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jian_dan_de_sheng_huo

    简单的生活

  • lv_you_de_mi_mi_10_de_huan_yu_xing_fen_90_de_ju_sang_bao_yuan

    旅游的秘密:10% 的欢愉兴奋,90%的沮丧抱怨

  • hua_shu_you_yue_xia_pian

    花树有约(下篇)

  • cheng_dou_mei_nv_luo_dan_guo_yan_shang_de_mo_fa_tian_pin_she_ji_shi

    成都美女罗丹:国宴上的“魔法”甜品设计师

  • wei_mi_chao_mo_chen_yu_20_sui_hui_gu_niang_de_jue_mei_ni_xi

    “维密超模”陈瑜:20岁“灰姑娘”的绝美逆袭

  • zai_yang_bi_he_cha_ma_gu_dao_xiang_yu

    在漾濞,和茶马古道相遇

  • xiao_mian_ao

    小棉袄

  • dai_ni_ru_hua

    待你入画

  • hui_jia-4

    回家

  • tao_hua_hong

    桃花红

  • mei_gui_dao

    玫瑰岛

  • ruo_de_zhou_lang_gu

    若得周郎顾

  • nv_er_qiang

    女儿墙

  • mei_ren_shan

    美人扇

  • mei_ren_kao

    美人靠

  • mu_zuo_zhi_yin_wang_wen_wang_cong_xiao_mu_jiang_dao_wen_bo_zhuan_jia

    木作“知音”王文旺,从小木匠到文博专家

  • du_chuang_gu_xiang_gu_shi_li_zi_qi_de_gu_dian_mei_shi_xiu

    独创“古香古食”:李子柒的古典美食秀

  • wo_men_de_huan_jue

    我们的幻觉

  • cong_yi_ge_wan_mei_de_do_kai_shi

    从一个完美的do开始

  • gong_ju_neng_jiu_ming

    工具能救命

  • yong_tu_er_qi_ka_fei_zhan_bo_zhe_ge_chun_tian

    用土耳其咖啡占卜这个春天

  • qing_si_xing_dong_yi_si_yi_lv_zong_guan_qing

    青丝行动:一丝一缕总关情

  • cong_lv_se_yi_chun_dao_hong_se_zun_yi

    从绿色伊春到红色遵义

  • mi_ha_si_bie_ju_feng_yun_de_bai_se_xiao_zhen

    米哈斯:别具风韵的“白色小镇”

  • yi_lu_fan_hua

    一路繁花

  • shi_shi_wu_chen

    世事无尘

  • wu_ding

    屋顶

  • kuai_le_di_huo_zhe_wai_san_pian

    快乐地活着(外三篇)

  • wo_ying_le

    我赢了

  • ming_pian

    名片

  • ya_yi

    牙医

  • ping_sheng_yi_gu_zhi_ci_zhong_nian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 shu_xiang_shi_nv_ren

    书香柿女人

  • su_mo_de_wei_dao

    宿墨的味道

  • suo_you_lang_man_de_ai_qing_dou_jiang_gui_yu_wu_shi_de_hun_yin

    所有浪漫的爱情,都将归于务实的婚姻

  • ai_cao_ben_ji

    艾草本纪

  • han

  • sui_yue_you_hua_fen_fang_liu_zhuan

    岁月有花,芬芳流转

  • huai_hua_shu_de_cong_rong

    槐花树的从容

  • zhe_er_de_xi_hao_ting

    这儿的戏,好听

  • zhu

  • niu

  • ni_tu

    泥土

  • zhou_zhuang_chu_mo_dao_zui_zi_ran_de_jiang_nan_shui_xiang

    周庄:触摸到最自然的江南水乡

  • er_shi_sang_shen_zhi_xia

    儿时桑葚之夏

  • chong_zuo_yin_xiang

    崇左印象

  • zi_jing_hua_luo_sa_yi_di_wei_liang

    紫荆花落,洒一地微凉

  • gen_wo_lai_guang_zhe_ge_cheng

    跟我来逛这个“成”

  • yan_tian_wu_shui_zi_sun_geng

    砚田无税子孙耕

  • chun_xue

    春雪

  • chun_tian_li_de_mo_dao_ke

    春天里的磨刀客

  • zhe_yang_jiu_hao

    这样就好

  • xia_ri_dong_dang

    夏日动荡

  • yin_xing_shu_na_xie_shi_er

    银杏树那些事儿

  • di_mei

    低眉

  • ling_shang_hua_tu_kai

    岭上画图开

  • na_zuo_shan_shan_fa_liang_de_xiao_wu

    那座闪闪发亮的小屋

  • wen_wan_qi_bian_bao_zao_nv_zui_kui_huo_shou_shi_shen_me

    温婉妻变暴躁女罪魁祸首是什么?

  • tui_yue_du

    推·阅读

  • tui_dian_ying-2

    推·电影

  • wang_gou_dao_di_you_he_hao_chu-3

    网购到底有何好处?

紫荆花落,洒一地微凉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紫荆花盛开的季节,确实要比平常美许多,一树又一树的花瓣落在后岩街的石板路上,我们就这样从屁颠屁颠的乳臭孩童长成现在的模样。老一辈后岩街人的那些故事就像散落在地上的花瓣,风一扬起就不知道飞向何方。我每次听起后岩街的老爷爷老奶奶讲起阿辉的故事,发现他们的脸上有欢笑也有泪水。
  这条街的第一家店就是阿辉的理发店。
  阿辉小的时候理得一个板寸头,黑不溜秋的小家伙一天到晚大谈“自由”,在他眼里这辈子失去了自由就失去了人生的乐趣。当然,按他爹的话来说,这兔崽子摆着潇洒不羁的样子谈人生,就好比连女人的胸都没看清就开始妄想摸她的腰。阿辉才不管他爹说什么,反正把他象征自由的头发剪掉就是不行!为这个阿辉愣是好几天没和他爹说话。当然,胳膊拎不过大腿,阿辉最终还是屈服了。这件事,阿辉向好兄弟阿瘦抱怨了好几天。
  那条街上,除了阿辉理发店外,大家最爱去的还数翠婶的馄饨店了,每每还没迈进店铺就扑鼻而来一阵葱花下汤锅的香气,皮薄肉鲜。阿辉总吹嘘,整个后岩街再也找不出第二家小吃比得过翠婶的馄饨。
  帮衬翠婶的小胖妞,阿瘦和阿辉都爱叫她馄饨妹,馄饨妹喜欢剪发辉,这是整条街的人都知道的事。
  打从幼儿园起,馄饨妹就一天到晚地跟在阿辉屁股后面,流着鼻涕颠着小碎步喊:“辉哥哥,你等等我呀!”阿辉却鸟都不鸟一眼,一个箭步撒腿跑到钟表铺找阿瘦玩弹弓。
  有一次,馄饨妹跑得太急,没注意到脚底的青苔,滑了一跤,下巴磕出一个大血窝子,血汩汩地流个不停,气得翠婶站在阿辉理发店门口,把他们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过一遍,骂累了牵着馄饨妹回家喝了一碗馄饨,再跑过去又骂上一轮。
  街里街坊都以为这两家以后不会再有来往,但没想到第二天馄饨妹又跑到阿辉店门口,等着和他一起去上学。翠婶也只能坐在木槛上拍着大腿说:“铁了心跟定狼的羊崽,送上门的倒贴呀!”
  大家都以为阿辉总有一天会被馄饨妹的一片痴心给感动,但阿辉的心思终究没人猜得透,直到有一天,他神秘兮兮地跑来和阿瘦说了一句话,阿瘦就知道馄饨妹这辈子是没戏了。
  “阿瘦,我碰到真命天女啦!”
  “你又在对什么阿猫阿狗犯花痴了!”阿瘦盯着老式手表练调针。
  “哎呀,一天到晚对着老古董的玩意儿有什么出息,听我和你说正经事嘛。”阿辉聒噪不停。
  阿瘦无奈地放下表,心不在焉地说:“好好好,我就听听你这狗嘴里能有啥惊天动地的事儿。”
  “她一定是刚刚搬到这条街来的。”阿辉一脸神秘兮兮。
  “你怎么知道,说不准是你没碰见过呢。”
  “不可能!整条街上还有我剪发辉没见过的妹子吗!”
  “得了,那,你在哪里看到她的。”
  “就是前天早上,俺爹非塞钱让我去吃早餐,男子汉大丈夫早上还吃什么早餐呀,我原本心里不痛快想拿钱去买弹弓玩。但是,经过早餐店的时候,我看见了她!哇塞,简直,简直……哎!语文老师教过我们一个啥词来着,貌……?什么仙……!”
  “是貌若天仙!瞧你磕巴的!”
  “对!就是这词,你小子脑袋挺灵光的嘛。”阿辉继续美滋滋地回味着那天美妙的邂逅,“那天,她点的是一碗豆浆和一块三角黄糕,妈的,世界上居然还有人连吃东西都吃得那么好看,那脸蛋和豆浆一样白,摸起来估计和黄糕一样软……”
  阿瘦立马猛地弹了下阿辉的后脑勺,阻止他想入非非。
  “切,我正讲到关键的地方呢!”
  “是吗?小心过头啦!”
  “哼,你懂个啥,我一定要知道她的名字,把她带到你的面前,让你叫嫂子!”
  这是读六年级的阿辉当时对阿瘦夸下的豪言壮语,阿瘦不禁替女生捏了一把汗,真怕他整夜去骚扰人家,毕竟还没有谁见过阿辉追女生的模样,就是这样才可怕。但出乎阿瘦意料的是,阿辉并没有采取什么疯狂的追击模式,就连弄到女生的名字也是问了好几个班没有惊动到她。而且,自称从不吃早餐的阿辉居然开始天天跑到早餐店吃早餐。
  据阿辉说,女生名字叫桑落,每天早上七点都会在早餐店,永远只点一碗豆浆和一块黄糕。两块钱的东西十分钟准时搞定,吃东西时永远低着头,脸色冰冷像死人一样苍白,搞得他都不敢去接近,只敢在隔壁位置点一样的东西边吃边偷瞄。那一个月下来,阿辉看见豆浆黄糕都会吐。
  其实,桑落看过去冷冰冰是有原因的,她刚搬来这条街上不久,就有一家素描馆开张。桑落小的时候很喜欢画画,素描描摹得栩栩如生,小小年纪就已经开始帮父母张罗生意。生意虽然不如馄饨店和剪发店火,但是每一个客人进门,桑落都会极其认真地准备,画久了还会提醒客人活动活动筋骨。
  和馄饨妹不同,前者每天粗嗓红脸地吆喝送外卖,而后者只是安静地坐在一块洗得发白的布旁拿着2B铅笔在纸上用线条勾勒出轮廓。刚开始,大家都因为麻烦费时不愿意进馆,但后来看见一幅又一幅栩栩如生、装裱精致的肖像画摆放在店门前,大家都纷纷夸赞好手艺。
  这一次,阿辉比做以往任何事都还要有耐心和毅力,坚持吃反胃的早餐但却也坚持不搭讪,阿辉曾和阿瘦唠嗑过:“奶奶的,她家要是开个别的什么店,我保準天天光顾,可怎么偏偏开得是画馆……我要天天进去让俺爹知道非把我吊起来打不可!”
  说归这样说,可每一次阿辉路过肖像馆门口的时候,总会忍不住瞟一眼认真画画的桑落。于是,阿辉决定采取迂回策略,以学画画为名向桑落请教,每周礼拜天的时候就去馆里向桑落学习画画。
  一直到了高中,阿辉密谋一番后终于鼓起勇气要向桑落表白,结果可想而知,哪个傻瓜风雨不改地吃了六年豆浆黄糕,那个傻瓜就注定要败得一塌糊涂。
  阿辉高中没念完就辍学了,打算外出打拼见见世面。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他在阿瘦的修表屋里喝得酩酊大醉,拎着酒瓶子嘟囔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她不会喜欢我,像她那样的好学生是不会喜欢差等生的,哈哈……老子才不伤心咧,等我剪发辉的女人从街头排到巷尾,我会在乎她?……”
  说着说着,阿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了起来,像一个小孩子嘤嘤呀呀闹腾了大半夜。本想安慰一番,但想想算了,还是让他好好发泄吧。快破晓时,阿瘦被木窗边狭缝投进的亮光刺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才发现阿辉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东倒西歪的酒瓶子。阿瘦用手撑着地面想起身,却摸到一块硬板板的东西,用牛皮纸包了一层又一层,阿瘦撕开一看,玻璃面下是一幅恬静冰冷的面容,阿瘦原本以为,这小子借画画的由头泡妞,没想到居然还真学的有模有样,阿瘦想应该要把阿辉最后的心意交给桑落。
  桑落收到肖像画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他学得很认真,我没有白教他。”是啊,六年的观摩怎么可能还会画不好呢,阿瘦心里暗想道。
  说实在的,阿瘦确实挺佩服阿辉的痴心守候,怎么都想不通桑落为什么就纹丝不动呢?直到若干年后,阿瘦才明白,原来世界上最令人心痛的不是无法相爱,而是难以相守。少了阿辉的日子,阿瘦每天都在修表店里和昏暗的台灯打持久战,功夫不负有心人,阿瘦考上了省外的一所大学。
  读大学后放暑假回来,才发现后岩街的一切都变了,高楼大厦的蓝图就悬挂在宣传栏的布告里,这条街上的许多百年老店面临拆迁。阿瘦走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阿辉的理发店倒了半片墙,翠婶的馄饨店里泥沙倾落,电影院成了停车场,钟表店也不复存在,只是那肖像馆还在。
  阿瘦走进馆里,光线更加暗了,那是,桑落的肖像画,是阿辉画给桑落的画!没想到它居然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过不了几天了,这一条街就都要被拆光了。”桑落的妈妈看着画伤感地说。
  “桑落呢?”阿瘦好奇地问。
  “落落,”女人摸着画框,嚅动苍白的双唇说:“这是她生前最喜欢的一幅画,这孩子,从小身体就不好为什么还……唉,临走前叮嘱我要用这幅画陪她最后一程,她说,帮别人画了那么多幅,还好不用再帮自己画。她很难过没有亲口说出谢谢,但她希望他会懂。”
  如果阿辉能等到这句话,不知道该是幸福,还是不幸呢?
  阿瘦径直走向馄饨店斜对面的早餐店,惊讶地发现早餐店的老板娘居然是馄饨妹。
  “你?你是馄饨妹!”阿瘦看着尾发盘起,身材臃肿的女老板。
  “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哦!你是修表阿瘦吧。”馄饨妹勾起掉下的一缕鬓发。
  “嗯,我回来了。”
  “真好,真好……”馄饨妹看着阿瘦喃喃道。
  “你怎么成了这家店的老板?”
  “你还记不记得,阿辉六年来每天早上都到这家早餐店,点一碗豆浆和一块黄糕。”
  “啊?你怎么会知道!”
  “我家就在早餐店斜对面呀!我每天都可以看见他坐在固定的位置点不变的早餐,风雨无改,只是他从来都不回头,如果他愿意,他一定会看见除了一个傻瓜外,还有一个傻瓜。阿辉走的那天,我就盘下了这家店,我会在这里等他回来。”
  其实阿辉并不知道馄饨汤真正的滋味,他面前的每一碗蔥花都是某人用心切了很久很久,案板上的青渍是独有的印记,在落花流水的年华里缄默不言。而馄饨妹也并不晓得豆浆黄糕独有的味道,香醇柔软的感觉,只是为了给某人的质朴清纯画上永不结局的句点。
  世界上从来不会有两个相同的傻瓜在一起。
  走在后岩街上,紫荆花瓣洒落一地,像是下了一场绵延不绝的花雨,很美。风一吹,那条街的回忆,那些人的故事就不知道飞向何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7期 | 标签: | 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