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ai-zheng-shi-ke-yi-bi-mian-de

    癌症是可以避免的

  • wei-shen-me-shi-wo

    “为什么是我?”

  • ai-shi-shen-me

    癌是什么?

  • si-qian-nian-kang-ai-shi

    四千年抗癌史

  • ai-zheng-yu-shen-ti

    癌症与身体

  • ai-zheng-cheng-yin-jia-shuo

    癌症成因假说

  • wo-men-wu-fa-xuan-ze-de-kang-zheng

    我们无法选择的抗争

  • fang-liao-shi-yi-chang-zhan-yi

    放疗是一场战役

  • ba-xiang-zhi-liao-jiu-bing-xin-zhi

    靶向治疗:旧病新治

  • zhong-yi-zheng-ti-liao-fa-ying-dui-ai-zheng

    中医:整体疗法应对癌症

  • shang-fang-fei-fang-jie-fang

    上访,非访,截访

  • zhao-mei-fu-shang-fang-li-cheng-zhong-de-xiang-tu-xian-shi

    赵梅福上访历程中的乡土现实

  • 500-kuai-qian-yu-14-tiao-ren-ming

    500块钱与14条人命

  • yi-ge-han-jian-bing-jia-ting-de-jian-xin-qiu-yao-lu

    一个罕见病家庭的艰辛求药路

  • cheng-zhen-hua-2-0

    城镇化2.0

  • mini-ru-he-xiang-ge-men-er-yi-yang

    MINI如何像哥们儿一样

  • zhuan-xing-qi-de-dai-er-pc-shi-sui-ren-jian-ren-qi-ye-fu-wu-tuo-huang-zhe

    转型期的戴尔:PC拾穗人兼任企业服务拓荒者

  • da-zhong-ding-wei-xia-de-heng-shi-zhong-guo-fa-li

    大众定位下的亨氏中国发力

  • xin-yong-ka-shi-nian-yu-zhong-guo-de-xiao-fei-shi-dai

    信用卡十年与中国的消费时代

  • xin-xi-bu-dui-deng

    信息不对等

  • qing-ren-de-yi-fu-dan-wei-zhi-wai-de-wei-dao

    《情人的衣服》:淡味之外的味道

  • mei-you-cai-pu-de-xi-ju-peng-diao

    没有菜谱的戏剧烹调

  • bei-ke-xue-ji-fa-de-she-ji

    被科学激发的设计

  • 007-de-wu-zhi-fan-er

    “007”的“物质范儿”

  • wan-biao-de-bang-de-xiao-ying

    腕表的邦德效应

  • bang-de-wan-biao-de-bian-xiang-yan-yi

    邦德腕表的变相演绎

  • bang-de-de-yi-chu

    邦德的衣橱

  • yi-wei-mei-de-ming-yi

    以唯美的名义

  • fan-feng-yu-zhen-cheng

    反讽与真诚

  • 2000-dian-de-zheng-neng-liang-he-fu-neng-liang

    2000点的正能量和负能量

  • hei-gua-fu-yu-xun-you-zhe

    黑寡妇与巡游者

  • gui-hua-ya-shi

    桂花鸭时

  • jia-zhu-lun-dun

    家住伦敦

  • wu-ren-ji-yu-cai-zheng-xuan-ya

    无人机与“财政悬崖”

  • huan-qiu-yao-kan-su-lan-91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7

    读者来信

  • pu-jing-fang-tu-xu-li-ya-fen-qi-wu-ai-he-zuo

    普京访土:叙利亚分歧无碍合作

  • mo-ke-er-de-liang-nan-jing-di

    默克尔的两难境地

  • tian-xia-87

    天下

  • xiao-fei-li-cai-42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88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9

    声音·数字

  • da-shi-xiong-de-duan-zi

    大师兄的段子

  • na-yi-chang-qiu

    那一场球

  • zhong-shen-qi

    终身契

  • hao-dong-xi-85

    好东西

  • dang-wo-men-tan-lun-zao-jiao-shi-wo-men-zai-tan-lun-shen-me

    当我们谈论早教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 da-jia-dou-you-bing-55

    大家都有病

  • wu-tian-yu-wu-mi

    五天与五米

中医:整体疗法应对癌症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民间派:个体研究和秘方之争
  见到陈欣,是在北京中医科学院招待所地下室,陪他的是湖南衡阳市大地生物研究所年届七十的张阳辉——没有任何行医经验,却有一套自己的中医防治癌症理论。两人几年前相识于五棵松的名仕医院,那时张阳辉是总裁助理,没有行医执照的陈欣想在名仕行医。最后,虽然合作没有成功,两人却成为朋友——谈得来,但互相并不认同。
  这个仅十几平方米的房间有3个单人床铺位,小桌上摆放着一台破旧的电视机。即使房门紧闭,也能闻到从隔壁房间飘来的浓重中药味。据陈欣说,招待所门口还住着个算命的,他刚来时给他算过一卦,很准。现年60岁的陈欣千里迢迢从云南来京,是为他即将在北京郊区开业的诊所装修。陈欣告诉本刊记者:“以前来北京都住宾馆,这里是张阳辉帮我找的,便宜,一晚上才30块钱,住这里主要为了办事方便。”
  陈欣并不缺钱。这个来自云南曲靖宣威县来宾镇、其貌不扬的民间老中医在昆明因为治癌有方,名声在外,找他看病的患者络绎不绝。
  关于陈欣,在昆明有两种版本的说法。一种说法说他是假医生,是个骗子,持这种观点的是昆明市药监局,依据是陈欣无证行医,且制售假药或药品加工方法不符合要求。另一种说法则相反,认为陈欣是个货真价实的医生,支持这种说法的人大多是经陈欣医治过的患者及中医界有关专家。世界针灸联合会主席、著名中医专家王雪苔教授明确表态:我认为陈欣的中医理论是站得住脚的,用管理西医的标准去衡量他显然是不科学的。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从源头上扼杀中医!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陈其广教授近四年来一直承担着“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的重大项目,陈欣就是他在调研中接触到的一个争议很大的人物。“他治疗癌症的疗效受到患者的认可,但他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他为了保密,将核心药物研磨成粉末,临床配制,当地食品药品监督部门因此认为他非法用药,对他进行了查抄和罚没。这导致很多患者向上级政府写上访信,个别极端的甚至到当地政府静坐,这引起了科技部的注意,所以我们特意去了一次昆明。”但是,陈其广也向本刊记者强调,不对陈欣的具体医术做任何评判,“我们调研的角度是怎样确认中医行医资格以及中药有效性的问题”。
  陈欣1952年出生在云南曲靖宣威县来宾镇,曾在宗范小学当老师,上世纪80年代为了筹集研究治疗癌症的经费还曾当过几年建筑包工头,不但没赚钱还欠了一屁股债。
  “我最早对中草药感兴趣是读小学的时候,学校离家6公里,每周从家返校的时候都要背粮食,但我有风湿病,总是比其他学生吃力。后来是我的三伯父用草药给我治好的病。我当时很好奇,这些草居然能治病?等他再去山里采药的时候,我就会跟着去。”
  陈欣告诉本刊记者,上世纪70年代,宣威属于癌症高发区。1971年,云南省卫生厅组织专家到宣威搞癌症普查,得出结论,和当地人食用熏肉,烧煤有关。“我不认同这个观点,因为这个饮食习惯一直存在,而发病率高是从60年代末开始,到70年代初达到顶峰。”陈欣说,“我觉得真正致癌的病因没有找到,也没有找到相应的药物和治疗方法。我决定从药物入手,寻找可能被人遗忘的能治疗癌症的东西。”
  在长达30年的漫长岁月中,陈欣利用节假日,在云、贵、川三省交界、生态环境未被破坏的山林中窥探、寻访野生动物爱吃和《本草纲目》未列入的植物;深入少数民族村寨,收集他们日常治病、保健的单方、偏方、秘方;拜访民间土医生,寻觅李时珍失传的《命门考》、《三焦客难》、《五脏图论》等著作。“每年我送出去的草药可用箩筐来装。”因为以身试药,陈欣说他曾经26次中毒,“从最初的配方到最终的单方,中间调整了千万次”。
  陈欣告诉本刊记者,《内经》将处方用药的基本结构形式概括为君、臣、佐、使。君药是在处方中发挥主要治疗作用的药,臣药是协助君药发挥治疗作用。无论是中医偏方还是验方,首先看它是否合乎医理,是否符合君、臣、佐、使的中医用药规则,其次看它的适用范围。
  按陈欣的说法,他从最初的60多味药精炼到30多味的组方,从最先鸭蛋大的药丸到小巧的胶囊,从胶囊又到粉剂,效果一次比一次明显。刚开始,一些人怀着撞运的态度找上门来,被大医院判处“死刑”的癌症患者,在他的治疗下可以奇迹般地开始好转。
  2006年4月11日,昆明市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根据举报,查处了有“假药”之嫌的西山区残联康复医院,并没收陈欣的“非法制剂”,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监督管理法》第48条规定,予以24万元罚款,同时责令陈欣交出配方、关门停诊。11个月后的2007年3月28日,又有人向昆明市西山区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举报,称陈欣“使用非法制剂”,该局于当日对陈欣依法进行查处。同年12月26日,昆明市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再次根据“患者”举报,对西山区残联康复医院进行查处,这次以“非法加工饮片”为名,没收了陈欣的散剂。云南某电视台以“陈欣神话的破灭”做了相关报道。
  陈其广说,按照昆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说法,他们对陈欣的查处,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照章办事。但在查处后,确有一部分患者向市委写信反映要求服用陈欣的中草药,昆明市药监局按照市委市政府的指示,对反映情况的患者一一进行调查核实,除个别人联系不上之外,其余信件所述情况属实。
  一般说,中医有五方:经方、偏方、单方、验方、时方。经方、验方是由历代著名医学大师在治病过程中总结出来的处方用药,是医生在辨证诊治理论指导下而运用的处方;偏方、单方则是民间流传而缺乏理论指导的处方。时方与经方相对,汉代以前的方剂称为经方,而汉代张仲景以后医家创制的方剂为时方。验方与偏方类似,一般是民间的方子,不是古代医书上的流传方,但验方是在临床反复使用证明有效的方剂。
  人们经常说,偏方治大病。这是因为偏方中可能蕴含着现代医学所不能认识到的作用机理。近现代中国中医学家张锡纯认为,中医讲辨证施治,强调因时因地因人给予不同的方药。同一临床表现,人不同,地不同,时不同,治疗方法也不同。他说,经方极可贵,时方有妙用,验方治专病,秘方治顽症,偏方治大病。2006年,何裕民说他带过的一个医学博士给他治疗过的胰腺癌病人做过统计。“国内胰腺癌患者平均寿命是11个月,美国是7个月,经我治疗过的胰腺癌患者的平均寿命为26个月,现在这个数字提高到35个月,生存时间超过4年的全国有六七十例。”
  何裕民向本刊记者解释说,西医所说的“治愈”,指临床治愈,临床查不出癌细胞肿瘤,并不等于体内一点没问题。“西医认为癌症是不能治愈的,西医对于癌症治愈的评价标准是‘5年存活期’,哪怕你在第六年的头一天死掉了,也叫治愈。”而医学严格意义上的“治愈”,何裕民认为是“活着”。“除了平均寿命,在中医‘癌症治愈’的评价体系里会有自己的标准,首先是症状改善,生存质量提高;其次指标有所改善,这个指标除了肝肾功能指标,还指一些特殊癌症类型本身的特别衡量指标;第三是肿块有所缩小。”何裕民说,对于中医将生存质量和感觉作为评价指标,西医以前是不认可的。“从2001年开始,国外才把它列为评价指标之一。”
  中医对肿瘤认识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周朝就认识到恶性肿瘤的一些特点。在《内经》、《山海经》里关于“瘤”的记载为“走不掉的东西”,而“癌”字的记载首见于宋代的《卫济宝书》:外感六淫(风、寒、暑、湿、燥、火)、七情内伤(喜、怒、忧、思、悲、恐、惊)、饮食劳倦等引起阴阳失衡、脏腑失调,产生气滞、痰饮、血瘀等,留滞于人体,形成积、瘤(留)、癌(岩)。认识到“癌者,上高下深,岩穴之状,颗颗累垂,毒根深藏”。何裕民说:“西医学认为,恶性肿瘤是由于多种原因致使人体基因突变、免疫失衡等导致组织细胞的异常增生。恶性肿瘤具有侵蚀、远处转移的特点。中医与我们现代西医学在癌症认识方面有很多机理是相同的,只是表述方式不太一样而已。”
  中医认为肿瘤的形成大概分三种原因:外因、内因,还有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不内不外因。外因主要是风、寒、暑、湿、燥、火这些外部因素,内因主要是喜、怒、忧、思、悲、恐、惊等内部的情绪因素。另外还有两者之间的不内不外因,比如饮食、劳倦等。中医讲究整体论,自身是一个整体,身体与外界也是一个整体,由于上述原因造成自己身体里的阴阳失衡,就是物质和功能的失衡,会产生一些病理性的产物,比如气滞、血瘀、痰饮,日久就可能产生癌变,古代称“积”,或者叫“岩”,也认识到癌症的一些特点,如像岩石一样凹凸不平,而且具有侵蚀性。
  何裕民告诉本刊记者:“古书中对各种癌症都有表述,比如乳腺癌,中医书上称为‘乳岩’,不仅有名称的记载,对这些疾病的发生及发展过程都有描述。此外,也有肺癌、子宫癌、淋巴癌等相关记载。”何裕民说,古时候因为肿瘤发病率不高,并不是中医的主攻方向。“一方面,我们都知道古代战乱比较多,所以很多人在年龄比较低的时候就死去了,根本没有机会得癌症。另一方面,古代的医疗水平较低,在人和自然的抗争中,自然带给人类的疾病,比如一些外科类的伤病就很难医治。此外,肿瘤在人体内生长,在古代的医疗条件下很少能认识到它的存在,对这样的怪病由于不了解、看不到,所以也就发现得少,这都是古代对疾病的认识能力所决定的。”
  “中医正规介入肿瘤治疗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传染性疾病被控制住后,癌症成为威胁人们生命的最大隐患之一。”何裕民说,事实上,中医大规模介入癌症治疗才半个世纪,有一段时间盲目跟着西医走,反而丢掉了自己的精髓。
  “扶正祛邪,活血化瘀,清热解毒,软坚散积。”这曾经是几乎每个对癌肿治疗有研究的中医必提的16字诀,但就如同中医讲究“辨证施治”,因时,因地,因人,对这16字的理解,也因为医生个体差异的不同,会出现“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结果。
  “我上肿瘤医院的时候,有老中医发现按照‘活血化瘀’的理论治疗肝癌患者,容易出现出血、复发的情况。后来我带学生做试验发现,看片子的时候,癌症肿瘤外围有一层包膜,这实际上是人体内的红军,也就是白细胞包围着癌细胞,活血化瘀,会破坏掉这层包膜,让癌细胞跑出去,所以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这一观点受到质疑。说到‘软坚散积’,以前用于治疗甲状腺瘤,老祖宗常用的软坚散积的中药有夏枯草,但用了症状反而越来越重。后来就发现,中国内地以前吃井盐,缺碘导致大脖子病,卫生部强调食盐加碘后,今天的人已经不缺碘,但缺与不缺,都会出现甲状腺瘤,表现一样,性质不一样。而夏枯草本身是含碘的,所以适用于古人而不适用于今人,现在的治疗要少用。再说到清热解毒,90年代末,国外攻击中医药的毒副作用导致的肝肾损伤,这实际上是中医当时盲目跟随西医,提出‘以毒攻毒’的疗法。毒药吃下去怎么可能舒服呢?我们学校看肿瘤的老教授就提出,用以毒攻毒不如扶正祛邪。”何裕民说,“扶正祛邪是有意义的,最后形成了现在中医治疗癌症所倡导的综合调整为先,凌毒为佳,减少创伤。”
  何裕民告诉本刊记者,他在几十年的临床治疗观察中,有一些变化是无法忽视的。“从患癌年龄群体上看,出现年轻化趋势;从癌症种类上看,常见的食道癌病人减少,胰腺癌、前列腺癌、脑癌种类在增多。”他分析背后的原因在于,“一是生活方式的改变,导致代谢病增多;二是生活压力的增加,发达城市的癌症发病率高;三是平均寿命延长,老年人患癌症的增多;四是环境污染。”
  何裕民说,中医药在治疗癌症方面其实意义突出:“中医有一套防范肿瘤的理论,善于改善癌变前已经出现的病理情况;贯穿在手术放化疗期间使用有减毒增效、保护白细胞、增强对药物敏感度的作用。中医强调生活调理,对防治癌症转移复发有突出效果;对于不能开刀,无法放化疗的老年肿瘤,难治性肿瘤,中医的姑息疗法能减轻患者疼痛,延长生存时间,提高生存质量。”
  “化疗将越来越退出历史舞台,微创、靶向治疗将成为西医治疗主要手段,而整体疗法(国外称自然疗法)将占主导地位。这是未来癌症治疗发展的必然趋势。这也就意味着,在癌症治疗舞台上,中医将不再只是可有可无的配角。”何裕民说,推动这一趋势发展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对癌症性质认识的改变——癌症被看作一种慢性病而非来势汹汹的洪水猛兽;二是癌症是多因多果而非简单的线性关系,讲究整体观系统观的中医比强调解决局部问题的西医更有优势。”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50期 | 标签: | 1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