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ni-suan-shen-me-huo-deng

    你算什么货 等

  • zai-lai-yi-ge

    再来一个

  • kan-bu-jian-de-mu-ai

    看不见的母爱

  • you-yuan-chai-bu-san

    有缘拆不散

  • song-li

    送礼

  • wei-xian-guan-xi

    危险关系

  • zhao-gong-shang-fan-niu

    找工商贩牛

  • xin-lang-wei-gu-shi-da-sai-3

    新浪微故事大赛

  • jiang-hu-ban-zhu-xiang

    江湖半炷香

  • qi-zi-de-fan-kang

    妻子的反抗

  • a-p-mai-jiu

    阿P卖酒

  • xiao-qi-gui-ju-can-deng

    小气鬼聚餐 等

  • he-wu-dong-gong

    鹤舞东宫

  • zhen-gui-de-cang-ying

    “珍贵”的苍蝇

  • xiong-di-qing-di

    兄弟情敌

  • cun-zhe-xian-jing

    存折陷阱

  • jia-you-qiao-xi-fu

    家有巧媳妇

  • dong-gan-di-dai-ma-shang-kai-shi-6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

  • liu-you-yu-di-de-zhi-hui-deng

    留有余地的智慧 等

  • da-mei-lian-shan

    大美莲山

  • zhi-chang-you-mo-yu-lu-deng

    职场幽默语录 等

  • shua-ka-yao-nu-li

    刷卡要努力

  • zuo-hao-shi

    做好事

  • er-zi-yao-zuo-che

    儿子要坐车

  • jiu-ming-de-chuan-jia-bao

    救命的传家宝

“珍贵”的苍蝇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一九五三年,朝鲜战争的停战谈判正在进行中。关押在志愿军战俘营里的战俘们一边焦急地等待消息,一边百无聊赖地过着日子。
  有一个叫米勒的美军中士,平时就是个精力过剩的家伙,这种闲日子对他来说特别苦恼,整天盼着能有点事发生。这天,他坐在操场上和平时一样和人聊着天,眼睛骨碌碌四下乱转,想瞧瞧有什么新闻发生,好第一个发现,然后去吹嘘。他存着这么个心,还真被他发现了一件新奇的事。
  在公共区里,只见战俘营的管理人员人手一只苍蝇拍,外加一个小信封,个个弓着腰寻找苍蝇。举起苍蝇拍,打死一只,就将死蝇装进小信封。米勒觉得很新奇,就跑过去找跟他关系不错的王翻译。王翻译也举着个苍蝇拍,睁着高度近视的眼睛寻找苍蝇。
  米勒开口问道:“王,你们这么多人都来打苍蝇,是出了什么事吗?”
  王翻译把滑到鼻尖的眼镜扶好,回答说:“我的祖国正在开展爱国卫生运动,我们在这里打苍蝇,是响应祖国的号召。”
  米勒又指着信封问:“那你们干吗要将打死的苍蝇装在信封里?”
  王翻译说:“收集打死的苍蝇是为了估算我们取得的成效,打到一定数量的苍蝇,还可以领取奖励。”
  打苍蝇还能换奖励?米勒兴奋起来,他问道:“那我们这些人也来打苍蝇,行不行?”
  王翻译考虑了一下说:“这我做不了主,得去请示我们的领导。”
  第二天,管理所将所有的战俘召集起来,开了个大会。会上,管理所的刘主任提到了灭蝇卫生运动,说有战俘提出要参加这项运动,并对要求参加的战俘给予了肯定。
  刘主任说:“我们经过研究,决定接受你们进步的要求。同时,为了鼓励要求进步的战俘,我们决定,对参加灭蝇运动的战俘予以香烟奖励。具体方式是,每打死两百只苍蝇,可以换领一包香烟。现在,愿意参加的人请举手。”
  香烟在任何战俘营可都是紧俏物资,所以,刘主任的话一说完,台下立即举起了森林般的手,就像开誓师会一样。不过,没几个人当时会留意,给他们的换算香烟的标准,远远超过了给管理人员换取奖励的标准。
  米勒领到苍蝇拍,就开始四处寻找苍蝇。每一只讨厌的苍蝇都会让他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举起苍蝇拍……百忙之余,他偷眼看操场,原先的侃友现在个个跟他一样,忙得不亦乐乎。
  第一天下来,米勒打到五十几只苍蝇。傍晚,他带着苍蝇来到临时开办的兑换处。那里早就排起了长龙,清点苍蝇的管理员们忙得大汗淋漓,他们飞速计算着战俘打来的苍蝇,再换算成香烟。等米勒将自己挣到的香烟装进口袋,天已经黑透了。
  每一个把香烟装进口袋里的战俘,都有一个相同的感觉—志愿军说话是算话的。管理处严格遵守的承诺,一方面给他们带来了良好的声誉,另一方面给战俘们带来了新的娱乐。
  有一天中午,米勒带上苍蝇拍,正要出门,惠斯特上校派人来找他,请他去打牌。米勒爱打牌,而惠斯特上校的牌技在整个战俘营里那都是独占鳌头的。米勒一听打牌,手上的东西都来不及放下,就去了上校的房间。那里牌桌已经摆好,一坐下,米勒就问,拿什么做赌注。
  惠斯特上校叼着香烟,一边洗牌一边回答:“苍蝇。”米勒一听乐了,这个赌注好,不缺货。几个人立刻打了起来。没想到一场牌局下来,米勒欠了上校五百只苍蝇!天啊,这要什么时候才能还上啊?
  欠债的压力,让米勒绞尽脑汁想提高捕蝇的效率,用苍蝇拍去一只一只地打,太慢。米勒同屋住了个日裔美籍战俘村上,鬼头鬼脑的。村上用烂袜子的线编了个网,里面放点臭烘烘的东西,一天捕到的苍蝇有两百多只。米勒也学着做了一只网,做网不难,难的是里面放什么东西。他问了村上好几遍,村上都拒绝回答。米勒试着在网里放些馊了的食物,但成效不大。
  面对沉重的债务和每日加深的烟瘾,米勒想啊想啊,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什么地方苍蝇最多?茅坑啊!在茅坑的坑位上安一张捕蝇网,那苍蝇还不得“哗啦哗啦”的来?就这么办。米勒赶紧编了张捕蝇网,兴冲冲地到茅房去。谁知一进茅房,竟然发现所有坑位上都张着一张捕蝇网。他来晚了,这个办法早有人想到了。
  更夸张的是,米勒一进茅房,就有一群人“呼啦”一下跟在他后面,那都是在茅坑中安有捕蝇网的人,这是在提防米勒偷苍蝇呢。
  偷苍蝇的事,从战俘参加捕蝇运动以来,在战俘营里发生过好几起。如今,苍蝇已经成了私人财产,各人都紧盯着自己装苍蝇的袋子,防着被人偷走里面的苍蝇。何况在茅房的粪坑上张着的捕蝇网,那每张网上都是一大堆苍蝇啊!
  米勒见此情景,只好苦笑着走出茅房。他刚出来,就见那个村上捂着肚子飞快地往茅房跑来,看得出,他吃坏肚子了。村上冲过米勒身边的时候,米勒突然想到,这小子怎么解决内急?茅房里到处都是捕蝇网啊!
  果不其然,米勒再进茅房,就看到村上捂着肚子正在里面团团转。他要上哪个坑位去蹲,就有人呵斥:“走开!没看见这里有捕蝇网吗?”得,茅坑成了个人领地,神圣不可侵犯。村上转了两圈,实在顶不住劲,只好蹲在粪坑前的走道上,望坑兴叹。
  这事后来被管理处知道了,严令茅房里要随时留下两个坑位,以备不时之需。余下的坑位,在经过一番竞争之后,各有其主。不少坑位还被所有人拍卖了使用权,最贵的坑位拍到每天一百二十只苍蝇的价位。米勒拍得一个中型坑位,每天交给一个大黑个上士七十只苍蝇。
  有了不动产的米勒,每天还去跟惠斯特打牌。打到一定时间,他就跑出去搞收获。但他的牌技到底不怎么样,打来打去,他欠下惠斯特的债,不多不少,还是整五百只苍蝇。
  后来,战俘们捕到的苍蝇越来越多,管理所忙不过来,就改变了兑换方式,按苍蝇的重量换取香烟。规则更改后,战俘营里原先当作垃圾丢掉的牙膏皮一下子成了抢手货。原来,这些牙膏皮被战俘们剪开,剪成极小的颗粒,混在苍蝇堆里,以增加重量。
  这一招,据说是惠斯特上校首先想出来的,很快风行整个战俘营。管理人员发现这种情况时,已经得到消息,板门店谈判快取得成果了,那些战俘就快要被遣送回国了。于是,管理人员对这小小的作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七月份,板门店停战协议签署了,米勒被安排在第一批回国的名单中。临走前,米勒特地去和管理人员们告别,他对王翻译说:“我知道,你们是怕我们在战俘营无所事事、精神抑郁、容易出事,才想出这个苍蝇换香烟的活动,对吗?谢谢你们了。”王翻译笑而不语。
  因为战俘营的这段经历,回国后,米勒在芝加哥开了一家公司,经营卫浴产品。惠斯特上校回国后干起了新闻评论,后来改行从政,当上了议员。两人东西相隔,很少见面。一次朝战老兵聚会时,两人碰上了,惠斯特一本正经地摆旧账:“米勒,你欠我的五百只苍蝇,打算什么时候还?”
  三十多年之后,米勒的公司已成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卫浴产品跨国公司,主要向各地公厕竞标设备供货。
  米勒给自己经销的产品打出广告:告别苍蝇和臭味。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1期 | 标签: | 27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