强来说比割他身上的肉还难受,而且他知道,即使他给了疯彪一百万,也甭想彻底甩掉这只癞皮狗,这绝对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李富强气得有些喘不上气来,他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想透口气,正好看到疯彪走到了大门口。
  守在门口的是疯彪的几个小兄弟,见疯彪出来,他们都纷纷围了上来,李富强在这群小兄弟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此人正是他的表弟二溜子。
  李富强猛地想起,前两天他回家,他媳妇跟他说表弟二溜子来上过门,拐弯抹角跟她打听他们儿子打架的事情。当时李富强也没在意,可现在看到二溜子跟疯彪打成了一片,他忽然明白过来了:肯定是二溜子从中搞的鬼,要不然疯彪怎么可能知道张副局长能拿得住自己。
  当晚,李富强就气冲冲地来到了二溜子的家里。一进门,只见二溜子正坐在屋里,美滋滋地就着几个小菜喝酒呢。
  李富强指着二溜子的鼻子骂道:“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帮着疯彪算计我!”
  二溜子先是一惊,他没想到李富强这么快就知道了。不过随即他就镇定了下来,往嘴里扔了粒花生米,说道:“表哥,你可是一向把我当臭要饭的对待啊。我可没从你那儿吃过里,所以也就不存在扒什么外喽。”
  李富强道:“好好好,这些咱们先不计较,你就告诉我,你帮着疯彪一起算计我,他给了你多少好处?”
  二溜子得意地说:“好处可多了,彪哥答应我,事成之后,他会给我十万块!”其实,本来疯彪只答应给二溜子两千块,可此刻,二溜子从李富强的嘴里嗅到了特殊的味道,这才故意提高了价码。
  李富强道:“你不就是为了钱吗?要是你能反过来帮我把这件事摆平,我,我给你十五,不,给你二十万怎么样?”
  二十万!这个诱惑对二溜子来说太大了,他咽了口唾沫说道:“表哥,你要早点对我这么大方,也不会有现在的事了。”
  李富强不耐烦地说:“废话少说,你就说能不能帮我摆平吧?要是不能的话,我再想别的办法。”说完,李富强转身做出一副要走的架势。
  二溜子急忙上前拽住李富强说道:“能能能,当然能。咱们都是一家人,兄弟我当然早就帮您想好对策了。”
  李富强听了,将信将疑地看着二溜子。二溜子见他不信,拍拍他的肩膀道:“表哥你就放心吧,这事儿对我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过,事成之后……”
  李富强强压下心中的气恼,许诺说:“明白,二十万,一分少不了你。”
  二溜子还是不吭声,李富强立刻明白了,他从包里掏出一万块钱,扔在桌上,说:“这是定金。”二溜子见了钱,眼睛都亮了,他赶紧上前,在李富强耳朵边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原来他早就盘算过了,要想阻止疯彪的敲诈,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疯彪送进监狱。疯彪开地下赌场的事,警察已经注意很久了。但因为他狡兔三窟,每次聚赌的地方都不一样,而且都非常隐秘,所以至今还没被警察抓到。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二溜子已经成了疯彪的得力干将,提前知道这些地方不在话下。
  所以,只要等疯彪下次再通知开场聚赌的时间和地点,他二溜子只要来一个无间道,偷偷告诉李富强。李富强再向警方那么一举报,这疯彪肯定就成瓮中之鳖,跑不了。等疯彪人进了监狱,那一百万自然也就要一笔勾销了。
  李富强看着二溜子这副贪财的嘴脸,气得心里火气直窜。但他转念一想,这还真是个好办法。他知道二溜子是个认钱不认人的主,只要有钱,就是让他出卖亲爹,都不在话下。
  于是,他强压下火气,喝道:“成,就先听你小子的。记住了,要是搞定了,剩下的钱我立刻打给你;要是搞不定,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完,转身走了。这时,他身后还传来二溜子贼兮兮的声音:“表哥放心,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接下来,李富强整天盯着手机,等着二溜子的电话,给他通风报信。一天、两天,眼看着两天熬过去了。李富强想,只剩最后一天了,再不来消息,他就只好乖乖地上银行转账了。正当他急得坐立不安时,第三天傍晚,手机响了。李富强一看,二溜子终于来电话了。
  他赶紧接通电话,只听那头二溜子神秘兮兮地说了声:“今天晚上十点,金丰酒店地下室。”说完,电话就挂了。这腔调,还真有点黑帮片里卧底接头的架势。
  不过,此刻李富强可没时间回味这腔调,他赶紧找到公安局里早就打好招呼的熟人,把这线索通报过去。接下来,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只等着公安局那边的好消息。
  果然,当晚公安局出动了大量警力,按照李富强的举报线索,一举摧毁了疯彪的地下赌场。在场的聚赌人员一个也没跑掉,人赃俱获,全被抓了个正着。
  李富强接到电话,开心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笑三声。哈哈,总算出了口恶气!接着,他又开始心疼许给二溜子的那笔钱了。他想,现在,这剩下的十九万要是也能赖过去,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费脑子,李富强盘算好了:现在也没啥把柄抓在二溜子手里,大不了来硬的,不给就是不给!他要不识相,跟我耍无赖,吃亏的肯定不是我。
  6.自食其果
  为了以防万一,李富强下了狠招,找人到处放话说:疯彪的地下赌场之所以被端了,就是二溜子告的密。李富强心里有数,这消息一传到道上,二溜子立刻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轮不到他李富强出手,自然有人去找二溜子算账。所以二溜子别想再在这座城市里混下去,除了跑路,他不会有其他出路!
  果然不出李富强所料,这回二溜子连上门向他要钱的时间都没有,就卷铺盖滚蛋了。
  李富强乐了:嘿嘿,这小子想跟我使坏,还嫩了点。这回,没个三年五载的,他别想回来混。这下好了,老子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于是接下来,李富强果然整整睡了一个星期的安稳觉。到了周末,艳阳高照,李富强还赖在被窝里呢,是一阵电话铃声把他给吵醒了。他打着哈欠,抓起电话,电话是厂里人打来的,只听厂里的人支支吾吾地说:“李……李总……厂里出事儿了。”
  李富强不耐烦道:“说话利索点,还能有啥事?”
  那头厂里的人汇报说:“要不,您还是打开电视看看市台的午间新闻吧。”
  李富强抹了抹眼睛,拿起遥控开了电视,一看,只觉得那电视里的场景,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咋就那么熟悉呢?再一看,电视里放的,就是他那富强食品有限公司的生产线啊!
  此时只听电视台的记者正义愤填膺地曝光李富强用问题猪肉生产火腿肠的内幕。
  这下,李富强全醒了。他翻身下床,嘴里直嚷:“完了!完了!全完了!”
  接下来的事儿顺理成章,道歉、罚款、关厂,一样都少不了。顷刻间,李富强多年的心血也就玩完了。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李富强想来想去,觉得一定是二溜子报复他!他下定决心,挖地三尺,也要把这小子找出来,痛打一顿。
  不过,还没等他找到二溜子,新的食品安全法规条例就出台了。李富强没等来二溜子的消息,却等来了法庭的传票。
  更出人意料的是,在法庭上,李富强倒是见到了二溜子。正当他目瞪口呆的时候,二溜子就把他们私底下那点勾当招了个一干二净。最后,二溜子还看着他瞪得血红的双眼,哆哆嗦嗦道:“姐夫,对不住了。不过你厂子里的那点儿事还真不赖我,要怨还得怨您自己。”
  李富强心里的气直往上蹿,可也特别纳闷:这事儿不是他小子,究竟是谁捅出去的呢?
  这时候,轮到检方宣读那位质监局张副局长的证词了。李富强听了,差点没背过气去!话说这位张副局长倒不是因为包庇李富强落的马。这事儿二溜子说得没错,要怪还真得怪他李富强自己。
  原来,那天晚上,要不是李富强的举报,公安局就端不掉疯彪地下赌场的黑窝。这个黑窝要是没被连底端了,这位张副局长恐怕还继续在里头赌得欢畅呢。
  此刻,在李富强的心里,整件事情总算是理顺了:张副局长因为赌博落马,他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也都浮出了水面。当然,和他李富强之间的这笔交易,也肯定被列入其中喽。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2期 | 标签: | 71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