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6期2019年第15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109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108

    读者来信

  • tian_xia-110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108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9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_shu_zi-36

    声音数字

  • 400_nian_qian_de_yi_ci_ti_yu_lv_you

    400年前的一次“体育旅游”

  • zai_shi_jian_zhi_he_li_sui_bo_zhu_liu

    在时间之河里随波逐流

  • niu_zhuan_shi_guang_de_shi_jian_cheng_ben

    扭转时光的时间成本

  • niao_bu_de_bian_qian

    尿布的变迁

  • hao_dong_xi-105

    好东西

  • tian_fang_ye_tan_yu_xiao_fei_zhu_yi

    天方夜谭与消费主义

  • shen_ru_zhong_dong_zhou_xin

    深入中东“轴心”

  • zhong_jie_jiu_long_duo_di_mu_han_mo_de_wang_chu_de_jue_qi

    终结“九龙夺嫡”:穆罕默德王储的崛起

  • lu_jian_sha_te_ru_ci_fu_you_ru_ci_bu_an

    鲁健:沙特,如此富有,如此不安

  • shi_you_guo_de_jue_qi_sha_te_neng_yuan_cai_fu_qian_shi

    石油国的崛起:沙特能源财富前史

  • feng_mian_jian_shu

    封面荐书

  • chuan_hang_jin_ji_bei_jiang_bei_hou_min_hang_ru_he_bao_zheng_fei_xing_an_quan

    川航紧急备降背后:民航如何保证飞行安全?

  • ha_li_da_hun_wang_shi_hun_li_xin_qi_xiang

    哈里大婚:王室婚礼新气象

  • ji_qing_cong_wei_yuan_qu

    激情从未远去

  • xin_ling_shou_jing_zheng_xia_de_feng_kuang_ka_fei

    新零售竞争下的疯狂咖啡

  • you_jian_wei_yue_chao

    又见违约潮

  • guo_chan_shang_ye_huo_jian_kai_shi_liang_xiang

    国产商业火箭开始亮相

  • zhong_kan_si_da_ming_zhu_guo_min_du_wu_ru_he_xing_cheng

    重看“四大名著”:国民读物如何形成?

  • hong_lou_meng_zhong_de_jia_bao_yu_he_zhen_zhen_guo

    《红楼梦》中的“假”宝玉和“真真国”

  • shen_ye_xiao_gou_li_qi_shi_jian

    《深夜小狗离奇事件》

  • bian_cheng_wang_ruo_lin

    变成王若琳

  • wo_cong_lai_jiu_mei_you_xiang_guo_yin_le_shi_bu_shi_you_zhu_liu_zhi_fen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音乐是不是有主流之分”

  • xi_cheng_xiu_shu_bi_shi_de_ou_xiang

    西城秀树,彼时的偶像

  • chuan_tong_xian_dai_yu_wu_men_sheng_huo

    传统、现代与吴门生活

  • bo_wu_guan_de_li_chang

    博物馆的立场

  • gu_dai_hui_hua_zhong_de_song

    古代绘画中的松

  • yang_fu_xi_wan_qi_chuan_tong_gong_yi

    杨福喜:挽起传统弓艺

  • tui_dong_she_hui_bian_ge_de_she_ji

    推动社会变革的设计

  • xing_tu

    星图

  • yin_si_yu_xiao_shuai

    隐私与效率

  • ni_bu_chu_zhi_shang

    尼布楚之殇

  • shu_shi_qu

    舒适区

  • di_er_sou_guo_chan_hang_mu_ying_gai_shi_sha_yang_er

    第二艘国产航母应该是啥样儿?

  • jia_ping_ao_wo_zai_kan_zhe_li_de_ren_jian_9

    贾平凹:我在看这里的人间(9)

  • hao_1_yi_liang_xin_che_zhu_de_yang_mao

    薅1亿辆新车主的“羊毛”

  • jia_you_er_nv_xue_zhong_wen

    家有儿女学中文

隐私与效率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自从DNA测序技术变得廉价之后,关于个人隐私保护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多数人相信遗传信息应该被严格地保护起来,但事实却证明保护隐私与提高效率之间是一对矛盾,两者不可兼得。
  比如,DNA技术已经被证明是警方的好帮手,但隐私保护却对这个帮手的工作效率带来了伤害。轰动全国的“白银案”之所以过了将近20年才破案,一大原因就是凶手高承勇没有留下过任何犯罪记录,因此也就没有留下DNA信息。幸亏他的一个堂叔因为另一桩案子被提取了DNA,警方这才通过对比找到了他。如果这位堂叔没有被抓的话,高承勇很可能直到现在还逍遥法外呢。
  类似的事情同样在美国发生了。2018年4月,加州警方宣布破获了“金州杀人案”,凶手在1976~1986年间至少杀死了12个人,并强奸了50多名妇女。虽然现场留下了大量指纹和DNA信息,但无论是凶手本人还是他的亲戚们都没有留下过案底,所以警方始终没有破案。
  最终的破案过程非常离奇。加州警方通过网络上公开的DNA信息找到了罪犯的一名远亲,然后再通过细致的对比分析,构建出了这个家族的整个家谱,最终锁定了目标。
  消息公布之后,立刻在全美国引发了一场关于个人隐私权的争论。很多人把矛头指向了那些商业测序机构,但其实他们是被冤枉的。美国确实有很多面向消费者的DNA测序服务公司,这些公司也大都在合约里注明客户的DNA信息有可能会被执法机关调用,但在这个案子里,加州警方并没有向这些商业测序公司提出过要求,而是把罪犯的DNA信息输进了一个公开的寻亲网站GEDmatch,从那里找到了线索。
  必须指出,这个寻亲网站也是完全合法的。个人用户在其他专业DNA测序公司测得自己的DNA信息之后,可以选择将其上传至该寻亲网站,通过这个网站来寻找自己的远房亲戚。显然,用户上传的DNA信息是必须公开的,否则就达不到目的了。事实上,正是因为该网站规模庞大,收录了大量来自民间的个人遺传信息,警方才有可能找到凶手。如果没有这个网站,或者各大商业机构都以保护隐私之名禁止警方调用DNA数据的话,那么这个“金州杀手”是不会落网的。
  这个案子的成功让警方开了窍,他们正在利用DNA信息寻找那个著名的“十二宫”(Zodiac)杀手,这个案子因为大卫·芬奇拍的那部同名电影而被很多中国影迷所熟悉,是美国犯罪史上最著名的未解之谜。如果真能破案的话,就将为隐私与效率之争再加上一注很重的筹码。
  事实上,DNA数据库的建立已经为很多儿童拐卖案和无名尸体案提供过重要线索,如果没有DNA数据库的帮助,很多这类案子是很难破解的。
  不仅如此,DNA数据库还能为人类战胜疾病做出贡献。众所周知,很多疾病都和遗传有关系,如果能准确地掌握两者之间的关联,将极大地帮助科学家们找到治疗疾病的方法。为了尽快实现这一目标,奥巴马在执政期间宣布美国政府将启动一项针对全体美国人民的DNA测序计划,该计划将在美国招募100万名志愿者,他们不但要贡献出自己的遗传信息,还要贡献出自己的全部健康信息,包括所有的病例。这些数据将向全社会公开,好让来自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科学家们都能用得上。
  该计划因为各种原因耽误了一些时间,终于在2018年5月的第一个星期正式启动了。科学家们正在积极地招募志愿者,希望美国人民不要被最近关于隐私的争论所影响,踊跃报名,造福全人类。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1期 | 标签: | 5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