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tai-tan-ni-ke-de-chen-mei-yu-dan-sheng-zui-hou-160-fen-zhong-he-ci-hou-100-nian

    泰坦尼克的沉没与诞生最后160分钟和此后100年

  • tai-tan-ni-ke-hao-de-chen-mei

    “泰坦尼克号”的沉没

  • tai-tan-ni-ke-hao-de-dan-sheng

    “泰坦尼克号”的诞生

  • fu-dong-de-tong-tian-ta

    浮动的通天塔

  • ying-guo-bu-tong-xun-chang-de-shi-ke-wo-men-xi-wang-yu-zhong-guo-ren-min-gong-xiang

    英国不同寻常的时刻,我们希望与中国人民共享

  • han-guo-guo-hui-da-xuan-jing-xuan-nv-wang-de-ni-zhuan

    韩国国会大选:“竞选女王”的逆转

  • 8-6-ji-di-zhen-yu-jing-yu-di-si-wang-shuai

    8.6级地震:预警与低死亡率

  • wang-cheng-rong-li-yi-fen-pei-qian-gui-ze-xia-de-jiang-jin-feng-bo

    汪成荣:利益分配潜规则下的奖金风波

  • xin-hong-ji-shi-jian-bei-tiao-zhan-de-xiang-gang-di-chan-ba-quan

    新鸿基事件,被挑战的香港“地产霸权”

  • tai-hu-kuai-ting-shi-gu-duo-zhong-que-shi-xia-de-yi-wai

    太湖快艇事故:多重缺失下的意外

  • cai-zhi-fen-li-gui-fan-chai-qian-de-sha-che-ji-zhi

    裁执分离:规范拆迁的“刹车机制”

  • hua-lai-shi-jing-tou-qian-de-qiang-han-ren-sheng

    华莱士:镜头前的强悍人生

  • wu-jia-xiao-fan-dan

    物价小反弹

  • li-te-er-dun-yu-heng-ni-xi

    利特尔顿与亨尼西

  • ru-he-xu-xie-3-xi-chuan-qi

    如何续写3系传奇

  • xing-hao-ta-zhi-shi-cao-an

    幸好,它只是草案

  • shui-de-sai-jin-hua-he-zhong-sai-jin-hua

    谁的赛金花,何种赛金花

  • ba-lei-wu-nv-yan-yuan-zhi-tong

    芭蕾舞女演员之痛

  • zui-qin-de-ren-ke-neng-shang-hai-zui-shen

    最亲的人可能伤害最深

  • wo-shi-yi-yong-tong-zhen-shuang-mou-ying-shi-dai-yin-hen

    《我十一》,用童真双眸映时代印痕

  • shang-jie-de-dong-wu-he-hai-zi-men

    《上街的动物和孩子们》

  • sang-ta-ge-ri-ji

    桑塔格日记

  • xiao-fei-tiao-da-liang

    消费挑大梁?

  • ma-dou-ling-yu-shen-bing

    马兜铃与肾病

  • zui-jiu-niang

    醉酒酿

  • ju-ren-jiao-feng

    巨人交锋

  • 80-hou-bu-rang-ren-sheng-xin

    “80后”不让人“省心”

  • huan-qiu-yao-kan-su-lan-11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41

    读者来信

  • yi-he-tan-pan-zhong-qi-di-xian-yu-cheng-yi

    伊核谈判重启:底线与诚意

  • xu-li-ya-zhan-huo-zhong-ran-zhi-shi-ge-shi-jian-wen-ti

    叙利亚:“战火重燃只是个时间问题”

  • tian-xia-11

    天下

  • xiao-fei-li-cai-3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11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xue

    声音.数学

  • du-fu-du-deng-tai

    杜甫独登台

  • ben-xian-tu-shu-guan-jie-yue-xu-zhi

    本县图书馆借阅须知

  • tai-tan-ni-ke-hao-de-chuan-piao

    “泰坦尼克号”的船票

  • sha-si-yi-ge-ji-dan

    杀死一个鸡蛋

  • hao-dong-xi-11

    好东西

  • shou-si-wei-ji

    寿司危机

  • da-jia-dou-you-bing

    大家都有病

  • tang-ge-hui-guo

    堂哥回国

醉酒酿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酒酿,有些地方也称醪糟、甜酒,要是现在你走进超市买酒酿,大多是在冷藏的货架上发现一堆圆形的塑料碗,里面装着的是糯米堆垛成同样圆形,中掏一洞的甜酒酿,样子上略欠风雅。但便是这卖相朴实的小小杂食,空口吃起来爽,煮碗酒酿蛋,或是酒酿圆子,则是香。
  有人质疑现在市面上的酒酿没有多年前的酒酿口感好,这倒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做酒酿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技术活儿。选些好糯米,洗干净了,蒸熟了,再用清水淘一下,使其颗粒分明后沥干,倒入盆中,在其将凉未凉时拌入酒曲。如果这时你手头正好有个陶钵或瓦罐,那恭喜你,这是用来做酒酿的最佳容器。如果你没有,那么普通的砂锅也可以,但要记得堵上砂锅的出气孔。把拌入酒曲的糯米挖到容器里,压平了,只在中间留一眼小洞,略略浇一点温水。当水慢慢往糯米中渗的时候,酒曲的工作便开始了。但要注意,若这水浇得太多,酒酿会变得稀散;若这水浇得太少,酒味则会浓烈过头。装着正在发酵的酒酿的容器要严严实实都捂上,保持类似体温的温度,所以,几件旧衣服和一个温温的热水袋,再加上两三天的等待,便可做成一坛属于自己的酒酿。大功告成之后打开容器的盖子,酒香挟着甜香奋不顾身地一路冲出来,直诱得人皱紧鼻头做深呼吸。再看那一眼小洞的位置,早已充盈了清亮的米酒汁液,周围那一圈的糯米也已纠缠得结结实实,浸于香甜的酒液中。家常的酒酿,既润又糯,既甜又香,这一碗美味,毫无矫揉造作之感,又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呢。
  酒酿在过去也讲时令,二月初开始做酒酿,做好了,早春季节便挑出来在街巷中叫卖,一直到立夏,才结束酿造。《吴郡岁华纪丽》中记述道:“二月初,市人蒸糯米,制以曲药,造成酒酿,味甜逾蜜,色浮浅碧,担夫争投店肆贸贩,双櫑肩挑,吹螺唤卖,赶趁春场、巡行巷陌。儿童游客,投钱争买,解渴充肠,润其甘露。”一直到我小时候,我对酒酿的印象仍保留在沿街叫卖。那个时候,跑去食品商店是买不到酒酿的,唯有自家制作,或是在睡醒午觉后听到远远的“酒酿——小圆子”的悠长叫卖声(通常酒酿两字拖曳得很长,小圆子三字却是迅速一带而过)之后,先跑到阳台上张望下,确定了是卖酒酿的小贩驾到,再下楼跟他买。时光荏苒,酒酿小贩从手推车加干喉咙,进化到三轮车加电喇叭,而现在,随便进个超市都能买到酒酿了,旁边依旧像从前那样放着糯米小圆子以供做酒酿圆子时搭配,但那午后缠绵惆怅的“酒酿——小圆子”的拖腔,却是永远地成了记忆。
  最令人心醉的酒酿还不可缺少一样配料,那便是糖渍的桂花。二月做酒酿,前一年的深秋便得准备糖桂花。以前的人腌渍桂花,都是取材自家院子里的桂花树,或是跟家里种了桂花树的近邻预定。到了桂花季,便要赶在满园醇香关不住之前,在树底下满铺洗干净的被单或布幔。一阵风吹来,地下便是金黄色的一大片。就这样花落无声,却可以在几天内收得好大一堆的桂花。做糖桂花,一样先要洗净蒸透,略用一点点盐腌一下,沥出水分,然后放在太阳下晒成金灿灿的干桂花,这时加上白糖,把所有桂花放入密闭容器中,之后便是香味扑鼻,甜蜜却又带着一丝微咸的糖桂花了。做成酒酿后撒上一点,雍容的桂花香似为酒酿的醇厚又略施了些脂粉,令人吃着更觉唇齿留香。而做成酒酿圆子或酒酿年糕后,也可在汤里撒一点,那起起落落的金黄色桂花,亦甜亦咸,无论是从视觉上,还是味觉上,都是热乎乎的酒酿汤的点睛之笔。更有闲人如我,把吃不完的桂花甜酒酿作为酵母,自制酒酿馒头,蒸时便是甜酒香飘满屋,蒸完则是只只开口大笑。这时候,若是用糖桂花少许,来涂抹这酒酿馒头,这滋味可称是桂花与酒酿的天作之合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1 views