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ge-3

  • er_shi_nian_xun_fang_en_ren_da_ge_zan_zu_ban_shi_cang_sang_jia_gei_ni

    二十年寻访恩人大哥,攒足半世沧桑嫁给你

  • en_yang_ren_zhi_xiao_mei_sheng_ming_han_liu_li_zou_lai_xiang_ri_kui_jie_jie

    恩养“人质”小妹,生命寒流里走来“向日葵姐姐”

  • hang_tian_ma_ma_han_ji_er_tong_tui_hua_zheng_wo_zai_nv_er_zai

    航天妈妈悍击“儿童退化症”:我在女儿在!

  • wen_chuan_shi_nian_sheng_si_ji_jia_zhi_ma_ma_wu_chu_wo_ren_sheng

    汶川十年生死祭:假肢妈妈“舞出我人生”

  • wang_yuan_ke_zhuan_jiao_zhuang_dao_ai_wo_men_shi_xing_fu_de_422_da_jia_ting

    王媛可转角撞到爱:我们是幸福的“422”大家庭

  • ruo_fu_qi_yi_hou_wei_ji_cong_sheng_huan_zhai_lu_shang_rang_ai_zhong_lai

    弱夫“起义”后危机丛生,还债路上让爱重来

  • mei_zi_gong_de_mei_mei_xi_de_gui_zi_dang_nian_huang_yan_feng_kuang_le_shui_shang

    没子宫的“妹妹”喜得贵子?当年谎言疯狂了谁(上)

  • bie_le_zui_neng_zhe_teng_de_yuan_fu_ma_ma_zhe_ci_wo_xiang_shu_dao_di

    “别了”最能折腾的怨妇妈妈,这次我想输到底!

  • song_kuan_duan_xin_sheng_sheng_ji_qian_nv_you_80_wan_si_fang_qian_da_jin_wo_de_jiang_shi_ka

    送款短信声声急,前女友80万私房钱打进我的僵尸卡

  • qian_nan_you_dou_bian_nan_gui_mi_hun_yin_wei_qiang_xia_na_lai_de_sui_yue_jing_hao

    前男友陡变男闺蜜:婚姻危墙下哪来的岁月静好

  • wu_gu_zhi_zi_zhi_si_wo_di_shuo_shi_xin_tou_you_gu_duo_qi_hen

    无辜稚子之死:“卧底”硕士心头有股夺“妻”恨

  • 70_wan_qu_na_er_le_sheng_si_xiong_di_cuo_he_fu_mu_zai_hun_zhi_hou_xia

    70万去哪儿了?生死兄弟撮合父母再婚之后(下)

  • li_hun_jing_cheng_zhuan_zhai_fa_bao_jing_wei_hun_yin_he_lai_mie_men_zhi_huo

    离婚竟成转债法宝:敬畏婚姻何来灭门之祸

  • zi_mei_ti_ceo_bei_bang_jia_200_wan_gong_hao_fen_si_niu_qu_le_da_jiang_shan_de_qian_ren

    自媒体CEO被绑架:200万公号粉丝扭曲了打江山的前任

  • mai_fang_kuan_cou_bu_qi_mai_lao_gong_nv_you_jia_you_600_wan_chai_qian_kuan

    买房款凑不齐“卖”老公?女友家有600万拆迁款

  • fen_shou_qing_lv_ren_sheng_da_kao_song_zou_de_si_sheng_zi_yao_tui_huo

    分手情侣人生大考:送走的私生子要退货

  • feng_da_rong_yi_wei_zai_yin_bi_zhan_xian_gong_zuo_de_xin_li_zi_xun_shi

    冯大荣:一位在“隐蔽战线”工作的心理咨询师

  • lun_dun_jie_tou_jing_hong_yi_wu_han_ye_li_ni_pei_wo_kan_xue_piao_guo

    伦敦街头惊鸿一舞,寒夜里你陪我看雪飘过

  • ni_ba_dou_pin_de_nao_chu_xue_le_ni_huan_zai_jia_li_tang_zhe_wan_you_xi

    你爸都拼得脑出血了,你还在家里躺着玩游戏?

  • tian_yuan_mu_ge_shi_de_jiao_yu_ju_hua_lao_wai_jia_zhong_pao_zhi_ming_xiao_gao_cai_sheng_er_yue

    田园牧歌式的教育:居华老外家中炮制名校高材生二月

自媒体CEO被绑架:200万公号粉丝扭曲了打江山的前任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这是一个全民自媒体时代,王正和前任女友姜鑫大学毕业后,于2015年在厦门经营着一个视频公众号,但经营得不温不火,这对情人最终分手。没想到的是,分手后,姜鑫的粉丝暴涨,王正于是提出复合。最终他们是否复合成功?
  前途莫测,自媒体情侣搭档闹分手
  
  2017年3月下旬的一个周末,在广东省深圳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上班的王正,参加几位在深圳工作的大学同学会。席间,有同学问起他与女友廖茜婚事进展情况。
  “她老妈非要我在深圳买房才让结婚,正为这事愁着呢!”王正一听同学们问起他与女友的婚事,抱怨不已。“你这家伙也是自找的,抱着一聚宝盆非要扔了。”坐在一旁的许安宁告诉王正,上个月他出差厦门,见到了大学同学,也是王正的前女友姜鑫。她在厦门经营一家自媒体公司,做公众号、视频,粉丝数百万。而今开宝马,住高档社区,拥有一套180平方米的大房子,装修得豪华精致。姜鑫接待他时,说到与王正的那段初恋情感,依旧念念不忘。同学们一听姜鑫事业有成,分手多年,依旧对王正余情未了,都叫他去找前任借个首付,在深圳买房与现任结婚,说不定前任念着旧情会帮这个忙。虽说这是同学的玩笑话,但前任女友成为自媒体的新宠,王正有点懊悔当初分手的冲动——
  时年28岁的王正,江西省余干县人,2008年考入广州一所重点大学信息工程专业,大二那年,与大学同学姜鑫相识相恋。姜鑫家在福建省漳州市,就读于该校新闻传播传业。
  2012年7月,大学毕业,王正原本有心想留在广州这个一线城市上班,但姜鑫是独生女,父母希望她能离家近一点。毕业后的姜鑫选择回到离家很近的福建厦门,应聘在一家传媒公司任职。王正最终选择追随女友姜鑫来到厦门,应聘在一家电子通讯公司工作。男友甘愿放弃在一线城市发展的机会,让姜鑫非常感动。
  2015年,自媒体开始兴起,姜鑫认为自媒体是一个新兴的产业,便动员王正一起做自媒体。2015年4月,姜鑫利用工作之余开了一个公众号。王正学的是工科,文字水平不如学文科的姜鑫,但他电脑水平不错,而那时,网络视频也开始火爆,王正运用自己的长处,用手机号注册了西瓜、火山小视频账号,做起了网络视频。两人平时都喜欢旅游,他们选择了以旅游为主题。每当周末,他们就到厦门周边的旅游景点去拍视频,然后把这些外地旅游的视频放到平台上。
  王正与姜鑫原本计划着一边上班一边做自媒体,等公众号和网络视频做得稍有起色,再辞职专门做自媒体。可几个月下来,网络视频点击量都在几百到几千之间徘徊,王正有点丧失信心,有意放弃。性格外向的姜鑫,喜欢自由,胆大敢闯。几年打工,两人手上也存下了十来万元。姜鑫决定“冒险”——辞职,专心做自媒体。
  王正硬着头皮答应。然而,几个月下来,效果并不明显,原本就对自媒体颇有微词的王正,心里着急,开始抱怨。加上创业观念不同,与姜鑫时常发生争吵。渐渐地,两人的感情也出现了裂痕。2015年12月底的一天,两人再次发生争吵,王正还责怪姜鑫把他坑惨了。“一个大男人,遇到困难就只会抱怨,以后我嫁给你怎么办?”王正的责怪,让姜鑫有点生气。“那我们分手好了!”女友说他窝囊,王正羞愤交加,他也不想再做这种看不到希望的自媒体。
  “要分你就走吧。”正在气头上的姜鑫见男友提分手,更加生气。然而,让姜鑫没有想到,自己原本想逼迫男友振作起来,和自己一起面对困难,可王正却担心劝不住姜鑫,到时真正分手,自己落得人财两空。几天后,他竟然偷偷取走了两人仅剩的1万多元存款不告而别。只是离开前,王正并没有做得很绝情,他不但把那些设备都留给了姜鑫,还把注册的视频登录手机留给了姜鑫,并给她留下了一张分手的纸条,称自己不想再跟着她经营这种看不到前途的事业。
  粉丝暴涨,前任男友求复合
  自感心虚的王正无颜再见姜鑫。那之后,他不但终止了与姜鑫的一切联系方式,连自己当初注册的视频公众平台也取消了关注,并逃离厦门。
  其后,王正找了几份工作,都不如意。直到2016年4月初,王正在同学的介绍下到了深圳,凭着他对电脑技术的熟练程度,进了现在供职的电子商务公司担任工程部主管。
  进公司不久,王正开始了一段新的戀情。新女友廖茜比王正小一岁,是自己的同事,广东江门人。随着感情的深入,两人开始谈婚论嫁,2017年春节期间,廖茜特意带着王正去见了自己的父母。得知王正来自江西农村,廖茜的父母虽然没有反对两人的婚事,却有一个前提条件:结婚前,王正必须在深圳买房。他们不可能让女儿跟着王正在深圳租房过日子。
  深圳房价,稍微好一点的地段,一平方米就十来万,一套四十几平方米的单身公寓都在400万以上。深圳房价之高岂是王正这样的打工仔承担得起。
  正当王正为购房的事发愁,想找同学们帮忙时,却在同学聚会时,意外获知前女友姜鑫的情况。
  从同学许安宁的讲述中,王正还了解到,姜鑫在他离开后,并没有因为他带走了那笔两人的存款,放弃他们俩创建的视频。她请了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帮忙。因为没有了王正与她意见的分歧,姜鑫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操作,不但对以前的视频重新剪辑,还趁着一次假期,特意去了印度尼西亚,做了一次深海拍摄,在视频上传前,又花了几万元做推广。没想到,这一次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视频上传到平台,粉丝一下暴增到上百万。因为粉丝量暴增,广告也随之上来了。随着广告收入的增加,姜鑫开始扩大自己的团队,不但精心打理视频,还同时运营起多个公众号。据说每月广告费就能赚下三四十万的收入,很快就在厦门买房买车。
  得知分手前任用自己注册的网络视频一夜暴富,王正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既激动又不甘,觉得这个平台怎么说也算是他和姜鑫共同创建的。王正非常懊悔:如果当初自己再坚持一段时间,情形就与现在完全不一样,不但与姜鑫的爱情有圆满结果,两人的事业也成功了。
  越想越不甘心的王正,又偷偷上了姜鑫的QQ空间,发现姜鑫空间里的恋爱日志篇篇都在,很多最近更新的文章里全是两人恋爱时的满满回忆,读来依旧情真意切。更让王正不能自制的是,从前女友的日志里,还能读出姜鑫对两人那段恋情的怀念,也能感受到她对有一个深爱的人在身边给她精神支撑的渴望。王正从姜鑫的日志里很快捕捉到一个信息:姜鑫与他分手后,至今还是单身。看来,姜鑫还真如许安宁说的,对他们两人的那段感情依旧念念不忘。王正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与姜鑫重归于好。如果旧情重燃,他就可以借势上道,省了重新创业的风险。
  2017年4月初的一天晚上,王正重新加了姜鑫的QQ和微信,而且在申请时,还主动亮明了身份。没想到,姜鑫很快就通过了他的申请。其实,姜鑫当初对于王正不辞而别确实非常生气,但想到他把所有设备都留给自己,还留下了登录手机,证明他并不是毫无道德,只是他实在有些撑不住了。随着时间的流逝,特别是自己事业成功之后,她对他的气早就消了。虽然自己对那段初恋情感依旧怀念,但要强的姜鑫从没有想过主动去联系王正。
  见姜鑫真的不在意,王正也放下了心理包袱,开始聊起现状。姜鑫告诉他,就一个字:忙。
  “要不我过来帮你!”见姜鑫说忙,心有想法的王正正好借机探探姜鑫。“你能过来帮忙,我肯定是求之不得。”姜鑫因为运营了好几个自媒体,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确实忙。姜鑫内心确实也没完全放下初恋男友,他要真能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也是求之不得的事。
  于是,2017年4月底,趁着女友廖茜再提到买房结婚的事,王正便显出痛苦无奈的样子,说自己给不了她幸福,提出分手,并很快向单位办了辞职手续,回到厦门,信心满满地重新追求姜鑫。
  粉丝难分割,不淡定的前任疯狂了
  面对前男友“意外归来”,姜鑫在情感上还是把他当做男朋友。但在工作上,特别是财务上,姜鑫就不再像分手前那样,把他当做一同创业的伙伴。虽说姜鑫让他做了自己的助理,具体负责视频拍摄、推广及内容策划,但还是把他的身份定位在自己的下属。
  受到姜鑫的重视,让王正看到了两人一起重新打拼的希望。王正工作非常努力。可一个月后,姜鑫却像对待其他员工一样,给王正发工资。虽说比别的员工工资高,可王正的心里颇为不快。他最初返回来的目的是想让姜鑫把自己看成合伙人,一起创业,毕竟这个视频是自己创建起来的。面对初恋女友把他定位成下属,王正非常失落。但初来第一个月,两人的情感还不稳定,王正还不是很敢讨价还价,只好接受这一现实。他想,先委屈一下自己。他开始在内心里找平衡,安慰自己:只要将来与姜鑫结婚,别说姜鑫的财产是自己的,连她本人都是自己的,到时一切都可以掌控。
  转眼到了2017年8月。眼见连续几个月,姜鑫对自己的态度都如出一辙,一直把他当做下属员工使唤,享受与下属员工一样的工资待遇,王正开始有些坐不住了。他觉得要提示一下姜鑫,让她明白自己的感受。于是8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两人吃完晚饭出来散步,王正便试探着问:“我们两人年龄也不小了,也相爱那么多年了,要不国庆或元旦把婚事办了吧!”
  “我也正在考虑我们之间的事,总觉得我们之间距离越来越大,没有以前那种感觉。”姜鑫说的是实话。自从成立工作室,几年职场打拼,姜鑫一直在提升自己,看问题的角度都不一样了。原先是因为王正是她的初恋,初恋最美好的,王正的不辞而别,虽然让她有些生气和伤心,但内心一直留存着初恋的那份感觉,所以她才念念不忘。可王正再出现时,等于让爱重来一次,不再是那份初恋的感觉。加上分开后,两人所处的环境和接触的人不一样,王正回来后,两人身份不一样,生活在一起,她的气场也要压倒王正,而王正在自己面前没有显现出那种男人的霸气,而是唯唯诺诺,使他的形象在姜鑫的心里完全塌陷,在一起让姜鑫很难找到以前那种感觉。姜鑫好几次想说出来,又怕伤着刚来的王正,现在听他提结婚的事,她也有点暗示的意味。
  “你不爱我了?”王正非常失望和紧张,一脸疑惑。“我也说不清,就是找不到以前那种感觉。暂时不说这事,很烦!”姜鑫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解决,只好转移话题。姜鑫的变化让王正内心非常恐慌,在工作上也开始有些走神。就在此时,王正负责的业务突然掉粉掉得厉害。这一下姜鑫急了,当即召开会议,气头上的她,不但批评了王正一通,还将他的工作调换,让他只负责行政,不再分管业务上的事。虽说没有降级,但也等于变相否定了他。
  本来就察觉到姜鑫对自己感情变化,工作上又遭否定,王正开始不安。眼见与自己当初设立的目標越来越远,王正的心态开始失衡。
  2017年9月中旬的一天下午,越想越不甘心的王正趁着大家下班走了,特意跑到姜鑫办公室,直截了当地对她说:“有件事我想跟你谈一谈。”
  “你说,什么事?”看到王正一脸严肃,姜鑫不知道他要谈什么事。“你能有今天的成绩,其实有一份我的功劳,你发家的这个视频直播号是我创建的,没有我当初那几千粉丝,你不可能做到今天,那些最初的粉丝是我的财产,我应该是你的股东,而不是给你打工。”情绪有点激动的王正把心里憋了许久的想法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当初你偷偷把存款取走,不辞而别我都没跟你计较,你知道我当时手上没有一分钱怎么过来的?你知道我借了多少钱才把这个视频直播做起来的?你现在还有脸跟我说这个!”见王正重提过去,还要跟她争股份,姜鑫也很不高兴。
  当初带款逃离,本来就是王正对不起姜鑫的地方。而今气场又不如姜鑫,王正顿时哑口无言。而这次之后,对王正非常失望的姜鑫在感情上也不再纠结。2017年国庆假期,姜鑫就让王正去外面重新找房子,让他搬出自己家,算是彻底结束了这段感情。
  心态完全失衡的王正,眼见复合无望,脸皮也厚起来,好几次都找姜鑫提出直播号是他当初申请的,不分股份,他就起诉。姜鑫当然不怕他起诉,但她最后看在朋友一场的分上,给了王正20万元,算是补偿当初一起创业时的损失,最后辞退了王正。
  王正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特别是来姜鑫这儿工作几个月,他发现姜鑫成立了自媒体公司,同时运营多个自媒体,每月的广告收入远不止三四十万,有时都达百万之多。他越想越不甘心,觉得姜鑫的成功与自己分不开,自己是有功劳的,不能这样轻易放过她,得再从她身上捞一点。
  于是,王正便找来自己的老乡胡小毛,说出了自己与姜鑫的纠葛与搞钱的计划。胡小毛本来就没工作,被王正一说,欣然接受。
  2017年11月8日中午,王正知道姜鑫每天中午都会开车回家休息,便与胡小毛守在姜鑫家的地下停车场。待姜鑫刚把车停稳,两人就冲上前,把姜鑫控制住,然后开着姜鑫的车,把她载到王正新租好的房子,王正同样以要股份为由,向姜鑫索要180万元。
  这一次,姜鑫很镇定,表现得非常配合。她让王正从自己的包里掏出银行卡,并把密码告诉他。拿到银行卡后,王正便让胡小毛看住姜鑫,自己一个人去银行查询转账。王正刚离开不一会儿,姜鑫便做起胡小毛的工作,说她与王正是恋人,只是闹了一点矛盾,要钱肯定会给,胡小毛慢慢放松警惕。于是,姜鑫趁着胡小毛不注意,打开房门冲了出去,并大声喊叫抢劫。胡小毛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顿时吓傻了。一时间,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随后,姜鑫报警,厦门市公安局海沧分局很快将王正和胡小毛抓捕归案。
  2017年12月3日,王正与胡小毛被执行逮捕,而今案件正处于起诉阶段,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严惩。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做了技术处理。)
  [编后]本案中,王正和前女友分手后,没想到创办的自媒体粉丝暴涨,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主动要求和前女友复合。被拒绝后,他为了取得粉丝红利,不惜雇人绑架前女友,受到法律严惩不足为惜。而对于姜鑫来说,没有明白男友复合的真正目的,最终又没有办法处理几百万粉丝,险些酿成悲剧,值得读者深思。如果粉丝能像他们的感情一样理性切割,那么,悲剧就不会发生。从这一点来说,比飙升的粉丝更疯狂的,其实是人们在利益面前那颗失衡的心。
  编辑/沈永新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7期 | 标签: | 24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