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9期2019年第18期
2019年第17期2019年第16期
2019年第15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 shi_zi_lu_kou

    十字路口

  • mao_wu_su_sha_mo_de_yue_liang

    毛乌素沙漠的月亮

  • biao_yan-2

    表演

  • wo_bu_guo_shi_yi_li_yu_zhou_wei_chen

    我不过是一粒宇宙微尘

  • ming_hao

    命好

  • li_liang-2

    力量

  • shu_yu_ai

    书与爱

  • ji_yi_zhong_de_shu_jia

    记忆中的书架

  • pu_bian_xing_zhi_ge_jie_xuan

    普遍性之歌(节选)

  • sheng_ming_zhi_shi_hua_kai_hua_xie

    生命之始,花开花谢

  • du_ju_zhi_nan

    独居指南

  • ta_lou_li_de_wei_guang

    塔楼里的 微光

  • qing_bu_yao_gao_za_wo_de_zang_li

    请不要搞砸我的葬礼

  • shi_nai_an_de_gou

    施耐庵的狗

  • da_er_wen_zai_bei_shang_guang_shen

    达尔文在北上广深

  • yong_sheng_de_hai_la

    永生的海拉

  • zhong_guo_pang_qi_lai

    中国胖起来

  • da_zhi_xiao_ji

    大智小技

  • fu_lin_xiao_ying_yu_zhi_shang_jiang_ji

    弗林效应与智商降级

  • xuan_ze_du_ju_de_nian_qing_ren

    选择独居的年轻人

  • yi_wan_huang_liang_yi_chang_meng

    一碗黄粱一场梦

  • wang_luo_chu_nian_de_zhong_guo_gu_shi

    网络初年的中国故事

  • huo_zai_yi_li_mei_gan_shang

    活在一粒梅干上

  • wo_qia_qia_xi_huan_zhe_yang

    我恰恰喜欢这样

  • zai_ren_jian_gan_lu

    在人间赶路

  • yi_ge_ren_de_ke_xue_xiu_yang

    一个人的科学修养

  • zhi_bu_zhuang_yuan

    织补状元

  • lian_huan

    连环

  • ji_jing_de_sheng_yin

    寂静的声音

  • fan_qi_dao_er_xing_zhi_de_li_liang

    反其道而行之的力量

  • xin_wen_he_yu_de_gu_shi

    新闻和鱼的故事

  • yin_cang_peng_you_quan

    隐藏朋友圈

  • ou_zhou_ren_chi_huo_guo

    欧洲人吃火锅

  • mei_qian_zhao_jing_cha_jie_yi_dian

    没钱,找警察借一点

  • de_guo_zhi_zao_de_mi_mi

    德国制造的“秘密”

  • gong_bi_nie_sen_lin_duan_xiang

    贡比涅森林断想

  • man_ha_dun_de_sheng_chang_gui_ze

    曼哈顿的生长规则

  • shu_huan_ji_de

    树还记得

  • dang_ren_gong_zhi_neng_bian_cheng_ren_lei_sha_shou

    当人工智能变成人类杀手

  • yan_lun-159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160

    漫画与幽默

  • nao_dong_man_hua

    脑洞漫画

  • ni_di_yi_yan_kan_dao_de_shi_shui

    你第一眼看到的是谁

  • neng_kan_duo_yuan

    能看多远

  • men_dao

    门道

  • di_liao

    底料

  • yu_si-15

    语丝

  • fei_ji_shang_de_bing_ren

    飞机上的病人

  • jing_zhong_pu_tong_ren

    敬重普通人

  • jiao_yu_wei_le_shen_me

    教育为了什么

  • yu_di

    雨滴

  • wei_shu_zhai-18

    微书摘

  • zuo_ye_tai_duo_zen_me_ban

    作业太多怎么办

  • fire_yun_dong

    Fire运动

  • shen_qian-2

    深潜

  • xin_dan_zhi_gu

    心淡之故

  • yu_ying_he_ta_de_dao_ying

    鱼鹰和它的倒影

永生的海拉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海拉”是一种生命力超强,在体外还能存活并不断繁衍的不死细胞。科学家利用这种细胞的超强生命力,在全世界的实验室里大批繁殖,广泛传播。大部分实验室里的离体细胞都来自“海拉”的繁殖。它参与了小儿麻痹症疫苗的研究与制备、众多抗癌药物的研发,还寄托着人类长生不老的终极幻想——既然细胞在体外的培养基环境中都能够不断繁衍,长生不死,那么人类只要找到其中的原因,不也可以像细胞一样长生不死吗?


因为在医学研究史上留下了如此多功勋彪炳的业绩,有不少人为“海拉”写过书,记录因它参与而取得的科研成果。在互联网上还有数以万计的文献资料,讨论它生命力的神奇和可能由此衍生的种种医学愿景。


但“海拉”到底是谁?这种体外培养细胞系的霸主,到底来自谁的身体?当海拉细胞成为医学实验室的“明星”,并因为广泛的使用和流通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时——海拉细胞繁衍出的总重量已经超过最初捐献者的体重,一个试管量的克隆细胞,可以卖到167美元,甚至更多,但细胞的最初宿主却与这一切无关,甚至没有多少使用者和交易者知道她是谁。


这就是医学研究中长久存在的伦理问题:每个被用于研究的身体都具备商业价值,而像“海拉”细胞这样用途广泛的研究对象,更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但那些提供身体的人,却往往分享不到任何价值。他们只是推动医学进步的“燃料”,被默默消耗。


可以说,人类医学就是踏着这些无名者的身体前进的。通常是“弱者”才会成为医学研究的试验对象,比如身患绝症走投无路者、身陷绝境急需救助者,或者对医学知识毫无所知、无法判断和自决的人,而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穷人。以不幸作为医学进步的“燃料”,既是一种伦理的阴暗面,也可能是医学研究中一种无奈的必然。但多少人会真正认真审视这些无名的“燃料”呢?他们的命运就像曾经推动这个时代运转的石油或者煤炭,冰封在岩层下,消逝在人类进步的繁荣中。


“海拉”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最持久、最庞大的“燃料”,因此引起人们长久的兴趣和追问。人们的关注点从“海拉”做了什么,到“海拉”还可能做什么,最后来到“海拉”到底是谁。


《永生的海拉》就在回答这个问题。作者丽贝卡·思科鲁特用几年时间,寻访了“海拉”的亲人们,追溯了“海拉”生而为人的过往。


“海拉”原名海瑞塔·拉克斯,是一位1951年因宫颈癌而不治身亡的黑人少妇。她的死亡给医学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离体细胞可做科研,却给她的孩子留下了深深的童年创伤。他们生于一个贫困的黑人家庭,母亲早逝后,他们在父亲的忽视和继母的暴戾中长大,没受过多少教育,成年后没有稳定的工作,只有无穷无尽的对生活的失望和愤怒。海拉细胞对他们来说是不幸生活中新的创伤——母亲的身体曾经创造出如此高昂的医学价值和商业价值,他们却连最基本的医疗保险都买不起。循声而来的,往往只是想用他们的身体继续推进研究的实验者,或者利用他们的名声再赚一笔的骗子……


海拉細胞电子三维图像

丽贝卡·思科鲁特能写成这本书,能得到海瑞塔家人的信任,将这个交织着贫困和犯罪的黑人家庭的生活袒露给她,是因为她不仅有医学教育的背景,她还关心医学进步史上的伦理问题。她知道,医学史上的反伦理研究足有上百个,其中有些最恶劣的就来自那个时代最成功、最受尊敬的医学研究者。她能警惕那些让人振奋的医学进步,理解无名的“燃料”,并在采访过程中给予其真实的帮助。


在采访快结束时,作者带着海瑞塔·拉克斯的两个孩子黛博拉和扎卡里亚,去最早取得“海拉”细胞的霍普金斯医院看望他们的妈妈。所谓的看望,其实是去看海瑞塔的细胞。当海瑞塔死亡时,黛博拉只有几岁,扎卡里亚刚出生不久,他们对妈妈都没什么印象。当他们在实验室科学家的帮助下,透过显微镜看到妈妈的细胞正在不断游动分裂时,两个被生活折磨得脾气暴躁、动辄发怒的人都表现出了难得的温柔和沉静。这是他们自婴幼儿时期以来离活着的妈妈最近的时刻。即便那些弱肉强食的伦理问题并不会因此完全改变,他们生活中的不公平和困境也不会因此完全消失,但在那一刻,他们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安慰。


(石 工摘自《博客天下》2018年第23期)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5期 | 标签: | 15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