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di_yi_ci_deng

    第一次 等

  • zhen_ni_tai_tai_de_lv_xing

    珍妮太太的旅行

  • 10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yang

    10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痒

  • er_shou_che_na_xie_shi

    二手车那些事

  • lu_zai_jiao_xia

    路在脚下

  • yu_jia_shi_jia

    瑜伽世家

  • ju_chang_hui_jia

    局长回家

  • feng_kuang_de_huo_che

    疯狂的货车

  • yan_xi

    演戏

  • san_ge_lao_tou

    三个老头

  • a_p_jian_yi_yong_wei

    阿P见义勇为

  • ju_ren_jing_shang

    举人经商

  • yuan_chu_shi_ren_deng

    远处识人 等

  • jing_shen_gan_ying_yao

    精神感应药

  • zhui_sha_ai_ren

    追杀爱人

  • cong_ming_de_jie_ke

    聪明的杰克

  • zhe_shi_liang_hui_shi

    这是两回事

  • zhe_shi_wei_shen_me_ne_deng

    这是为什么呢 等

  • yi_wu_jiang_yi_wu

    一物降一物

  • yi_pai_ji_zhi_ma_shang_kai_shi-4

    一拍即至 “码”上开始

  • ben_qi_zhu_ti_dou_zhi_gu_shi

    本期主题:斗智故事

  • wo_yao_ying_huang_jin

    我要赢黄金

  • sheng_bu_feng_shi

    生不逢时

  • xiang_xia_lao_die_ye_chao_gu

    乡下老爹也炒股

  • shen_lin_qi_jing

    身临其境

  • qiao_zhe_jiu_he_de

    瞧这酒喝的

珍妮太太的旅行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生日礼物
  在加拿大的西北地区有个约克小镇,这里环境优美,四面高山环绕,一条清澈的小河从小镇静静淌过。小河边有座木头房子,房子的主人叫珍妮,是个五十多岁的妇人,独自一人生活在这里。
  这天珍妮太太一早就忙碌起来:她修剪了门口的草坪,把家里打扫得焕然一新,餐桌上还换上了新桌布。最后,她还在餐桌上的花瓶里,插上了一束芳香扑鼻的康乃馨。原来,今天是珍妮太太儿子约翰的生日。
  然而,尽管珍妮太太打算精心准备一桌精美的生日晚宴,但她知道,约翰并不会出席这顿晚宴,而且永远也不会。
  珍妮太太并不是这里人,她的家乡在遥远的美国西部一个叫圣安东尼奥的小城。十多年前,她的儿子约翰晚上外出,却一夜未归。第二天一早,有人发现他死在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珍妮太太现在还忘不了儿子死时的惨状:满脸血污,一条胳膊不见了,肚子穿了个大洞,肠子淌了一地……
  约翰死后,珍妮太太伤心透了,于是远离家乡,四处旅游,最后来到了这个偏僻小镇住了下来,一住就是十年。尽管约翰已经不在了,但每一年到了他的生日,珍妮太太还是忍不住像以前一样,为他精心烹制几样他生前最爱吃的菜品……
  而现在,她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盯着墙壁上挂着的相片,回忆着甜蜜的往事。照片上,约翰浓浓的眉毛,清澈的大眼睛,年轻的脸庞,灿烂的笑容,是多么讨人喜欢。可是,谁能料到,就在那个黑夜,他的生命却被永远定格在了十八岁……就在珍妮太太伤心落泪的时候,突然,门外有人喊起了她的名字:“珍妮太太在家吗?”
  珍妮太太应了声,开门走出去一看,门外站着的是一位陌生的中年女士。那位女士自我介绍说她叫安妮,是从美国圣安东尼奥小城过来的,此行是为了给珍妮太太递送一份通知。说完,安妮打开随身携带的挎包,掏出个信封来。
  珍妮太太接过信封,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原来这是一封从圣安东尼奥监狱寄来的通知信函,上面说,杀害她儿子的凶手布莱尔最近已经被高等法院判决死刑,将于10月25日执行。信函上还说明,珍妮太太作为受害者的家属,届时将有权到场观看布莱尔死刑执行的全过程。
  珍妮太太拿着通知信函,双手不禁颤抖了起来。这个正义的判决,她足足等了十几年啊!没想到竟让她在约翰生日这天等到了。对于死去的约翰来说,这是一份无比珍贵的生日礼物呀。
  安妮说:“珍妮太太,布莱尔杀害了您的儿子约翰,给您造成了无尽的痛苦,目击他的死刑执行过程,是法律赋予您的权力。当然,如果感觉不适,您也可以选择不去参加……”
  珍妮太太小心翼翼收起信函,坚定地说道:“去,我当然要去!我等了十年,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天的到来。这一次,我一定要亲眼看到杀死我儿子的凶手去死!”
  安妮点点头,邀请珍妮太太和她一起搭乘明天的航班回圣安东尼奥。谁知珍妮太太却摇摇头拒绝了。她说自己要开车过去。安妮愣怔住了:要知道从这里回到圣安东尼奥超过四千公里,这么远的路程,珍妮太太为什么要放弃航班而选择开车回去呢?
  这时候,珍妮太太走进里屋,抱出个相框来,流着泪说:“原因很简单,我要陪着约翰回去,见证这复仇的一刻。但是约翰有恐高症,不能搭飞机;他活着的时候也一直嫌坐火车太刻板。所以,我决定开车回去,一路上也带着他看看沿途的风景。”
  安妮暗暗一声叹息:尽管这只是一个相框,但在珍妮太太眼中,它依然跟活着的约翰一样,需要自己的关怀和呵护。她要用约翰喜欢的方式,送约翰回家,见证那复仇的一刻。
  于是两人便约定分头出发,在圣安东尼奥汇合。临走时,安妮一再叮嘱珍妮太太旅途上要注意安全,小心驾驶。
  与你同路
  于是,珍妮太太把车检修了一番,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带上约翰的相框,开始了这段漫长的旅途。
  一路上走走停停,旅途也算顺利,四天后,珍妮太太进入了美国境内的蒙大拿州。
  蒙大拿州是美国的第四大州,全境到处是高地,山高谷深,人口稀少。珍妮太太本想多赶点路,没想到却错过了宿头,眼看着天已经黑了,公路两边却仍是望不到边的茂密森林。珍妮太太又累又困,却只能继续赶路,希望可以找到个人家,借宿一晚。
  就这么开着开着,珍妮太太觉得一阵恍惚。她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忙不迭踩下刹车,但还是迟了,车子已经偏离了公路,斜着冲出了路面,“砰”的一声响,重重撞在路边的一棵杉树上。珍妮太太的脑袋当场就在挡风玻璃上重重一磕。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等她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四周全是雪白的墙壁。她动了动身子,这时,身边伸过来一只手,轻轻按在她的肩上:“您醒了?上帝保佑,您没事了……”
  珍妮太太抬头一看,眼前是一位六十多岁、面容瘦削的妇人,正一脸慈祥地看着自己。原来,这个妇人叫玛丽,她开车路过时,发现珍妮太太发生了车祸,便赶紧打电话报了警,还一路跟着来到医院,陪护了珍妮太太整整一晚。
  好在珍妮太太的伤并不重,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但她的车却严重受损,要修好起码得要半个月后。珍妮太太哪里还等得及半个月?因为再有七天,布莱尔的死刑就将执行了。
  她斟酌片刻,决定带上约翰的相框,立刻到附近的火车站出发。一听说珍妮太太要走,玛丽吃惊地说:“您的伤还没全好,怎么能走那么快呢?一定得先到我家休养一下,隔几天再作打算!”
  珍妮太太叹了口气,告诉玛丽自己此行的目的。玛丽听罢,沉默许久,说:“你说你从加拿大一路开车赶回圣安东尼奥,就是想带着你儿子的相框回去,一起参加杀人恶魔布莱尔的死刑执行?”
  珍妮太太点了点头。
  玛丽又是一阵沉默,半晌抬起头来,说:“那好,那我就开着车,陪你一起到圣安东尼奥去!”
  珍妮太太惊呆了,从蒙大拿到圣安东尼奥的路程差不多有两千公里,玛丽为什么要陪自己跑这么远的路?
  只听玛丽一声叹息,两行泪水顺着面颊淌了下来:“原因很简单,其实我的儿子也是给这个杀人恶魔布莱尔杀死的!前几天,联邦高等法院的安妮也给我送来了相关的通知。本来我是不想去的,但现在遇上了你,我决定无论如何都陪着你过去。一来是为了用约翰喜欢的方式送他回家;二来也为了目击这次的死刑执行,见证一个时刻……”
  原来,这个布莱尔犯下的是连环杀人案,死在他手下的受害者达五人之多。这次的死刑执行,联邦高等法院把通知信函发送到了每一个受害者家属手中。
  珍妮太太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奔赴布莱尔死刑的路上,遇上另一个和自己有着相同遭遇的母亲。更凑巧的是,这位母亲还救了自己的性命。
  看着悲伤的玛丽,珍妮太太拉住她的手,说:“好,那就让我们一起上路,共同去见证那个复仇时刻吧。”
  同是母亲
  就这样,玛丽开着车,和珍妮太太一起上了路。一路上,她俩怀着复杂的心情,分享着各自儿子小时候的种种趣事。五天后,她们终于来到了圣安东尼奥。在监狱接待室里,她们见到了安妮。
  安妮问候过了珍妮太太,然后把头转向一边,对玛丽说:“玛丽夫人,作为布莱尔的母亲,我很欣慰您能够作为囚犯的亲属,过来参加我们的这次死刑执行……”
  什么?珍妮太太惊呆了:玛丽居然是布莱尔的母亲?这怎么可能?
  这时,只见玛丽转向她,努力平静地解释说:“抱歉,现在,我猜您一定觉得我骗了您。可我从来不想刻意隐瞒什么,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跟您解释。而且这些天我说的也并不是谎言。如今的这个布莱尔,凶残,冷血,压根就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布莱尔。我记忆中熟悉的儿子布莱尔,确实是个阳光的大男孩:爱看书,喜欢帮助别人,乐意照顾无家可归的动物。所以对于我来说,现在的这个杀人恶魔布莱尔,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凶手,他把我熟悉的那个儿子给杀死了……”
  玛丽抹了把泪水,继续说道:“又或许,这世界有着两个布莱尔,一个是恶魔,一个是天使。恶魔布莱尔也好,天使布莱尔也罢,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我坚信生命是有尊严的,作为一个母亲,我实在没有勇气目睹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被处死,也没有勇气面对别人欣赏的眼神。所以当初安妮送来通知信函,我拒绝了。珍妮太太,我用车送你过来参加我儿子的死刑执行,一是因为他杀死了你儿子,我在替他赎罪;还有另一个原因,当看到你千里迢迢也要赶回来见证这个时刻时,我突然担心他在生命最后的一刻,面对的都是遇害者家属仇恨的目光。我希望自己能在这些仇恨中,为他添上一道温暖的目光,送他上路。毕竟他是我的儿子,他也将用他自己的生命,为所犯下的恶行赎罪”
  说到最后,玛丽哭了,珍妮太太也不禁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两天后的深夜,布莱尔马上就要被执行死刑了,玛丽独自一人走进了囚犯家属观察室,珍妮太太和其他几个受害者家属也进了受害者家属观察室,他们都在默默地等候着行刑时刻的到来。
  终于,罩住行刑室的窗帘缓缓拉起,玛丽眼里含着泪水,看到已经躺在行刑床上的布莱尔。通过玻璃窗,玛丽可以看到另一侧的受害者观察室里,珍妮太太正抱着约翰的相框,和其他几个受害者家属一起,静静地等候着。
  蒙着面罩的行刑者接通了布莱尔手臂上的注射管,剧毒的药水缓缓流向给绑在行刑床上的布莱尔,行刑开始了!
  就在这时候,玛丽惊讶地发现,在受害者家属观察室里的珍妮太太,正抱着约翰的相框缓缓转过了身去。其他受害者家属也一样,跟着珍妮太太全都缓缓转过了身,没有一个人直面在行刑床上挣扎的布莱尔。
  玛丽哭了,她知道现在看着布莱尔的,只有她自己。尽管布莱尔犯下了罪孽,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珍妮太太和其他受害者的家属,选择了给予他生命最后的尊重!
  背转身的珍妮太太也无声地哭了。谁能想到,她跑了这么远的路程,为的就是来看布莱尔怎样死在自己面前。但在这最后的时刻里,她居然选择了放弃。并且,她不仅自己选择了放弃,还说服其他受害者家属一起放弃。这一切不为别的,就因为另一个观察室里,还站着另一个伟大的母亲。此时此刻,珍妮太太由衷地希望,那个母亲能用世间最温暖的目光,给予她的儿子最后的一点慰藉……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2期 | 标签: | 25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