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man_hua_yu_you_mo-81

    漫画与幽默

  • dang_yi_shu_jia_gan_qi_jia_wu_huo

    当艺术家干起家务活

  • dui_cheng_zhi_mei

    对称之美

  • bu_wei_xian_ming_suo_lei

    不为闲名所累

  • ming_an

    明暗

  • que_xian_mei

    缺陷美

  • jia-3

  • pa_ting_yin_si

    怕听隐私

  • san_sha_yu_sha_dai

    散沙与沙袋

  • ren_huo_liang_ge_wo

    人活两个“我”

  • zhen_xi_ju_li

    珍惜距离

  • jing-4

  • zhao_ren

    找 人

  • da_ai_wu_jiang_shan_xing_tian_xia

    大爱无疆 善行天下

  • du_zhe_30_zhou_nian_he_ding_ben

    读者30周年合订本

  • hua_jing_wai_yi_ze

    化境(外一则)

  • wu_yi_huo_cai_sha_zi_sun

    毋以货财杀子孙

  • zai_bie_shu_li

    在别墅里

  • ni_zai_da_wu_li_de_yi_wang_xing

    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

  • zhen_shi_qing_jie

    真实情节

  • yu_hei_ye_xiang_shi

    与黑夜相识

  • you_yong

    游泳

  • bu_yao_pa_wo_xian_guo_qu_kan_kan

    不要怕,我先过去看看

  • cong_mi_gong_tong_xiang_zi_you

    从迷宫通向自由

  • feng_li_yu_rou_ruan

    锋利与柔软

  • zheng_yi_xu_wu_piao_miao

    正义虚无缥缈

  • fen_si_yu_zhi_yin

    粉丝与知音

  • yi_ren_yi_shi_jie

    一人一世界

  • shen_me_shi_min_guo_fan_er

    什么是民国范儿

  • si_nian_shi_zui_mei_miao_de_ling_gan

    思念是最美妙的灵感

  • di_ceng_qing_hua

    底层情话

  • liang_ge_you_xing_bie_de_tai_yang

    两个有性别的太阳

  • 50_nian_qian_de_na_ci_ying_pin

    50年前的那次应聘

  • wo_yao_liu_zhu_zhe_yi_tian

    我要留住这一天

  • ni_ke_yi_bu_ping_fan

    你可以不平凡

  • can_dou

    蚕豆

  • jia_mu_qin

    嫁母亲

  • shen_me_biao_qing_rang_ni_zai_kai_hui_shi_shou_yi

    什么表情让你在开会时受益

  • zheng_you_guang_gao

    征友广告

  • qi_ge_shi_gao_ding_ke_hu

    七个“是”搞定客户

  • jia_ting_zhu_fu_wu_suo_bu_neng

    家庭主妇无所不能

  • cha_xing

    茶性

  • sheng_ming_zai_lu_shang

    生命,在路上

  • yong_shen_me_yang_de_biao_qing_li_kai

    用什么样的表情离开

  • wei_sha_yao_huang_fei_wu_nian

    为啥要荒废五年

  • yi_zhi_cong_ye_lu_da_xue_bi_ye_de_mao

    一只从耶鲁大学毕业的猫

  • huang_di_de_ying_zi_you_duo_chang

    皇帝的影子有多长

  • shu_mu_de_li_liang

    树木的力量

  • gao_xiao_shuai

    高效率

  • chao_ting_hua_de_zhang_fu

    超听话的丈夫

  • wu_tong_ba_ya-2

    无痛拔牙

  • yan_lun-85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82

    漫画与幽默

  • dong_hua_xing_xiang_dan_sheng_ji

    动画形象诞生记

  • he_ying_zi_wan_shua

    和影子玩耍

  • wo_xi_huan_de_tian_qi

    我喜欢的天气

  • wu_zhi_shou_heng

    物质守恒

  • xie_zheng

    邪正

  • feng_ping_lang_jing_shi_qi_dao

    风平浪静时祈祷

  • shu_xi

    熟悉

  • cheng_zhu_yu_ling_xi

    成竹与灵犀

  • hai_nie_ji_shi_tou

    海涅寄石头

  • wo_bu_jia_zhuang_shou_shang

    我不假装受伤

  • zhong_yao_de_yi_shou

    重要的一手

  • wu_qi

    无期

  • zai_hu_xu_zhong_mi_lu

    在胡须中迷路

游泳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我八岁开始学游泳。除了打乒乓球,那是当年最时髦的体育运动。天一热,几乎所有孩子都拥向水边。与其说是游泳,不如说是集洗澡、避暑、娱乐、社交之大成的一项活动。
  离我家最近的是什刹海游泳场。我和同学、邻居结伴出发,步行半小时,头顶烈日,晒得发蔫儿。一里开外,那阵阵喧哗的声浪,伴随着尿臊、漂白粉和来苏水的混合气息迎面扑来,让人热血沸腾。而回家路上我们则步履蹒跚,头顶湿游泳裤,好像影子在地上游泳。赶上菜站处理烂西红柿,花五分钱买半筐,吃完染得满身满脸都是,到路边水龙头下冲洗,再灌一肚子凉水。
  我先在蘑菇池模仿自由泳,两手轮流划水撑地,双脚打水,但原地不动。从蘑菇池眺望“水深火热”的成人世界:危险的动作、夸张的声调和疯狂的竞技状态,就像在打仗。
  进而在家用脸盆里练憋气。看一眼闹钟,深吸气,把头埋进水中,咕咕吐泡,憋不住时猛抬头。与同伴比赛,憋得时间越来越长,但呼哧带喘,面目狰狞,紫茄子一般。除了憋气,还练水下睁眼,我们好像全得了红眼病。人要学会鱼的本事,非得逆向穿越亿万年的进化过程。
  从脸盆到游泳池,世界大了,难度也大了。练憋气,弄不好咕咚喝进一口,别提多腻味了——有人在游泳池撒尿。可谁要没多喝几口水,咋能学会鱼的本事?我从蘑菇池进练习池,双臂倒钩住排水槽,屏住呼吸,猫腰沉入水中,猛蹬池壁,一口气扑腾七八米远。
  喝水喝多了,技术上总算有些长进:不会换气,于是把头露出水面,手脚并用游上二三十米。
  之后,我跟同伴到后海游野泳。所谓野泳,指的是在江河湖海的广阔天地游泳,首先是免费,再就是无救生措施,除非自救。后海是穷孩子游野泳的天堂,无人管束,还能钓鱼、捉虾、摸蛤蜊。人家孩子被扔水里不仅扑腾扑腾活下来,还个个如鱼得水,晒得跟小黑人似的,只有牙齿和眼白是白的。虽混不进人家的行列,能跟着浪迹江湖我就心满意足了。
  《北京晚报》上常有淹死人的报道,但这对我等“水鬼”毫无警示作用。后海的水不深,即使没顶,只要会踩水就不怕。最难的是摸蛤蜊那样的绝活儿。只见人家纵身一跃,脚丫倒翻,连蹬两下就没影儿了,仅一串细碎水泡透露行踪,待冲天而起,手里紧握一个大蛤蜊。我也尝试过,均以失败告终:一手捏鼻子,弓背撅腚,双脚抽风般乱踹,而身体就像横木原地打转。我在水下更是睁眼瞎,只看见自己吐的水泡,别说摸蛤蜊,就连抓把淤泥都没门儿。
  二
  我向更广阔的水域进军。
  十岁那年暑假,我和同学一起来到颐和园。那是个风平浪静的日子。我们先租了两条船,互相追赶,浑身被汗水浸透。在文昌阁码头还船上岸,就近下水。那个临时游泳场有简易更衣室,还用木牌标明水位及安全区。
  离开石堤,我用脚尖试探深浅。湖底是淤泥和尖利的石头。淤泥滑腻腻的,塞满脚趾缝,粘住脚底板;暗流涌动,泥鳅般在裤裆钻来钻去。水漫胸口,我开始向前游去,一到木牌警戒线就往回返。在岸边喘口气,和同学打招呼。肚子饿了,上岸到小卖部买东西,吃饱喝足再下水。
  越游胆儿越大,我离开安全区。岸上人影越来越小,天地间沉寂下来,只有风声、水声和我的喘息声。阳光灿烂,云朵舒卷。那突如其来的孤独感,让人又紧张又着迷。
  有渡船驶过,一个大浪打过来,铺天盖地,我被骤然卷到水下,一连灌了好几口水。我悬浮在中间——下够不到湖底,上蹿不出水面。天空黯淡,旋涡中是浑浊的太阳。窒息让我浑身无力,但头脑清醒,就在那一瞬间,晚饭、书包、父母、家养的兔子……闪念聚拢又散开,像礼花般灿然开放,而我正和这一切告别——死亡意识让我震惊,顿时转化成求生的动力。我拼命扑腾,终于浮出水面,但由于剧烈呛咳失去平衡,上下沉浮,又喝了好几口水。
  再次浮出水面,我抡开双臂向岸边扑腾过去。那姿势回想起来,很像孩子打架用的“王八拳”。直到脚尖能够到湖底,我尽力站稳,把肺里的积水咳出来。爬上岸,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浑身瘫软。环顾四周,同学们在水中追逐嬉戏,并没有人注意到我。生活在继续。夕阳西下,就要落进群山中,这和水下看到的是同一个太阳。
  我没有告诉同学,当然也没有告诉家人。那是我第一次有关死亡的经验,无法与他人分享。
  三
  我头一次见到凯非表哥,肯定是个星期天,因为只有星期天他才能请假出门。那年我13岁左右。我们先在他舅舅(也是我堂伯父)家吃午饭,然后一起去陶然亭游泳场。表哥总是低着头,沉默寡言。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表哥是红旗中学的学生。这所带有劳教性质的学校挺出名,是老师、家长威胁孩子的口头禅。无论如何,父亲还是鼓励我们见面,毕竟是表兄弟嘛。至于表哥干过啥,亲戚全都讳莫如深。其实,孩子们根本没有成人世界的道德感,凡是禁忌、非法、异端,都让他们好奇,他们甚至对此持有天然的敬意。
  从东交民巷出发,我们乘6路无轨电车去陶然亭游泳场,一路几乎没说话。表哥大我三岁,他身材不高但结实,皮肤黝黑,喉结上下翻滚——那是进入成年的标志。而我尚未发育,与他相比,就像只瘦骨伶仃的柴鸡。
  沿售票处铁栏杆排队,我们欲言又止,相视而笑。轮到我们,各自掏钱买门票。他在入口处买了两根冰棍,一根给我,我想说谢谢,他用手势止住我。从更衣室来到游泳场,阳光炫目,众声喧哗,天空摇晃了一下——我在湿地上差点儿摔跤。表哥扶了我一把,他的手臂强壮有力。
  他扭腰抻腿做完准备动作,纵身跃进游泳池。他的自由泳动作简洁明快,脚下水花很小,像个专业运动员。
  我们上岸休息,趴在滚烫的水泥地上。一颗颗黑色水珠从他的臂膀滚落,在粗糙的地面洇成一片。我说了句赞美的话,但声音被周围的喧嚣淹没,我本想重复,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赶紧闭嘴。
  阳光在缓缓移动,波光耀眼,反衬着剪纸般的人影。表哥站起来,朝铁网围住的深水池走去。深水池清澈碧蓝,人很少,救生员戴墨镜坐在高凳上。表哥先走上三米跳板,在木跳板尽头跳了两下跃起,展开双臂再收拢,扎进水中。从蓝色泡沫中浮起后,他沿扶梯上岸,再爬上高高的十米跳台。他并不急于跳水,而是从高处眺望远方。
归来时他笑容依旧,但心不在焉,目光有如盲人。我无法让他看见我,这让我很伤心。那天我们总共没说十句话,分手时甚至没说再见。那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四
  我开始注意那些女孩儿,特别是发育中的少女。在禁欲的时代,游泳池是人体最暴露的公共场所。我常趴在水泥地上,头枕胳膊假装打瞌睡,窥视那优美而神秘的曲线。我暗自感叹,人间竟有如此造物,以前咋熟视无睹?
  由于池小人多,常和陌生女孩子在游泳时相撞,无意间触碰到胸部或大腿,竟有过电的感觉。绝大多数情况相安无事,但也有个别刁钻的,张口就骂:“德行,臭流氓!”遇此麻烦,非得先冒充流氓,恶语相向,才能证明自己不是流氓。游泳场确有流氓事件发生。起初是小骚动,很快被围得水泄不通,人群中少不了起哄架秧子的,最后肇事者被扭送到派出所,想必是人赃俱在。
  所有体育运动,其实都有潜在的性动力因素。在我暗恋的表姐和陌生少女们的注视下,我的游泳技术突飞猛进。而我的最高理想是,像表哥那样大摇大摆进入深水池,并登高远望。
  代表游泳场最高特权的深水池,有北冰洋冰川的纯蓝与低温。入口处有木牌标明水温——今日11摄氏度,这让我想起北冰洋牌高级冰棍。而我们芸芸众生蹚的浑水,不仅颜色难以描述,更甭提温度了。由于水浅人多更换少,水温总超过体温,跟泡澡堂子差不多。
  然而要享有纯蓝与低温的特权,必须通过200米游泳考核。我加大训练强度,加班加点,甚至赶晚间专场。要想突破200米大关,关键是得克服头50米出现的“假疲劳状态”。晚场的好处是,人少游得开,精力可以集中。每次抬头换气看到的是一串灯光,像一串珍珠——属于你爱或你将要爱的人。
  苍天在上,我终于通过考核,得到了深水合格证,我将它缝在游泳裤最显眼的地方。
  那天下午,我大摇大摆走进深水池。就在那一刻,我相信所有在场女孩儿的目光如同聚光灯,聚集在我身上。一不留神,我排队跟着上了十米跳台。我晕高,不敢往下看,就更别说极目远眺了。待走到跳台上时我心乱如麻,但已无路可退,我只好捏住鼻子笔直蹦下去。砰的一声,惊涛骇浪先狠拍我,再覆盖我。那冰水如针,让我头皮发麻,浑身刺痛。待沿扶梯爬上岸后,我半身红肿,像虾米直不起腰,且哆嗦不止。什么都好说,但要止住哆嗦不可能。我唯有祈求那紧追我的聚光灯立马关上。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0期 | 标签: | 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