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xie_man_ji_yi_de_bao_ting

    写满记忆的报亭

  • bei_xian_shi_gan_diao_de_ren

    被现实干掉的人

  • fu_qin_yu_a_lang

    父亲与阿郎

  • ren_zi_wai_yi_pian

    认字(外一篇)

  • shuan_ma_zhuang

    拴马桩

  • dou_ya

    豆芽

  • shi_wu_shi_ren

    识物识人

  • lun_lao_zhi_jiang_zhi

    论老之将至

  • ji_yi_zhong_de_yi_pan_shu_dian

    记忆中的一爿书店

  • cong_hu_shi_de_xiang_mao_tan_qi

    从胡适的相貌谈起

  • li_na_wo_de_ab_mian_zai_jiao_huo

    李娜:我的AB面在交火

  • xian_sheng_zhi_feng

    先生之风

  • xue_ren_jiu_shi_wai_yi_pian

    学人旧事(外一篇)

  • piao_liang_nv_sheng_de_yi_feng_xin

    漂亮女生的一封信

  • liang_kuai_da_yang

    两块大洋

  • xin_qing

    心情

  • zhi_dao_de_tai_duo

    知道得太多

  • wu_shi_wu_kong

    无恃无恐

  • shi_jian_rang_ren_yu_zhong_bu_tong

    时间让人与众不同

  • zuo_dian_wu_yong_de_shi_er

    做点无用的事儿

  • yi_wan_wu_qian_hu_li_de_zhong_guo

    一万五千户里的中国

  • quan_qiu_shi_da_chang_xiao_pin_pai

    全球十大畅销品牌

  • bu_lu_sai_er_pan_jue

    布鲁塞尔判决

  • gei_ni_wo_de_gu_sui

    给你我的骨髓

  • huo_che_shang_de_gu_shi

    火车上的故事

  • chang_tu_ba_she_de_ping_guo

    长途跋涉的苹果

  • wo_de_ye_ben

    我的夜奔

  • ying_xiong_de_bang_shou

    英雄的帮手

  • fang_xue

    放学

  • tan_wang

    探望

  • fu_mu_ai_qing-2

    父母爱情

  • bing_bu_hui_zen_yang

    并不会怎样

  • qian_duo_huo_shao_lu_jin_ni_ru_he_xuan_ze

    钱多活少路近,你如何选择

  • shen_me_shi_hao_de_sheng_huo-2

    什么是好的生活

  • yi_zhan_duan_xiang

    一战断想

  • zhong_guo_ping_min

    中国平民

  • wang_xing_kong

    望星空

  • tu_dou_ying_xiong_chuan

    土豆英雄传

  • wei_shen_me_qiong_guo_duo_wei_yu_re_dai

    为什么穷国多位于热带

  • yan_lun-41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42

    漫画与幽默

  • jin_qian_yu_tian_fen

    金钱与天分

  • fei_bao_li

    非暴力

  • jing_zi-2

    镜子

  • tou_deng_cang_de_lv_ke

    头等舱的旅客

  • jiu_wu

    旧物

  • jia_yu_lie

    假与劣

  • ruo_ji_ruo_li-2

    若即若离

  • xu_ruo_de_qiang_da

    虚弱的强大

  • yi_liu_zi_tai

    一流姿态

  • san_ba_mei_ren_chi

    三把美人尺

  • shui_sa_shou_cheng_fa_shui

    谁撒手惩罚谁

  • lun_mei_ren_wai_er_ze

    论美人(外二则)

  • shi_shang

    时尚

  • wei_shu_zhai-10

    微书摘

  • kai_xue_zhi_er_zi

    开学,致儿子

  • wei_fei_huan_shi_wai_fai-2

    “微肥”还是“歪fai”

  • mei_ge_ren_dou_yao_zuo_zi_ji_de_shi_ren

    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诗人

知道得太多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好奇心越重,生命力也就越强。等到一个人什么都不想知道,什么都不爱好了,这个人肯定是走向了衰弱。年轻人精力充沛,所以对各种事情格外好奇,对外部世界有极大的新奇感,这都是自然的。许多人越是年轻就越迷恋网络之类,多少也是这个道理。还有许多人担心自己被时代抛在后面,没法与大家对话,总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因为平时的确是如此,知道的事情越多越可以与人讨论,可以有更多的参考,用以推导眼前的事情,感知这个世界。不要封闭自己,这是我们被一再告诫的。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讲,又常常听人说“太阳底下无新事”——人世间总是有一些差不多的事情在改头换面、不停地循环发生。从文学表达上也可以明白一些道理:最杰出的小说家为什么不再一味地专注于写故事?因为组成故事的元素也就是那么多,什么谁爱上谁了,谁死了谁活了,谁搅入了什么阴谋之中——这些元素可以不停地组合,各种奇怪的故事也就出来了。不过世上的故事讲来讲去也就是那么多,可见真正的新意不在故事上。怎样把这个世界最大的隐秘揭示出来,依靠的还是“细节”与“超细节”——这才是诗性的极致。
  从阅读上讲,将无所不在的好奇心与探索经典的极致之美结合起来,这或许是最重要的。
  于是我们发现了自己的窘境:现在常常忧虑的不是知道得太少,而是知道得太多。各种信息太多了,什么网络小报广播电视杂志书籍——连风里都是各种各样的声音。我们的视听已经被严重堵塞,五官负担大大超载。这一切已经影响到我们的思考和判断,因为既没有时间也反应不及,各种参照实在太多了。
  所以一度跟什么隔绝、把窗户关上不但不是坏事,反而成为必须要做的事。如果想做一个保有巨大创造力和思悟力的人,还需要想想这两个字:清寂。由此我们可以理解美国那个梭罗跑到湖边林子里封闭自己的奥妙。他种地写作,想些事情,清心寡欲。这果然使他聪明了许多,比别人特殊了一些。他知道的事情都是闹市中人所不知道的,而那些人知道的,大致都是一些重复了无数遍的东西,所有那一切都登在报上印在书上,知不知道、早一点知道晚一点知道都无大碍。
  他在林子里,读报纸不方便了,口耳相传的声音没了,心思容易集中。更要紧的是,他开始考虑一些更大更遥远的问题了。也就是说,他的心里装上了大事。
  心里要装大事,就要回避小事。
  再比如美国的女诗人狄金森,一辈子没怎么走出她的房子多远。她死后,人们从她的抽屉里找出了一沓沓的诗稿,这才发现了一个伟大的诗人。她的思维所抵达的角落,是当年好多辉煌一时的人物所无法抵达的。她穿越的思维空间,是那些足迹印满了欧亚大陆的人也难以想象的。她靠了什么?不过是与世隔绝,不过是封闭自己,不过是两个字:清寂。
  但是这样说,只是道出了一个方面的道理,并不一定是要人人都走这样的极端。因为从另一方面看,一些激烈参与社会生活、推动社会波澜的人,也有高屋建瓴的气魄,有力挽狂澜的力量。像雨果,常在国会演讲,参与党派斗争,被流放,等等,结果也是一个精神和文学的巨人。他到了晚年过生日的时候,总理探望,民众在他家阳台下彻夜不眠地游行。他去世的时候,棺木停放在凯旋门,供民众瞻仰。怎么看雨果都是个伟人、巨人。这样的人常常处在社会剧烈变动的旋涡里,是个看得见的显著的推动者、参与者,一个了不起的人。
  于是今天会陷入一个悖论:知道得更多好,还是稍稍闭塞好?是尽可能地回避,还是要勇敢地投入?不知道。不过我们大致可以明白,雨果等人并没有亲临一个数字时代,如果他走进了这个时代,也一定会为信息轰炸而恐惧的——说不定他逃得更快。
  事实上,雨果如果整天在议会演讲,整天参加革命,整天反对小拿破仑,没有被流放到那个岛上,也不会有时间写作。字要一个一个填在格子里,饭要一口一口吃,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可见即便是雨果这样的伟人,一生也有过大回避。大清寂和大热闹肯定是相辅相成的。
  有一点是肯定的,对于我们当代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知道得太多,热闹太多,个人时间太少,回到过去太少,阅读经典太少——挨近各种垃圾太多,时时有被掩埋的危险。
  比如出版物,每天一车一车运进运出的文字垃圾到哪里去了?它们从印刷厂出来,可不是为了直接回到造纸车间去循环的,大多还是被那些粗劣不论、不挑食的好胃口给吞下去了。想一想,长了这样的好胃口有多么可怕。如果吞下这类东西更少一点,我们不仅可以节省大量的精力、时间和热情,还可以保护大片的森林。
  现在印刷技术极为发达,两个星期就可以把一本书推到社会上,半月之期就可以迅速地制造一堆文字垃圾——但是就像候鸟一样,它们一会儿飞来,一会儿又消失——它们无法长久地停留在原地。
  (继续前进摘自《广州日报》2014年9月23日,夏大川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3期 | 标签: | 1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