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li_hong_zhang_de_ling_yi_chang_zhan_zheng-2

    李鸿章的另一场战争

  • ji_di_zu_zhi_juan_tu_zhong_lai

    “基地”组织卷土重来

  • isis_ji_di_bian_yi

    ISIS:“基地”变异

  • shi_nian_zhi_luan_shui_ying_wei_yi_la_ke_fu_ze

    十年之乱:谁应为伊拉克负责

  • bei_bu_yi_la_ke_ke_wang_du_li_de_ku_er_de_ren

    北部伊拉克:渴望独立的库尔德人

  • liang_ci_dui_yi_zhan_zheng_de_di_yuan_zheng_zhi_zhi_bian

    两次对伊战争的地缘政治之变

  • die_dan_qi_fu_shi_heng_de_zhong_dong

    跌宕起伏:失衡的中东

  • zhong_dong_shi_you_dui_shui_geng_zhong_yao

    中东石油对谁更重要?

  • min_fang_bai_nian_liu_san_shi_yu_gui_xiang_ji

    皿方罍:百年流散史与归乡记

  • lv_pi_che_he_na_xie_huo_che_mi_men

    绿皮车和那些火车迷们

  • quan_zhou_ti_xian_mu_ou_xi_chuan_tong_yu_xin_zi

    泉州提线木偶戏:传统与新姿

  • cai_shui_gai_ge_gong_jian_zhan

    财税改革攻坚战

  • yong_ta_men_de_cheng_gong_lai_dui_fu_ta_men

    “用他们的成功来对付他们”

  • ju_li_qi_che_xin_xi_ge_ming_de_yin_bao_dian_huan_you_duo_yuan

    距离汽车信息革命的引爆点还有多远?

  • hao_bo_wu_guan_yao_zu_gou_you_ren

    好博物馆要足够“诱人”

  • yi_zuo_bai_huo_gong_si_yin_fa_de_xiang_chou

    一座百货公司引发的乡愁

  • he_lan_dang_dai_shou_shi_she_ji_guan_nian_zhi_shang

    荷兰当代首饰设计:观念至上

  • zhong_kou_wei_yan_jiu_fen_jun_yi_zhi

    重口味研究:粪菌移植

  • fan_chang_di_si_kao_yi_qie

    反常地思考一切

  • chen_li_yong_gan_de_xi_shi_zhe

    陈黎:勇敢的习诗者

  • wei_you_li_xi_si_er_zhan

    为《尤利西斯》而战

  • ming_xing_dui_xian_gu

    明星兑现股

  • ding_kua_ke_de_xin_dong_xiang

    顶夸克的新动向

  • zhuan_ji_yin_wen_zi

    转基因蚊子

  • fei_ye_nuo_de_dian_xing_he_lan_zu_qiu_gong_chang

    费耶诺德:典型荷兰足球工厂

  • zhe_ceng_chuang_hu_zhi_yue_lai_yue_bao_le

    这层“窗户纸”越来越薄了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68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73

    读者来信

  • wu_ke_lan_yu_ou_meng_qian_shu_lian_xi_guo_xie_ding_jing_ji_bu_fen

    乌克兰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经济部分

  • tai_guo_jiu_jing_xu_yao_shen_me

    泰国究竟需要什么

  • tian_xia-69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67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68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54

    声音

  • shi_he_diao_qing_de_zao_fan

    适合调情的早饭

  • zhang_de_fen_shen_xiang

    张德芬神像

  • xu_shan_de_qing_wa

    徐山的青蛙

  • nv_ren_ru_hua

    女人如花

  • hao_dong_xi-64

    好东西

  • jian_kang-22

    健康

  • man_hua-69

    漫画

  • yuan_fang

    远方

远方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37岁的余叔打算从家乡宝鸡出发,兜一个圈子,到新疆的塔城探望一位朋友。那还是四五年前的事,当时他准备乘火车作为期三天的拜访。不过从宝鸡到那儿,有一大段路程,跟这么短的逗留时间相比,旅途确实显得十分漫长。途经好几个省份的土地,一会儿上山,一会儿下山,从关中平原开向河西走廊,一直往上驶往北疆。光在路上得30多个小时。
  火车是清晨出发,到达兰州的时候,沿路没什么秀美风光,只见一派千篇一律的黄土和矮木。但这并不扫兴。几个小时的车程纵然不长,余叔还是将所有称之为责任、志趣、烦恼等种种意识抛诸脑后。此刻的他与乡土之间飞旋着的空间,拥有某些我们通常归因于时间的威力。空间的作用同时间一样,每时每刻都在人的内心引起变化,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更加显得强烈。它像时间一样会叫人恍若隔世,又会叫人忘却一切。余叔心中就有这种感受。就在昨日,他还在被生活咄咄逼人地捉住不放,此刻突然拂来了一阵自由的风。兰州下着小雨,停靠的时间比较久,回望细雨中飘扬而去的铁轨,他不禁对远方心生憧憬。
  这是我们坐在山东一个烧烤摊上他告诉我的,晚风吹来,我们边喝啤酒边吃烤肉,余叔面色红润,兴致很高。从兰州驶离以后,还有更远的路。在这列速度缓慢的火车上,余叔既无伴侣,又不善谈,无以解闷,只得将视线扫向窗外。透过绿色的窗玻璃,时间如同往回走,他仿佛看到了过去多年自己不无卑微的生活。这条路线他曾往返过几次,十几年前在新疆的塔城当兵,从那时开始的。后来复员回家,政府安置他在一家化工厂工作,他干得很卖力,可惜叫好不叫座,一直干到那家工厂被买断都未能予以晋升,才抱憾离开。那个时候虽然艰难,余叔也不曾因此难过,真正使他伤心的是厂长后来告诉他看门的老李和他那条叫“旺财”的狗居然留下来了。这使余叔崩溃了好一阵子,自那时起,余叔先后去到石家庄、石嘴山、西宁、金昌和重庆等地,辗转折腾,职业渐渐由化工转换到建筑上。然而普遍不见有起色,工作时断时续,而且不过都是临时工。其实年轻人至少有一个好处,每每转换一座城市和一份工作,便能轻轻松松撕掉过去,让生活重新来过。中年以后情况就会糟一点,他们很难再在人生道路上扳回一城。
  余叔没想到自己忘却了昨日的羁绊,却又会将往事忆起,真是人无近忧便有远虑。很多故事、旧人依然历历在目,岁月蹉跎,他感到追悔莫及。人生旅途中失去的许多东西,再不会回来了。空间可被穿越,时间无法轮回。因此他相当认真地告诫我珍惜此刻的光阴,切莫辜负年华。我说我懂,余叔酒到酣处,动情地说,小屁孩懂个锤子。穿过甘肃时,天将近夜,火车平稳地行驶在一块不毛之地,余叔在漫长的夜中昏睡过去,然后又被吵醒。在那些日日夜夜里,他常常做梦,梦到一方乐土,一个新的际遇,可就像这次梦醒以后一样,放眼窗外却映出一幅自画像。
  像余叔这样的人,到了这般年纪,依然漂泊无着一事无成的,他们自身问题很多,很可能积重难返。比如爱做梦,梦做太久,就成了傻梦,终归得做事才行。后来我们谈回塔城,也就是那次出行的远方,余叔只是苦笑,看样子那八成变成一次烂尾的旅行。毫无疑问,对于远方人们普遍心向往之,它的诱惑在于它所携带的不确定性或可能性,一旦靠近那未知的地点,幸福就有机会愉快地降落。
  当火车穿过那片棚户区,驶进乌鲁木齐车站,余叔大概根本没有靠近他的目的地。远方可能飞旋天边,可能等在明日,也可能隐匿于某个曾经到过又不能再去的地方。这些全都说不准,而我更愿意想想风,我坚信只有风到不了的地方才称得上远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8期 | 标签: | 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