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bu_hui_shuo_huang_de_shen_fu

    不会说谎的神父

  • mian_fei_zeng_song

    免费赠送

  • yang_mao_chu_zai_yang_shen_shang

    羊毛出在羊身上

  • tai_xia_ren_le

    太吓人了

  • lou_dong-2

    漏洞

  • hai_zi_de_fu_yang_fei

    孩子的抚养费

  • cai_cai_kan

    猜猜看

  • shui_neng_jiu_wo

    谁能救我

  • zhong_chou_ai_qing

    众筹爱情

  • ju_diao_shen_shu_sha_jie_guo

    锯掉神树啥结果

  • a_p_zhi_dou_jia_bi

    阿P智斗假币

  • shuo_ren_hua

    说人话

  • fu_chou

    复仇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4

    3分钟典藏故事

  • gan_jing_de_chu_zu_wu

    干净的出租屋

  • tang_zhi_de_mo_fa

    糖纸的魔法

  • wu_jia_zhi_bao-3

    无价之宝

  • hua_ti-2

    滑梯

  • jiang_jun_zhai

    将军宅

  • wei_sha_yao_xie_ni

    为啥要挟你

  • yi_nian_zhi_cha

    一念之差

  • bu_chu_cheng_ji_de_gong_an_ju

    不出成绩的公安局

  • yi_wan_sao_zi_mian

    一碗臊子面

  • liu_shen_shuo_mei

    六婶说媒

  • fei_ji_ji_yi_shang_de_zha_dan

    飞机机翼上的炸弹

  • wei_xin_qun_de_qu_ming_mi_ji

    微信群的取名秘籍

  • ming_zi-3

    名字

  • yi_feng_zhuang_cuo_xin_feng_de_xin

    一封装错信封的信

  • cha_dian_si_yi_hui

    差点死一回

  • shu_shu

    数数

  • xin_kuan_lu_zi_kuan

    心宽路自宽

  • shi_qin_jia

    试亲家

  • zhe_ge_xia_tian

    这个夏天

众筹爱情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大伙儿肯定听说过众筹开公司、众筹买股票、众筹拍电影等等,可你听说过众筹爱情吗?爱情如此神圣,真的可以被强大的资本、贪婪的欲望、弥天的谎言包装成一个项目吗?
  1.美女垂青
  阿树是个小保安。最近他有点烦,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跟一个土豪认识了不到三天,就义无反顾地弃他而去,投入了那个老男人的怀抱,想想就憋屈得要命,他对人家掏心掏肺,可人家却当那是猪下水。
  阿树发誓永远不再相信所谓的爱情,但世上的事就是那么奇怪,他笃信爱情时,爱情将他拒之门外,他否定爱情了,爱情偏偏找上门来。
  这天,阿树脑子一个溜号,骑着自行车撞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红色跑车,阿树摔了个人仰车翻,他急忙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揉一下摔疼的膝盖,先去看那辆跑车,车身明显被撞掉了一大块漆,阿树咧开了嘴,心里叫苦不迭。
  车门一开,走下来一个美女,美女气质出众,全身上下皆是名牌,一看就和阿树不属于同一个阶层。阿树自惭形秽之余,赶紧赔笑道歉:“小姐,实在对不起……”
  美女的反应有些奇怪,她看都没看那辆受损的跑车一眼,而是呆呆地盯着阿树的脸,目光中竟然有一丝痴迷。这么一来,倒把阿树弄糊涂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自己有那么帅吗?能瞬间迷住一个美女?
  美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尴尬地收回目光,但很快又伸出手来说:“你好,我叫琪琪,很高兴认识你,这么多人,这么多车,偏偏我们撞到了一起,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没想到撞车还撞出缘分了,阿树握着琪琪的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更让阿树没想到的还在后面,琪琪抿嘴一笑说道:“车的事你就不用管了,保险公司会处理的,不过你撞了我的车,总得赔我一点什么吧,要不这样,你赔上一点时间,和我去喝杯咖啡,怎么样?”
  美女盛情邀约,阿树受宠若惊,不过他心里也越发纳闷了,如果自己是个富二代,琪琪是个穷姑娘,那么一切都好解释,但现在情况正好相反,阿树实在想不通,美女看上自己哪一点了?
  阿树的疑惑很快有了答案,在那家弥漫着浪漫情调的咖啡厅里,琪琪用小勺在杯里搅动着,搅出一圈圈涟漪,她的心湖似乎也荡起了涟漪,语气中透出一丝伤感:“你知道吗?你长得很像我的前男友,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了他,想起他为了救我,一把把我推开,自己却葬身车轮之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忘不了他……”
  说到这儿,琪琪抬起头,注视着阿树,目光中竟有一丝说不清的情愫,还有一种道不明的期待,她轻声说道:“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阿树怦然心动,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临别之时,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琪琪递给他一张精美的名片,阿树扫了一眼,惊讶地说道:“金威集团总裁助理?你年纪轻轻已经做到这个职位了,太厉害了!”
  琪琪抿嘴一笑:“我爸是这家公司的老总,他早就想让我女承父业了,所以给我套了这么一个紧箍咒,不过我对经商一直没太大兴趣。”
  如果说阿树刚才只是有些心动,那么现在已经开始心跳加速了,金威集团的老总贺锦城可是这座城市首屈一指的富豪啊,琪琪竟然是他的女儿?阿树只觉得手心发热、嗓子发干,恍惚间仿佛看见有两扇金光闪闪的大门,正缓缓向自己开启。
  过了没几天,琪琪打来电话,邀请阿树参加她的生日派对。夜幕降临,华灯初起,阿树买了一束鲜花,骑上他那辆“哗哗”作响的破自行车,兴冲冲地赶赴约好的地点——新元素娱乐会所。
  这是当地最大的一家娱乐会所,华丽璀璨的建筑在夜色中流光溢彩,门前豪车云集,红男绿女们进进出出,人人趾高气扬,个个衣冠楚楚,阿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半旧不新的T恤,没来由地生出一股怯意。
  阿树来到三层,刚走出电梯,便被一个男青年拦住了,对方语气很冲地说:“你是干吗的?服务生没跟你说吗?这层被我们包下了。”
  阿树磕磕巴巴地说:“我、我找琪琪小姐!”
  男青年上下打量着他,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是来找琪琪的?她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
  他这么一嚷,引来一帮年轻男女,一看穿着打扮,都是富二代。这帮人你一句、我一句抢着发表意见,也不管阿树有多窘迫,其中一个女孩说道:“你们都扯到哪儿去了?他明显就是花店来送花的嘛!”
  另一个女孩接过那束花,一边在花束里翻找着署名卡片,一边尖酸刻薄地说道:“这种花可价值不菲,怎么也得十个大洋吧,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大方!”
  阿树脸上一阵阵发烧,他暗自庆幸琪琪不在场,要不然自己真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他逃也似的离开了。
  第二天,琪琪打来电话,好一番埋怨,说阿树言而无信,放她鸽子。从琪琪的语气中,阿树明显能感觉到,他是否参加琪琪的生日派对,对琪琪来说并不是无足轻重的事,难道自己在琪琪心目中的位置真有那么重要吗?阿树已经灰暗下去的心情瞬间又明亮起来。
  阿树相信,凭借自己独特的优势,凭着琪琪对他的这份好感,自己完全有可能俘获这位富家千金的芳心。至于自己是不是喜欢琪琪,他很快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前女友的无情背叛,已经让他不再相信爱情。不过这样也好,阿树反倒可以轻装上阵,把爱情当作改变人生的筹码。
  阿树暗下决心,一定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把走不出旧情的琪琪追到手,但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拿什么去追求富家千金?也许琪琪不会在乎他的身份地位,但这并不等于他不需要具備一些基本的条件。
  打个比方,琪琪和他,一个开辆豪车,一个开辆破车,琪琪对他有意,可以开慢一点,豪车破车相伴而行,但问题是他现在骑一辆自行车,跟人家根本不在一条车道上,试问人家怎么给他机会?
  阿树这家伙脑子挺活络,想来想去有了主意,他炒了几个菜,买了两瓶酒,把自己三个固定的牌搭子找了来,他们分别是高高的张司机、胖胖的王厨子和黑黑的赵保镖。这三个家伙一个比一个精,都不是省油的灯,阿树私下给他们取了个外号,叫“三贱客”。
  酒过三巡,阿树把话引入正题:“三位老哥,你们知道众筹是什么意思吗?”
  张司机一向争强好胜,他抢着说道:“这谁不知道?不就是一伙人筹钱投资,分享回报吗?”
  赵保镖不甘示弱,掰着手指数道:“众筹的项目才叫多呢,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人家办不到的,什么众筹开公司啦,众筹买股票啦,众筹拍电影啦……”
  阿树接上了他的話头,郑重其事地说道:“有一个众筹项目,全天下没人做过,我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还请三位老哥鼎力支持!”
  在三贱客惊异的目光中,阿树献宝似的吐出了四个字:“众筹爱情!”
  2.众筹协议
  三贱客集体呆住,王厨师首先反应过来,他嘻嘻哈哈地说道:“行啊阿树,真有你的,我们负责出资,你只管追女人,真是个好主意,就是不知道我们仨能得到什么回报?总不会是轮流去睡你媳妇吧?哈哈……”
  阿树不急不恼地说:“如果你们知道我的目标是谁,就不会嘲笑我的想法了。”
  等到阿树说出琪琪的父亲是谁,三贱客表情同时一震,不过王厨师很快不屑地撇撇嘴说:“阿树啊,不是哥想打击你,做人还是现实点好,那种豪门千金,是你能追到手的吗?说好听点这叫小人物也有大梦想,说难听点这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阿树胸有成竹地说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既然是让各位出钱投资,我当然得让你们看到希望和前景,听我慢慢道来!”
  阿树详细介绍了他和琪琪的交往经过,又让三人看了他和琪琪的微信聊天记录,琪琪言语之间含情脉脉,俨然把阿树当作了前男友的化身。三贱客各怀心思,席间突然一片沉默。
  阿树知道他们动心了,他不失时机地趁热打铁:“琪琪是独生女,把她追到手,意味着什么,用不着我多说,等到我成了贺家的女婿,一定会尽全力提携你们,你们今时今日的投资,会得到超出你们想象的回报!”
  张司机问了一句:“如果你失败了,没把人家追到手呢?”
  阿树摊开双手:“那没有办法,任何投资都有风险,这世上没有稳赚不赔的买卖!”
  赵保镖显然对阿树信不过,说道:“就算你成功了,到时候翻脸不认人,我们有什么办法?”
  阿树微微一笑:“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可以签一份众筹协议,权责和义务都写清楚,我会在协议上签字摁手印,如果到时候我不认账,你们就把这份协议公布到网上,我还怎么做人?”
  三贱客犹豫不决,阿树继续鼓动:“我知道,大家挣的都是辛苦钱,但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把眼光放长远点,你们想过没有,按现在这种活法,就算辛苦一辈子,也只能混个温饱,永远无法脱离社会底层,可如果你们在我身上投资成功了,以贺家的财力、人脉、背景,你们只要沾上一点,就能彻底咸鱼翻身了。这不光是我的机会,也是你们的机会,也许是永远不会再有的机会!”
  三贱客又商量了半天,最终一致同意参与众筹。四人畅谈美好前景,喝得酩酊大醉,阿树还即兴赋诗一首:人生能得几回搏,机会面前莫错过,今日种下摇钱树,明朝枝头结硕果。
  有了三贱客提供的财力支持,阿树的腰杆硬了不少,他首先辞去了保安的工作,这一步很重要,贺家千金要有个当保安的男友,传出去会让别人笑掉大牙的,就算琪琪不在乎,贺家也不可能接受。
  接下来,阿树去买了几套名牌服饰,穿到身上往镜子前一站,还真应了那句话: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小伙子别提多帅气了,活像偶像剧里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主角。
  阿树付了一年租金,租下一套房子,然后向琪琪发出邀请,请她来家里做客。其实琪琪早就提出过要来拜访,但阿树哪敢松口啊?他以前住的那间宿舍里,塞了四个单身汉,那各具特色又混为一体的臭脚丫子味,估计能把这位大小姐熏得怀疑人生。
  琪琪如约赶到后,阿树把她领进书房,书房布置得古色古香,顶天立地的书柜里,整齐地排列着各种书籍,都是那种大部头的名著。琪琪环顾四周,不住惊叹道:“阿树,你好厉害啊,这些书你都看过?”
  阿树微微一笑,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递给琪琪:“送给你的,请别见笑。”
  琪琪翻开那本书,只见扉页上写着一行字:贺琪琪女士雅正。后面是阿树的落款签名。琪琪又惊又喜,连眼睛都在闪光:“阿树,原来你是个作家啊,我以前问你职业,你还一直对我保密,这才叫真人不露相呢!”
  阿树嘴上故作谦虚,心里暗自得意,自己这一步棋,显然又走对了。其实阿树并没有完全造假,这本书还真是他写的,他从小就喜欢文学,经常在工作之余舞文弄墨,可惜他写的东西,只能以抽屉为家,与灰尘为伍。一个小保安的作品,想要出版成书,实在是太难了,这次为了镇住琪琪,硬是靠自费出了这本书。
  好在阿树的苦心没有白费,琪琪显然把他当成货真价实的作家了,看着他的目光中,分明多了一层仰慕,这让阿树感觉自己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这对年轻男女,一个有心,一个有意,很快便陷入了热恋,好得如胶似漆,琪琪还把阿树领回了家,和自己的父亲见了一面。贺锦城对阿树很客气,但客气中透着冷漠,那种客气说穿了只是一种修养,那种冷漠才是他内心的真实态度。
  阿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和琪琪的交往,肯定会受到阻碍。果然,琪琪神情沮丧地告诉阿树,父亲坚决反对她和阿树在一起。他还告诫女儿,以他的观察,阿树跟她交往,恐怕目的不纯。琪琪根本听不进去,还跟父亲大吵了一架。
  阿树做贼心虚,暗自感叹:贺锦城这种级别的人物果然眼光老辣,一眼便看透了自己的居心,自己想跟这种人斗,根本是自不量力。好在他现在手里掌握着重要的筹码,只要能用爱情的名义牢牢控制住琪琪,把她推上战场,让他们父女相争,自己未必没有胜算。
  琪琪和父亲陷入了拉锯战,两人针锋相对,谁都不肯让步,阿树虽然躲在幕后,却比谁都紧张,像一个等待命运判决的人。
  这天晚上,阿树刚睡下,门便被敲响了,他过去打开门,琪琪扑进他的怀里,颤抖着说出一句话:“阿树,从今天晚上开始,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阿树大喜过望,他握紧拳头,在内心深处发出一声高呼:我终于成功了!但琪琪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像一盆冰水浇到他的头上,琪琪流着眼泪说:“为了你,我跟我爸彻底决裂了!他说从今以后再也没有我这个女儿!”
  3.作茧自缚
  听了琪琪这句话,阿树一下子傻眼了,好半天才说出话来,既像是在安慰琪琪,又像是在说服自己:“怎么可能呢?你们是父女啊,哪能说断就断?我想你爸只是在说气话,你们很快就能言归于好的!”
  琪琪摇头叹道:“你根本不了解我爸这个人,他一向独断专行,说一不二,从来不会自食其言的。当然,如果我愿意向他低头,同意跟你分手,他也许会原谅我,但你放心,我会誓死捍卫我们的爱情,绝不会有丝毫退缩!”
  阿树呆呆地站在那儿,脑子里一片混乱,他机关算尽,什么都想到了,唯独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琪琪倒是被他追到手了,可贺家女婿却没自己的份儿,这算咋回事啊?三贱客的投资就这么打了水漂,人家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阿树没办法,只能千方百计躲着三贱客,但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三贱客主动找上门来,一见琪琪就一口一个弟妹,叫得那个亲热。琪琪蒙在鼓里,对三贱客热情相待,阿树则提心吊胆,生怕他们说漏嘴。
  好在三贱客都是人精,不该说的一句都不说,直到阿树把他们送下楼,三人才喜笑颜开地对阿树表示恭贺,王厨师拍着阿树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阿树啊,我现在对你是心服口服,这么快就把这位大小姐拿下了,我们三个以后的荣华富贵就全指望你了!”
  阿树苦着脸说道:“出了点小意外,你们沉住气,听我慢慢说……”
  等阿树把情况一说,三贱客面面相觑,表情由晴转阴,张司机大着嗓门说道:“合着我们花了这么多钱,除了帮你赚了个媳妇,啥也没捞着?是这个意思吗?”
  阿树嗫嚅了半天,才有气无力地说:“我当初不是说过吗?是投资就会有风险!”
  “不对,你别想打马虎眼!”赵保镖目光炯炯地反驳道,“你当时说的风险,指的是没追到贺琪琪,可你现在是美人在怀了,却想一脚把我们踢开,你小子是不是一开始就只想利用我们?”
  阿树哭丧着脸说:“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一直以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追到琪琪,当上贺家女婿,要么根本追不到,我哪里想到还有第三种可能?”
  “好了,好了,有话好好说。”王厨师拦住张司机和赵保镖,转头对阿树说,“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你花了我们多少钱,如数退还给我们,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阿树低下头说:“不过分,钱我以后会还给你们的,但一时半会儿实在拿不出来……”
  王厨师追问道:“我们给你的钱还剩多少?”
  阿树讷讷地说:“花光了,置办行头花了五千,租房花了两万,出书花了四万,还有……”
  这下三贱客都急眼了,把阿树围在中间,一个个怒火滔天义愤填膺,阿树低着头一声不吭,连脸上的唾沫星子都不敢擦一下。后来当他抬起头时,才发现三贱客早就走了,但阿树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肯定不算完。
  天空中阴云密布,正如阿树的心情,一道闪电过后,大雨瓢泼而下,阿树木然站在屋檐下,真希望这大雨永无止歇,把整个世界彻底淹没,自己就不用去面对现实中的烦恼了。
  雨停后天已经黑透了,阿树回到家后,看到琪琪昏昏沉沉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脸颊红得像熟透的番茄。阿树用手一摸,烫得吓人,难道琪琪冒雨去找自己了?她怎么不打伞呢?阿树又心疼又着急,背起琪琪飞奔下楼。
  仓促之间打不到车,阿树干脆一路狂奔,冲向附近的医院,背上的琪琪清醒了一些,发出一声呻吟,接着是一声抽泣。阿树顾不得擦一下汗,一边跑一边安慰琪琪:“亲爱的,只要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相信我……”
  琪琪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琪琪在医院输了两天液,身体很快便康复了,但阿树的心病要想解除,就没那么容易了,他整天惴惴不安,像一只惊弓之鸟,可惜不管他怎么害怕,该来的终究会来。这天,他刚下楼,便被王厨师拦住了去路。
  王厨师看上去并无恶意,一张胖脸上挂着笑容,阿树紧绷的那根弦稍微松了点。三贱客当中,王厨师脾气最好,而且他这个人很小气,这次在阿树身上投资最少,跟他谈这件事,阿樹心里多少还踏实点。
  只见王厨师笑眯眯地说:“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咱俩这事,逼你还钱吧似乎不太仗义,让我白掏钱吧也有点说不过去,怎么办呢?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要你能帮我做件事,这笔债务一笔勾销……”
  阿树赶紧表态:“王哥,您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尽力而为!”
  王厨师舔了舔嘴唇,干笑两声说道:“哥这辈子没啥出息,干的是灶台活,睡的是黄脸婆,可人总得有点追求吧,要是能跟那种富家千金睡一回,也算没白来人世一遭!”
  阿树知道王厨师有好色的毛病,但没想到他竟如此色胆包天,公然打起了琪琪的主意!这下可把阿树气坏了,他怒视着王厨师说道:“这怎么行?琪琪是……”
  王厨师不慌不忙地接上话茬:“琪琪是我们几个众筹的成果,我在她身上投过资,这一点不用你提醒。”
  阿树脸涨得通红,吭哧吭哧说不出话来,被人捏住软肋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没办法,他只能低声下气地说好话:“王哥,你还是换个要求吧,琪琪是我的女朋友啊,你总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王厨师冷笑一声:“当初拉我们投资时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根本不爱琪琪,只是把她当作进入豪门的工具,现在让你用工具抵债,你又变成罗密欧了?老弟,你不能两头都占啊,那样会消化不良的!”
  阿树顿时哑口无言,王厨师从口袋中摸出一包药粉,嘴角挂着一丝邪笑,说道:“你把这个偷偷放到她饭食里,我保证能让琪琪昏睡一晚,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
  阿树没去接那包药粉,王厨师用威胁的语气说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不按我说的办,我现在就拿着那份众筹协议,去让琪琪评评这个理,到时候鸡飞蛋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阿树的心哆嗦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接过那包药粉。王厨师哈哈大笑,拍着阿树的肩膀,说了四个字:“合作愉快!”
  4.悬崖勒马
  回去的路上,阿树魂不守舍,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牺牲琪琪一次,要么自己全盘皆输。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良知败给了私念,阿树一咬牙,发出一声叹息:“对不起了,琪琪,也许是你前世欠了我的吧。”
  琪琪是娇小姐出身,十指不沾阳春水,平时都是阿树做饭,他已经想好了,琪琪喜欢喝汤,几乎是每餐必备,不如把药偷偷放入汤里。
  回到家,阿树刚推开门,眼睛便被一双纤纤玉手蒙住了,只听琪琪温柔如水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要给你一个惊喜,跟我来!”
  厨房的餐桌上,摆了满满一桌菜,菜肴倒是挺丰富,可惜手艺太差,肉是生的,鱼是糊的,土豆丝比手指头都粗,黄瓜片比鞋底都厚。阿树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是啊。”琪琪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做菜,是不是表现很差劲?”
  阿树嘴巴张得老大,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琪琪盛了一碗汤,放到阿树面前,自己也去盛了一碗。阿树有些惊讶地问道:“苦瓜汤?你怎么不做你最爱喝的甜汤?”
  琪琪莞尔一笑:“因为你爱喝苦瓜汤啊,相爱的人应该同甘共苦,不是吗?”
  这时,琪琪的手机铃声从卧室传来,她站起身说道:“我去接个电话,等我回来一起吃啊!”说完,她进了卧室。
  阿树盯着琪琪那碗苦瓜汤,慢慢掏出那包药粉,他的手抖得厉害,几乎拿不稳那包东西。突然,阿树一阵风般冲进卫生间,把药粉扔进马桶冲走,又打开水龙头,“哗哗哗”地洗着脸。
  等阿树落座的同时,琪琪也从卧室出来了,她审视着阿树,有些疑惑地问:“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发生什么事了?”
  阿树一边狂嚼猛咽,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还用问?馋的呗!琪琪你真是天才,第一次做菜就这么好吃,快吃啊,愣着干什么?”
  阿树暗自庆幸,在这番内心的交战中,幸亏爱的力量后来居上,占据了上风,才让自己悬崖勒马,避免铸成大錯。阿树已经想通了,哪怕琪琪知道了内情,选择跟自己分手,也是他咎由自取,但无论如何,他绝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
  阿树把王厨师约出来,直截了当地说:“王哥,我打算白天打工,晚上兼职,尽早把欠你的钱还清,但要让我帮着你去玷污琪琪的清白,这种事我做不出来,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要去琪琪那里揭发我,也悉听尊便,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那对你同样没任何好处,如果我和琪琪闹崩了,按众筹协议里的条文,我是没有义务还你钱的,你最好把一切都考虑清楚,再见!”
  就这样,王厨师被暂时搞定了。阿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张司机又找上门来了。张司机和王厨师不一样,他不好色,却更贪财,算盘打得比谁都响,阿树想想就头疼,王厨师的债他都还不清,拿什么去结张司机的账?
  没想到张司机自有主张:“阿树,你的情况我了解,让你还这笔钱,的确有点强人所难,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你不用出一分钱,就能清了我这笔债!”
  阿树小心翼翼地问:“你先说说看,是什么办法?”
  张司机说:“那天我们三个去你那儿时,我看到琪琪手指上戴着一只钻戒,你把这只钻戒偷来给我抵债,我们之间就两清了,你看怎么样?”
  阿树暗想,这家伙的眼光还真是毒辣,那是一枚很精美的钻戒,一看就价值不菲,肯定远远超出他出的那笔钱,也只有他这种精于算计的人,才能想出这种扭亏为盈的招数。
  不过说实话,相比王厨师那种非分要求,张司机提出的条件更容易让阿树接受。不过一想到琪琪那么信任自己,自己却要向她伸出贼手,阿树还是会有种深深的羞耻感,可是没办法啊,谁叫自己走错了一步路呢?
  偷枕边人的东西,那是再容易不过了,琪琪每晚睡觉前,都会摘下钻戒,放在床头柜上。当晚,趁琪琪熟睡时,阿树悄悄从床上下来,把那枚钻戒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琪琪并不是很细心的女孩,第二天下午才发现钻戒不见了,她着急地问阿树,有没有见到她的戒指。阿树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不是掉在外面了?我们先在家里找找。”两人把家里翻了一遍,当然一无所获。
  琪琪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这让阿树有点意外,对琪琪这种出身的女孩来说,一枚钻戒应该算不了什么,她怎么会急成这样?琪琪红着眼睛,向阿树解释道:“这枚戒指是前男友送给我的,虽然他是个富二代,但这是他用他亲手赚的第一笔钱给我买的,到现在我还记得他给我戴上这枚戒指时的情景,没过多久他就为了救我离开了人世……”
  琪琪越说越伤心,她扑到阿树怀里,边哭边说:“那是他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我怎么能把它弄丢呢?我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我恨自己!”
  阿树呆呆地站着,突然他推开琪琪,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先别急,我们再找找,一定能找到!”
  阿树假装东翻西找,悄悄从柜子后面拿出那枚戒指,交给了琪琪,琪琪破涕为笑道:“阿树,谢谢你!”阿树眼神里有藏不住的羞愧,他下意识地避开了琪琪的目光。
  这时,阿树的手机响了,他磨蹭了半天才去接,这两天张司机催命似的给他打电话,让他一个头两个大,可他拿起手机一看才知道,这次是赵保镖找他,不用说,又是一个讨债鬼!这真是按下葫芦起了瓢,蛐蛐刚歇蝈蝈叫!
  让阿树没想到的是,赵保镖见到他之后,压根没提催债的事,反而一脸亢奋地来了句:“阿树,你小子命真好,你的机会又来了!”
  5.真爱永恒
  阿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茫然地看着赵保镖,赵保镖一五一十地道出事情的原委:“我服务的那位雇主,也是个超级富豪,身家不比贺锦城差多少,两家也一直都有来往。这位富豪有个女儿,叫关珮珮,她和琪琪从小就认识,别看表面上是闺密,其实心里十分恨琪琪。琪琪从家世到容貌,从学业到人缘,一直压她一头,这位关小姐争强好胜,心眼还小得出奇,她把压倒琪琪当成最大的人生目标,自从知道你和琪琪的关系后……”
  “等等!”阿树打断赵保镖,“我根本不认识这位关小姐,她怎么知道有我这个人的?”
  赵保镖有点不好意思,干笑两声说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呗。”
  阿树明白了,准是这家伙一张大嘴到处乱说,传到了这位关小姐的耳朵里,只听赵保镖继续说道:“她把我找去,委托我出面,跟你谈一笔交易,如果你按她说的去做,她会支付你一百万的酬金,还承诺在他父亲的公司里,给你安排一个高薪的职位……”
  赵保镖说到这里,观察了一下阿树的表情,他原以为阿树会很激动,没想到阿树看上去异常平静,问道:“她想把我当工具,达到打击琪琪的目的,对吗?”
  赵保镖说:“没错,她要扮演横刀夺爱的角色,把你从琪琪身边抢走,来个反败为胜,出一出憋了好多年的这口恶气!当然,你跟关小姐的关系是假的,演完这场戏后一拍两散,不过她保证,答应你的条件,一定会做到!”
  阿树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见他迟迟不表态,赵保镖有点急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么好的机会,你还犹豫什么?那可不是一百块,是一百万啊!关键还可以赚个前程无量的高薪职位,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当初费尽心思地追求琪琪,不就是为了得到这些吗?”
  阿树还是沉默着,赵保镖继续鼓动道:“我知道,你可能舍不下琪琪,可你想过没有,那种习惯了享受的富家千金,真的会跟你过一辈子苦日子吗?等人家想通了,父女还是父女,大小姐还是大小姐,你这个穷小子,也还是穷小子,到那时你人财两空,再后悔就晚了!”
  阿树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对赵保镖说道:“我想好了,你安排我和那位关小姐见面吧!”
  三天后,阿树手持一束玫瑰,走进一家餐厅,他看见琪琪和珮珮相对而坐,正看似亲密地热聊着,随着阿树的现身,两个女孩同时将目光转向他。琪琪的眼神蕴藏爱意,珮珮的表情暗含得意。
  珮珮的计划很简单,也十分残忍,她把琪琪约到这里来,说好两人都把男朋友叫来,介绍彼此认识,等两人共同的男友阿树出现后,情节将推至高潮,这位大小姐要以这样一种戏剧化的方式,给自己认定的对手致命一击。
  阿树一步步走近,琪琪起身相迎,珮珮坐着没动,阿树脚步停顿了一下,径直走向珮珮,在琪琪讶异的目光中,珮佩嘴角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她以一副高傲的姿态,伸手去接鲜花,没想到却接了个空。
  阿树今天打扮得很帅气,像一个真正的白马王子,他说:“珮珮小姐,这束花代表我一颗最真挚的心,我只能把它献给我最爱的人,抱歉了!”
  阿树看着琪琪,目光饱含深情,又不乏坚定。赵保镖的蛊惑没让他有丝毫动摇,他绝不会再为了其他目的去伤害自己心爱的人。有三贱客从中作梗,琪琪迟早会知道真相,与其被迫面对,不如主动坦白。至于为什么要当着琪琪的面上演这一出戏,阿树也有自己的考虑,他要让琪琪看清这个假闺密的真面目,避免她以后受到更深的傷害。
  阿树尽量保持着平静,但他的声音还是在微微颤抖:“琪琪,你知道吗?在遇到你之前,我的情感刚刚遭到一场重击,相恋多年的女友为了金钱弃我而去,我眼中的世界一片灰暗,发誓从此不再相信爱情。而你,像一道美丽的彩虹,出现在我的生命中,重新唤起我对爱情的信心。琪琪,今天是我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向你表白,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我怀着功利之心和你交往,我不配得到这么纯洁的爱情!”
  琪琪感动极了,她柔声说道:“阿树,我不准你这么说,我们之间没有最后一次!”
  阿树表情无奈,语气悲哀:“你不知道我对你做过什么,我今天就是来向你坦白一切的。”
  “不!”琪琪嘴角含笑,轻声说道,“我知道,在两个月前的那个雨天,我就什么都知道了……”
  原来,那天三贱客跟阿树起了冲突之后,眼见从阿树这里很难要到钱,索性直接去找琪琪,拿出那份众筹协议,让琪琪代为还钱。琪琪这才知道,让她如此投入的这场爱情,竟然是一场充满算计的投资,琪琪羞愤交加,一头冲进雨中。
  回忆起那幕场景,琪琪的声音低沉了下去。阿树无地自容,嗫嚅着说道:“对不起……”
  琪琪黯然说道:“我淋了一场雨,回来后就发烧了。我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下定决心要跟你分道扬镳……也许我们真的是缘分未尽吧,你回来后送我去医院,当我趴在你背上,看着你拼命奔跑,汗都顾不得擦一下,听到你一个劲安慰我,说会永远保护我,我的心软了,我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
  琪琪找到三贱客,代阿树还清了所有欠款,然后付酬买通了这三个人,和他们联手设局,让阿树接受考验。琪琪叹道:“阿树,希望你不要怪我,你亲手毁掉了我对你的信任,要和你一起走下去,就必须重建这种信任,我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对我有爱情……”
  阿树一脸惭愧地说:“琪琪,我怎么会怪你呢?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一旁的珮珮微笑着说道:“阿树,这又不是批斗大会,你不用一直做检讨,不管怎么说,你从不惜利用琪琪去追求金钱地位,到不惜放弃这些东西去保护琪琪,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转变,我真心希望你们的爱情永不变质!”
  阿树和琪琪执手凝望,琪琪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阿树,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经过我妈从中协调,我爸有跟我和解的意思,我们父女也许很快就会和好如初,但我希望你做个有志气的男人,不要再想着去沾我爸的光,何况你的性格也不适合经商。我想介绍你去一家杂志社工作,先从打杂做起,延续你的文学梦,也许有一天,你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作家,你愿意吗?”
  阿树拼命点头,说出了那三个字:“我愿意!”
  (发稿编辑:朱.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8,62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