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bu_shu_shan_liang

    不输善良

  • dou_shi_xiao_hua

    都是小华

  • bi_biao

    比表

  • hao_jiao_lian

    好教练

  • zhe_tui_za_mei_de

    这腿咋没的

  • you_yuan_de_shou_ji

    有缘的手机

  • lao_shi_miao_zhao

    老师妙招

  • hou_tian_de_nu_li

    后天的努力

  • yin_zi_qu_na_le

    银子去哪了

  • gei_hong_bao

    给红包

  • dou_shi_shu_ren

    都是熟人

  • lu_xian_le

    露馅了

  • hao_qi_wai_lu

    豪气外露

  • ce_ge_yan_zhi

    测个颜值

  • shi_tan_fang_fa

    试探方法

  • hao_wen_de_cheng_ke

    好问的乘客

  • feng_kuang_de_jin_diao

    疯狂的金雕

  • kai_wang_chun_tian_de_fei_ji

    开往春天的飞机

  • xun_zhao_en_ren

    寻找恩人

  • quan_shi_tao_lu

    全是套路

  • zhe_ge_lao_tou_le_bu_de

    这个老头了不得

  • long_feng_ping_zhi_mi

    龙凤瓶之谜

  • nao_xin_de_tong_xue_hui

    闹心的同学会

  • shui_lai_bei_hei_guo

    谁来背黑锅

  • dou_niu_ji

    斗牛计

  • lin_jia_xiong_di

    林家兄弟

  • rang_xiao_ren_bi_zui

    让小人闭嘴

  • a_p_diao_bao

    阿P钓『宝』

  • zui_shu_xi_de_mo_sheng_ren-2

    最熟悉的陌生人

  • ta_xue_liu_hen

    踏雪留痕

  • cong_ming_de_fang_xiang

    聪明的方向

  • wan_mei_fang_shi

    完美方式

  • jue_sheng_shi_ke

    决胜时刻

  • aa_zhi_fu_qi_de_zhai_wu

    AA制夫妻的债务

  • zou_si_luo_zi

    走私『骡子』

  • yi_shi_qing_yuan-3

    一世情缘

  • wo_de_lao_ma_miao_yu_lian_zhu

    我的老妈妙语连珠

  • you_ni_yi_mo

    幽你一默

  • zhi_fu_xian_zhi_lan

    致富先治懒

  • shen_hui_fu-68

    神回复

  • sheng_huo_bao_xiao_wai_li

    生活爆笑歪理

  • zhe_xie_yan_yu_ji_bu_fu

    这些谚语鸡不服

  • nan_qiang_bei_diao-3

    南腔北调

  • shu_xue_bu_xi

    数学补习

  • chu_fei_ru_ci

    除非如此

  • zhu_yuan_da_pk

    住院大PK

  • zhong_yao_jiao_se

    重要角色

  • chong_fen_jian_cha

    充分检查

  • zhen_chang_hui_hua

    镇长绘画

  • gui_zu_xue_xiao

    贵族学校

  • ji_zi_you_xi

    集字游戏

这个老头了不得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黑子是个赌鬼,钱总是不够用。这天,黑子和狐朋狗友铁栓一起喝酒,一聊起来,才知道发财是两人共同的白日梦。两人趁着酒劲一合计,决定干一票大买卖——绑票。绑谁呢?两人在脑海里把这座城市里认识的大老板搜索了一遍,决定对周欣博下黑手。
  周欣博是一家汽车改装厂的大老板,身家过亿。他有一个儿子,在实验中学读书,黑子他们决定绑架周欣博的儿子。可是经过几天的踩点,发现不好弄,周欣博对儿子保护得相当到位,每天上学放学都有保镖接送。最终,黑子他们权衡利弊,把目标转移到了周欣博的父亲周大宇身上。
  
  周大宇老伴已经过世,独自一人生活,住在市区的一套房里。这天晚上,周大宇吃过晚饭,到河边溜达消食,忽然一辆面包车停在他面前,冲下两个人用麻袋将他头一套,拖上车,往郊外开去。
  周大宇在车上竭力挣扎,黑子掏出周大宇的手机,照着他身上招呼了两记重拳,叫道:“老头子,放老实点,我们只求财,不害命,你别自己找苦头吃。”周大宇这才明白自己是被绑票了,一路上乖乖地不吭声了。
  车子往郊外的一座山上开去,山上有一座废弃的铁矿,矿洞是藏身的好地方。面包车沿着陡峭的山路开着,刚开到半山腰,突然熄火了,任开车的铁栓怎么打火,车子就是发动不起来。
  黑子埋怨起来:“你这笨蛋,偷车也不会偷一辆好一点的,弄一辆瞎货。”铁栓恼火地说:“这车看着不错,谁知道发动机会掉链子!”
  发动机掉链子掉得真不是地方,半山腰上前不巴村后不着店,黑子和铁栓都不会修车,又不敢打电话叫修车铺的人来修,只得下来推车。可这是上坡路,推起来吃力,两人累得满头大汗,车子才爬行了两百多米。两人正在互相埋怨,这时,周大宇说话了,可是被麻袋遮着听不清楚。黑子用刀子把他嘴边的麻袋割了一个洞,只听周大宇说:“我会修车,让我看看。”
  这句话不亚于天籁之音,黑子和铁栓下了车,然后把周大宇也拉下车。麻袋被拿下来后,周大宇闭着眼睛适应了一下环境,然后打开车前盖,摆弄了一下,他抬头说:“给我一支烟。”
  铁栓不耐烦地喝骂:“哟呵,你还得寸进尺,摆起谱来了。”
  黑子把铁栓推开,递给周大宇一支烟,点上后,问:“能修好吗?”
  周大宇贪婪地吸着烟,得意地说:“没有我修不好的车,我修车出名的时候,你们还在穿开裆裤哩。这是小毛病,马上就好。”
  还别说,周大宇摆弄后,铁栓一打火,发动机还真欢唱了起来。黑子高兴地说:“老头,还真行,不过还是得委屈你,把麻袋套上。”
  到了矿洞,黑子和铁栓把周大宇的手脚用绳子捆紧,让他靠坐在石头上,然后拿出周大宇的手机,找到周欣博的号码,拨通后,黑子恶声恶气地说道:“周老板,你老爸在我手上,准备好五百万。”他把手机凑到周大宇面前,踢了他一脚,说:“跟你儿子说两句。”周大宇急忙叫道:“欣博,是我。”黑子收回手机说道:“赶快准备钱,明天联系你,听着,不准报警。”
  挂断电话后,为了不让警察追查手机信号,黑子抄下了周欣博的手机号码,然后关机,取出周大宇的手机卡,连同手机扔到山谷里。
  一夜无话。第二天,黑子吩咐铁栓守在矿洞里看着周大宇,他开车下山,与周欣博周旋。关于绑架的知识,他在港台电影里看得多,知道打一次电话换一张手机卡;通话时间一次不超过二十秒,以免被确定位置;收钱的时候要不断地变换地点,侦查有没有警察跟着。总之,黑子做好了一切准备。
  铁栓守着周大宇,一上午黑子都没有打电话来,也不知道事情办得如何,他也不敢轻易打电话给黑子。倒是周大宇,靠在石头上睡得香甜,仿佛他不是被绑架了,而是来度假的。
  到了中午,铁栓吃了点饼干,正在迷迷糊糊地梦周公,忽然听见一声断喝:“不许动,把手举起来!”睁眼一看,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在面前,吓得铁栓一哆嗦,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到了派出所,铁栓竹筒倒豆子全招了。这时他才得知,之所以事情败露,是因为黑子出车祸了。
  黑子走到半山腰时,把车开到山谷里去了,还好被在旱地里劳作的村民看见,报了警。交警赶来,把受伤的黑子送到医院里。
  处理事故的交警根据面包车的车牌,发现这是备过案的失窃车辆,于是就对黑子进行了讯问。黑子被摔得七葷八素,胆子早就吓没了,被警察一喝问,就老老实实地交代了。
  一场绑架案就这样闹成了乌龙事件,被很快告破了。
  几天后,警察再次给黑子录口供,黑子忍不住抱怨说:“真邪乎,下山时刹车还好好的,怎么后来就失灵了?”
  警察好笑地问:“你知道你们绑架的那老头是谁吗?”黑子说:“不就是周老板的爹嘛。”
  警察说:“他外号叫做‘车神’,修了半辈子车,什么样的毛病到了他手上,都是小菜一碟。”
  黑子不解,说:“他修车是厉害,领教过,还帮我们修过车,可是,这和我出车祸有什么关系?”
  警察敲敲记录本说:“就你这点智商,还学人家绑架,等着伤好后去坐牢吧。告诉你一个信息,周老板的爹从来不抽烟。”
  黑子后来才搞明白,周大宇修车时,偷偷掐了一点烟丝放进车里。一点烟丝就能让刹车系统失灵,周大宇“车神”的外号还真不是白叫的。
  (发稿编辑:陶云韫)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3期 | 标签: | 1,16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