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xin_ping_qi_he_bi_you_suo_de

    心平气和, 必有所得

  • qiang_ren_da_zhan

    抢人大战

  • dai_zhe_jia_zhi_deng_ding_zhu

    戴着假肢登顶珠

  • yuan_long_ping_nian_jin_jiu_xun_reng_zai_zhui_meng

    袁隆平,年近九旬仍在追梦

  • deng_xi_hou_zhi_jiao_hao_you_sheng_ji_ge

    灯熄后 ,知交好友剩几个

  • shui_hui_zuo_gao_tie_yi_deng_zuo-2

    谁会坐高铁一等座

  • icu_li_de_nian_qing_ren

    ICU里的年轻人

  • fan_gao_de_er_duo-2

    梵高的耳朵

  • gu_du_de_dong_jing

    孤独的东京

  • yin_du_quan_yang_da_xiang_shen_wu_de_bei_can_sheng_huo

    印度圈养大象:“神物”的悲惨生活

  • mu_ni_hei_de_jing_zhun_fu_pin

    慕尼黑的“精准扶贫”

  • mai_qiang_yu_fou_bing_bu_shi_yi_ge_wen_ti

    买枪与否,并不是一个问题

  • qian_long_shen_mei_mi_kong_huan_zhe_de_ke_xing-2

    乾隆审美,“密恐患者”的克星

  • gu_shi_hou_ru_he_qiang_ren

    古时候如何“抢人”

  • wei_gong_fang_fa_chou_de_song_chao_guan_yuan

    为供房发愁的宋朝官员

  • gao_kao_zuo_wen_su_cai-7

    高考作文素材

  • xi_zhi_zhi_chu_jian_gong_fu

    细致之处见功夫

  • cuo_guo_le_qing_chun_bie_gu_fu_zhong_nian

    错过了青春,别辜负中年

  • zui_pa_ni_cheng_bu_le_jing_ying_you_guo_bu_hao_ping_fan_de_yi_sheng

    最怕你成不了精英,又过不好平凡的一生

  • fu_qin_na_dai_ren_ru_he_ying_dui_zhong_nian_jiao_lv

    父亲那代人如何应对中年焦虑

  • jue_de_bie_ren_shai_ke_neng_shi_ni_que-2

    觉得别人晒, 可能是你缺

  • du_yi_wu_er_de_xia_ba_bao

    独一无二的下巴保

  • ren_zao_rou_neng_zou_duo_yuan

    人造肉能走多远?

  • nian_ling_yue_da_shi_jian_guo_de_yue_kuai

    年龄越大,时间过得越快?

  • jian_shao_fu_qian_gong_zuo_shi_jian

    减少浮浅工作时间

  • liu_zhu_gu_ke_ren_zhen_chi_fan

    留住顾客“认真吃饭”

  • sui_yue_de_shu_qian

    岁月的书签

  • wo_huan_liu_zhe_ni_bu_yao_de_yao_shi_kou-2

    我还留着你不要的钥匙扣

  • ni_you_mei_you_liu_yi_ma_ma_geng_nian_qi_shi_hou_de_yang_zi

    你有没有留意妈妈更年期时候的样子

  • pei_ni_zui_hou_yi_cheng

    陪你最后一程

  • dai_zhe_ni_qu_quan_shi_jie_chui_niu

    带着你,去全世界吹牛

  • huan_qian

    还钱

  • wo_jiu_shi_hen_nu_li_you_shen_me_hao_xiao_de-2

    我就是很努力,有什么好笑的

  • man_hua_yu_you_mo-140

    漫画与幽默

  • dian_zan_zhi_jiao-2

    点赞之交

  • ai_zheng_zui_xi_huan_5_lei_zhi_ye

    癌症最喜欢5类职业

  • ji_su_da_pei_wei_sheng_su_ke_jian_fu

    激素搭配维生素可减 “副”

  • fu_qin_de_xin_si

    父亲的心思

  • yan_jiu_zi_ji_ni_kuang

    研究自己倪匡

袁隆平,年近九旬仍在追梦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对“国民科学家”袁隆平来说,1988年是特殊的。那一年。他在英国伦敦获得让克奖,奖金2万英镑,回国后不久,又当选湖南省政协副主席。那是科技的春天,“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和他的两系杂交稻风头正劲。但寒冬接踵而至。第二年长江流域出现罕见的盛夏低温,两系杂交稻产量严重下滑,很多专家都觉得这种水稻育性不可控,认定两系杂交稻到了穷途末路。于是。争议四起。
  争议,他不是没经历过:上世纪60年代刚做杂交水稻时,他就被人揶揄理论不对;“文革”期间,他遭遇过秧苗全部被毁;寻找雄蕊败育野生稻10年里,他不断被泼冷水……但他能做的,就是在经费短缺的情况下坚持实验,哪怕海南的烈日和云南的地震也不能熄灭他的杂交水稻梦。
  当时,外省的两系稻已经停种,只有湖南还悬而未决。在湖南,反对两系稻的,有学者,也有行政领导。专家、领导坐在一起开会,全场只有袁隆平坚持种植,他平静地说:“两系杂交稻是新事物,新事物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很正常,不能一棍子打死。”就这样,花甲之年的袁隆平又回到了田里,整整研究两年。终于找出了“病因”:两系稻的育性变化不仅与光照有关,还和温度有关。既然两系杂交稻育性波动的关键在温度临界点,那就可以用降低温度临界点的方法解决减产问题。
  从1988年往后,有关杂交水稻的此类争议时不时会出现,袁隆平的应对方法永远只有一条:下田实践。人们经常能在媒体上看到这样的标题:《70岁袁隆平又下地》《87岁的袁隆平悄悄下田》《为了种田,袁隆平把抽了60多年的烟都戒了》……他心里始终信奉一句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1930年生于北京,现居湖南长沙,杂交水稻育种专家,被称为中国“杂交水稻之父”。1996年主持培育农业部“超级杂交水稻培育计划”,2015年超级稻第四期实现亩产1000公斤,创造世界产量最高纪录。
  下田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对老人来说。记者在长沙的中国杂交水稻博物馆采访袁隆平时,他眼睛刚做完手术,没和记者聊多久就心心念念要去观察水稻。他说,只要水稻在生长期,他就必定每天下田观察。去年。他肺部感染,一天需要打3次针,后来身体稍有好转,又到田里去了。
  第一次见到袁隆平的人难以想象他会在下田这件事儿上如此执拗。平日里,他亲切得跟邻家大爷一般。他去开会,若遇上身体不适,会亲手写一张请假条给工作人员表达歉意。可有时去田里,身边人准备好各种小钢瓶、应急药品,他反而要抗议:“你们别把我当成病人看。”他不喜欢别人说他老,他自称“80后”或者“资深帅哥”。
  这种执拗出自何处?“好胜心。”袁隆平对记者说,但他说不清为什么自己对田地、对水稻如此上心,“我好胜,想争取新的东西,但也不懂这个动力从哪里来。他们说我是想为人民服务、为祖国做贡献,当然也有,但绝不是全部。”
  他觉得,可能是从小饿怕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交的三年自然灾害,他没吃过一顿饱饭,常在梦里边吃扣肉边流口水。今天回忆起来,他总要叹息:“肚子饿起来真难受啊!”
  也可能是为了不断证明自己。袁隆平刚开始做研究时,不过是安江农校的普通教员,许多人对他不屑一顾。等他功成名就,依然有权威人士大肆斥责他做的是“三不稻”,即“米不养人,糠不养猪,草不养牛”。直到今天,他的“超级杂交水稻培育计划”实行20多年,超级稻第四期实现每亩1067公斤的产量,创造了世界水稻产量的纪录,仍然有人疑心他的能力和水稻的质量。
  当然也可能,仅仅只是出于科学家的“自我使命感”:不断追求更好的结果,不断寻找问题的原因,不断创造新的事物。
  总之,为了这种好胜心,袁隆平错过了许多田野外的瞬间:母亲的弥留之际、儿子的成长、与妻子的缠绵悱恻。上世纪70年代他唯一一次请假,还是妻子突发病毒性脑炎时,他一连10天在医院照顾妻子。那是他整个盛年时期与妻子最长的一次独处,在病床前为她念诗、唱歌、讲故事……等妻子醒来,他又踏上了前往田野的路。
  2018年,袁隆平有两件事情要挑战。一个是“海水稻”,他希望能通过“海水稻”为国家至少开发一亿亩盐碱地资源,增产至少300亿公斤粮食。另一个是“禾下乘凉梦”,他曾两次梦到水稻长得有高粱那么高、子粒有花生米那么大,甚至可以坐在下面乘凉。如今,他正帶着科研团队攻克“巨型稻”,希望3年后实现亩产千斤。
  袁隆平说,曾有菲律宾的老中医帮他诊脉,说他身体很好,至少能活到98岁,所以“我至少还能干10年!”前些年,他还会和年轻人打打球,总能赢。“年轻人不是不敢赢我,他们都想扣我。但我一到那里呢,我就要赢。”
  这成了袁隆平一生的信条,赢了饥荒,赢了争议,赢了天赢了地,也赢了如梭的光阴。孔子说,君子有三德: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从1988年到今天,穿越30年漫长的时光,袁隆平印证的,恰是那一份勇者不惧。
  (陈东荐自《环球人物》)
  责编:我不是雨果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