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kai_juan_gu_shi-2

    开卷故事

  • xiao_hua_14_ze-12

    笑话14则

  • ji_ti_jiao_you

    集体交友

  • shui_shi_ying_jia-2

    谁是赢家

  • xuan_liang

    悬梁

  • ze_xiao

    择校

  • an_shao

    暗哨

  • zui_xia_cheng_san_shi

    醉侠程三石

  • shan_zhai_wei_ji

    山寨危急

  • dou_shi_ni_men_bi_de

    都是你们逼的

  • gei_ba_ba_mei_mei_rong

    给爸爸美美容

  • hui_duan_zi-25

    诙段子

  • ying_xiong_xie_mu_hai_tian_jian

    英雄谢幕海天间

  • ma_dai_fu_qi

    麻袋夫妻

  • lu_ban_shu

    鲁班书

  • wan_ou_zhen_ni

    玩偶珍妮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9

    3分钟典藏故事

  • jiang_jiu

    讲究

  • gua_ren

    寡人

  • you_ling_chuan_de_zu_zhou

    幽灵船的诅咒

  • zhe_bi_li_jin_suan_bu_suan_yi_chan

    这笔礼金算不算遗产

  • jin_zi_dao

    金子岛

  • lang_xing_xun_lian

    狼性训练

  • yi_fu_bie_luan_reng

    衣服别乱扔

  • zhe_zhao_bu_hao_shi

    这招不好使

  • xun_zhao_hao_sang_zi

    寻找好嗓子

  • bao_shou_guan

    保寿官

  • dao_di_kan_shang_sha

    到底看上啥

  • ren_wu_yi_wan_cheng

    任务已完成

  • sha_cai_zui_gan_jing

    啥菜最干净

  • jian_fei-2

    减肥

  • wan_wu_yi_shi_de_mou_sha

    万无一失的谋杀

择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择校是一门学问,看似独出心裁的“择校经”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玄机呢?
  欧金岷在幸福小区门口摆了一个修车摊,闲暇时就支起棋局,跟别人下上几盘。
  这天,欧金岷和小区里的沈源老师杀得正欢,沈源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接完电话,对欧金岷说:“欧师傅,别下了,咱回家吧!”
  此时,欧金岷已经胜券在握,哪里肯让他走,非吵着要下完这一局。沈源笑嘻嘻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中考成绩出来了,你儿子欧鹏和我儿子沈楠并列考了全县第一名!”
  一听儿子考了第一名,欧金岷激动得差点跳起来,哪还顾得上下棋,连忙说:“好!不下了,回家庆祝去!”
  暑假里,招生大战开始了。欧金岷所在的县很穷,教学质量相对也差,自然留不住人才,每年的尖子生都会被外地名校挖走。欧鹏自然是各校眼中的香饽饽,这些天找上门来的学校一拨接一拨,开出的优惠条件一家赛一家。
  欧金岷寻思着自己文化水平低,修了半辈子的车,尝尽了生活的艰辛。如今儿子争气,一定要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无论如何也不能留在县里,但到底去哪所学校,他心里也没底,拿不定主意。老婆见他不停地在眼前晃悠,就提醒他說:“你不会去找沈老师呀?”
  欧金岷一拍大腿,心想,是呀!沈楠也是中考状元,找他的学校同样也很多。沈源是个老师,信息灵通,熟悉情况,肯定会为沈楠选择一所好学校的。
  想到这,欧金岷就对老婆说:“干脆别想了,沈楠去哪儿欧鹏就跟着去哪儿,肯定错不了!”
  晚上,欧金岷提着礼物,兴冲冲地来找沈源。欧金岷把来意一说,沈源却告诉他,自己不想让沈楠去外地上高中,就留在县里。
  欧金岷奇怪地问:“沈老师,我们县的教学质量你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一个考上清华北大的都没有,留下来有什么前途?”
  沈源却说:“外地的学校离家远,平时没人管,孩子容易学坏……”
  欧金岷不以为然:“不会的!好的学校管理肯定严格,不然为什么能出那么多人才?再说要是两个孩子一起去,可以相互监督,想学坏也不容易。”
  沈源还是摇摇头:“名校尖子生多得是,谁还在乎他们两个?但留在县里的话,他们就是宝贝!”
  欧金岷说了半天也没用,沈源自有一套一套的理论反驳他。既然人各有志,欧金岷也没办法,只好离开了。他心里很窝火,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沈源呀沈源,你真是枉为老师,竟然鼠目寸光,拿自己儿子的前程开玩笑!”
  既然沈源靠不住,欧金岷决定自己拿主意。经过精挑细选,欧鹏最终去了一所邻市的重点高中。
  这之后,欧金岷再和沈源一起下棋时,总会谈起两个孩子。沈楠比上初中时更勤奋,成绩在县里也是一枝独秀。而欧鹏呢,虽然也努力,但成绩时好时坏,不太稳定。欧金岷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感到底气不足。倒是沈源,常安慰他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两个学校不是一个级别的,没有什么可比性。
  三年时间转眼过去,高考时欧鹏发挥不太理想,只考取了普通的一本,而沈楠却超水平发挥,一举考取了清华大学,创造了县里的历史。
  一时间,沈家门庭若市,热闹非凡。领导看望、媒体采访、大会表彰、企业赞助……真是风光无限,好事连连。
  这一切欧金岷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同样是中考状元,现在差距咋这么大?看来是我眼光有问题……
  这天下午,欧金岷正在修车摊前长吁短叹,沈源来找他下棋。
  欧金岷心烦意乱,连输三局,就把棋盘一推:“今天不下了!”
  沈源见状,问道:“欧师傅,心里有事?”
  欧金岷也不隐瞒,说道:“沈老师,当初你把沈楠留下来是对的,还是你这个老师眼光好!”
  沈源淡淡地说:“我有什么眼光?沈楠这次就是运气好点。说实话,我这三年来一直担心会耽误沈楠,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欧金岷奇怪了:“那你当初怎么那么坚决?”
  沈源叹了口气,道:“我那是没有办法,嘴硬而已。”
  欧金岷一愣,追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初我是不好意思说,不过现在无所谓了,”沈源缓缓说道,“我们县里教学质量差,优生流失多,这你是知道的,但是你不知道,为了留住学生,我们教育系统内部有一条潜规则:教师必须把自己的子女留在本县读高中,否则就要被调到偏远山区去。那年中考后,教育局领导多次找到我,软硬兼施,一定要我把沈楠留下。我非常矛盾,左右为难。我父母年纪大了,体弱多病,老婆又没有工作,如果我被调到山区,家里怎么办?所以我最终屈服了,心里想,就当赌一把吧,还好沈楠争气,没让我失望……”
  原来如此,欧金岷惊诧不已,过了好半天才说:“原来这不是眼光的问题啊……”
  (发稿编辑:曹晴雯)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7期 | 标签: | 32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