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gong-gong-jiao-se-de-shi-fei

    公共角色的是非

  • cheng-long-de-yu-le-yi-yi

    成龙的娱乐意义

  • cheng-long-shang-biao-de-gong-fu-di-si-ni

    成龙商标的功夫迪斯尼

  • cheng-long-dian-ying-guan-hu-wo-li-xiang-zhong-de-shi-jie

    成龙:“电影关乎我理想中的世界”

  • zhuan-fang-cheng-long

    专访成龙

  • shen-wai-wu-yu-shen-nei-wu

    身外物与身内物

  • cai-lan-ta-shi-yi-ge-chao-ren

    蔡澜:他是一个超人

  • cheng-long-dian-ying-zhi-lu

    成龙电影之路

  • cheng-long-xing-xiang-bei-hou-de-tui-li

    成龙形象背后的“推力”

  • cheng-long-yu-ta-de-shou-cang

    成龙与他的收藏

  • cheng-long-yin-xiang

    成龙印象

  • fu-qing-ji-wei-bao-zha-an-shen-er-bu-jue-11-nian

    “福清纪委爆炸案”:审而不决11年

  • yi-wu-tao-bao-cun-qing-yan-liu-diao-cha

    义乌淘宝村青岩刘调查

  • li-ya-peng-wo-hen-qing-chu-zhe-yi-sheng-wo-yao-zuo-shen-me

    李亚鹏:我很清楚这一生我要做什么

  • chen-pen-bin-ji-xian-ma-la-song-yu-yong-gan-de-xin

    陈盆滨:极限马拉松与勇敢的心

  • yin-xing-li-cai-de-shi-zi-lu-kou

    银行理财的十字路口

  • cong-3-5-dao-11-4-de-ju-li

    从3.5%到11.4%的距离

  • zhuan-fang-wei-ruan-da-zhong-hua-qu-fu-zong-cai-jian-xiao-fei-qu-dao-shi-ye-bu-zong-jing-li-zhang-yong-li

    专访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兼消费渠道事业部总经理张永利

  • bao-shi-jie-de-ben-pao

    保时捷的奔跑

  • wei-shi-ji-shi-nian-yu-di-ya-ji-ou-de-gao-duan-gong-lue

    威士忌十年与帝亚吉欧的高端攻略

  • yi-xie-hua-yi-xie-ren

    一些画,一些人

  • huo-zhe-de-si-chou

    活着的丝绸

  • niu-jin-xie-jian-shi

    牛津鞋简史

  • cang-yi-kuai-hao-biao

    藏一块好表

  • jiu-zhi-du-yu-da-ge-ming-de-dong-jian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洞见

  • yang-cong-bai-ke

    洋葱百科

  • zhua-tan-guan-jiang-fang-jia

    抓贪官,降房价?

  • niao-er-de-kou-ling

    鸟儿的口令

  • ruan-xin-ji

    软心记

  • you-shi-yi-ge-qi-zi-xing-che-de

    又是一个骑自行车的

  • zhong-guo-jun-shi-xian-dai-hua-you-dian-er-man

    中国军事现代化有点儿慢?

  • huan-qiu-yao-kan-su-lan-92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8

    读者来信

  • xu-li-ya-zhan-zheng-zai-bi-jin

    叙利亚:战争在逼近?

  • ma-du-luo-cha-wei-si-de-jie-ban-ren

    马杜罗:查韦斯的接班人?

  • tian-xia-88

    天下

  • xiao-fei-li-cai-43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70

    声音·数字

  • qin-ai-de-a-la-ba

    亲爱的阿拉巴

  • le-gou-li-de-nan-ren

    乐购里的男人

  • yi-ge-ren-de-sheng-dan-jie-di-san-nian

    一个人的圣诞节第三年

  • hao-dong-xi-86

    好东西

  • wo-men-bian-cong-ming-le-ma

    我们变聪明了吗?

  • da-jia-dou-you-bing-56

    大家都有病

  • huai-yun-zhe-dian-shi

    怀孕这点事

中国军事现代化有点儿慢?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12月12日,朝鲜“光明星3号”第二次发射的成功,一下子将已热衷于“枪长炮短”很长时间的国内媒体的报道吸住了,使很多通过媒体了解军事信息的人,忽略了当天两则很重要的国内军事信息,而这两则信息却引起了国内一些军事迷的热议。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结合几则来自美国媒体的军事信息,讨论的焦点是:中国的军事现代化是不是有点儿慢?
  从11月30日~12月13日,深受美国年轻人关注的《连线》杂志网站连续发表了五篇文章。这五篇与战机相关的文章,内容分别是X-47B舰载无人机、欧洲无人机的新发展、美空军可能在悄悄发展无人战斗机、美国再次发射迷你航天飞机X-37B和分析美国隐形战斗机的优势。由于这些内容多少都与航空航天装备的发展相关,自然会引起军事迷们的深入讨论。鉴于美国高调重返亚太和不久前珠海航展上中国对航空航天装备最新发展的展示,一些军事迷认为,美国这次的“舆论预热”,有点类似“冷战”初期美国推出的“大规模报复战略”。简单说,所谓“大规模报复战略”是源于“冷战”初期美国空军的“战略轰炸决胜”思路。这种思路在1953年被艾森豪威尔政府接受后,美国防部和参谋长联席会议竭力主张贯彻该政策。他们的理由是:美国只要在战略打击能力上远远超过苏联,不仅可以遏制大战的爆发,而且因苏联担心局部战争导致大战的爆发,也可以遏制局部战争的爆发。也就是说,60年前美国为在军事上遏制苏联,曾设想过适用空军的“长、重、大、核”,而60年后美国是不是试图用发展“短、轻、快、隐(隐身)”的航空航天装备来遏制中国呢?
  对于这种通过历史类比的说法,一些军事迷认为,当年的“大规模报复战略”是基于1945年两次核武器在日本的实战应用而加大投资与苏联拉开差距,最终达到“吓阻”苏联的目的,这与目前美国探索发展“短、轻、快、隐”的航空航天装备还有所不同。虽然无人机和隐形直升机在阿富汗、利比亚和杀死拉登中有过实战战例,但与当年使用核武器划时代的意义不能同日而语。当年美国推行“大规模报复战略”的结果是,催生了苏联弹道导弹技术的快速发展,最终迫使美国为能介入局部战争还是重新制定了“灵活反应”的军事战略。而目前美国并没有基于航空航天“短、轻、快、隐”的技术路线,制定出一个真正转型的军事战略。从这个角度看,这应该是美国在产业空心化和人力成本上升后,利用其航空航天及网络通信优势“存量”设想出来的一个遮挡其“战略收缩”的新版本。
  那么面对美国的这个“战略收缩”版本,中国应该怎样制定军事现代化战略呢?有一位军事迷引用12月12日这天报道的中央军委主席讲话内容和总参战略规划部长发表的文章做了分析。前者提出了“能打仗、打胜仗”,后者提出了“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如果按照目标-模式-战略的顺序去理解,中间模式应该是在“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的装备发展“军民融合”的方针。概括下来就是:到2020年,中国军事现代化的目标是“打胜仗”,发展模式是“军民融合”,是基于“基本实现机械化和信息化有重大进展”条件下的积极防御战略。
  如果按照这个框架再向下推,“打胜仗”肯定没有什么质疑。“军民融合”是与国家经济建设战略中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相重合的也没有问题。关键在于第三层。由于“基本实现机械化”与目前中国制造业的上升趋势相吻合,再加上中国潜在的制造业动员能力,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第三层中的“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有些不够明确。如果按照“军民融合”的模式推论,“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应该还有一组与国家工业科技发展战略相互配套平衡的政策、指标。比如在民用产品中推广“北斗”导航定位系统的使用,在网络通信领域里主张尽量使用如“华为”、“中兴”一类的国产设备等。除此之外,还要加大投入研发中国自己的操作系统和高端芯片。这些不仅是实现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必备基础,也是常说的所谓“机遇期”。因为如今的中国,已经不再是当年美、苏“冷战”的“受益者”了,否则,美国怎么会竭尽全力地在国内排斥“华为”、“中兴”一类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网络通信企业呢?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51期 | 标签: | 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