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9期2019年第18期
2019年第17期2019年第16期
2019年第15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 wang_ji

    忘记

  • ying_zhu

    英珠

  • ji_mo_yi_guang_nian_lai_ji_suan

    寂寞以光年来计算

  • dao_shang

    岛上

  • ru_guo_ji_zhu_jiu_shi_wang_que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 quan

  • yuan_huan_le_chang_zai

    愿欢乐常在

  • jia_ju_men_zai_liao_tian_ni_ru_he_ru_mian

    家具们在聊天,你如何入眠

  • she_chi_k_xian

    奢侈K线

  • cong_tian_kong_huan_yue_de_qing_cui_li

    从天空欢悦的青翠里

  • ta_chao_tuo_le_shi_jian

    他超脱了时间

  • zhu_yao_kao_zi_ji

    主要靠自己

  • luan_hua_ma

    乱画嘛

  • hong_fu_yan_yi_chu_gu_dai_ban_zhi_pai_wu

    红拂,演一出古代版《纸牌屋》

  • wang_luo_jin_ru_wo_shi_ni_ba_ba_shi_dai

    网络进入“我是你爸爸时代”

  • wo_ye_ceng_dui_zhe_zhong_li_liang_yi_wu_suo_zhi

    我也曾对这种力量一无所知

  • bi_mian_jing_ji_suan_ji_de_duo_xing

    避免经济算计的惰性

  • bei_wu_yong_de_ping_jun

    被误用的“平均”

  • dui_bu_qi_shen_me

    对不起什么

  • ni_de_cheng_gong_bing_fei_tian_jing_di_yi

    你的成功并非天经地义

  • you_bi_yao_hai_pa_ren_gong_zhi_neng_ma

    有必要害怕人工智能吗

  • zhong_guo_lv_ka

    中国绿卡

  • jia_zai_yu_mai

    家在玉麦

  • yan_lei-2

    眼泪

  • bai_yun_niang

    白云娘

  • sheng_ming_de_hou_du

    生命的厚度

  • ni_shi_shui

    你是谁

  • nan_shan

    南山

  • fang_qi_niu_jin_de_yong_qi

    放弃牛津的勇气

  • shi_jie_shang_zui_yu_chun_de_ling_shi

    世界上最愚蠢的零食

  • gai_shuai_de_yong_tu_he_wu_yong

    概率的用途和误用

  • liang_shen_ding_zhi_de_ling_hun_mei_shi

    量身定制的灵魂美食

  • wei_shen_me_qu_ting_yin_le_hui

    为什么去听音乐会

  • gu_ren_bing_fei_duo_zi_duo_fu

    古人并非多子多福

  • shen_me_shi_zhi_neng

    什么是智能

  • she_hui_xin_ren

    社会信任

  • qing_dai_huang_di_chi_shen_me

    清代皇帝吃什么

  • xian_dai_yi_shu_jia_wei_sha_bu_hao_hao_hua_hua

    现代艺术家为啥不好好画画

  • yi_suo_jie_shi_yi_zhu

    伊索解释遗嘱

  • yan_lun-117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105

    漫画与幽默

  • hua_zhong_you

    画中游

  • zhao_yi_zhao

    找一找

  • shang_ji

    上计

  • shi_yu_yuan_wei

    事与愿违

  • shan_shou_fa_yin_xing_si_e

    善受罚因形似恶

  • li_shi_yu_chou_hen

    历史与仇恨

  • zai_yi_suo_bei_wei_kun_de_fang_zi_li

    在一所被围困的房子里

  • yi_miao_zhong_de_jiao_hui

    一秒钟的交会

  • xin_you_meng_hu_xi_xiu_qiang_wei-2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 yan_jin_liu_gu

    颜筋柳骨

  • que_xian

    缺陷

  • yin_jiu-2

    饮酒

  • xiang-2

  • bai_ma_han_ru

    白马翰如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58

    “《读者》光明行动”(58)

  • mei_zhou_zhi_ye

    美洲之夜

  • zi_si_de_ji_yin

    自私的基因

自私的基因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道德经》里有这样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的意思是:天地不感情用事,对万物一视同仁。但是,想要接受自己与万物没有本质区别的观点,对人类而言却没那么容易。
  作为这个星球上的统治者,人类往往自视甚高,把自己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然而,我们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样高高在上吗?在《自私的基因》这本书里,作者告诉我们,其实我们与地球上的其他生物并没有本质区别。
  然而,此书自问世以来就一直饱受争议,毁誉参半。批评者认为“自私”一词显得冷漠无情,许多人在看完后顿觉人生毫无意义,对世界充满绝望。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号称哲学的三大终极问题。
  第三个问题先放一放,这里我们关心的是前面的两个。那么,人类究竟是怎么来的呢?事实上不只人类,地球上现有的生物均是从最原始、最简单的分子状态经历漫长的演变而形成的。
  在某个时刻,一个非凡的分子偶然形成,我们称之为复制基因。它并不见得是那些分子当中最大或最复杂的,但它具有一种特殊的性质——能够复制自己。
  复制基因产生后,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它需要尽可能地复制自己。但复制无法保证百分之百的精确,于是随着复制错误的产生和扩散,原始海洋里便游荡着由好几个品种的复制分子组成的种群,而不是清一色的全都一样的复制品。
  这样一来,不同品种的复制基因就形成了竞争关系,互相争夺海洋中可以用来复制自己的材料。在竞争中,有一些复制基因相比其他基因而言,可能寿命更长、复制速度更快以及复制精确度更高,具备这三个特点的复制基因明显更具生存优势。
  经过一段时间的演化,那些生存时间短、复制速度慢或出错率高的基因就日渐稀少,甚至有一些品种难逃绝种的命运。这便是自然选择,也就是进化的实质。
  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各种复制基因竭尽所能,它们为自己制造容器,即赖以生存的运载工具。最原始的生存机器也许仅仅是一层保护衣,后来随着新的竞争对手陆续出现,它们得拥有更优良、更有效的生存机器,因此生存斗争越发激烈。生存机器的体积越来越大,其结构也日臻复杂,这是一个积累和渐进的过程。
  时至今日,它们已经不再浮游于海洋之中,而是群集相处,安稳地寄居在各种“机器人”体内。它们与外界相隔,通过间接途径与外部世界联系,并遥控着外部世界。
  没错,我们就是基因的机器,并且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物都不例外。对此,作者是这样表述的:“人类连同其他一切生物都是各自基因所创造的机器。它们创造了我们,创造了我们的肉体和心灵,而保存它们正是我们存在的终极理由。”


  關于这本书的标题,产生过误解的人颇多,如果你没看过书中的内容,那么你对“自私”一词的印象绝对是人类道德意义上的自私。但是,这里的自私指的是基因层面的自私,它的含义是:基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使自己的生存机会最大化。
  成功基因的一个突出特性就是自私,而这种基因的自私通常会导致个体行为的自私性。然而我们也会看到,基因为了更有效地达到其自私的目的,在某些情况下,也会滋长一种有限的利他主义。
  南极洲帝企鹅有一种胆怯的行为,它们伫立在水边,由于有被海豹吃掉的危险,在潜入水中之前会踌躇犹疑。但只要有一只企鹅先潜入水中,其余的就会知道水中是否有海豹。自然没有哪一个肯当试验品,所以大家都在等,有时甚至相互往水中推挤。这便是基因自私性所导致的个体行为的自私性。不过你可能要问了,这明显是个体自身的行为,跟基因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个体的行为在本质上是由基因控制的。我们的身体、大脑以及神经系统都是由基因控制的,基因正是通过这种间接的方式来对生存机器的行为施加最终影响。因此,基因是策略制定者,而生存机器只是执行者。
  那么,如果基因是自私的,个体的利他行为又如何解释?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许多在地面筑巢的鸟类,当捕食动物,比如狐狸接近时,雌鸟会假装受伤吸引狐狸抓它,从而保护雏鸟。从个体的角度看,它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献出生命;但从基因的角度来看,幼鸟体内有它的基因拷贝,牺牲自己一个从而保护更多的后代,对于基因的延续来说是更有利的。
  许多人批评这部著作的出发点就在于,他们用人类的道德准则来看待作者的观点。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我们人类都是自私自利之徒?甚至连伟大的父母之爱、兄弟之爱、家国之爱也都成了基因自私的表现?显然,事实并非如此。但我们前面提到,人类与世间万物并无本质区别,都只是各自基因的运载工具而已,二者岂不是矛盾了?这又该如何理解?
  其实答案很简单,这里的关键所在就是人类具有自我意识,而依靠自我意识,可以摆脱基因的控制。同时,我们还拥有一种人类所特有的复制基因,作者将其命名为“觅母”。
  那么,什么是觅母?其实,所谓的觅母就是一种“文化基因”,它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中,并且也能通过模仿实现自我复制。它可以是一首歌曲、一本书的内容,或者某些人的观点。这些觅母通过人类的大脑进行复制传播,就好比基因通过身体复制传播一样。
  对人类而言,觅母比基因更重要。比如孔子的基因到今天可能已经所剩无几,但是孔子的觅母却仍然存在于千千万万个人的大脑之中。
  因此,作为拥有自我意识和独特文化的人类,我们完全可以同我们自私基因的本能相抗衡。无论是懒惰也好,逃避痛苦也罢,这些都只是基因控制你的工具,你要做的就是认识它、警惕它,并最终摆脱它。
  关于这一点,作者在本书的结尾也进行了解释:“我们是作为基因机器被建造的,是作为觅母机器被培养的,但我们具备足够的力量去反对我们的缔造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我们人类,能够反抗自私的复制基因的暴政。”
  (顾 史摘自微信公众号“一只水饺跳过去”)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44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