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chu_xin

    初心

  • you_di_yuan_de_zhong_sheng_hui_hen

    邮递员的终生悔恨

  • shi_er_shou

    诗二首

  • ci_ke

    此刻

  • ren_sheng_de_yi_wan_mian

    人生的一碗面

  • yu_san

    雨伞

  • shi_lou_tai

    失楼台

  • tie_niang_zi_jian_gu_rou_qing

    铁娘子:坚固柔情

  • zui_mei_ren_rui_zhe_yang_zou_lai

    最美人瑞这样走来

  • te_li_du_xing_pan_guang_dan

    特立独行潘光旦

  • xing_qu_yu_ren_sheng

    兴趣与人生

  • wa_er_deng_hu_pan

    瓦尔登湖畔

  • du_shu_de_yi_shu

    读书的艺术

  • wang_zhe_zhi_shi

    王者之师

  • bu_wo_bu_hui_xia_zai_ni_de_gou_pi_ying_yong

    不,我不会下载你的狗屁应用

  • wang_er_de_shui_jing_he_zhong_guo_de_you_jia

    王二的水井和中国的油价

  • ru_guo_luo_si_fu

    如果罗斯福

  • shi_nian_fang_jia_diao_kong_meng

    十年房价调控梦

  • bei_jing_bing_ren

    北京病人

  • huo_bi_liu_shi_zhi_mi

    货币流失之谜

  • 2013_nian_shi_da_qu_shi_bao_gao

    2013年十大趋势报告

  • gan_bu_zou_de_dai_ke_lao_shi

    赶不走的代课老师

  • na_xie_xiao_que_xing_dai_lai_de_rou_ruan

    那些小确幸带来的柔软

  • fu_qin_bu_shi_feng_zi

    父亲不是疯子

  • yuan_shi_cong_lin_zhong_de_zheng_jiu_gu_shi

    原始丛林中的拯救故事

  • mu_qin_de_jing_xi

    母亲的京戏

  • hong_se_yang_zhuang

    红色洋装

  • lao_shi_qing_xiang_xin_wo_nv_er

    老师,请相信我女儿

  • pi_pi_de_qing_chun_sui_yue

    痞痞的青春岁月

  • shuo_shuo_huai_hai_zi-2

    说说“坏孩子”

  • bing_xue_li_de_shan_quan

    冰雪里的山泉

  • kai_shi_bu_zhuan

    开市不赚

  • yi_shu_de_zi_zun

    艺术的自尊

  • jia_zhuang_hui_he_pu_tao_jiu

    假装会喝葡萄酒

  • xiu_jia_hui_lai_di_yi_tian_yao_zuo_de_si_jian_shi

    休假回来第一天要做的四件事

  • piao_yang_guo_hai_qu_si_wang

    漂洋过海去死亡

  • ta_mu_de_nan_ti

    塔木德难题

  • yi_ge_yuan_wang

    一个愿望

  • nin_yi_ding_shi_gong_cheng_shi_ba

    您一定是工程师吧

  • yan_lun-5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5

    漫画与幽默

  • zi_ran_geng_ti_deng

    自然更替等

  • la_jiu_dai_ke

    辣酒待客

  • wo_de_fu_qin_jie_xuan

    我的父亲(节选)

  • wo_he_ni_de_di_yu

    我和你的地域

  • xing_pian

    行骗

  • ai_xu_yao_lian_min

    爱需要怜悯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yi

    “《读者》光明行动”(一)

原始丛林中的拯救故事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编者按:“驼峰航线”是“二战”时期中国和盟军一条主要的空中通道。1942年到1945年,是盟军驼峰作业的高峰期,平均每天就有一架飞机失事。因此,在驼峰地区搜寻失踪飞行人员,就成了盟军的一项重要工作。
  飞机失事后,我们跳伞到了地面。我们原地坐了一个小时,不知道该做什么。然后,我们听见了飞机轰鸣的声音。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我们吧!但是,感谢上帝,他们发现了我们!飞机直接飞到飞机残骸的上空。我们疯狂地挥舞降落伞,拼命地大声叫喊。飞机来回盘旋。奈维说:“他们会投下日常用品。他们想让我们到一个方便空投的空地。”
  我们到达空地后,飞机飞了过来,丢下来两大包东西。第一个包裹里有两支步枪、罐头食品、一大壶水、香烟、火柴、长长的丛林砍刀、毯子。另一个降落伞没打开。包是黄色的,我们据此知道里面是无线电设备。在找包的时候,我们听见路上传来当地人的喊叫声。
  汉瑞手里拿着一页纸,上面写的是伞兵遇到紧急情况时给当地人看的几句话。但是这个部落的人都看不懂。
  当地人很快和我们一起找到了包。传输装置损坏了,但接收器尚好。包裹里有长长的白布匹,可以铺在地上做信号板,并附上了使用密码。最重要的是,有一段打印的话:“待在残骸处,等待救援人员到来。你们是安全的,这里没有敌人。烧一堆火,或者把降落伞平铺在地上,向搜救飞机显示生命迹象。明天将空投更多食物。”
  下午稍晚,我们到达了一个村子。这时,又有一架飞机来了,不一会儿,飞机投下食物、包裹……后来,飞机又飞回来一次,丢下三包东西。让我们吃惊的是,这次的包长了腿,变成了人!几个人飘到了山边。我气喘吁吁地跑到第一个人身边,他正从膝盖上脱下防护绷带。他微笑着伸出手,说:“我是弗里金杰上校。我是医生。你们的信号板说你们需要医生。”
  这几个人是自愿来援助我们的,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喉头发哽,只会傻傻地眨巴着眼睛。“英勇”是一个宝贵的词汇,我一辈子也没用过,但用来形容弗里金杰上校和他的两位助手的行为,这个词恰如其分。
  那天晚上,在我们的茅舍里,就着手电筒,上校接好了奥斯瓦尔特的断腿,用竹夹板固定住。一位看热闹的老人背着孙子,他指着孩子耳朵下方的一个脓疮,敞开手掌,手掌里有一枚鸡蛋——这是他准备给医生的诊疗费。上校处理完奥斯瓦尔特的腿后,给了老人一些药,用手势向老人解释如何医治孩子。此后,上校每天都给当地人看病。
  次日,飞机投下十多个包裹和一张打印的字条:“英国特工和我们在一起,正在确认你们的位置。一旦弄清楚位置,地面营救人员就将立即出发。牢记:待在原地,等我们来。特工确定你们周围有不友好的当地人,在你们能安全经过他们的地盘前,必须落实这些人的情况。可能要一周才能与你们会合。把你们的需要告诉我们。”
  飞机的残骸下躺着飞行员菲利克斯,他的一条腿从膝盖处轧断了,显然他在空难发生时就死了。他履行了他的职责,保证在我们飞离敌人的空域前,最大限度地继续安全飞行。两位同伴用降落伞包裹起菲利克斯的尸体,就地埋葬。他们在坟上插了一个十字架,在当地人的注视下,麦肯哲含泪朗诵了赞美诗和上帝颂。
  一天午后稍晚的时刻,救援人员从云雾中冒了出来。他们从英国前哨基地出发,经过五天一夜的急行军,来到我们身边。他们告诉我们,我们所在村庄的村民极其无常而危险。如果我们跟其中某个当地人动了手,那我们所有人都很可能把脑袋丢了。
  我们所在村子山那边的P村处于无政府状态。原来,是一个对英国人友好的当地人去M村报告,有一群年轻土著想杀了我们。这是慷慨空投礼物和以加倍的速度救援我们的一个原因。亚当斯派了三十名当地武装先遣队暗中保护我们。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藏在通往我们营地的道路两旁。
  在雨雾之中,我们撤了营盘。八位苦力用竹制担架抬着奥斯瓦尔特。我们一行有六十名持枪的侦察兵,二十多名白人,一百多名背夫,队伍长达两英里,在蜿蜒的丛林小道上行进。
  走出大山的路就是整天的爬上、滑下。当地人为了免受突然袭击,把村子建在山顶,所有的小道几乎都是直上直下的。有些人由于喝了太多的水而出现反胃。有些人,像我,大声哼哼唧唧,以缓解水泡引起的疼痛。另一些同样痛苦的人则沉郁地一言不发。一天下午,飞行员内文晕死过去了。但大多数人都保持着良好状态。每天晚上,不论多么精疲力竭,弗里金杰上校都要给大伙儿治病。当你感觉一步都走不动的时候,戴维斯会大呼:“继续!加油!”在最痛苦不堪的时刻,他会和土著人聊天。他的话非常幽默,令土著人感到很愉快,而我们则备受激励。
  有天晚上,我们在高山顶上露宿。飞机连续投下岩石口袋,击中我们的茅屋顶,把茅屋毁坏了。我们大声抱怨。飞行员琼斯通过无线电告诉我们:“明天我要用诺顿投弹瞄准器!”但他又加了一句,“一两天内,会给你们带来冰激凌和炸鸡——不开玩笑。”他没有食言。而且,还有啤酒——真正的美国啤酒。有些人拿着啤酒,愣愣地看了半天,才开始喝起来。
  经过十天时间,行程一百四十英里,我们终于回到文明世界。因为这次事故,几百名军官和士兵工作了数周,整个救援行动花了数千美金。我们走出来了,而且,活着。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0期 | 标签: | 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