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bei-yi-zhi-de-xiao-fei

    被抑制的消费

  • 191-yi-yuan-de-wang-gou-kuang-huan-wei-guan-miao-shu

    191亿元的网购狂欢:微观描述

  • wang-gou-da-ren-sheng-huo-de-xing-jia-bi

    网购达人:生活的性价比

  • jing-wai-gou-wu-le-qu-yu-ji-qiao

    境外购物:乐趣与技巧

  • zhong-guo-xiao-fei-li-shu-zi-xia-de-jian-ting-zhen-xiang

    中国消费力:数字下的坚挺真相

  • xiao-fei-bu-zu-ke-neng-shi-ge-wei-ming-ti

    消费不足可能是个伪命题

  • jiong-po-zhong-chan-zhe-de-tu-cao

    窘迫中产者的“吐槽”

  • shi-fang-xiao-fei

    释放消费

  • bi-de-lei-wu-si-dian-fan-jiang-jun-de-hua-tie-lu

    彼得雷乌斯:典范将军的滑铁卢

  • bei-da-gang-shi-di-dong-fang-bai-guan-jiu-yuan-ji-lu

    北大港湿地东方白鹳救援记录

  • zhang-jiao-zi-ran-bao-hu-qu-yi-ji-mao-dun-ren-sheng

    张娇:自然保护区以及矛盾人生

  • cong-bei-jing-dao-ban-na-tui-zhe-ma-ma-qu-lv-xing

    从北京到版纳:推着妈妈去旅行

  • he-shui-cun-kong-xin-cun

    合水村:“空心”村

  • en-ze-liu-shou-er-tong-guan-ai-zhong-xin-80-hou-fan-xiang-qing-nian-de-gong-yi-tan-suo

    恩泽留守儿童关爱中心:“80后”返乡青年的公益探索

  • dian-shi-cheng-jin

    点石成金

  • jin-jun-xiang-gang-bu-shi-yi-chang-pai-mai

    “进军香港不是一场拍卖”

  • sheng-tai-zhong-zheng-qi-de-acer-bu-diao

    生态重整期的Acer步调

  • 3-yi-zhong-chan-jie-ceng-yu-bao-ma-de-wei-lai-xiang-xiang

    3亿中产阶层与宝马的未来想象

  • lu-chuan-wo-de-dian-ying-qing-chun-qi-hua-shang-le-ju-hao

    陆川:我的电影青春期画上了句号

  • wang-yu-jia-you-zou-zhong-de-gang-qin-jia

    王羽佳:游走中的钢琴家

  • xun-zhao-tiao-zhan-ma-po-dou-fu-de-pu-tao-jiu

    寻找挑战麻婆豆腐的葡萄酒

  • ru-he-ba-shi-bai-bian-cheng-cheng-gong-zhi-mu

    如何把失败变成成功之母

  • xie-er-ai-si-pu-ma-ke-shi-yi-de-nian-dai

    谢尔·埃斯普马克:《失忆的年代》

  • xing-fu-gong-yu

    幸福公寓

  • duo-nian-sheng-jing-ji-zuo-wu-de-guai-dian

    多年生经济作物的拐点

  • qing-cao-geng-qing-chu

    青草更青处

  • c-luo-bu-xing-fu

    C.罗不幸福?

  • zhu-hai-hang-zhan-yu-xin-jun-bei-jing-sai

    珠海航展与“新军备竞赛”

  • huan-qiu-yao-kan-su-lan-88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3

    读者来信

  • yi-se-lie-shi-fou-hui-xiang-a-sa-de-xuan-zhan

    以色列是否会向阿萨德宣战?

  • zhi-bu-luo-tuo-zheng-duan-300-nian-de-jiang-ju

    直布罗陀争端:300年的僵局

  • tian-xia-84

    天下

  • li-cai-yu-xiao-fei-42

    理财与消费

  • hao-xiao-xi-huai-xiao-xi-85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66

    声音·数字

  • pei-jiao-ai-qing

    配角爱情

  • gu-shi-da-ren-wang-ning

    故事达人王宁

  • xing-fu-de-zhu-men

    幸福的猪们

  • hao-dong-xi-82

    好东西

  • jian-kang-zi-xun-8

    健康资讯

  • da-jia-dou-you-bing-52

    大家都有病

  • zi-sha-you-xi

    自杀游戏

珠海航展与“新军备竞赛”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11月16日,是珠海航展对公众开放的第一天。这天我拒绝了很多国内媒体对珠海航展上中国战机及精确制导武器性能的评论。其中的原因很简单:我从众多国内媒体对珠海航展“充满火药味”的报道中,嗅出了一丝新“军备竞赛”的味道。那么此次的珠海航展是否意味着未来在太平洋两端的中美之间要展开一场以战斗机为标志的“军备竞赛”呢?
  毫无疑问,本届珠海航展是中国航空工业辉煌成果的一个全面展示。但遗憾的是,很多媒体的报道往往是流于表面,而忽视了航展本身是中国航空工业在经历了“少年得志”和“残酷青春”之后,终于等到了一个“中年爆发”成果的事实。简单地说,就是中国航空工业自上世纪50代初接受苏联援助后,有一个上来就仿制当时世界最先进的二代战斗机的高起点。但在之后40多年里,虽然中国自行研制了20多个品种、50多个型号、1万多架军用飞机,但由于受到工业基础、资金、人才等诸多因素的制约,只能在“仿制”、“研制”、“改进”二代战斗机的层次上反复徘徊,直到上世纪末的1998年第三代战斗机——歼-10试飞,中国才在真正意义上建立起了集研究、设计、制造、试验和教育于一体的完整航空科技工业体系。之后,中国空军战斗机的发展,才走上了与美国和苏联几十年前就实现了的“探讨一代、预研一代、研制一代、生产一代”的途径。而本届的珠海航展,恰恰是中国空军装备发展走上这个途径后的第一个阶段性成果展示。
  现在反观美国和俄罗斯,虽然早于中国几十年就走上了“探讨一代、预研一代、研制一代、生产一代”的战斗机发展途径,并早于中国几十年装备了第三代战斗机,但由于财政等原因的制约,双方在这个路径上都面临了是否还能走下去的困境。比如美国几年前媒体就开始不断强调三代机机队老化问题,在珠海航展开幕两周前,美联社再次发表文章称,目前美国空军的主力战机F-15和F-16由于机体老化,都正在进行机体延寿。F-15战斗机设计飞行小时为5000小时,但要延寿到1.8万小时,增长了近3倍;上世纪70年代中期生产的近距对地攻击机A-10的机翼破损严重,国防部审计局预计要对这些飞机翻新升级,仅2013年就需要花费22.5亿美元。与此同时,由于久拖未决的“财政悬崖”,下一代隐形战斗机F-35的服役有可能再次被推迟。至于俄罗斯,其下一代隐身战斗机T-50只能被迫与印度联合研制分摊费用。
  现在回来再说以战斗机作为标志的“军备竞赛”。10年前的2002年,美国三军根据总统小布什的要求分别制定了军事转型计划。在空军的计划中,战斗机仍然延续了第三代战斗机“高低搭配”的原则,即高端主要倚重F-22隐形战斗机(当时估计2005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采购770架),低端主要倚重采购价格相对低的F-35隐形战斗机(当时估计2011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采购2400架)。10年后,不仅当时这两型战斗机距离当初设定的目标十分遥远,而且当时推出的《2020年空军构想》很可能所面对的是两个现实:自身军费在未来10年面临大幅削减;中国空中力量三代战斗机全面量产和同样“高低搭配”两型隐形当年战斗机进入研制的迅速崛起。
  面对这一局面,虽然目前美国各类智库提供了多个版本修改国家安全战略的建议,但至今尚未出现一个明确的取代10年前提出的基于“全球警戒、全球到达、全球力量”的空军转型计划。在这期间,中国空军虽然也提出了“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装备发展思路,但也未出现一个完整的替代“以军事斗争需求为牵引”的装备发展战略。换句话说,美国空军装备的发展,至今还是行走在着眼于全球基础在局部对任何一个国家保持优势的路上;而中国空军装备的发展,至今也仍然行走在着眼于在局部“打赢”的路上。因此,如果说本届珠海航展预示了中国与美国展开一场以战斗机为标志的“军备竞赛”,确实还为时过早。
  但值得注意的是,本届珠海航展还展现了中国航空工业未来发展的一个不确定因素,即在未来若干年内,包括大型客机在内的中国自行研制生产的民用航空器,到底有多大的市场张力?而这个因素,恰恰是被很多媒体在本届航展上所忽略的。事实上,这个一旦确定就不可逆转的因素,也许未来正是中美之间从基于产业的“和平竞赛”转向“军备竞赛”的导火索。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7期 | 标签: | 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