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xin_ping_qi_he_bi_you_suo_de

    心平气和, 必有所得

  • qiang_ren_da_zhan

    抢人大战

  • dai_zhe_jia_zhi_deng_ding_zhu

    戴着假肢登顶珠

  • yuan_long_ping_nian_jin_jiu_xun_reng_zai_zhui_meng

    袁隆平,年近九旬仍在追梦

  • deng_xi_hou_zhi_jiao_hao_you_sheng_ji_ge

    灯熄后 ,知交好友剩几个

  • shui_hui_zuo_gao_tie_yi_deng_zuo-2

    谁会坐高铁一等座

  • icu_li_de_nian_qing_ren

    ICU里的年轻人

  • fan_gao_de_er_duo-2

    梵高的耳朵

  • gu_du_de_dong_jing

    孤独的东京

  • yin_du_quan_yang_da_xiang_shen_wu_de_bei_can_sheng_huo

    印度圈养大象:“神物”的悲惨生活

  • mu_ni_hei_de_jing_zhun_fu_pin

    慕尼黑的“精准扶贫”

  • mai_qiang_yu_fou_bing_bu_shi_yi_ge_wen_ti

    买枪与否,并不是一个问题

  • qian_long_shen_mei_mi_kong_huan_zhe_de_ke_xing-2

    乾隆审美,“密恐患者”的克星

  • gu_shi_hou_ru_he_qiang_ren

    古时候如何“抢人”

  • wei_gong_fang_fa_chou_de_song_chao_guan_yuan

    为供房发愁的宋朝官员

  • gao_kao_zuo_wen_su_cai-7

    高考作文素材

  • xi_zhi_zhi_chu_jian_gong_fu

    细致之处见功夫

  • cuo_guo_le_qing_chun_bie_gu_fu_zhong_nian

    错过了青春,别辜负中年

  • zui_pa_ni_cheng_bu_le_jing_ying_you_guo_bu_hao_ping_fan_de_yi_sheng

    最怕你成不了精英,又过不好平凡的一生

  • fu_qin_na_dai_ren_ru_he_ying_dui_zhong_nian_jiao_lv

    父亲那代人如何应对中年焦虑

  • jue_de_bie_ren_shai_ke_neng_shi_ni_que-2

    觉得别人晒, 可能是你缺

  • du_yi_wu_er_de_xia_ba_bao

    独一无二的下巴保

  • ren_zao_rou_neng_zou_duo_yuan

    人造肉能走多远?

  • nian_ling_yue_da_shi_jian_guo_de_yue_kuai

    年龄越大,时间过得越快?

  • jian_shao_fu_qian_gong_zuo_shi_jian

    减少浮浅工作时间

  • liu_zhu_gu_ke_ren_zhen_chi_fan

    留住顾客“认真吃饭”

  • sui_yue_de_shu_qian

    岁月的书签

  • wo_huan_liu_zhe_ni_bu_yao_de_yao_shi_kou-2

    我还留着你不要的钥匙扣

  • ni_you_mei_you_liu_yi_ma_ma_geng_nian_qi_shi_hou_de_yang_zi

    你有没有留意妈妈更年期时候的样子

  • pei_ni_zui_hou_yi_cheng

    陪你最后一程

  • dai_zhe_ni_qu_quan_shi_jie_chui_niu

    带着你,去全世界吹牛

  • huan_qian

    还钱

  • wo_jiu_shi_hen_nu_li_you_shen_me_hao_xiao_de-2

    我就是很努力,有什么好笑的

  • man_hua_yu_you_mo-140

    漫画与幽默

  • dian_zan_zhi_jiao-2

    点赞之交

  • ai_zheng_zui_xi_huan_5_lei_zhi_ye

    癌症最喜欢5类职业

  • ji_su_da_pei_wei_sheng_su_ke_jian_fu

    激素搭配维生素可减 “副”

  • fu_qin_de_xin_si

    父亲的心思

  • yan_jiu_zi_ji_ni_kuang

    研究自己倪匡

印度圈养大象:“神物”的悲惨生活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失去自由的日子


  1990年,14岁的小象拉杰什瓦里被卖到了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一所寺庙,并在此后长达28年的时间里一直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拉杰什瓦里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站着的,作为供奉的“圣象”,它每天的日常工作就是扬起象鼻“赐福”信徒与香客,伸出长鼻朝向人群喷水——象征着为他们带来吉祥与好运。2004年,拉杰什瓦里不小心从敞篷卡车上摔了下来,前腿严重受伤,因救治不及时,它此后走起路来都一瘸一拐,更别提长时间站立或承担一些基本的体力劳动了。失去用处的拉杰什瓦里被驯象员冷落到了一旁,它的四肢更因负载沉重的铁链而伤痕累累、严重变形,再加上营养不良,它日渐消瘦。
  这头42岁的大象遇到的情况并非个例,它的这段悲惨的“等死”经历恰恰是印度4000余头圈养大象的命运缩影。这些大象主要分布在印度阿萨姆邦、喀拉拉邦、拉贾斯坦邦和泰米尔纳德邦等地区。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的一份报告称,印度被视为世界上最早的大象驯化发源中心,其历史可追溯到数千年前。在印度南部的喀拉拉邦,大象还被用于参加宗教游行。在宗教节日期间,盛装出席的大象们會被租用于游行、婚礼以及商店和酒店的开幕仪式上,它们不仅要忍受长途跋涉的颠簸,还要顶着烈日在滚烫的柏油马路上走上好几个小时。在此之前,喀拉拉邦曾出现过因大象在庆典活动突然失控发狂而攻击人群的事件。
  在印度的其它地区,大象还被当作当地人用来赚钱的工具,骑大象成为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到印度亲身体验的特色活动。除了旅游业,作为“神物”的大象还“涉足”政界和商界,沦为赚钱和谋取政治利益的工具。在这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大象,会因表现得不好而受到驯象员残忍的对待,轻则用铁链锁住,重则用工具鞭打或刺伤。

圈养大象的痛苦生活


  据统计,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仅在喀拉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和拉贾斯坦邦三个地区就有70多头被圈养的大象因受虐而非正常死亡。野生动物救援和康复中心主席素帕纳·甘谷里称:“以喀拉拉邦为例,仅2017年因被折磨或过度工作而造成的非正常死亡的大象就多达12头,当然,驯象员培训不到位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与野生大象相比,圈养的大象不需要寻找食物和水源,它们的行走机会非常有限,甚至好几个月都会被铁链锁在象棚里。由于关节受力不均等原因,这些圈养的大象关节变形、身体疼痛。加上水泥地面更容易存留大象的粪便和尿液,细菌较多,圈养大象的脚掌就更容易夹杂异物,滋生细菌,引起感染。除此之外,大象的视力不太好,所以在野外它们一般选择在光线最强的时候休息,清晨和黄昏时才外出觅食。而圈养的大象无法自行选择何时外出,哪怕天气炎热、光线很强也要外出表演,这大大增加了它们患白内障的几率。
  圈养大象的饮食也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像是在印度北部的一些地区,大象只能吃富含葡萄糖的甘蔗,食物来源非常单一。而野生大象通常会吃100多种根、芽、草、叶和块茎等植物,也就更少患上肠道感染、败血症和肺部感染等疾病,其寿命也比圈养大象多出30-35年。

“神物”沦为赚钱的工具


  令人唏嘘的是,印度这个以大象为神的国度,竟然让它们的“神物”沦为了赚钱的工具。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外租一头大象能轻而易举地赚到7万卢比(约合人民币6700元)。
  而对于那些像拉杰什瓦里生病后只能等死的大象而言,它们甚至连一个疗伤救助的地方也没有。在印度,目前只有五间大象救助机构,其中包括三家私人救助组织,一共收容了约40头大象。泰米尔纳德邦的一家寺庙还专门组建了一个以救助大象为目的的慈善大象营,不仅会收留那些因意外事故而致残的大象,更希望这些受害的大象终有一日可以回到属于它们的族群和大自然中。
  近日,印度最高法院宣布,非法捕获大象属于违法行为,并指令有关部门禁止在宗教活动中夹杂任何有关大象的表演。而对于喀拉拉邦和拉贾斯坦邦圈养的350多头大象的现状,相关人士表示,如果印度政府和相关部门仍不出台强有力的动物保护法和保护圈养大象的政策法规,没有法律这个保护伞来保护大象,所有的政策措施对大象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甘谷里表示:“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拒绝偷猎和贩卖大象,让我们一起努力救助大象,永远在路上。”
  (谷严武荐自《看世界》)
  责编:Ester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2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