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kai_dian

    开店

  • san_da_xiong_hai_zi

    三打熊孩子

  • mian_shi_jia_chang

    面试家长

  • wei_sheng_bao_wei_zhan

    卫生保卫战

  • zeng_dian_shen_me_ne

    赠点什么呢

  • yi_chu_ji_fa

    一触即发

  • hu_hua_shi_zhe_bu_hao_dang

    护花使者不好当

  • lao_jiang_chu_ma

    老将出马

  • jia_shu

    家书

  • xi_jie-2

    细节

  • shui_tou_le_bao_shi

    谁偷了宝石

  • gu_wan_cheng_an

    古玩城囧案

  • yi_zi_zhi_wu_wan

    一字值五万

  • bu_guan_yin

    补官印

  • a_p_dang_ti_shen

    阿P当替身

  • zui_mei_de_ge_sheng

    最美的歌声

  • bu_chi_kui_de_lao_shi_ren

    不吃亏的老实人

  • da_du_de_lin_ken

    大度的林肯

  • liu_xia_yi_bei_wen_cha

    留下一杯温茶

  • du_yi_wu_er_de_pi_bao

    独一无二的皮包

  • dian_che_xiang_qin_pai_dui

    电车相亲派对

  • qing_jiang_wo_qian_zang

    请将我浅葬

  • xin_mo

    心魔

  • shen_hui_fu-71

    神回复

  • jiang_li_de_ba_da_jie_lv

    讲理的八大戒律

  • bu_tong_fan_ying

    不同反应

  • han_yu_ce_shi

    汉语测试

  • fu_qi_dui_hua

    夫妻对话

  • xun_zhao_wang_xi_lai

    寻找王喜来

  • fei_lai_heng_li

    飞来横礼

  • jiu_xiang_jiao_xun_ni

    就想教训你

  • zhen_shi_jiu_shi_sheng_ming

    真实就是生命

  • mo_bu_kai_mian_zi_de_peng_you

    抹不开面子的朋友

  • hou_qi_zhi_zuo

    后期制作

  • shen_ye_shi_tang

    深夜食堂

  • shao_dong_xi

    捎东西

  • 15_ze

    15则

  • rang_xi_jie_wei_ni_jia_fen

    让细节为你加分

真实就是生命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高远是电视台的摄像师,工作至今已近二十年,是新闻部的元老。
  这天,高远下班回到家,他脸色阴沉,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抽烟。不一会儿,妻子回来了,见丈夫神色有异,忙走过去问他怎么了。
  高远摇摇头,没有说话。妻子着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高远这才冷冷地说:“我要和你离婚。”
  妻子惊得目瞪口呆。她与高远结婚二十年,平日里甚是恩爱,女儿都已上大学了,谁能想到高远竟会有离婚的想法。她深吸一口气问:“为什么要离婚?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高远回答道:“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二十多岁时,父母本想安排我跟邻村的一个女孩结婚。实话跟你说吧,我和她一直有来往,而且,我跟她还生了一个儿子。现在,儿子长大了,上中学了,他需要更多的父爱,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与你离婚,跟她过。”
  高远的话深深刺痛了妻子的心,她没想到这个与她同床共枕二十年的男人,竟能如此残酷地伤害她。再看看高远,依然面无表情,只是冷漠地说了一句“你打我吧”。
  然而妻子并没有动手,只是低头轻声地抽泣起来。
  高远见状,突然有点着急:“你要是觉得难过,就打我几下解解恨吧。”
  这回,妻子的眼睛里确实多了些怒火,她颤抖着的手也似乎马上要伸过来扇他耳光了,但等了半天,妻子还是没有动手,只是狠狠骂了他几句而已。妻子的个性比较柔弱,她能开口骂人说明已经是忍无可忍了。
  高远叹了口气,不耐烦地说:“光骂有什么用,我需要的是打架。打架,你明白吗?”他一边说,一边走到客厅角落,关闭了他事先架在那里的摄像机,顺手又为妻子递上一张纸巾道,“行了,擦擦眼泪吧,真对不住啊,我跟你开了个玩笑,不过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
  见妻子一脸的疑惑,高远这才向她说明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今天早上,新闻部新来的欧阳主任宣布了一项计划。欧阳主任决定由他牵头,推出一档新闻纪实栏目,他亲自担任制片,并组建班子,而首先要确定的,便是摄像师的人选。
  欧阳主任比较欣赏的摄像师有两位:一位是高远,另一位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徐翰。高远胜在经验丰富,技术过硬;徐翰的优势是思想活跃,思路创新。欧阳主任也不知该选哪位好,只好出了一道题,让高远和徐翰公平竞争。
  题目很简单,就是让两人各自去拍一组打架的镜头,第二天一早拿给他看,他觉得谁拍得好就选谁。
  一开始,高远觉得此事并不难,但渐渐地,他却不安起来。如今天下太平,哪里去拍打架的镜头?整整一个下午,高远来回奔波于车站、农贸市场和娱乐城,可到头来依然一无所获。左思右想之后,他才想出了方才的办法,想激妻子动手。
  听完高远的讲述,妻子长舒一口气,在她看来,这根本不算什么大事,不就是一档新栏目嘛,不参加又能如何?可高远却不那么认为,他分析道:“徐翰年轻,如果他赢了,我脸面往哪儿搁?还有,我与徐翰之间的这场竞争已经引起了台长的关注,明天一早台长也会来新闻部了解最终结果,我总不能在台长面前丢脸吧?”
  听高远这么一说,妻子也觉得事态严重了。她想了想,说道:“这样好了,你重拍一遍,这回我一定打你,然后你也打我,你就好好拍一场夫妻间的打架。”
  但高远拒绝了,他有些疲惫地说:“我之所以要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激怒你,是为了画面的流畅度与冲击力,现在你已知道底细,以你那容易害羞的性格,各种表情动作肯定走样,这样的镜头哪有质量可言?我还是再去外面转转吧。”
  说完,高远便背起摄像机出门了,直到半夜才回来。妻子见他心情不错,便兴奋地问:“是不是拍到了?”
  高远点头道:“算是拍到了。我花了五百块钱,请两位民工兄弟帮忙排了场打架的好戏,镜头一气呵成,无懈可击。”
  第二天,高远拿着这组民工打架的镜头来到了欧阳主任的办公室,台长、徐翰和新闻部其他同事都已经来了。欧阳主任问高远拍得如何,高远回答说一切顺利,镜头很完美。
  欧阳主任笑了笑,没有搭话,只是将高远送来的带子放入了录像机,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三分钟后,带子播完,欧阳主任还是什么也不说,继续播放起徐翰的带子来。
  徐翰把拍摄场地放在了农村。与高远不同的是,他拍的不是人,而是一群狗。这是一群极其普通的土狗,徐翰刚开始跟拍时,它们正互相嬉戏,但很快,其中两只一面狂吠,一面撕咬起來,并最终掀起了一场“群狗大战”……
  欧阳主任笑了,台长看起来也很高兴。几分钟的带子播完后,欧阳主任直接说道:“徐翰胜出,高远淘汰。”
  高远早已面红耳赤,但欧阳主任却仍不罢休,他似乎有意要抓住这次机会,在众同事面前打压高远这位新闻部的元老,以提升自己的威望。只见他神情严肃地郑重说道:“高远拍不到打架场面,便安排了两个民工来表演打架,虽然镜头完美,技术过硬,但别忘了我们是新闻人,我们的第一原则是什么?是真实!没有真实作为前提,再完美的技术都毫无意义。而徐翰就不一样了,虽然拍的是狗,但并不离题,因为我只是说要他们拍一组打架的镜头,并没说一定要人跟人打。虽然他的拍摄技术不如高远,但他把真实性作为前提,放在了首位。我出此题,表面看是为了比拼摄像技术,实则为了考察职业敏感度,高远显然没能领会我的意图。从今往后,大家牢牢记住,作为新闻部的一员,做人做事的第一准则就是真实。真实是我们的生命!”
  欧阳主任的即兴演讲,义正词严,声情并茂,众同事纷纷鼓掌,连连叫好。只有高远又羞又愤,默默走开了。
  台长知道高远心情不好,便把他叫到办公室开导了一番。他首先指出欧阳主任由于年纪较轻,在为人处世上可能不够成熟,但台长也希望高远看到欧阳的长处,在台长看来,欧阳主任还是有思想、有品格、有境界的。
  高远连连点头,说台长所言极是。台长见高远已经释然,便让高远重新回去工作。高远往回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回头问台长道:“欧阳主任的全名叫什么?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台长愣了愣,说:“他叫欧阳瑞德,人家可是人民大学的硕士啊。”
  高远点点头,便带上门出去了。可没过多久,他又回来了。
  台长盯着他手中的一盒录像带,问他里面是什么。高远说是近几个月来,他在编辑新闻节目时的一些废弃画面,其中有一个镜头想请台长看看。
  台长将信将疑地把带子放进录像机,映入眼帘的是一则法制新闻的片段。那日,市公安局捣毁了一个制造假证的窝点,高远作为市电视台新闻部的摄像师进行了跟拍。在现场,警察随意翻动了几页账簿,高远将镜头聚焦到了某一页账簿上,搞了一个特写镜头。
  片子播放至此,高远适时地按下了暂停键,那镜头瞬间定格。台长走近电视机,仔细一看,只见那页账簿上,有一行字特别清晰:欧阳瑞德,人民大学新闻学硕士。
  (发稿编辑:朱.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4期 | 标签: | 78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