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li_xing_kan_dai_xia_ban_nian_de_jing_ji_xing_shi

    理性看待下半年的经济形势

  • zai_nan_jian_ren_xing

    灾难见人性

  • mu_ji-13

    目击

  • mian_dui_shen_du_lao_ling_hua_wei_fu_xian_lao_zui_ke_pa

    面对深度老龄化未富先老最可怕

  • pu_jing_de_chao_shou_yi_shi_jie_bei

    普京的“超收益”世界杯

  • xu_chao_fan_zhong_guo_yin_xing_kai_ping_an_zhu_fan_qian_fan_hui_guo

    许超凡:中国银行开平案主犯遣返回国

  • shi_jie_guan-3

    世界观

  • zhi_jing_shi_dai_gai_ge_qi_shi_lu

    致敬时代改革启示录

  • gao_shang_quan_zhong_guo_de_chu_lu_zai_yu_gai_ge

    高尚全:中国的出路在于改革

  • feng_lun_wei_da_shi_ao_chu_lai_de

    冯仑:伟大是熬出来的

  • fan_gang_zhi_du_he_zhi_shi_shi_gai_ge_kai_fang_zui_da_de_jing_yan

    樊纲:制度和知识是改革开放最大的经验

  • yuan_ya_fei_bao_chi_dui_shi_dai_qing_xing_de_gan_zhi_li

    袁亚非:保持对时代清醒的感知力

  • peng_sen_gai_ge_yao_cong_wen_ti_dao_xiang_zhuan_xiang_mu_biao_dao_xiang

    彭森:改革要从问题导向转向目标导向

  • dong_ming_zhu_yi_lu_dou_zheng_guo_lai

    董明珠:一路斗争过来

  • li_shu_fu_you_xing_yu_dao_le_yi_ge_wei_da_de_shi_dai

    李书福:有幸遇到了一个伟大的时代

  • zhong_guo_ke_ji_qi_ye_de_shang_shi_po_fa_kun_jing

    中国科技企业的“上市破发”困境

  • fu_hua_yi_ge_si_ren_hai_dao_meng_kao_pu_ma

    孵化一个私人海岛梦,靠谱吗?

  • mei_guo_long_xia_de_zui_hou_yi_ke

    美国龙虾的“最后一刻”

  • si_chuan_jiang_an_7_12_bao_ran_shi_gu_diao_cha

    四川江安7·12爆燃事故调查

  • xing_shi_yuan_da_yu_nei_rong_de_pu_te_hui

    形式远大于内容的普特会

  • ren_xing_na_wa_luo_de_zhi_ming_wei_xian

    任性纳瓦罗的“致命”危险

  • zhong_da_jiao_shou_xing_sao_rao_shi_jian_bei_hou_fan_xing_sao_rao_de_zhong_guo_lu_jing

    中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背后:反性骚扰的中国路径

  • chong_wu_ru_lian_shi_du_ren_nan_du_ji

    宠物入殓师:渡人难渡己

  • zhang_bei_hai_ban_yin_zhi_xia

    张北海:半隐之侠

  • zhi_jia_ge_yang_guang_xia_de_zui_e_zhi_cheng

    芝加哥:阳光下的“罪恶之城”

  • shang_ban_shi_shang_ban_zu_de_mu_zhi_ming

    上班是上班族的墓志铭

  • bei_tui_xiang_ji_zhi_de_gu_du

    被推向极致的孤独

  • feng_xiao_gang_men_de_50_hou_yuan_dai_ma

    冯小刚们的50后源代码

  • yan_jian_zhen_de_wei_shi_ma

    眼见真的为实吗

  • qie_huo_qie_zhe_teng

    且活且折腾

  • neng_huan_ping_de_lao_jiu_you_di_qi

    能换瓶的老酒有底气

  • mian_yu_ke_tao_de_zi_you

    免于客套的自由

  • chao_liu_xin_pin-25

    潮流新品

  • jian_kang_xin_zhi-25

    健康新知

  • kan_ban

    看板

袁亚非:保持对时代清醒的感知力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改革开放40年,“水大鱼大”,造就了一批伟大的民营企业,但也有很多民营企业倒在了半路。民营企业需要保持对时代清醒的感知力,这是袁亚非“下海”25年收获的重要经验
  1993年,不满30岁的袁亚非辞去南京市雨花台区机关秘书的职务,成为公务员“下海”潮中的一员。
  “下海”,是那个时代涌动的一股潮流。自上世纪80年代初期起,就有人从体制内辞职“下海”,但没有形成风潮。1992年,邓小平视察南方发表系列讲话,为发展市场经济扫清障碍。随后,国务院修改和废止了400多份约束经商的文件,鼓励机关干部下海经商,一大批干部和知识分子放弃了“铁饭碗”,投身商海。
  袁亚非也汇入到这股时代洪流中。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下海,不管最后成败,都得认命,因为路是自己选的。”
  但命运待袁亚非不薄。1993年,袁亚非以2万元起家,在南京珠江路电脑城租下了一间最靠近厕所的店铺,创立“三胞电脑”,开始攒机卖电脑。
  25年后,三胞集团总资产已突破1300亿元,连续第14年入同“中国企业500强”(第124名),拥有宏图高科、南京新百等多家上市公司,全球员工总数超过12万人,其中海外员工达4万人。
  在有着南京商业十字路口之称的新街口,孙中山先生铜像矗立正中,坐北朝南。从这个位置往南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几栋大楼,都是三胞集团的资产。
  从厕所旁边的电脑商铺起家,到掌管大型跨国民营企业集团,在改革开放的大时代下,袁亚非比一般人更懂得如何追逐和搏击时代浪潮。

92派企业家


  为了下海创业,袁亚非凑了两万元。创业经费中的大头,一万多元,都是跟父母借的。借钱的理南是,准备拿钱去结婚。
  “我根本都没敢告诉他们辞职的事,是瞒着他们创业的。”袁亚非回忆。大概一年之后,父母发现他不按时上班了,创业的事情才暴露了。
  那个时候,辞去公职仍然是个天大的事,所以,他只好瞒着父母。
  “那个时候跟现在不一样,说不干了就不干了,从机关下海那得想很多事情。”袁亚非笑称,下海之前琢磨了大半年,思想斗争很激烈。
  1992年,中国又到了改革开放的一个关键时间点。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整个中国无论在社会还是经济方面,都处于一种徘徊状态。
  在1992年1月18日到2月21日间,88岁的邓小平乘专列视察了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这趟超过1个月的旅程,成为中国当代史上具有决定意义的重要时刻之一。
  “发展才是硬道理”“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小平南方谈话中的这些金句,直到今天,仍然掷地有声。南方谈话之后,改革的风气开始重新凝聚,很多媒体记录道:新一轮改革是“吹遍全国的一股春风,吹散了人们心头的犹豫、焦虑和疑问”。
  民间对南方谈话之后所传递出的信息是十分敏感的,很多紧盯政策动向的人从中嗅出了巨大的商机。
  一大批体制内精英,纷纷开始下海。1992年,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事宏观经济研究的陈东升,辞职下海,创办中国嘉德拍卖股份有限公司。在国家物资部对外经济合作司任司长的田源,下海创办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在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工作的毛振华也在这一年正式下海,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信用评级机构,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
  南方谈话之后,催生了一大批企业家,他们后来被称为“92派企业家”,袁亚非也是其中的一员。
  “我当时在机关做秘书,一天到晚写文章,坦率讲,当时觉得很没有成就感。”袁亚非回忆道。
  因为父亲是工程兵,袁亚非从小跟着父母走南闯北,不仅眼界开阔,而且善于表达。部队大院长大的孩子,往往都有很大的抱负。“从小就想干大事,最大的目标是当外交部长。但工作以后发现,估计这辈子能当个区外办主任就不错了。”袁亚非笑称。
  袁亚非不愿意去挤仕途上的“独木桥”,他发现了更宽广的天地:“市长只能有一个,但成功的企业家可以有无数个,这个事情充满了想象力。”而且,做企业的自主性更强,自己对自己负责,不用为失败找借口,“在机关做不好,你还可以去怪别人,认为领导待自己不好。等你自己当老板了,也没什么原因好去责怪别人。”
  在袁亚非看来,南方谈话标志着中同改革开放进入新的阶段。
  “改革开放可以分成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那时候下海的人,可以说是被迫下海,很多是找不到工作的人,并非有意识地下海,这批企业现在活下来的已经很少了。”袁亚非认为,92派企业家,与上一代有很多不同特点,这批人有情怀、有知识素养,主动寻求用商业和经济手段来实现个人抱负。“92派企业家,我觉得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是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从民营企业角度看,中国经济后来的发展也主要是依靠这批人。”

保持求新求变的能力


  下海之后,袁亚非和很多人一样,最初也是跌跌撞撞。
  初下海时,他做了很多尝试:倒腾大米、卖服装、支摊卖盐水鸭……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进入了电脑零售行业。
  “做生意要到流量大的地方去。我进入电脑行业,自然进电脑城。但是那时候没钱,电脑城的租金又贵,只有靠近厕所的一个铺位,因为臭,没有人愿意租,所以便宜。我就把它租了下来,挂了个‘三胞电脑’的牌子。”
  “三胞”这个名字,也具那个时代鲜明的特征。袁亚非后来解释说,“92年的時候下海,都想傍个大款,傍个侨胞、台胞或港澳同胞。我当时回家问问,结果家里都是农民,也没有海外亲戚。因为想傍上一个海外亲戚,就起名叫三胞,其实就是指侨胞、台胞和港澳同胞。”
  由于店铺位置不好,为了扩大销路,他想了很多办法。“我开始在报纸上打广告,只有豆腐块大小,上面写‘三胞电脑大于等于兼容机世界,小于等于全市最低价’,结果效果很棒,门庭若市。后来我继续打广告,但是广告语逐渐变成‘小于等于全省最低价、小于等于全国最低价’,这样让我的生意规模扩大了很多。”现在说起这个事,袁亚非还感到特别骄傲,“我是南京第一个卖电脑打广告的,开了先河。”
  他认为,这些创意,比当时的个体户同行高出了很多段位,“下海以后,我非常感谢在机关的这段经历,特别是写文章的经历,到真正做生意的时候会发现,提炼总结和发现问题的能力,比一般没经受过这种训练的人要远远高很多。”
  92派企业家大都出身于体制内,与体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曾撰文认为,92派企业家下海,所选择的行业主要是跟政府关系比较密切的一些行业,很重要的—个方向是房地产。
  而对袁亞非来说,当时只是区里的小秘书,没钱没关系没资源,根本无法进入房地产这种行业。而进入电脑销售行业,恰恰抓住了改革中的一个潜在机遇。
  “中国市场经济的一个萌芽阶段,就在电脑这个行业。”袁亚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为当时国家还没有形成电脑产业,更不要说IT产业,没有部门来管理,属于纯粹自由发展阶段,但是需求量很大。
  “当时有个说法,‘北有中关村,南有珠江路’,南京珠江路在那个时候已经成了电脑集散地。”袁亚非说,下海之后,他很快摸到了一些市场的门道,做生意要靠“转”和“赚”,先转起来,实现快速周转,才能赚钱。
  “电脑这个生意很好做。为什么?可以没有本钱,只要有销售能力。”袁亚非笑称,当时只要租个门面、打打广告,有客人来买,可以跟对方说啥货都有,而实际上,自己没有的货,转身从电脑城别的商家那里拿到货就能卖出去,当时这叫“炒货”,做生意主要吃“信息不对称”的饭。
  “当时我的生意好得不得了。”善于抓住机会的袁亚非,很短时间内把电脑生意迅速做大了,半年之后,他已经租下了半个电脑城。
  袁亚非说,市场经济的萌芽阶段,国家也在摸索,“那个时候没有这个行业,也没有部门来管,培养了很宽松的土壤,也可以叫野蛮生长。但客观讲,—个行业长期野蛮生长也不行。”
  在电脑行业里,袁亚非一路进击,并且不断修正和打造自己的模式。
  1999年4月,袁亚非在深圳进货时,被沃尔玛“一站式购齐,最大程度地方便顾客”所震撼。在对国际上100多家大型零售企业的销售模式进行分析后,他决定采用“沃尔玛的规模采购+戴尔的生产直销+麦当劳的标准服务”,缩写WDM,袁亚非形象地把这种模式叫“王大妈”。“王大妈”模式很快引起了时任宏图高科董事长的注意,决定与三胞合资成立新公司。于是2000年,宏图三胞诞生了。
  正是这种模式奠定了宏图三胞日后在全国IT连锁的龙头地位。半年后的2001年2月,第一家全新的“宏图三胞”连锁店在南京闪亮开业。此后他通过模式复制,一口气在江苏新开4家分店,店店爆满。2003年,袁亚非决定进军上海,依靠“低价+大卖场”模式,用“多开店、多宣传”的战略,他保持平均3个月开一家分店的速度。一年半过后,上海门店达到了22家。拿下上海,袁亚非直奔北京,随后进军全国。到了2007年,袁亚非手握70家门店,一年销售超过70个亿.成为IT卖场全国巨无霸。
  放弃电脑城模式,创建标准化连锁大卖场,是因为袁亚非很早就想明白了一件事:电脑城迟早会倒闭,因为这种商业模式没有跟上社会的变革和需求。
  “刚开始品牌机有超百个品牌,DIY更是不计其数,我的品牌跟他们的品牌不一样,大家信息不对称就能赚钱。后来产品标准化,结果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现在全世界卖电脑就三五个品牌,所以过去的销售模式生存不下去了,必须要变革。”袁亚非认为,技术的革命、信息化的革命带来产品的规模化,产品的规模化又带来品牌的垄断化,垄断化导致的结果是,信息不太容易不对称了,所以电脑城就倒闭了。
  电脑行业的快速迭代,一两年就会发生革命性变化,给宏图三胞也带来挑战,逼迫电脑卖场也要不断转型。从2000年1.0版本PC大卖场,到2.0版本PC全国连锁销售,到3.0版本3C产品PCMALL,宏图三胞先后从产品品类、销售模式,以及增值服务等方面,实现了从单业态到全品类店面的转型。
  以电脑业务起家、做了几十年电脑生意的袁亚非,其实至今不会用电脑,他的办公室里也没有电脑,但这并不妨碍他不断引领这个行业的变革。
  在袁亚非看来,三胞25年的创业史,就是一部创新史:不单局限于技术的创新,也包括思维模式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管理模式创新。
  “我经常告诉公司的人一句话:我们离倒闭永远只有3个月!有危机意识,才能保持求新求变的能力。”袁亚非说,三胞集团从创立至今,一直保持“三省”文化:每个人每月对工作进行回顾,对工作中的不足之处进行反思和修正。同时,了解行业内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是什么,并不断去靠近。

用未来定义未来


  尽管经历过多次的转型,但宏图三胞也受到实体连锁每况愈下的大环境困扰,遭遇了引流难、聚客难、销售难的难题。
  袁亚非心里很清楚,三胞集团一直以实体零售起家,缺少互联网基因,而且在电商蓬勃兴起的时候,错过了电商发展的风口。
  时代不断在变,转型没有止境,但袁亚非心里对零售业的趋势有自己的理解和定力。
  “电商并不可怕,因为它从逻辑上满足了两个需求:便利和刚需。电商其实成本并不低,除了商品成本外还要加上物流成本,所以电商凭什么成本低,凭什么可怕?可怕的其实是我们自己。”袁亚非认为,线下零售商,不要被电商吓怕,还是应该做好自己的事情。
  从趋势看,这几年,线下零售场景,成为互联网电商激烈争夺的战场,印证了袁亚非的判断。一边是以小米这类的互联网手机厂商转攻线下,补全渠道缺失,在短时间内完成规模扩张;另一边,电商巨头京东、阿里巴巴纷纷渠道下沉,提出新零售概念。
  在“2016中国(南京)实体零售创新转型紫金峰会”上,袁亚非在会上提出的“实体零售4.0”的概念,引发了大量关注。
  “4.0是什么?是生态。今后到商场来,是进入一个生态,吃喝玩乐买,精神消费。你们信不信我把幼儿园开到商场?”袁亚非认为,互联网时代,做生意要通过信息对称的手段实现信息不对称的价值,要通过高性价比的商品、丰富的场景体验打造生态鏈,满足顾客的精神需求,这才是未来线下零售真正的出路。
  袁亚非很清楚,他不会写代码,也不懂电商,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线下的事做得更好。
  尽管错过了电商风口,但袁亚非却从未停止对零售板块升级改造的步伐。2011年2月,三胞集团控股南京市首个上市的商业百货公司南京新百;2014年4月,南京新百用15亿英镑收购了英国的老牌百货公司HouseofFraser(福来莎);同年的7月用超过了1.7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零售巨头Brookstone;当年的9月收购了乐语通讯。
  作为三胞集团传统零售板块转型的突破口,2014年,三胞集团并购全球新奇乐商品的生产商和零售商Brookgone,为新一轮转型拉开序幕。
  这家诞生于美国一家农场的零售店,拥有50年历史,开设门店300多家,当整个美国的线下店业绩也不太好时,Brookstone仍然以独有的创新性、功能性和精心设计的新奇乐商品,保持着稳定的业绩增长。
  对三胞集团来说,Brookstone独特的产品创新能力、供应链系统以及体验式销售模式,正是遭遇电商冲击最严重的3C零售业需要破解的转型难题。
  三胞集团将Brookstone引入中国后,促进旗下上市公司宏图高科的全资子公司宏图三胞与其对接与协同,打造宏图Brookstone渠道品牌,从传统3C零售产品向新奇乐产品转型。
  从2014年开始,三胞集团踏上“出海并购”之路,创造了一系列不走寻常路的世界级并购经典案例。英国老牌百货House ofFraser、美国新奇特连锁品牌Brookstone、以色列养老服务企业Natali和A.S.Nursing、英国知名玩具店Hamleys、新加坡上市公司康盛人生集团、首个及唯一被美国FDA批准的前列腺癌细胞免疫疗法Provcnge……都被三胞集团收入“购物车”中,通过“走出去,引进来”加速企业转型变革。
  “我们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但我们知道趋势。国外的先进技术、品牌、方法论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买下来嫁接到我们自己身上,可以少走弯路,促进国内产业发展。”袁亚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Futuredefines future,用未来定义未来,这就是三胞海外并购最大的逻辑。
  在海外并购中,三胞集团并没有涉足很多中国民营企业热衷购买的房地产、酒店或者足球队。“我们在国外所有的并购,都是因为在围内有这个业务,并购目的是用同外的先进技术加上国内的市场去嫁接。”袁亚非说,三胞集团的海外并购,从来不会平白无故购买与国内产业无关的资产,“我在国内也没有酒店,没有足球队,为什么要到国外去买呢?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
  新消费和新健康,是三胞集团的两大业务主航道。几年前,很多人对“三胞”的印象,还停留在卖电脑的宏图三胞,但时隔数年后,三胞集团已经成为一个跨百货、3C、养老、医疗、科技等多个行业的大型跨国民营企业集团。
  尽管不懂电脑,却做成了全国最大的连锁PC卖场。同样不懂生物医药技术,如今袁亚非却坚定布局健康医疗和养老产业。
  袁亚非的解释很简单,大道至简,做事情总要选择有趋势性,有未来的。“那个时候电脑是有未来的,现在医疗养老是有未来的,包括消费也是永恒的。我虽然不懂具体技术,但我懂事物的本质。”袁亚非说,他信奉一句话,“善阵者不战,随波而不逐流,明道而非常路”。
  “我善于布阵,看得远,所以我就不跟你抢来抢去。”他一直在顺势而为,“顺着潮流走,但不随波逐流。”
  袁亚非说,他时刻保持危机感,因为从来也没想过,自己能做这么大的事,“我在现实社会中还算幸运,是因为在心里在头脑里倒下了千万次。”
  他不断提醒自己,也提醒身边所有人,要不断更新自己的观念,因为这个社会变化太多太快,不能有路径依赖。
  民营企业需要保持对时代清醒的感知力,这是袁亚非“下海”25年收获的重要经验。
  改革开放40年,“水大鱼大”,造就了一批伟大的民营企业,也有很多民营企业倒在了半路。在他看来,民营企业已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力量,只有民营企业发展得好,改革才能更有活力。
  袁亚非从三胞集团2s年的历史中总结了一句话,“惜缘分、守本分、练技能、得正果”。顺应政策,找准方向,同时坚守实业,这就是民营企业的本分。
  在他看来,对民营企业而言,要保持足够清醒的头脑,才有可能不断抓住转型的机会,实现蜕变。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7期 | 标签: | 1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