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kai_juan_gu_shi-2

    开卷故事

  • xiao_hua_14_ze-12

    笑话14则

  • ji_ti_jiao_you

    集体交友

  • shui_shi_ying_jia-2

    谁是赢家

  • xuan_liang

    悬梁

  • ze_xiao

    择校

  • an_shao

    暗哨

  • zui_xia_cheng_san_shi

    醉侠程三石

  • shan_zhai_wei_ji

    山寨危急

  • dou_shi_ni_men_bi_de

    都是你们逼的

  • gei_ba_ba_mei_mei_rong

    给爸爸美美容

  • hui_duan_zi-25

    诙段子

  • ying_xiong_xie_mu_hai_tian_jian

    英雄谢幕海天间

  • ma_dai_fu_qi

    麻袋夫妻

  • lu_ban_shu

    鲁班书

  • wan_ou_zhen_ni

    玩偶珍妮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9

    3分钟典藏故事

  • jiang_jiu

    讲究

  • gua_ren

    寡人

  • you_ling_chuan_de_zu_zhou

    幽灵船的诅咒

  • zhe_bi_li_jin_suan_bu_suan_yi_chan

    这笔礼金算不算遗产

  • jin_zi_dao

    金子岛

  • lang_xing_xun_lian

    狼性训练

  • yi_fu_bie_luan_reng

    衣服别乱扔

  • zhe_zhao_bu_hao_shi

    这招不好使

  • xun_zhao_hao_sang_zi

    寻找好嗓子

  • bao_shou_guan

    保寿官

  • dao_di_kan_shang_sha

    到底看上啥

  • ren_wu_yi_wan_cheng

    任务已完成

  • sha_cai_zui_gan_jing

    啥菜最干净

  • jian_fei-2

    减肥

  • wan_wu_yi_shi_de_mou_sha

    万无一失的谋杀

英雄谢幕海天间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亲爱的读者,“央企故事”今天与您见面了!如您所知,中央企业在共和国革命、建设、改革不同的历史阶段,承载着不同的历史使命,谱写了可歌可泣的时代篇章。这里的人,这里的事,离您并不遥远!请走近她,了解她,在平凡中感知不平凡……
  罗阳(1961.6.29-2012.11.25),男,辽宁沈阳人,中共党员,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歼15飞机研制现场总指挥,航空工业沈飞董事长兼总经理。2012年11月25日,罗阳随我国首艘航母——辽宁舰出海执行歼15舰载机首次起降训练任务,在任务取得圆满成功之际,突发心脏病,以身殉职。习近平总书记为此做出重要批示,要求广大党员、干部学习罗阳同志的优秀品质和可贵精神。罗阳同志逝世以后,被评定为烈士,追授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航空英模”等称号,荣获2012年感动中国年度人物。

心系现场


  罗阳,是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12年11月18日,他乘坐的直升机准确地在辽宁舰着陆。这次,罗阳将以“歼15舰载机研制现场总指挥”的身份,进行舰载机第一次实际着舰试验。
  上舰前,歼15已经完成了数千次模拟着舰试验。接下来几天,罗阳不分白天晚上地忙碌着。他手里总拿着个小本,里面记满了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得懂的数据和符号,像宝贝一样,开会时带着,吃饭时揣着。罗阳深知,這次上舰,是他和歼15的高考,责任重大!
  距离正式进行着舰试验的日子越来越近,弥漫在航母上的紧张气氛愈加浓厚。
  11月23日,辽宁舰劈波斩浪向预定海区驶去。
  6时,罗阳起床了,没等洗漱,他就爬上甲板看天气。雪停了,天晴了,天边露出霞光,罗阳很兴奋,“是个好天气,能飞!”
  8时30分,罗阳来到舰岛三层的连廊上迎接歼15的到来,这里距离甲板上的飞行跑道只有三四十米。
  9时03分,一架歼15飞临辽宁舰上空,轰鸣声越来越大,已经可以看清它矫捷的身影了。歼15绕舰一转弯,二转弯,放下起落架,放下尾钩,试飞员娴熟地操纵着战机飞至舰艉后上方,对准甲板跑道,以近乎完美的轨迹迅速下滑,500米,300米,100米……巨大的战机高速扑向甲板,两个主轮在触到甲板的同时,机腹下的尾钩牢牢钩住第二道拦阻索,滑行数十米后,稳稳停了下来。人群顿时欢呼起来,一向沉稳的罗阳也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
  第一天着舰试验结束,罗阳拿到厚厚一摞数据表,他认真审看着,把关键数据在小本上记下来。
  11月24日,歼15着舰试验再次取得成功……
  11月25日,辽宁舰要返回大连港口了,罗阳没有像往常一样按时起床,早餐也没有去吃。不知为什么,今天一起床,他就感觉胸口闷得慌,全身无力。
  9时,辽宁舰停靠码头。罗阳拖着行李箱走出舱室,一个小战士想帮他提行李箱,他说:“谢谢,我自己来。”他走到舷梯口,迈上两级台阶,却吃力地停了下来,回头对小战士说:“小同志,还是麻烦你帮我提一下吧。”
  罗阳上了面包车,一路疾驶。进了宾馆房间,罗阳就倒在床上,脸色苍白,表情痛苦,同事从没见过罗阳这个样子,赶紧把他送往离宾馆最近的大连友谊医院。
  车离医院100米时,罗阳陷入了昏迷。大家将他抱到担架上,来不及进急诊室,就在门诊大厅里实施紧急抢救。罗阳的衣服散开,他一直揣着的小本掉在一旁倒扣着,封底上有他写的一行字:“航空报国从来不是荣誉,而是责任。”
  所有人都在期盼奇迹出现,但奇迹没有光顾这位功臣, 12时48分,罗阳由于突发急性心肌梗死、心源性猝死,经多方抢救无效,因公殉职,英年51岁。
  此时,几步之外候诊大厅的电视上,正播放着歼15舰载机在辽宁舰上成功起降的镜头……

此情绵绵


  罗阳离世,可他的妈妈却在苦苦等着儿子回家。
  母子情深,以往每次罗阳看罢妈妈下楼后,妈妈都要伫立在五楼的窗口前向儿子挥手,目送儿子远去,罗阳也会回头看看妈妈的身影,然后挥手告别。“回头凝望、挥手告别”,住在这个干休所的人们全都记住了母子俩的这个经典姿势。
  有时,罗阳经过妈妈的住所,实在太忙,千金一刻,他顾不上上楼,就在楼下给妈妈打个电话,然后妈妈就开了窗户,母子俩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挥挥手,凝视着,千言万语,尽在这挥手之间。有一次,罗阳到了楼下,给妈妈打了个电话,但迟迟不见窗户打开,罗阳的心猛地一沉:妈妈不会有什么事吧?他正要奔上楼去,窗户开了,妈妈出现了,微微笑着,挥动着手,罗阳这才舒坦地放下了心……
  2012年11月25日,罗阳的妈妈一大早起床,就有点沉不住气了,她几次拿起电话,想和儿子说点什么,但她想了想,又放下了话筒。她知道,如此重大的任务刚刚结束,不可以随便打搅儿子。她给儿媳和女儿打电话,电话都没有接通,这让老人有点心慌。她不知道此时罗阳的妻子和姐姐已经在护送罗阳回家的灵车上;她不知道单位已经派人到儿子家里布置灵堂;她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儿子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晚上9点,罗阳的灵车从大连赶回沈阳,车上的人不约而同地说:“先让罗总回家看妈妈!”灵车围绕着那条熟悉的小街缓缓行驶,相信罗阳看见妈妈在楼上向他挥手了!这一夜,千百个沈飞人开着自己的车来到试机跑道,一齐打开汽车大灯,照亮罗阳回家的路……

本色似金


  罗阳去世后,到他家吊唁的人络绎不绝。走进他简朴的家,像是走近一张褪了色的老照片:老式的装修,陈旧的家具;客厅里的六盏灯,有三盏是不亮的;一张老旧的桌子,一碰就“嘎吱嘎吱”作响。人们不由得感慨:一个国有大型企业的老总,怎么住这样的房子?为什么不重新装修一下?
  这间房子,是罗阳在航空工业沈阳所工作的时候搬进去的,一个普通小区里的一个普通单元,他一住就是十几年。调到航空工业沈飞工作以后,公司考虑到他上班远,不方便,三次研究调整他的住房,都被他拒绝了。他说:“我们家人口少,现在的房子已经足够住了,不必再考虑我的住房问题。”
  妻子多次对罗阳说:“咱们不要新房子,但把这个老房子重新装修一下总可以吧?”
  “可以啊,等过一阵儿我有时间就装修。”罗阳这样答应了好多次,可如今斯人已去,屋子依旧。
  罗阳是大型军工企业的老总,对自己要求分外严格。秘书至今记得,罗阳的办公桌上,经常放一摞儿已经单面打印过的废纸,他正是用这些废纸的另一面,起草所有文件和各种材料。
  2012年11月25日深夜,罗阳猝然离世的当天晚上,沈飞办公室副主任翻遍电脑里的罗阳照片,这位办事沉稳的老主任,不禁掩面失声痛哭:“一个大型军工企业的老总,找一张标准照有这么难吗?”
  真的就这么难,罗阳生性低调,别说标准照,偌大一个沈飞公司几乎找不到他的采访影像,只有他在生产现场的一些镜头。上级领导来视察,他让技术主管介绍工作,自己跟在一旁;集团公司领导合影时,罗阳总是往旁边站,秘书提醒他应该往中间靠,他却说:“这种事情,站在哪里还不都是一样?”秘书多次让他补拍标准照,他总是嘴上答应,从未行动。
  很多人认识罗阳,是从他的遗照开始的,谦逊的笑容里带着一丝憨厚,可谁又能知道,这样一张遗照,竟是连夜从一张庆典合影里抠图做出来的……
  (发稿编辑:姚自豪)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7期 | 标签: | 38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