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dong_guan_diao_cha

    东莞调查

  • hou_jie_gu_shi_yu_wang_yu_meng_xiang

    厚街故事:欲望与梦想

  • zui_yu_mei_dong_guan_jiu_dian_ye_yu_se_qing_ye_duan_dai_shi

    罪与美:东莞酒店业与色情业断代史

  • wu_ke_lan_qian_tu_yi_ran_wei_bo

    乌克兰:前途依然未卜

  • qi_qi_ha_er_sha_yi_an_hao_wu_zheng_zhao_de_sha_ji

    齐齐哈尔杀医案:毫无征兆的杀机

  • guang_da_wu_long_zhi_de_nei_mu_wu_long

    光大乌龙指的内幕乌龙

  • kong_long_shi_dai_pang_bei_cheng_huo_shan_pen_fa_yu_hua_shi_mai_cang

    恐龙时代“庞贝城”:火山喷发与化石埋藏

  • duan_dao_su_hua_ming_jiang_zhou_yang_jian_chi_de_zhe_4_nian

    短道速滑名将周洋:坚持的这4年

  • ji_cheng_zhe_xu_meng_tao_wo_yao_tiao_dao_2026_nian

    继承者徐梦桃:我要跳到2026年

  • long_duan_guo_qi_de_gan_lan_zhi

    垄断国企的橄榄枝

  • huang_jin_zhi_guo

    黄金之国

  • chao_ji_ma_li_ru_he_jia_shi_tong_yong_qi_che

    “超级玛丽”如何驾驶通用汽车

  • nv_mo_tou_zhi_pa_po_te_nv_shi

    女魔头只怕颇特女士

  • gao_ju_han_rang_hui_hua_tong_guo_hua_shi_jin_ru_li_shi

    高居翰:“让绘画通过画史进入历史”

  • zhang_ling_de_bu_lu_si_qing_yuan

    张岭的布鲁斯情缘

  • yi_ke_xiang_li_zi_jiu_dian_yi_yang_da_de_zuan_shi

    一颗像丽兹酒店一样大的钻石

  • nan_ren_de_zhu_bao

    男人的珠宝

  • zai_jing_ren_de_qiao_he_bei_hou

    在惊人的巧合背后

  • a_si_tu_li_ya_si_de_zong_tong_xian_sheng

    阿斯图里亚斯的《总统先生》

  • mei_you_se_cai_de_duo_qi_zuo_he_ta_de_xun_li_zhi_nian_cun_shang_chun_shu_de_xian_shi_zhu_yi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村上春树的现实主义

  • wei_lian_ba_le_si_chuan

    威廉·巴勒斯传

  • you_qian_ren_de_gai_ge

    有钱人的改革

  • yue_lai_yue_jing_que_de_ren_lei_jia_pu

    越来越精确的人类家谱

  • ran_shao_de_hei_dong

    燃烧的黑洞

  • 2022_de_meng_xiang_yu_da_shi

    2022的梦想与大势

  • guo_fang_yu_suan_xie_mi_de_bei_hou

    国防预算“泄密”的背后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49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53

    读者来信

  • bei_mei_feng_hui_xi_jie_fen_qi_nan_dang_he_zuo_da_shi

    北美峰会:细节分歧难挡合作大势

  • bo_hei_luan_ju_min_zu_fen_zheng_huan_shi_min_sheng_kun_jing

    波黑乱局:民族纷争还是民生困境

  • tian_xia-50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48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4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36

    声音

  • shi_se

    食色

  • zhi_jing_fan_yi_zu

    致敬翻译组

  • dai_wo_chang_fa_ji_yao_shi

    待我长发及腰时

  • shi_duo_nian_de_huo_ban

    十多年的伙伴

  • hao_dong_xi-46

    好东西

  • jian_kang-10

    健康

  • man_hua-47

    漫画

  • tang_di_men_de_hun_shi

    堂弟们的婚事

越来越精确的人类家谱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2013年生物学界最活跃的领域大概要算是考古人类学了,几乎每个月都有新闻上头条,不少新发现令人瞠目结舌。
  先说传统的化石领域。考古学家们在乍得发现了一个距今700万年的古猿头盖骨,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久远的人类祖先头骨化石,对于了解人类大脑的进化过程帮助很大。考古学家们还在肯尼亚发现了一块距今600万年的人类股骨化石,分析表明那时的祖先们已经可以直立行走了,这是从猿到人的进化过程中最关键的一步。
  从猿到人的另一个关键变化是投掷能力的出现和完善。人类肩部的特殊结构使得我们能够以很快的速度挥动上臂,既稳又准地投掷长矛,正是这项能力的进步使得早期人类逐渐成为非洲大陆上最具统治力的猎手,最终把很多顶级捕食者淘汰出局。考古学证据表明,这一变化发生在200万年之前,那时的直立人的肩胛骨已经具备了现代人类的某些关键特征。
  不过,去年人类学领域最轰动的事件莫过于尼安德特人基因组的研究。此前因为古DNA测序技术不够完善,科学家们只能从尼安德特人的骸骨中提取出部分DNA片段,测序的错误也很多,得出的结论很不可靠。去年这项技术最终得以完善,科学家们测出了尼安德特人的全部基因组序列,准确性也大大提高,终于证明人类祖先确实和尼安德特人有过基因交流,而这种交流肯定发生在人类走出非洲之后。
  基因分析表明,人类大约在6.5万年前走出非洲,进入中亚地区生活,这期间很有可能和尼安德特人有过接触。大约在4万年前,人类首次进入欧洲,此时更有可能和尼安德特人有过正面交锋。研究显示,人类和尼安德特人之间的基因交流很可能发生过很多次,其中至少有4次留下了后代,导致欧亚大陆的居民含有1%~4%左右的尼安德特人基因。
  科学家们还研究了这些外来基因片段的功能,发现大都和人类的皮肤和毛发构造有关。换句话说,尼安德特人很可能为人类贡献了御寒基因(比如浓密的毛发),帮助那些走出非洲的祖先们能够更好地适应非洲大陆之外的寒冷气候。此外,尼安德特人还把一些致病基因传给了人类,这些基因之所以会遗传下来,很可能是因为它们同时带来了某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好处,具体情况还有待研究。
  这个结果引起了一些人的不安。要知道,反对种族歧视运动的理论基础就是不同族群的基因差异非常小,除了肤色等少数几种性状之外都是一样的。但是前文提到的结果说明,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非洲大陆原住民体内没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这就有可能推导出一些政治不正确的结论。不过,在人类学家们搞清楚尼安德特人到底给现代人带来了哪些基因,以及它们的功能是什么等问题之前,任何关于种族差异的讨论仍然是没有意义的。
  去年底,又有一项新发现改写了非洲的历史。科学家们分析了南部非洲原住民科伊桑人(Khoisan)的基因组,发现他们竟然携带一部分欧亚大陆人特有的DNA。进一步研究显示,这次基因交流大约发生在3000年前,来自欧亚大陆的居民很可能通过海路直接进入了南部非洲,并且一直深入到了非洲腹地。如果这个结果最终被更多证据证实的话,非洲原住民和其他地方的居民之间的遗传差异就没有此前想象的那么大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9期 | 标签: | 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