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读者》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 biao_yan_de_bu_cuo_deng

    表演得不错 等

  • bu_su_zhi_ke

    不速之客

  • yao_bu_shi_yao_ren_ji_zhe_deng

    要不是要人记着 等

  • 7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dui_shou

    7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对手

  • zhu_bie_shu_de_min_gong

    住别墅的民工

  • duo_jia_le_yi_ceng_zhuan

    多加了一层砖

  • zui_hao_de_bao_da

    最好的报答

  • tian_jia_shi_diao

    天价石雕

  • you_qian_yu_mei_qian_deng

    有钱与没钱 等

  • dou_shi_xuan_fu_re_de_huo

    都是炫富惹得祸

  • a_p_kai_ting_zheng_hui

    阿P开听证会

  • xin_jian

    心鉴

  • ben_qi_zhu_ti_dan_xiao_gui

    本期主题:胆小鬼

  • zhong_sheng_cha

    重生茶

  • shui_shi_bao_xian_jin_shou_yi_ren

    谁是保险金受益人

  • jin_diao_chuan_qi

    金雕传奇

  • shen_tou_de_gui_ju

    神偷的规矩

  • dong_gan_di_dai_ma_shang_kai_shi-3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

  • kong_que_dan

    孔雀蛋

  • wo_ye_xiang_dang_fu_er_dai

    我也想当富二代

  • quan_neng_xing_mei_nv

    全能型美女

  • gong_shi

    共识

  • bian_hu_li_you

    辩护理由

  • bao_di

    宝地

  • yi_shu_yu_wan_can

    艺术与晚餐

重生茶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寻找奇茶
  刘大成是云南一个小茶厂的仓管员。最近,茶厂的经理听来一个消息,说县城附近的黄连河原始森林里有棵万年古茶树,要是能采到此茶,定能震动茶界。于是,经理在大会上郑重声明,谁要是有能耐找到这古茶树,赏金30万元!
  刘大成听到这个消息就再也坐不住了,他前思后想,想起一个人来。谁?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李贤。李贤是个猎户,进出森林是家常便饭。
  刘大成来到李贤家,把来龙去脉一说,李贤就直摇头。为什么呢?原来这黄连河原始森林太大,各种凶猛野兽出没,就算是李贤这样的猎户也不敢轻易进入。刘大成磨破了嘴皮,李贤才答应了,说:“咱俩情同兄弟,我就陪你去一趟。”
  于是,两人向森林深处进发。这天,他们来到林中的一块空地,刘大成突然看见一只胖乎乎的小动物从草丛里钻出来,就说:“这不是小狗熊吗?”话还没说完呢,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低沉的吼叫,随后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树丛里挤了出来。“黑瞎子!”李贤惊呼起来。
  刘大成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黑瞎子就是黑狗熊!李贤对刘大成说:“你赶紧跑,我来拖住它!”
  刘大成感动不已,说:“不,是我拖着你来这里的,还是我来对付它,你赶紧逃!”
  李贤一瞪眼:“屁话,这老林里你会比我有经验?快走!”
  两人话音未落,那狗熊已经大吼一声,朝他们奔来……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住手!”那狗熊仿佛中了魔咒一般,立刻停住了脚步。从一旁的树丛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国字脸,一身粗布短衣。那狗熊见了,马上没了脾气,低着头往后退了几步。
  男人捡起草丛里的小熊,送到狗熊身边。狗熊朝小熊身上舔舔,然后不紧不慢地消失在树丛之中。
  刘大成和李贤这才松了口气,李贤朝那人拱手作揖,说:“恩公!谢谢你救了我们。敢问尊姓大名?”
  那人笑起来:“你们要是愿意,就叫我一声拾贰哥。你们大难临头,彼此还能舍身相救,如此情深义重的人,我能不出手吗?”
  刘大成心想,拾贰哥?这名字倒是挺奇怪的。拾贰哥指了指对面山上,说:“我家就在上面,既然有缘,就到家里喝口水吧。”
  刘大成和李贤心想:正好向他打听一下古茶树的事,就跟着他上了山。
  拾贰哥的家是个极为普通的农家木屋,进入正屋,拾贰哥先让他们在旁边凳上坐了,自己点了三支香,对着中墙恭恭敬敬地作了三个揖,再把香插到香炉里。刘大成感觉很奇怪,因为中墙上没有神灵画像,仅仅贴了一张黑不溜秋的皮,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年月,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唯一能辨别的是皮上有一双干瘪的眼睛。说来奇怪,刘大成老是觉得那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
  随后,拾贰哥给他们一人斟了一杯茶,问道:“看你们不像是来游玩的吧?”李贤点点头,说:“不瞒拾贰哥,我们进山是为了找一棵万年古茶树。”
  拾贰哥点点头,淡淡地说:“噢,古茶树啊?”刘大成看拾贰哥淡定的样子,心里一阵激动,忙问:“拾贰哥,难道你见过这棵古茶树?”
  拾贰哥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呵呵一笑,说:“原来你们差点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就为了一棵破树?”
  刘大成有些恼怒,说:“这不是破树!这是……”他本来想说“这是30万元钱”,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李贤替他回答道:“我哥哥打工的茶厂不景气,就指望靠这棵古茶树翻本呢!”拾贰哥摇摇头:“整个厂靠一棵树就能起死回生?”
  刘大成有些不服气,刚想说什么,就听拾贰哥说道:“小伙子,如果你们有兴趣,我就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吧。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重生茶’,这重生茶可比你们要找的古茶树金贵得多哟!”
  重生传奇
  话说光绪年间,八国联军打到北京,慈禧太后受惊引发头疼症,寻遍宫中御医,无人能治。最后请来当时鼎鼎大名的神医喜来乐,经过一番悬丝诊脉,他叹道:“太后乃是心气逆乱,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若要安神,非重生茶不可!”喜来乐画了图,说此物只有云南雪山顶上鸟不敢飞的地方才可生长,凡人得遇,起死回生,实为罕见的神药!
  于是黄榜张贴,官府相逼,命云南所有采药人全到雪山顶上去寻找重生茶。却说当地有两家采药人,一家母子两人相依为命,儿子叫王宝,他与另一家武琴、武义两兄弟从小玩到大,感情好得不得了,受官府所逼,一同上雪山找药。也是王宝运气好,居然被他在一处崖边寻着了。为试真假,他取下一片叶子含在舌下,顿时感觉精神振奋不已。他急忙叫来武氏两兄弟,三人合力把重生茶挖出来。
  武琴说:“此物如此神妙,合当受我们一拜啊!”
  王宝一听有理,也没多想,跪下就拜。不想那武琴居然在他身后挥起药锄,两三下就把王宝脑袋砸开了花。
  不料苍天有眼,几个时辰后,王宝竟然又活了!他醒过来时,天色已晚,摸摸脑袋,被砸开的伤口居然合拢了。他这才想起,自己舌根下还压着那片叶子,定是重生茶的叶子发挥神效,让他大难不死。他站起来踉踉跄跄往前走,却看到武琴的尸体就在不远处,已经冻得硬邦邦的。他虽然觉得奇怪,但头疼得不行,也顾不得那么多,只想尽快赶回家去。
  王宝摸索着回到村里,已是第二日早晨。待他找到娘亲,娘亲一把抱着他大哭起来:“宝儿啊,娘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武义回来,说你和他大哥都失足掉下山谷,尸骨无存了!”
  王宝这才明白,原来,武琴害了自己,却又被武义给杀了。这武义真是丧尽天良,为了独吞神药,连自己的亲哥哥都不放过。王宝气坏了,问娘亲:“武义在哪?我有事要找他!”
  娘亲叹了口气,说:“唉,武义说他采到了神药,大伙儿心想这下子可消停了,于是争相庆贺。哪知道这神药不是福,是祸啊!”
  王宝大惊,忙问缘故。娘亲说:“大伙儿这一庆贺不打紧,惊动了山上的土匪,倾巢出动,杀死了武义一家,放了把火,还抢走了神药!”
  王宝闻言,呆了半天,没想到武氏兄弟俩机关算尽,到头来却落得个悲惨下场!他信步走到武家门口,望着烧得焦黑的院墙,不禁感慨万千。突然,墙边一株植物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定睛一看,发现那居然就是重生茶!这茶在烈火的炙烤下居然毫无损伤,想来一定是那群土匪不识货,抢走的是其他草药。王宝又惊又喜,趁没人注意,偷偷把重生茶带回了家。却说那群笨匪拿了假药上京邀功,被斩立决,那是后话。
  王宝回家后,悄悄摘了片重生茶的叶子给娘亲吃,娘亲多年的腿疾和眼疾居然好了,健步如飞,夜视如昼。王宝心知神茶之事不可外泄,于是带上娘亲远走高飞。两人在山中隐居下来,王宝潜心栽培重生茶。在他的精心侍弄下,重生茶生机勃勃,慢慢又吐出新芽。王宝与娘亲每日饮用浇灌重生茶沥出的水,逢年过节还吃上几片叶子。
  转眼间,王宝的娘亲算来已有150多岁的高寿,有一天她突然指着胸口说疼得不行。王宝立即取下一片重生茶的叶子让娘亲服用,不料一点效果也没有。王宝慌了神,急忙背娘亲出山,到医院检查。
  谁知一照片子,医生就把王宝单独叫到旁边,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离奇的病情。老人的所有器官都萎缩得超乎想象,现在还能活着,只能用奇迹来形容了。”
  王宝伤心欲绝,只好把娘亲背回去,先是喂重生茶的叶子,最后竟把重生茶切成一截一截,熬给娘亲吃,可就是这样也没有效果。娘亲整天喊着:“宝儿啊,娘胸口疼啊,娘头疼啊!”王宝看娘亲在床上痛不欲生的样子,一咬牙,找到剧毒之物喂给娘亲。娘亲痛得两眼圆睁,身下的凉席都被手抓烂了,可因为吃了太多重生茶,就是这样也死不了!
  回心转意
  刘大成听到这里,发现拾贰哥越讲越激动,眼睛里还泛着泪花,就问:“那王宝的娘亲最后死了吗?”
  拾贰哥低着头,半天才冒出一句话来:“吃了那么多重生茶,她死得了吗?”
  李贤在一旁惊叹:“天啊,那她岂不是每天都要受疼痛的折磨!”
  拾贰哥叹了口气:“更糟糕的是,她的皮肤、肌肉、骨骼也开始慢慢萎缩,从里往外溃烂……”
  刘大成倒吸了一口冷气:“那、那她会慢慢消失吗?消失的时候还能听到她的惨叫吗?”
  拾贰哥望了他一眼,说:“气管都没了,哪里还能发出声音?”刘大成顿时觉得自己的胃翻腾不已。
  李贤小声问:“那王宝呢?”
  拾贰哥冷冷地说:“自作孽!吃了那么多重生茶,将来还不是和他娘亲一个下场。”
  刘大成简直不敢想象,那王宝一直活在愧疚之中会是什么情形。
  拾贰哥又说:“好了,听完我讲的故事,你们还想找古茶树吗?”
  刘大成想反驳,却不知说什么才好。李贤轻轻拉拉他的衣袖,然后对拾贰哥说:“恩人,我们已经明白了,再也不会犯傻去找什么古茶树了。打扰多时,我们告辞了。”
  拾贰哥看起来很高兴,点点头说:“能明白这个道理,也不枉我给你们讲这个故事。我也不留你们了,两位慢走。”
  出了门,李贤拉着刘大成飞快地往坡下跑。刘大成不解地问:“跑这么快干吗?”李贤紧张地回头望望,小屋早就没影了。李贤反问道:“你知道拾贰哥是什么意思吗?”
  还没等刘大成回答,李贤说:“一个拾,一个贰,合在一起不就是个‘王’字吗?”
  刘大成恍然大悟:“哦,你是说他姓王,那他……”
  李贤没等他说完,又问道:“你知道他进屋点香拜的是什么吗?”
  刘大成说:“不知道,我看那东西有点像晒干的鱼皮,只不过黑黑的……”突然,刘大成想到什么,大叫起来:“难道那东西就是他的……难怪我老是觉得她在盯着我看!”
  李贤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小声点!”
  刘大成吓得脸都白了,一把拉起李贤就往山下跑。他现在只想马上做一件事,就是赶紧回去把这个故事告诉经理和身边的朋友们:做人不要有太多贪念,脚踏实地、平平安安,这才是真正的幸福啊!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7期 | 标签: | 1,54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