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li_ke_qiang_fang_ou_ji

    李克强访欧记

  • gen_sui_zong_li_fang_wen_ou_zhou

    跟随总理访问欧洲

  • ou_zhou_shi_jiao_de_zhong_guo_ji_yu

    欧洲视角的中国机遇

  • li_ke_qiang_wai_jiao_di_li_xin_yi_yu_xin_yi

    李克强外交地理:心意与新意

  • mei_guo_zhi_zao_fu_xing_shen_hua_bei_hou

    “美国制造”:复兴神话背后

  • you_jia_xia_die_duo_yuan_li_yi_ge_ju_xia_de_bo_yi

    油价下跌:多元利益格局下的博弈

  • yuan_shi_li_ning_xue_shu_ming_xing_de_wei_ji

    院士李宁:“学术明星”的危机

  • 2008_nian_jing_ji_wei_ji_de_jing_shi_fan_si_ying_guo_xin_zi_you_zhu_yi_jing_ji_zheng_ce

    2008年经济危机的警示:反思英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 sa_qie_er_de_hai_zi_lai_lu_yu_qu_chu

    撒切尔的孩子:来路与去处

  • 2014_nuo_bei_er_jing_ji_xue_jiang_long_duan_xun_fu_shu

    2014诺贝尔经济学奖:垄断“驯服”术

  • zhong_guo_zi_ben_shu_chu_de_zhuan_zhe_dian

    中国资本输出的转折点

  • gao_gu_zhi_mei

    高古之美

  • yi_wei_ke_ru_he_da_shang_shun_feng_che

    依维柯如何搭上“顺风车”

  • dang_dai_yi_shu_yi_ju_luo_shan_ji

    当代艺术移居洛杉矶

  • hen_jia_jia_zu_ren_sheng_wu_chang_jia_hen_you_qi

    《恨嫁家族》:人生无常,嫁恨有期

  • zhu_xiao_mei_ba_he_de_huo_hou

    朱晓玫:巴赫的火候

  • zao_jiu_da_shi_ju_zi_de_yao_lan

    造就大师巨子的摇篮

  • san_lian_ha_fo_yan_jing_xue_shu_cong_shu_shi_wo_men_de_jiao_ao

    “三联·哈佛燕京学术丛书是我们的骄傲”

  • gong_bu_luo_wei_qi_ji_ta_de_yu_zhou

    贡布罗维奇及他的《宇宙》

  • neng_yuan_ge_ming_de_chuang_zao_xing_hui_mie

    能源革命的创造性毁灭

  • si_tu_jia_te_shi_nei_le_tuan_zhi_bian

    斯图加特室内乐团之变

  • you_guan_cun_zai_ben_zhi_de_wu_li_xue_tan_suo

    有关存在本质的物理学探索

  • chao_ji_qiu_mi

    超级球迷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83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88

    读者来信

  • tu_er_qi_gai_bian_le_fan_yi_si_lan_guo_li_chang

    土耳其改变了反“伊斯兰国”立场?

  • bo_li_wei_ya_mo_la_lai_si_zai_du_lian_ren

    玻利维亚:莫拉莱斯再度连任

  • tian_xia-84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82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83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74

    声音

  • zhi_wu_ji

    植物记

  • er_xi_de_fu_li

    儿媳的福利

  • wei_wen_qing_de_shuang_zhong_ao_de_sai

    伪文青的双重奥德赛

  • chuan_guo_ni_de_ka_fei_de_wo_de_bo_ben

    穿过你的咖啡的我的波本

  • hao_dong_xi-78

    好东西

  • man_hua-87

    漫画

  • zai_ri_ben_dao_la_ji

    在日本倒垃圾

中国资本输出的转折点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正在从全球最大的吸引外资的热土,逐渐转变成资本输出大国。
  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张向晨近期表示:“中国对外投资的金额超过吸引外资的金额,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如果今年不能实现,在不远的将来也会实现。中国已经是一个资本输出国,即将成为一个资本净输出国。”前不久,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也表示,我国明年的对外投资规模可能会超过利用外资规模。
  中国成为一个资本净输出国,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一方面,中国的对外投资额迅速增长,而与此同时,外国对外直接投资增速则明显放缓,这使得中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指日可待。如果以今年前9个月的数据来看,1~9月,外商对华直接投资规模为873.6亿美元,而我国对外累计投资为749.6亿美元,二者相差只有100多亿美元。如果考虑到我国对外投资高达20%的高速增长,而外商对华投资则保持负增长,我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的确指日可待。
  从外商对华直接投资来看,大概从2012年以来,投资增速就已经开始告别高速增长,呈现出拐点趋势,今年7、8两个月,外商直接投资更是同比大幅下降17%和14%。外国对华投资的热情下降,主要是因为当初中国吸引外资的几大因素都出现了重大变化:先是中国经济的增速放缓,从两位数的增长到7%左右,外国资本在中国的投资回报率不如从前。其次是中国充沛而廉价的劳动力市场也开始出现变化,尤其是和东南亚以及非洲国家相比,中国劳动力的廉价优势不再明显,这使得一些外国制造业开始转移。再有就是外资在华的超国民税收优惠,在过去几年基本上被逐渐取消,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对外资的吸引力。
  在外国对华投资出现萎缩之际,中国对外的投资规模迅猛增长,2009到2013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从433亿美元飙升至1078亿美元,4年时间增长一倍多,今年前9个月继续保持20%多的增速。从2012年开始,我国已经跃升至全球第三大对外投资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如果将香港地区计算在内,中国实际上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
  今年10月6日生效的新版《境外投资管理办法》,更是大幅放宽了国内企业对外投资的自主权。根据新规,企业境外投资,只有涉及敏感国家和地区、敏感行业时,才需提交商务部审批。今后企业境外投资将实行“自主决策、自负盈亏、自担风险”。按照商务部部长助理张向晨提供的数据,新规定最大限度地缩小了核准的范围。“去年我们核准投资事项是6608项,但目前需要核准的大概只要100项。也就是说,98%的内容已经不需要再审批了。”这意味着中国企业今后的对外投资将更加便捷。
  从当年吸引全球资本的热土,到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这种转变其实体现的也是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而对全球经济来说,从接受廉价的中国制造,到接受庞大的中国资本,这种转变也将深刻影响全球经济。这种路径其实和当年的日本高度相似,从早期大量接受外国资本,输出廉价的本国制造,在积累了充足的资本之后,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投资机会。
  中国的对外投资不仅在数量上高速增长,在投资方向上也在发生重大变化。早期主要是国有企业为主,对外投资对象以当地矿产自然资源居多,而现在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开始走出海外。截至2013年底,在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5434亿美元存量中,国有企业占55.2%,非国有企业占比44.8%。而中国企业的投资对象也早已不再局限于自然资源,而是大举收购具有全球品牌价值的成熟企业。比如吉利收购沃尔沃,双汇收购美国最大的肉食制造商史密斯菲尔德等等。而随着国外政府对中国资本并购的戒备开始有所放松,一些看起来有些敏感的并购也能够得以成行,中海油成功以151亿美元收购了加拿大尼克森石油公司,成为目前为止中国最大的海外并购。在经济压力面前,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西方公司向中国资本敞开大门,很多耳熟能详的国际品牌,将来都有可能归于中国资本旗下。
  理论上而言,中国资本大规模输出,对于中国和当地经济都能带来双赢。对于中国企业而言,虽然在过去依靠廉价劳动力和巨大的国内市场积累了不菲的利润,但是品牌形象始终处于相对低端的位置,尤其是一些致力于走向国际市场的中国企业,现有的品牌形象远远不足。而很多西方企业既具有国际品牌价值,又拥有核心技术,能够以合适的价格予以收购,是中国企业快速提升自身形象,走向国际市场的捷径。而对很多西方企业而言,由于国内经济减速带来市场萎缩,加之劳动力成本高企,现金流压力导致债务危机沉重,能够迎来中国资本的帮助,也是一次重生的机会。从长远看,中国资本和外国品牌的整合成功也拥有较大的理论可能性,外国企业拥有成熟的品牌和技术,中国企业拥有充足的资本、相对廉价的劳动力以及庞大的中国市场,如果能够形成优势互补,也就能够实现1+1>2的整合效应。
  不过,这种协同效应也仅仅只是一种理想状态,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显然还是机遇和风险并存,截至目前,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中,已经整合成功的案例还并不多,大多数投资仍然还在消化阶段。在去年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举办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风险与对策”研讨会上,时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金立群表示:“30%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看起来是成功的,能够盈利,对中国和投资所在国都有益,剩下的70%则不太好。”
  今天中国的对外投资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当时日本的资本向全球尤其是发达经济体大举输出,尤其是收购了洛克菲勒中心等大量的美国地标建筑,被惊呼“日本人要买下整个美国”。今天的中国资本也和当年的日本惊人地相似,在西方国家购买了众多的地标建筑,比如安邦保险买下纽约的华尔道福酒店、复星国际买下摩根大通中心、中国平安买入伦敦的劳埃德大厦、万达集团买入马德里的西班牙大厦等等。由于日本人当年购买洛克菲勒中心的行为最终以失败告终,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美国人最终以更低的价格从日本人手中买回,所以,今天中国资本在全球购买地标,也难免会被拿来和日本的收购做一番比较。
  对于中国资本而言,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地资本输出,遭遇失败应该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不过,并不能因此而放缓资本输出的步伐,尤其在西方经济体面临困境之时,对于中国企业的海外扩张更是难得的战略机遇期。日本当年收购洛克菲勒中心等行为虽然被视为日本扩张的失败典型,但是从总体而言,日本的海外扩张还是可算成功,在日本本土经济持续低迷30年之际,日本庞大的海外资产,为日本经济提供了坚实的支撑。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未来中国经济的大幅放缓也是大概率事件,如果能够提前在海外布局,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冲国内市场萎缩的冲击。
  中国对外投资虽然保持高速增长,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但是从存量看,整体水平依然不高,大概只占全球的2.5%,与美国、日本相比,大概相当于美国的10%左右,日本的一半,中国的资本输出可以说才刚刚起步。对于我国高达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而言,现在可能也是对外投资的战略机遇期。我国的外汇储备多以美国国债为主,直接投资比重很低。目前由于欧元区经济震荡,导致全球资本避险情绪上升,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近期更是降至2%以下,如果中国外汇储备继续增持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处在很低水平,相比之下,很多西方企业由于遭遇债务危机,为中国外汇储备的分散投资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4期 | 标签: | 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