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ing-xiao-gu-wen-deng

    营销顾问 等

  • a-p-dang-xiang-chang

    阿P当“乡长”

  • diao-da-yu

    钓大鱼

  • hun-tuo-yi-tai-xi

    “婚托”一台戏

  • huan-xing-zhang-lao-die

    唤醒张老爹

  • shang-ye-ce-lue

    商业策略

  • zhe-ci-zhua-bu-bu-xun-chang

    这次抓捕不寻常

  • ding-zi-shu

    钉子树

  • he-ge

    合格

  • yu-ying-xiong-zang-zai-yi-qi

    与英雄葬在一起

  • rui-fu-zhu-shi-an

    瑞府朱虱案

  • chong-zu-li-you-deng

    充足理由 等

  • yue-guang-bao-he

    月光宝盒

  • huang-di-bu-zhi-mei-zi-wei

    皇帝不知美滋味

  • yu-xiao-tou-wo-shou

    与小偷握手

  • ru-he-ju-jue-da-shan-deng

    如何拒绝搭讪 等

  • zheng-jiu-da-bing-ha-li-si

    拯救大兵哈里斯

  • 3-yue-you-xiu-zuo-pin-xuan-deng

    3月优秀作品选登

  • da-du-deng

    打赌 等

  • da-da

    大大

  • zheng-yi-chan

    争遗产

  • yin-xiang-tai-shen-ke

    印象太深刻

  • li-fa

    理发

  • tian-ji-xin-jie

    天机新解

  • gai-ming

    改名

  • zhe-ge-si-ji-bu-jian-dan

    这个司机不简单

  • ju-chang-zai-ci

    局长在此

这次抓捕不寻常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老将出马
  老胡今年五十九,是个老刑警。在队里,每次一来案子,他都自告奋勇,要求带队参战。而且只要他老胡一出马,不管多凶狠的罪犯,都得落网。所以,大伙儿都佩服地喊他“老黄忠”。
  这天一大早,队里又接到一个案子,有一个流窜的惯偷叫鲁小路,在外地屡屡作案,外号“神偷”,都上协查通报了。现在有人发现他躲在市郊一个村里的山上,就赶紧报了案。
  这对老胡可是个好机会,要是能把这个案子给破了,在退休前没准还能再记个功、发笔奖金呢。
  刑警队赶紧开会组织抓捕,谁知会上,这老胡竟然一反常态,一言不发。会都开完了,队长见老胡竟然打起了瞌睡,忙敲敲桌子喊他:“老胡!出发了!”
  可谁知老胡却慢慢抬起头来,迷迷糊糊说:“队长,我身体不太舒服,想请两天假,今天执行任务那么远,我就不去了吧。”
  队长听了,半开玩笑地说:“老胡,那这次立功可就没你的份啦。外出补贴和奖金,你也要不成喽!”说完,就点了几个年轻刑警参加行动。大伙儿都换上了便衣,带上装备钻进车里,准备出发了,这时,老胡突然冲出来,激动地说:“队长!这次抓捕,我还得去!”
  队长一听,明白了,老胡这是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啊。于是他答应了老胡的请求,又交代车里的年轻刑警说:“老胡年龄最大,你们到时候让他坐镇指挥就可以了,冲锋陷阵的事情,你们年轻人要在前头!”
  队长话还没说完,老胡已经钻进车里去了。
  
  优待小偷
  大伙儿很快到了目的地,老胡和刑警们一下车,就看到很多村民守在进山的路口。
  有人告诉他们,那个惯偷鲁小路还藏在山上呢。可等观察好地形,大伙儿犯愁了:这山那么大,光凭他们几个刑警搜查,吃力得很。这时候,有村民提议,干脆来个全民动员,让年轻力壮的村民全都加入搜捕,有猎狗的带着猎狗一起上,不怕抓不住这个“神偷”。
  这是个好主意!可谁知老胡却没应声,而是蹲在一旁连抽了两根烟,才站起来一摆手,命令村民都撤回去,还是由他自己带着刑警队员们进山搜查。
  这个决定可真够浑的,但没办法,队长下过命令,老胡是领队,大伙儿只好服从了。
  刑警们就这么分头搜查了大半天,连鲁小路的影子都没见着。更糟的是,等大伙儿按时下山集合的时候,竟发现老胡也不见了。
  刑警们慌了神,这下可好,嫌疑犯没抓到,还丢了老刑警!正当大伙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老胡出现了!只见他忽地从半山腰里冒出来,冻得浑身发抖,手里还拉着一个脸色青白的年轻人。
  只见老胡边走边冲着刑警们大声喊:“他是自己出来投案自首的!我拿着高音喇叭讲我们的政策,他就出来了,这孩子还是挺懂事的啊!”
  刑警们都知道老胡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嫌疑犯要是主动自首,量刑的时候多半可以判轻一些。两名刑警连忙上前给鲁小路戴上手铐。大伙儿这才都长吁了一口气,任务完成了,回警队!
  归队的路上,大伙儿都得意地哼着歌,而老胡却铁青着脸看着窗外,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伙儿想他大概还是身体不舒服,也都没去打扰他。
  可路走了一半,堵车了。老胡一看都中午了,就让司机把车开到一家小馆子门口,一声令下:“全体下车,吃饭!”
  这时,一个年轻刑警指着鲁小路,笑着说:“老胡,你忘了规矩啦?嫌疑犯跑了谁负责啊?我还是留在车上看着他吧。”
  谁知老胡听了,忽然大怒,嚷道:“我不是说了吗?他是听到宣传主动自首的,难道还会再逃?我保证!我负责!”
  于是,刑警们带着鲁小路,全体下了车。老胡一看,街上人挺多,鲁小路戴着手铐太显眼,就赶紧脱下件衣服包住他的手,痛心地说:“你瞧瞧,这多难看呀!以后还是改了吧。”
  进了小馆子,老胡破了平时一人一碗面的规矩,点了几个好菜,说要请客。大伙儿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胡今儿这是怎么了?可更怪的是,等菜上桌了,老胡竟然还不停地给鲁小路夹菜!
  再看那鲁小路倒也不客气,吧嗒吧嗒吃得可香了,边吃还边说:“你们是得好好犒劳我,没我你们咋立功受奖哟?我这一归案,你们又得拿不少奖金吧?”
  看着鲁小路那副理直气壮的德性,一个刑警火了,顾不得这次是便衣执行任务,猛地一拍桌子,吼了声:“鲁小路,你闭嘴!今儿我告诉你,我们警察抓逃犯,从来都不是为了多拿奖金!”
  
  还有疑犯
  这一吼,小饭馆里的人全都安静下来,扭过头来盯着他们这桌人看。老胡见了,赶紧扯扯那刑警的衣角,说:“小点声!坐下吃饭。”接着,他又朝四周赔笑道,“没事没事,大伙儿吃饭,吃饭。”
  可就在这环顾四周的当口,老胡忽然看见一个人!
  那人穿着件脏兮兮的夹克,头上的鸭舌帽压得很低。只见他低着头,从角落的一张桌边迅速地站起身来,走到吧台扔了一张百元大钞,也没等找钱,就头也不回、急匆匆地走出了饭馆。
  老胡凭着三十多年的经验,心里立刻就犯了嘀咕:这人真奇怪,在这么个小馆子吃饭还摆什么谱装大方?他忍不住起身走到门口,见那人正拐进一条小街里,老胡又到吧台拿过账单一看,那人的饭钱才22元!
  这时,只听老胡大喊一声:“集合!”同事们都明白了:有情况!
  大家立马押着鲁小路冲上车去。老胡开着车拐进小街,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他赶紧一路开车一路打听,好容易有人想起来是看见过那个人,似乎爬进辆大货车里了,车子是镇边上“宏发板材厂”的。
  老胡一听,加足马力,把车开到了宏发板材厂门口。这时,他才长舒一口气,跟大伙儿说明了情况:“刚才小馆子里那家伙,就是全国通缉的要犯‘乔七’。刚瞅见那脸的时候我就觉得脸熟,等看了账单,我又回忆了下,确定无疑就是他!”
  此刻,车里一片安静,就连鲁小路也不吭声了。大伙儿都知道这个乔七,身上已经背了几条命案,是个亡命徒。老胡沉思片刻,三下五除二,安排好了人员,准备抓捕。
  可谁知他们下了车,厂门都还没进,就被保安拦住了。原来这宏发板材厂,是市里重点引进的外资企业,所以,没有搜查证,保安说什么也不放人进去。
  机会难得,老胡只好打电话让队长批搜查令。可谁知电话那头,刑警队长语重心长跟他说:“老胡,这事儿光凭个印象就大动干戈,太不靠谱了。那宏发板材厂可是咱们市招商引资的重点对象,万一弄错了,你想过后果吗?没有逃犯进厂的确切证据,我没法给你开搜查令啊。老胡,你是个好警察,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别忘了去年的事情!”
  原来,去年也就是这个时候,老胡去执行任务,抓捕毒贩,结果误抓了一个外商,搞得人家撤资不算,他自己还背了个处分呢。
  正当大伙儿都发愁的时候,只听那鲁小路哈哈大笑起来,道:“我看你们啊,也就只会抓我们这些小鱼小虾,现在撞上大鱼了,怕了吧?”接着他又嘲笑老胡道,“哼哼,我看你警察也当了几十年,怕是只会劝劝我这样的小偷小摸,这回真撞上狠角色了,瞧瞧你那副怂样子。怎么,怕背处分了吧?”
  一个刑警实在看不下去了,吼道:“不许笑!你小子懂个屁!老胡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连枪子儿都吃过,什么时候怕过?可他明年就要退休了,又有个老姐常年生病卧床。要是他再吃个处分扣个奖金,拿啥去接济他老姐啊?这么多年,他全都指着奖金给他老姐看病呢!”听了这话,鲁小路一下子愣住了,低下头再也没出声。
  大伙儿也都围上去安慰老胡,商量办法,突然,只听一声:“不好!鲁小路跑了!”
  
  逃犯归案
  老胡听了这声喊,这才回过神来。一查才明白,鲁小路瞄准了一个刚入行的刑警,把他的钥匙偷走,打开手铐,跑了,还顺手撩走了那刑警的手机。
  老胡正要发作,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竟是那个刑警的号码。显然,这是鲁小路打来的!
  老胡赶紧接通电话,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只听鲁小路喘着粗气喊道:“舅……舅舅!”这一声喊,嗓门可大了,震得手机都哆嗦了下,在场的人听了,全都愣住了。
  只听那鲁小路继续激动地催促:“舅舅!我从北边侧面翻墙进到厂区里来了,这里有监控录像,能看到我翻墙进厂的录像,这录像不就是逃犯进厂的证据吗?你们快开搜捕令进来抓人呀!舅舅,你听好了,搜捕我,就是搜捕乔七!”
  只见老胡脸上瞬间没了怒色,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挂了电话,他三言两语作了解释。原来,这鲁小路就是老胡那个生病的老姐的儿子,一直在外头流窜行窃,所以照顾老姐的担子才会落到老胡身上。因为要面子,这么多年了,自己的亲外甥是个外逃的惯偷,老胡一直觉得没脸说出来。这不,这次行动他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瞒着大伙儿参加行动,也是为了最先找到外甥,劝他主动自首。
  老胡解释完,立马安排抓捕。他一面打电话给队里解释情况,申请到了搜查令;一面调出录像,通知厂方,疏散人员,守住各个出口。二十分钟后,特警、防暴队包围了板材厂,开始对厂区进行地毯式的搜捕。
  没多久,特警队的人收到了报告,这才去跟板材厂的外方老板表示感谢,说:“我们抓到鲁小路了,在搜查过程中,我们还‘意外’抓获在逃的抢劫杀人犯乔七。”
  听到这儿,老胡和同事们才松了口气。十分钟后,鲁小路被特警队员押出厂区,他走到老胡面前,笑着说:“舅舅,你工资不高,这些年还要补贴我妈看病,我都从来没机会说声谢谢……所以,这次我说什么也要帮你这个忙!”
  这次,老胡再也不避嫌了,他拍拍鲁小路的肩膀说:“小路,你还是个好孩子,这次行动,我们都得谢谢你!你放心,你妈有我照顾,没问题。你自个儿也好好接受改造,争取早点回家啊。”
  看着鲁小路被押上警车,一旁的刑警们都围了上来,安慰道:“老胡,我们都看在眼里了,你外甥这次故意跑掉,其实是戴罪立功啊。等调查的时候,我们都会如实反映情况的。你就放心吧!”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24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